<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斗破杀阵 上
    下一页

    花菱和青雪带着孩子离开许久,萧天和李玉如则继续留在营帐……

    李玉如拿着青雪临走前偷偷传给自己的纸条,凝视思索了一会儿,表情略有起伏;不过比起刚才儿子被劫持时的紧张和痛心,如今取而代之的,是神情上的严肃和不定。

    萧天一脸不甘地走到李玉如身边,低声愧疚道:“对不起,嫂子,我没能救下安安……”

    “不怪你,只能说这一次峨眉派的人计划周密,兵分几路打得我们措手不及……”看完纸条的李玉如,闭眼凝神一会儿,回顾今晚的一切说道。

    “没想到那个青雪,居然帮花菱劫走了孩子……”想起刚才的劫持一幕,萧天忿忿道,“我还以为她会暗中帮我们的,没想到……没想到她还是站在了峨眉派那边……”

    “不,你错了——”李玉如十分坚定道,“青雪姑娘并没有变,只是刚才局势之下迫不得已……”说完,李玉如将看完的纸条伸手递给了萧天。

    “这……这是……”萧天看着纸条上的内容,莫名惊异道。

    “这是刚才青雪姑娘临走前,趁着花菱不注意,偷偷弹指传给我的……”李玉如解释着说道,“因为在自己师姐面前,她不能暴露和我的关系,劫持孩子的一幕,其实还有下文……”

    萧天看着之上的字条,一一读出道:“孩子暂交由我,一刻后碗子林处相见,我欲支开花菱师姐,李姑娘赶到交涉,我便假装大意不敌,李姑娘以挟持我夺回孩子……”

    李玉如看着萧天手上的纸条,表情踌躇道:“青雪姑娘还是想要帮我,只是刚才花菱在场,她必须在她师姐面前演戏……”

    “是我错怪了青雪姑娘,原来她还是想一心一意帮我们……”萧天知道自己误会了青雪,愧疚的同时,心中不由赞佩青雪几分。

    “不止如此……”李玉如继续道,“这张字条是来之前就写好的,可见今晚劫营一出,峨眉派是经过了极为周密的安排……青雪从一开始就料到了这一出,我想一会儿在碗子林,她应该还会有应对打算……”

    “那现在怎么办?”萧天又问道,“就这样去碗子林赴约?”

    李玉如点了点头:“我相信青雪姑娘,我这就前去碗子林,救回安安——”

    “我也陪嫂子你一起去!”萧天坚定道,“毕竟孩子被劫,也有我的失职……”

    “不,你不能去——”李玉如义正言辞道,“刚才她们说过,必须让我一个人前去赴约,否则就会杀了安安……”

    “可是嫂子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对方可是峨眉派的首席弟子花菱,而且还不知道碗子林中有没有其他弟子埋伏……我不在的话,你不是她的对手——”萧天依旧不放心道。

    李玉如摇了摇头,下定决心道:“就算冒险,我也要一试!而且我相信青雪姑娘,关键时刻会帮我渡过难关……萧兄弟谢谢你,刚才为了保护安安,你也尽了全力;但是这一回,只能由我一个人前去。你放心,我一定会带着安安安全回来——”

    “可是这还是……”萧天知道自己若是跟去,花菱一定会不顾道义杀了孩子,可李玉如一个人前去风险极高,自己怎么也放不下心。

    “对了,唐战兄弟呢?”李玉如见前来营救的人只有萧天,并未看到唐战,于是转移话题不禁问道。

    “噢,刚才事发突然,一直没有说明……”萧天一五一十道,“在花菱来之前,侧营栅栏口那边是傲晶师太先来劫营。为了刚才的劫持一出,傲晶师太自己作为诱饵,想要引我和唐战兄弟离开……唐战兄弟独自一人前去追赶傲晶师太,我则是留在这里保护嫂子你……”

    “那你还是快去帮唐战兄弟吧——”李玉如紧接着道,“比起花菱,傲晶师太更难对付,唐战兄弟一个人前去,风险更大……你放心,我这边有青雪姑娘会暗中保护我,我一个人前去碗子林,不会有事的——”

    萧天思考了很久,半天没有回应。

    李玉如继续道:“唐战兄弟那边更危险,需要你的帮助……如今我们遭遇峨眉派的各路突袭,危急时刻必须要彼此信任渡过难关不是吗?”

