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幼子遭劫
    下一页

    帐中一片漆黑,明知刺客近在身旁,却是看不见身影和位置,李玉如不禁心中胆寒,丝毫不敢懈怠,腰间佩剑欲随时拔出。

    而萧天则是在帐门口站住了,虽然看不见刺客,但心想把好这道门关,刺客就是想逃,也不得不从这道门出去,那就一定会和自己交手。

    可自己站在门口,李玉如则是更加置身危险,自己若是上前护卫,刺客又会趁机从大门溜走……两难之下,萧天急中生智,大声朝正前对面的李玉如喊道:“嫂子,到我这边来,我这里安全!”

    李玉如听见了萧天的呼应,透过帐门口暗淡的月光,能看见萧天伫立门旁的身影。虽然看不见萧天的眼神示意,但李玉如似乎是明白萧天的用计——若是自己按照萧天的指示向大门口移去,刺客的目标又真是自己,那刺客二人必然也会跟着自己往大门口移动;一旦离开“黑暗”走入中道,门口的光亮就能找准刺客二人的位置,以萧天的武功身手,可以在最短时间将刺客二人正法……

    “好,我这就过来!”于是,李玉如大声应道,故意让刺客听出自己的“意图”,然后自己也慢慢往帐门口萧天的方向缓缓移动……

    “好的,就这样,快出来……”帐外暗光下,也只能看见李玉如向自己靠近的漆黑身影,萧天心中默念着,刺客赶紧从黑暗中现身,自己则随时准备拔剑结果对方。

    然而……“呜啊——呜……”安安黑暗中的一声哭啼,打破了黑暗肃杀中的沉寂。就在李玉如侧身之后的摇篮车方向,自己的儿子忽而啼哭惊醒,这让李玉如再次惊上心头——对手可是峨眉派弟子,她们的目标会是自己的儿子。

    “安安!——”作为母亲的本能,李玉如下意识回头大喊一句,打乱了萧天的计划。但是没有办法,孩子的性命至关重要,就算是冒死也要救下孩子。

    李玉如转过身,想要一把抓住黑暗中五步之前的摇篮车,谁知一道黑手袭来,抢先一步将摇篮车推走,带着李玉如的儿子一起,再一次消失在黑暗中。

    “安安——”李玉如抓了个空,见儿子被抓走,快要急哭地大喊道。

    “呜啊——呜……”黑暗中不断传来安安的哭啼,从声音的方向上判断,神秘人连车带人快速离开了现场,正往营帐大门口的方向逃去。

    “别跑!”在黑暗中摸索半天的杨小飞大喝一声,借婴儿哭声的方向上前追赶,想要抢回摇篮车。

    可是,还没跑几步,杨小飞胸前正闷一脚,“啊——”杨小飞惨叫一声,被另一名刺客踢倒在地,半天无法站起。

    “小飞,你没事吧?”黑暗中听到杨小飞被重踹倒地的声音,却看不见身影,李玉如迷茫中惊慌道,随即又朝萧天的方向哭喊道,“萧兄弟求求你,快把安安救下来——”

    李玉如不提,萧天也会这么做。萧天堵在营帐门口,眼神凝视,虽然看不见黑暗处刺客二人的身影,却能清晰地听见婴儿的啼哭和摇篮车的滚轮声响——声音正朝自己身前冲来,看来对方还是想要挟持孩子从这里逃走。

    “休想逃!——”声音愈加逼近,萧天甚至做好了苍龙掌的手势,随时一招结果对手。

    “轱辘轱辘……”然而,透过帐外的月光,最先出现在自己身前的,竟是安安的摇篮车——没想到对方居然想要拿孩子当挡箭牌,冲破萧天的阻拦。

    “可恶,竟然拿孩子挡事……”摇篮车快速驶过,看着摇篮车中啼哭不止的孩子,萧天心中咒骂一句,随即收回了苍龙掌的内力,怕伤到了孩子。但萧天自然不会就此放过,只见萧天两手变式,看准位置抓住摇篮车的左右把守,以其缓厚的内力强行托住了摇篮车,并阻止了刺客的继续冲袭。

