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夜中较量 下
    三招两式拳脚,便将不可一世的兰芯打得“服服帖帖”,苏佳看着倒地在前的兰芯,冷笑着说道:“哼,就你这点本事,还不如两年前的阿天……劝你还是收手吧,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师姐……”“师姐……”峨眉众弟子还在照顾着倒地不起的兰芯,兰芯怒视苏佳一眼,面对苏佳的“嘲讽”,兰芯怒不可遏,忍着败辱重新站起,提剑而朝苏佳。

    “还执迷不悟吗?”苏佳看着兰芯不想就此罢休,冷声问道。

    “少废话,今日不做了断,我心难安——纳命来!”兰芯迫不及待重新出招,不顾身旁同门师妹的阻拦,强行使出冲天剑法而去。

    苏佳气定神闲一阵,眼见兰芯如同闪电气魄的剑法袭来,丝毫未有紧张……

    “呲——”空气中摩擦骤响,“闪电剑灵”已经浮至苏佳耳边。苏佳低头一转,依旧未有拔刀,以其倩影身法,灵巧般躲过了兰芯看似威慑实则粗糙的剑法。

    “可恶——”兰芯心急火燎大喝一句,顺着剑灵流式,四面而袭身法毫无破绽的苏佳。

    苏佳轻轻一跃,躲过了横头腰斩的一下……半空中翻身“踢足二段式”,苏佳斜向一个翻转,脚后跟正中兰芯的手腕。兰芯顿觉一股阵痛,手中的剑难以立稳。苏佳看准时机,阴柔之力倍出——“拂花掌”配其“灵燕飞身”的疾速,刚柔并济,一掌正中兰芯肋骨三段处。

    “啊——”兰芯惨叫一声,身受“拂花掌”阴柔内伤,全身顿时一阵麻木,别说剑路,就连整个人都是难以站稳。苏佳的“拂花掌”力道只用三成,但正中要害部位,这就已让兰芯难以吃消。好在苏佳的掌法是以阴柔之力,若是碰上诸如“苍龙掌”“劈空掌”之类的刚硬掌法,兰芯的肋骨早就被打断,可就不是仅仅内伤这么简单。

    兰芯再次后退几步,这次受了内伤,难以再起强攻。苏佳一套干净利落的半空跃式落地,看着略微受伤的兰芯,苏佳依旧从容淡定道:“好了,别打了,再怎么拼命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少啰嗦——”兰芯还在嘴硬,在众师妹的搀扶下,咬牙说道。

    “还逞强?”苏佳定了定神,正视兰芯道,“我和你不一样,我只身前来这里,不是为了要你的性命……放心,峨眉派乃江湖名门,我不会随便杀了你;我此番前来,只是为了向你们峨眉派讨教问题——为了曾经的‘扬州女侠’李玉如,你们不惜背负江湖上的骂名,也要趁着汴梁战事紧张之际,出手袭营夺人,你们傲晶师太究竟是何居心?”

    看样子比起一做了断,苏佳只想问出这段恩怨背后的缘由,以及今晚她们峨眉派的计划,以防不测。可一向心高气傲的兰芯,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乖乖听命于苏佳?只见兰芯命周遭弟子列阵散开,咬牙持剑道:“哼,你一个外人没必要知道这么多……两年前已是如此,两年后还是如此,你们三番两次阻挠峨眉派的计划,我们峨眉派不会这么放过你们……今日将你引入剑方之阵,你就别想全身而退,我一个人打不过你,那就几十个人一起上……别以为我们还和两年前一样好对付,让你尝尝‘杀星剑阵’的威力!”

    “杀星剑?”苏佳似乎是略有耳闻,心中暗惊道,“峨眉派中十分残忍的禁忌剑法,凡误入剑阵者,实力不济便会被其剑灵斩成血肉模糊甚至是五马分尸,剑法极为凶残……但之所以是禁忌剑法,是因施剑之人得承受巨大风险,内力稍有不控,一旦败阵,施剑者也会重伤难支,甚至是有生命危险……且因为这套剑法的凶残,三十年前峨眉派前任掌门月影剑尊在世时,就将其定为禁忌招式,不得在外人实战中使用……而今兰芯却要打破禁忌,为了杀我,她连命都不要了吗……”想罢,苏佳眼神稍稍一凝,看兰芯的表情和刚才完全不同,手中未有出鞘的鬼刀也是蠢蠢欲动。

    “杀星剑法,穿云式,飞影式,列阵!——”兰芯不顾身体的不支,冒着巨大风险命同门弟子摆出杀星剑阵,似乎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与苏佳一做了断。不只是自己,杀星剑阵一旦使出,阵中施剑弟子,皆有重伤殒命的危险。

    同门峨眉弟子数十人,得令后依靠四周大树盘附其中,轻功飞跃找准阵位,以其零零剑光而成星阵之链,深幽黑夜下光影浮动,欲其隐隐杀机剑灵而出。

    光影剑伏转瞬之间,便将苏佳围在了星阵之中。看着四周光影波澜的剑灵方阵,苏佳略带严肃的表情,冲面前的兰芯斥责道:“没想到你堂堂峨眉派弟子,居然自己违背帮规,使出如此凶毒险恶的剑法,我可真替傲晶师太对你感到失望——”

    “哼,现在是你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时候吗?”兰芯手持杀星光影之剑,冷笑着冲苏佳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要怪就怪你非要插手峨眉派的恩怨好了……”

    苏佳听了,冷笑回应道:“哼,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就算是残忍无比的禁忌剑法好了,你以为凭这种手段,就能打败我吗?”