    萧天闭眼想了想,似乎还在斟酌。

    “萧兄弟——”李玉如有些心急地喊道。

    “好吧……”犹豫良久,怕是救孩子的事情不能耽误,萧天还是点头答应道,“我答应嫂子,你一个人去碗子林赴约,我去帮助唐战兄弟……不过嫂子,我不在身边,你一个人一定要万分小心,一定切记!”萧天最后百般重复地提醒道。

    “我会把好分寸,你放心……”李玉如坚定回应了一句,随后转头看着杨小飞,嘱咐说道,“小飞,我和萧将军先离开,一会儿若是赵将军或者其他将军回来,我还没有归营,就告诉他们今晚发生的一切,并叫他们来碗子林找我——”

    杨小飞点头应道:“放心吧,夫人,这里交给我了,你自己可要小心——”

    李玉如点了点头,和萧天说好后,二人兵分两路离开了营帐……

    军营外十里,山郊之处……

    苏佳依旧与兰芯等峨眉弟子数十人焦灼对峙,单挑苏佳不落下风,兰芯气急败坏下摆出杀星剑阵,想要与苏佳拼个鱼死网破。

    阵前四周大树依枝,弟子列阵剑光点点,夜下寒风如刺刀刃,剑里寒芒杀机欲出。空气凝结窒息到了极点,苏佳手持鬼刀独自深陷阵中,眼神恍若猎鹰之视,巾帼之风犹然不屈,面对峨眉派杀机四伏的禁忌剑阵,苏佳依旧超乎常人的冷静……

    剑光杀阵下,苏佳独视着阵眼处的兰芯,冷言相对道:“没想到为了对付我,你居然不择手段,违反帮规,使出了峨眉派的禁忌武功……”

    “哼,你在追风派学会断魂刀法,不也是违背帮规吗?”兰芯露出走火入魔般的眼神,冷笑着说道,“中原剑会上,苏姑娘你的事情我都听过,追风派自古而训弟子不得教习剑法以外的武功,你却学会了陆前辈的断魂刀法,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呢……”

    苏佳听了,不禁想起自己易容萧天前去中原剑会一出,打败白燮后,自己将萧天和自己的身世全部公之于众……

    “说白了,你和我一样……”兰芯继续冷笑道,“一样违背帮规,为了打败对手不择手段,哼哼哼哼……”

    “不一样!——”关键时刻,苏佳义正言辞反驳道,“我违反帮规,是因命运多舛,为报杀父之仇!可你却是为逞一时之气,自己违背也就算了,还让自己的同门师妹陪你一起涉险……不顾同门性命,而逞一时之威,我今天若不教训你,枉为人也!”看来这回,苏佳是要来真的了。

    “有那个本事再说吧……”兰芯提剑示威道,“杀星剑阵威震八荒,自古鲜有人破,我倒要看看今晚苏姑娘你怎么破阵……”

    苏佳不再啰嗦,毅然决然拔出鬼刀,正面而视兰芯等众峨眉弟子。兰芯也翘首相视,剑光连阵下,杀机层层起伏。

    暗月映照下,鬼刀折射的寒芒凄厉魑魅,恍若利刃魔鬼出世,下一刻便能如阴风般呼啸而出;杀星剑阵则如异星伏法之术,星连阵诀步步杀机,似有斩古破天之剑道,强欲撕裂大地……

    刀剑相对,一触即发……

    “碎星剑阵——”兰芯先言喝道,周遭大树所立弟子持剑而发,剑光连成星线之数,折影便朝苏佳而去。

    苏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剑法气魄,灵燕飞身疾迅而闪,只听一道霹雳声响,强雷电袭般,碎星剑光寒芒一式,正将苏佳方才所立之处纵向击穿,留下一道恐怖至极的剑痕。

    苏佳依旧置身半空,看着地面击穿的裂痕,惊异碎星剑法之强威。但是不等自己反应,后方忽感杀机袭来——杀星剑阵四面突袭,正前剑法即过,后方峨眉弟子突袭一剑,电光火石如影而至,根本来不及苏佳看清。

    苏佳知道杀星剑法之迅,不得犹豫片刻,索性这次头也没回。凭着超乎常人的感知,后方电光一闪,苏佳半空侧身闪躲,转身“冲足二段式”正中突袭弟子腹下。

    “啊——”峨眉弟子惨叫一声,持剑跌入阵中,半天无法爬起。

    其实苏佳这一脚力道并不完全,半空中又是难以施力,可峨眉弟子依旧重伤倒地不起——苏佳认出来了,这是杀星剑法给予施术者的强烈重负,一旦目标失准,力道失衡,负重内力便会灌注全身,令施术者重伤难以动弹。

    苏佳见识到了禁忌剑术的风险,回身即刻朝兰芯喊道:“快住手,禁忌剑法太危险了,若有失控,你和你的师妹都会丧命!”其实打从苏佳心里,苏佳只想教训一下兰芯,并不想置众峨眉弟子于死地。

    可如今走火入魔的兰芯,似乎是失去了理智,冷笑着朝苏佳望去,独自沉醉在“杀星剑阵”的神威中,不屑一顾说道:“哼,死到临头,不用这样变着法子求饶嘛……今天我意已决,峨眉子弟命可亡,气不可丢——杀星剑阵已至,无人能以阻止,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苏佳看出来了,兰芯已经完全沦落,被禁忌剑术的强大所控制,若是不能破阵,根本无法清醒。苏佳打定了主意,今晚无论如何,也要瓦解这道禁忌之阵。