    然而,刺客将摇篮车快速向前推后,自己则是翻身一跃。刺客置身中道,借着帐外的月色,萧天终于看清了半空中刺客的位置。

    萧天沉着应对,一手拄着摇篮车,一手上前一顶。“斗转星移”的内力即出,想要以缓和之力暂时偏移对手的进攻,待确保另一只手上的孩子平安无事,自己则能无所顾忌与对手一做了断。

    不过对手似乎非常狡猾……看出了萧天内力的深厚,刺客索性停止了进攻,重新落地抓住了摇篮车。萧天一看不妙,两手也同时抓住摇篮车的把手——双方来回施力不断,在门口就摇篮车和孩子的争夺僵持起来。

    “呜啊——啊……”安安还在哭啼不止,刺客想要一手撂翻摇篮车,萧天则继续用“斗转星移”的内力趋于平稳,见招拆招。

    “求求你,别伤了我的孩子——”李玉如在黑暗中则是一点办法没有,看着帐门口缠斗的两个身影,平日里性格不屈的李玉如,如今也只能为担心孩子的安危不断哭喊。

    萧天还在与对手僵持,听见李玉如的哭喊,萧天也知道事态紧急,刻不容缓;而且还有一个刺客在黑暗中未有现身,应该是在静观局势,如今自己不但要保护孩子,还要以一敌二对付黑暗中的刺客,萧天也是紧张到了极点,僵持局面下,额头渗出了涔涔的汗水……

    刺客黑暗中冷笑一声,两手托住摇篮车的力道突然向上一顶,似要直接掀翻车子。萧天看在眼里,眼疾手快左脚上前,踩住了摇篮车的轮杆,对方的诡计才未有得逞,孩子得以保住。

    “呜啊——呜啊……”可摇篮车里的安安,哭声愈加凄惨,虽然不懂世事,却也知道危险和惊慌。孩子每哭一声,李玉如的心里就像被匕首刺中一下,实在是心如刀绞、痛苦难耐。

    “安安别怕,娘马上来救你……”李玉如黑暗中也暂时找不到办法,只能一边摸索着起身,一边朝帐门口哭泣的儿子忍痛安慰道。

    而在帐门正中,萧天与刺客已经僵持了数久,摇篮车被百般“折磨”,来来回回折腾了几十趟,却在萧天的把控下,始终没有翻车,孩子还很安全。

    刺客冷冷看了萧天一眼,用蔑视的神情道:“哼,为了孩子的安危,不敢露出真功夫是吧……刚才使的是萧家绝学‘斗转星移’,和李玉如的关系来看,你应该就是两年前剑道大会上,‘江湖博’之一的萧天对吧?”

    刺客终于说话了,是女子的声音,看来是峨眉派的弟子不假了。僵持摇篮车的同时,萧天也听出了对方的口气,坚定回应道:“你果然就是峨眉派的花菱——”

    月光透过营门,渐渐照亮了对方的面容——的确是花菱没错,峨眉派的首席弟子,怪不得能和萧天较劲如此之久。

    “又不是你的孩子,峨眉派和李玉如的恩怨又和你没有关系,干嘛这么拼命?”花菱继续冷笑道。

    萧天则是不屑一顾,毅然决然道:“只要有我在,你们峨眉派就别想动嫂子和孩子一根寒毛——”