    “想试试看吗?”兰芯以为苏佳是在虚张声势,依旧轻蔑道,“古往数十年,就算是武林四圣七雄之辈,也没人敢在杀星剑阵前如此淡定,苏姑娘你是第一个……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我可得用这剑法好好‘伺候伺候’你……”

    “那我也是一样……”这回,苏佳终于拔出了鬼刀,面露自信神情,冲兰芯回驳道,“这次不是替嫂子,而是替你们傲晶师太,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逆徒’!”

    谈话了结,剑阵之法似随时而出。兰芯这边杀星剑阵蓄势以待,苏佳身置“连星点点”的剑灵方阵,夜下光影中丝毫不敢怠慢……

    此时此刻,先锋军营大门……

    苏佳离开后,军营门口再次出现异动,似又有不速之客前来侵扰。

    “什么人?”秦羽注意到了营门的异样,持枪喝问道。

    秦羽即喝,营中将士皆迎面而去——正见大营门口,十几个黑衣倩影立身其中,和最开始偷袭的兰芯一样,她们也是峨眉派的弟子。

    按照峨眉派之前的计划,兰芯带领第一队人马调虎离山,如果不成,竹韵和月离再带领第二队人马前来。果然,兰芯的第一步计策,只把苏佳引出了营寨,其余的人还在营帐镇守;而今竹韵和月离带着第二队弟子“侵扰”,意在强行闯营,所以这回连面容都没遮掩……

    “又是你们这帮丫头……”秦羽没经历过江湖之事,也不知道峨眉派与李玉如的恩怨,索性直称峨眉派的女弟子为“丫头”。

    峨眉派这边,竹韵和月离不再废话,引开了最棘手的苏佳,赵子川又不在营中,二人心觉此刻前营已经无人可以阻拦她们。

    “很好,剩下的都是些不会武功的杂鱼,我们一口气冲到后营去,师姐——”月离向师姐竹韵使了个眼色,准备强行袭营。

    竹韵点了点头,向身后弟子做了手势,随即自己与月离首当其冲,轻功跃步而至最前。

    “上——”秦羽没有发令,营中的将士有些沉不住气,眼见面前十几个“野丫头”目中无人,夜中强行闯营,说什么也要给她们点教训看看。

    然而,这些军中将士又怎知峨眉剑法的凌厉?竹韵和月离二话不说,轻功跃步半空,光影剑灵齐出,迅影疾电般,不等众军将士回过神来,峨眉弟子飞跃头顶,众士则被莫名剑光冲翻在地。

    朱元璋所率正义之师,军中将士皆以推翻蒙元暴政而起,峨眉派自知天下大义之理,因此竹韵等人出手也是点到为止,击倒对方即可,并未取其性命。不过在场之人似乎真的未能阻挡峨眉弟子的“闯营”,虽然秦羽手下的将士齐头并进接连不断,但手中长兵还未触及,就已被峨眉剑法打得“落花流水”。

    校场两侧,躺满了无数被冲倒的先锋将士,苏佳等人不在,十几峨眉弟子如入无人之境,竹韵和月离二人更是“披荆斩棘”在前,以至后来营中将士竟是无人敢拦。

    这一次,面前拦截的人只剩下主将秦羽……

    “想活命的话,就给我闪开!”月离也不想伤及无辜人之性命,冲着面前的秦羽大喊道。

    然而,秦羽一身是胆所立正前,面对竹韵和月离二人的正面突袭,丝毫未有畏惧,似要正面持枪一较高下。

    “哼,既然不躲,就别怪我们出手太重——”月离眼见秦羽丝毫未有退却之意,这回索性也不刻意避让了,剑光一闪,正面朝向秦羽而去。

    秦羽眼神正定,剑灵之法袭来,秦羽左手持枪微微一举……“铛——”一道金属利刃声响,竹韵和月离的剑同时劈在了秦羽银枪之上,秦羽单手持枪以对,神情淡定,似乎非常轻松。

    “什么?”竹韵和月离二人几乎同时惊呼,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军将之人,未有武林江湖之名,却是单手挡住了来势迅猛的峨眉剑法。