    苏佳直视着兰芯,横手一道“神刀鬼影”,迅影疾驰的鬼影刀芒呼啸而出,正朝兰芯阵眼而去。

    兰芯淡定自若,举剑连阵予以回击。借助阵法周围弟子的协同之力,冲天剑光愈强愈烈,与“神刀鬼影”正面而对,阵中一声惊天巨响,内力乱冲、剑威四散,干脆利落挡下了断魂刀法一式,留下如同涟漪波澜的剑光折影,缓缓而散。

    “切……”苏佳自相不屑一句,知道杀星剑法层层力道相冲,简单的招式根本无以击破,若是不使出全力,今晚恐怕很难善了。

    而兰芯这边,虽然挡住了鬼影刀芒,但似乎也没那么简单……兰芯倒是没什么,但刚刚给自己传力的峨眉弟子数人,似乎身受内伤一般,持剑纷纷倒下,痛苦难堪至极——这都是杀星剑法的重负作用,内力不深的峨眉弟子支撑不住,皆出现了不支反应。苏佳猜得没错,禁忌剑法太危险了,如果不及时破阵,在场的所有峨眉弟子包括兰芯本人都有危险。

    “快住手,你的师妹都昏阙了!为了杀我,你连自己的同门师妹都不顾忌吗?”看见了倒地的峨眉弟子,苏佳急中朝兰心大喊道。

    “哼,打不过我就想求饶……别想了,今晚我不会放过你!”兰芯依旧冷冷说道,看来不杀了苏佳,今晚她不会善罢甘休。

    “可恶……”见兰芯执迷不悟,苏佳这回索性也不留手了,打定主意拼尽全力破解阵法。

    苏佳不打算再从阵眼处兰芯下手,而是回身迎击其他地处阵中薄弱的弟子。“阵法之成在与人,想要出其不意破阵,须得破人……人散阵散,想要破人一处的话……”苏佳似乎是有什么想法,一边时刻关注阵中的境况,一边暗中念叨道。

    然而这一回,峨眉弟子再次先发制人。“黯灭剑——”兰芯示令阵中弟子,再次以剑主动施压。

    苏佳抬头正见,阵中又有峨眉弟子二人持剑飞来,“黯灭剑法”杀气正浓,撕裂破影只在一瞬。

    苏佳眼神一定,起身跃步,横刀一式——“破空斩”凌厉而出,正杀左翼弟子剑法一侧。刀剑层影相向,苏佳内力更胜一筹,峨眉弟子惨叫一声,身负重伤倒地而去,就连手中的长剑也被斩成两段。

    没完,右侧弟子黯灭袭来,苏佳眼疾手快,低头躲过剑光一瞬,抬手反转一招,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夺了对方的长剑,剑法不攻自破。

    峨眉弟子没了剑,自然没有回击之力。苏佳看准时机,动指一点,封住了半空中峨眉弟子的穴道,黯灭之险方才化解。

    点了穴,苏佳缓缓将峨眉弟子抚落,心中暗暗道:“这样做,应该能减少杀星剑法给予施术者的重负……”

    兰芯看见苏佳紧张对决中,还不忘救下力道不支的峨眉弟子,继续冷笑道:“哼,连自己都保不住,居然还想着救别人……不管是江湖险恶还是战火狼烟,为求自保不择手段,若心存怜悯必遭反噬——涉世已深的苏姑娘你,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苏佳轻轻放下了气息已平的峨眉弟子,随即抬头怒视着兰芯,毅然愤慨:“住嘴,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冷血魔鬼!”

    “你说什么?”听见苏佳突然斥责自己,语气还毫不客气,兰芯不禁怒视着苏佳道。

    苏佳的眼神由愤怒转而坚定道:“你的师妹们因为信任你,所以才随你出生入死、唯命是从……可你却为了无关轻重的私欲,不顾同门的安危,视朋友人命如草芥,执意使出可致丧命的禁忌剑法,你简直就是个丧尽天良的恶魔!”

    兰芯走火入魔中听见苏佳的怒骂,更是气急败坏,索性扯开嗓子斥道:“谬论之言!哼,江湖对决只有生死胜败,我说过了,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想要教训我,先破了我的‘杀星剑阵’再说!”

    苏佳正对刀刃相向,决心坚定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就做给你看!不但破阵,我还要救得你同门师妹的性命,然后好好教训你一顿——好好看着,我一定会破了这噬人血命的禁忌剑阵!”

    苏佳的“豪言”无比震慑,在场峨眉弟子众人皆胆寒而望……(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