    “那可由不得你……”花菱诡异一笑,似乎要做出什么决定。

    “不好——”萧天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一切已经晚了……

    花菱忽而发力将摇篮车往回一拉,萧天力道没控制住,两手惯性般向前一耸。花菱看准萧天失去平衡的一瞬,眼疾手快一手抓住了摇篮车里的孩子。

    “住手!——”萧天急中大喊一句,也想要伸手去抢孩子,可是还是慢了一把。

    花菱一手提起了摇篮里的孩子,并冷笑着往身后方向丢了过去。“师妹,接好了——”花菱大喊一句,原来她是把作为人质的孩子丢给身后的师妹手上。

    “呜啊!呜啊——呜……”被一把丢到空中,安安发出了一声最凄惨的哭喊。

    “安安!——”李玉如听见了,也是撕心裂肺地喊叫着,泪水早已是夺眶而出。

    不过孩子并没有摔着……峨眉派的人还是接住了,被花菱招呼的“师妹”一个翻身,不偏不倚接住了孩子,并同时点中了孩子的睡**。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小,终于惊慌中睡着不再哭喊。

    “怎么了,安安怎么样了?”李玉如没听见孩子的哭泣,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继续惊慌道。

    “别紧张,我只是点了她的睡**罢了……”黑暗中,接住孩子的峨眉弟子在中道翻身一瞬露了个身影,随即又消失在黑暗一角,只能听见回应的声音。

    李玉如听见后,心中的惊慌落至一半——她认出了这个声音,是峨眉派弟子青雪。

    李玉如知道青雪是站在自己这一边,但今晚却是和与其敌视的花菱一起行动,心中猜想必然是峨眉派之前的计划让二人前来偷袭;青雪一时间又不能在同门面前露出与自己的交情关系,不方便露底,所以只能暂时和花菱一起“劫持孩子”,走一步看一步。不过虽然没抢回孩子,但孩子落到了青雪的手上,李玉如至少可以放一大半心……

    “呼——”突然,黑暗下的营帐一下子重新亮堂起来。

    是杨小飞——原来杨小飞趁着黑暗中对峙焦灼不断,忍痛从地上爬起,重新燃着了营中明火。这下子完全清楚了,前来“劫营”的二人,正是花菱和青雪——萧天和花菱把着摇篮车在营帐门口僵持不下,青雪则在另一旁抱住了点中睡**的安安;看清了局势的状况,确认孩子安然无恙,李玉如这才放下了紧张。

    “哼,没想到曾经桀骜不驯的‘扬州女侠’,为人母后也有胆怯懦弱的一面……”花菱回头看着李玉如满脸泪水的惊容,冷嘲热讽道。

    “现在不是你评论别人的时候!——”关键时候,萧天冲花菱吼了一句,随即掌中力道四起,一道震天龙吼齐出,“断岳天龙”排山倒海般正朝花菱而去。

    因为孩子安全了,萧天这回敢出手了。花菱倒是大意了,等她感受到了“龙威”的气魄转身回头,想要反击却是为时已晚……

    “吼——”一声巨龙长啸,苍龙掌破天而出,正朝花菱的胸口而去。花菱反应还算及时,拔剑聚力身前正挡,却依旧挡不住苍龙掌的威慑,被萧天一掌突袭,击飞数丈之远。

    如此近的距离正吃一套苍龙掌法,花菱虽然尽力抵抗,却也身受内伤,倒地后口吐鲜血,半天没有回过神。

    可萧天似乎没打算给花菱**的机会,刚才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拿孩子作为人质,萧天已是怒不可遏、情绪失控,跃步上前按住倒地的花菱,抬手想要一掌结果了对方……

    “住手!——”突然,身侧一句响亮的叫喊,阻止了萧天的冲动。

    萧天怒视侧望而去,却见是青雪正用匕首抵在熟睡的安安胸前。刚才那句是青雪的叫喊,眼见萧天失去理智将要夺花菱性命,青雪还是以孩子为人质威胁道。

    “你——”萧天是清楚青雪和李玉如的关系,如今却看见作为“自己人”的青雪,竟也拿孩子作为人质相要挟,不禁瞪大了双眼。

    “要是你敢动我师姐一下,孩子就会立刻没命!”青雪倒是在萧天面前做出一副强硬的样子,毫不客气威胁道。

    萧天有些冲昏头,对面的李玉如这时反倒是冷静下来……李玉如像是了解青雪的心思,冷不丁地朝萧天示意了一个眼神。萧天意会了李玉如的意思,得知青雪这么做不过是不想看见自己杀了同门师姐,又得在同门师姐面前假戏真做,不得已出此下策。