    “哼,这点本事也敢前来撒野?”秦羽有力回击一句,左手稍加力道,将枪杆向前一顶。

    “啊——”竹韵和月离忽感千钧之力压迫,秦羽稍加一力,自己二人便是难以支撑,不但剑法不支,还被秦羽一招顶了回去,同时大叫一声。

    竹韵和月离被击退数十步,后面跟上的峨眉弟子自然没再上前。秦羽命手下将士向两侧和身后退去,似乎打算独自一人亲自会会这些个“峨眉丫头”,就和当日赵子川在营中独自面对花菱等人一样。

    “这人好大的力气……”竹韵重新立身,看着眼前的秦羽,眼神惊异道,“虽然不是出自武林之辈,但其力惊为天人,恐怕不是那么好对付……”

    “神力将军”秦羽,身手足有千钧之力,峨眉弟子未曾听言,自然先发吃了“大亏”。不过和竹韵不一样,月离似乎并不甘心,被一个武林之外的“门外汉”压制,月离心有不服,准备提剑再度袭去。

    “‘神力将军’秦羽在此,尔等休得猖狂——”秦羽面对这些个女弟子,也丝毫不留情面,威威震慑道。

    “我管你什么‘神力将军’,敢阻拦我们峨眉派,敬酒不吃吃罚酒!”月离心急上头,起步挥剑再朝秦羽而去。

    “等等,月离——”竹韵自感不对,想要叫住却是来不及了。

    “呀——”月离大喝一句,“飞云剑法”破空而出,闪电凌厉的气势,笔直便朝秦羽突袭而去。

    秦羽镇定自若,面对看似气场的峨眉剑法,自己丝毫不惧……秦羽枪杆重凿而下,“震龙枪”撼地而起,如同龙爪震地般,尘土碎石齐行并上。秦羽以其枪法威势,在正前形成一道土墙屏障,坚不可摧。

    月离“飞云剑法”即至,剑锋正中“屏障”中心,却因力道悬殊而显软绵无力,似乎刚才闪电破云的气势,一下子被“震龙枪”的威慑所吞没。

    “什么?”还不说伤及对方,剑法连第一层屏障都无法穿透,月离看在眼里,显出惊异的神色。

    “哼,雕虫小技!”秦羽义正言辞一句,随即两掌发力,以其隔山打牛之势正朝落地银枪枪杆而去。

    隔山打牛穿透的力道,又是秦羽惊人的臂力,月离忽觉面前一阵狂风袭来,无以阻挡,自己的“飞云剑法”更是不说,力道早已被埋没得无影无踪。

    “啊——”终于,月离大叫一声,挡不住秦羽惊为天人的神力,再次被秦羽一招击退,倒地落回了竹韵等众峨眉弟子的身旁。

    “月离,你没事吧?”看见月离好似受伤的样子,竹韵关心问道。

    然而,月离并未受伤,只是被秦羽的神力所震慑到了,半天没回过神。稍许,月离咬牙重新站起,提剑望着秦羽,忿忿不平道:“可恶,我堂堂峨眉弟子,竟被一个门外汉的莽力所制,岂能甘心?”

    说完,月离再一次提剑而上,也不顾竹韵等人的阻拦。

    然而这一次……月离提剑冲至一半,横空半路一道红缨闪过,拦住了自己的去路——其招所出武林之势,月离自知力道不俗,索性冷静下来退却十步,静观其变。

    紧接着,一道巾帼身影从天而降,挡在月离身前,手提红缨枪正视而对。

    “慕容樱在此,峨眉弟子速速离去!”半路杀到之人,果然是慕容樱,在后营交代完萧天和唐战的任务,自己又匆匆赶回丈夫秦羽身边——果然,前营这边峨眉派其他人又来“闹事”。

    月离见了慕容樱,收回刚才的紧张,客套着笑道:“哦,原来是汴梁慕容家的大小姐,两年没见,没想到如今也成了驰骋战场的军中之将……”

    “少废话——”慕容樱倒是毫不客气,手持红缨厉声道,“看在峨眉派乃武林正派的名分下,我等不予刁难,请速速退去;可若继续闯营纠缠不清,军前扰乱我军军心,定当不饶!”

    “两年前还是个性格孤僻的千金小姐,如今却成了巾帼英女,变化不小啊……”月离看着慕容樱,一脸蔑视的神情,似乎不打算就此离去,依旧冷笑道,“好啊,苏姑娘走后,少了武林之辈的较量,似乎少了点乐趣……你出现了正好,我们可以继续陪你好好玩儿玩儿……”

    “哼,求之不得……”慕容樱也回视一笑,一心求战。

    其实,真要打起来,峨眉派这么点人强行闯营不太现实。不过之所以耗在这里,其实是在吸引注意拖延时间。按照计划,竹韵月离等人在前营与先锋军众将士百般纠缠,后营方面傲晶师太和花菱青雪等人则是偷偷潜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