    倒地的花菱,看着身上欲要夺其性命的萧天,出手欲止,随即擦拭掉嘴角处的鲜血,冷笑道:“哼,你要是现在杀了我,李玉如的孩子可就不保……”

    萧天看了看被自己倒地挟持的花菱,又看了看青雪手上的孩子,冷静斟酌一番,终于放弃了杀戮,咬牙不甘从花菱的身上慢慢起来。

    花菱见了,冷笑着一把用力将萧天推开,重新站起身,轻功一跃退到了青雪身边。

    “干得漂亮,青雪师妹,本来陪你一起行动是想救你,没想到这回却是你救了我……”花菱先是夸赞了青雪一句,随即又望着对面心有不甘的萧天道:“刚才那招是苍龙掌对吧?没想到堂堂‘江湖博’郜英郜前辈的弟子,居然就是当日在济世大会上力战群雄的苍龙大侠……”

    面对花菱的蔑视,萧天也很不客气地回应道:“哼,当日济世大会上的手下败将,这回儿还翘起尾巴在我面前得意起来……”

    “你说什么?”向来性格孤傲的花菱,听见萧天的嘲讽,想起济世大会上自己惨败给萧天的羞辱,怒目相视道。

    “行了,别和他们废话了,师姐……”就在这时,青雪突然一脸冰冷地发话道,“孩子既然在我们手上,我们现在就有主动权……不过苍龙大侠在这里碍事,似乎有些棘手……”

    表面上像是威胁的口气,但李玉如在一旁听来,似乎从青雪的眼神中,看出了别的意思。

    “你到底想怎么样?”萧天一时间也分不清楚,青雪这回儿究竟是敌是友,索性直言问道。

    青雪冷冷一笑,随即转头对李玉如道:“李玉如,给你个机会——如今你的儿子在我们手上,想要孩子平安无事,一刻之后独自来梁翁山的碗子林碰面……不过,只能你一个人来,若是让我们看见了有其他人暗中跟随,那可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李玉如听了,眼神稍稍一凝,不过心里似乎不再像刚才那样那么惊慌……

    花菱听了,继续笑道:“师妹,真的是好主意,这样不但能威胁李玉如,还能把苍龙大侠等碍事之人一并扫除……”说完,花菱继续朝萧天投去了讥讽的目光。

    “嗯……”萧天两手握拳咬了咬牙,他只恨自己无能保住孩子,还是让峨眉派的人挟持了人质。

    “李玉如,你儿子是生是死,就看你自己了……”青雪朝李玉如莫名一笑,随即转身道,“不和他们废话了……走,师姐,我们先到碗子林等候再说……”

    “好,平日里老诋毁你,今天师姐我倒是真心佩服你一次……”花菱冲青雪笑了笑,随即转身准备离去。

    青雪也紧随其后……突然,转身的一瞬,青雪弹指一发,趁着花菱不注意,将一张细小纸条类的东西,暗器般朝李玉如身前飞射而去。

    李玉如察觉到了,眼神一变,下意识用手接住了纸条……

    不过花菱像是注意到了不对,冷不丁向后瞟了一眼……

    “我们走,师姐——”青雪没再回头,也没注意刚才花菱注意自己的眼神,最后叮嘱了一句,抱着孩子起身施展轻功便走。

    “好,我们走……”花菱诡异一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心中莫名打定着不为人知的注意……

    两道身影齐飞,同时消失在了栅栏口的黑暗中……(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