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二十章 夜中较量 中
    苏佳察觉力觉敏惊人,感觉到了大营门口有不速之客,眼神随之一瞟……

    “出来!——”苏佳下意识大喝一声,随即脚起一根木柴,以其惊人脚力踢向了营门方向。

    木柴如同箭矢般飞窜而过,正朝营门暗侧一处。夜中空气传来一阵蹿响,飞过门口的草丛,一阵急脱的动静,惊异而望——从草丛里窜出几个蒙面刺客,夜下看不清面容,看样子是被苏佳发现后,不打算再继续躲藏下去。

    “有刺客!——”军营突现不速之客,全营将士顿时惊醒,纷纷持刀而望。

    苏佳立身最前,一脸冰冷地看着营外刺客数人,低声凝神道:“胆子不小,夜里竟敢闯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苏佳左手将鬼刀微微顶出,似乎下一刻便会出鞘见血。

    同一时刻,秦羽和慕容樱的巡逻部队听到动静,也立刻赶了过来。

    “大胆蟊贼,竟敢夜闯军营——快说,你们是不是蒙元的细作!”秦羽持枪而立,神力将军气魄威慑道。

    门口的蒙面人没有回答,索性直接动手……灵剑出鞘,利刃一点,刚才被苏佳踢来的木柴箭一般飞梭“回敬”而去。

    飞驶的速度很快,眨眼无法看清,看样子蒙面刺客还是个中高手。但苏佳身当最前,毫无退让,木柴袭来,苏佳连刀带鞘身前微微一摆,直截了当弹开了木棍。

    没完,蒙面刺客继续发难,剑刃交叉灵然而动,回风扫叶般的剑气呼啸而来,看样子这回是来真的。

    苏佳依旧淡定自若,拇指一顶,鬼刀出鞘,夜风冷月下闪出鬼影般的寒芒。剑气灵刃疾驰而过,苏佳鬼刀左右一晃,没有任何华丽的出招,简单两式,气定神闲般挡下了蒙面刺客的剑芒。

    然而,出招虽然淡定,但苏佳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心中暗道:“这是……峨眉派的剑灵——”苏佳似乎是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心中不觉一紧。

    而对面的人似乎也认识苏佳,对苏佳的出现感到十分诧异。但淡定稍许后,刺客的头领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似乎是要避而不战。

    但苏佳不会给其任何机会,趁着蒙面人转头不注意一瞬,苏佳鬼刀利刃飞啸,一道鬼影越过寒空,正朝蒙面刺客面侧而去。

    刺客首领察觉到了异样,摆头稍稍一侧,想要躲过苏佳的突袭。但断魂刀法的刀芒,其速威力惊人,蒙面人躲闪不及,这一侧不要紧,正好被刀芒划开了脸上的遮布。

    面容即露,是个女人——果然,夜中袭营的人是峨眉派错不了,被揭面的人正是峨眉派弟子兰芯,看样子今晚的“袭营行动”已经开始。

    苏佳认出来了,冷冷笑道:“哼,果然又是你们,趁着汴梁战事未起,想要朝子川大哥和嫂子发难……不过很不巧,上一次你们偷袭是趁着营中空虚,这一次我等皆在此守备,你们可别想得逞……”

    兰芯认识苏佳,知道她的本事,正面硬来不是对手,何况营中还有这么多的守卫将士……“撤——”兰芯短促命令一句,随同的黑衣峨眉弟子也集体撤退。

    苏佳想要去追,慕容樱也在后面跟了上来。

    “这些峨眉派的人真是不知好歹,亏她们还是武林中的名门正派,居然为了私人恩怨,不顾眼前的战局之危偷袭军营——”慕容樱手持红缨,嫉恶愤恨道,“今晚我一定不放过她们——走,我们去追!”看样子,慕容樱似乎是想要一路追踪而去。

    “等等——”然而,头脑冷静的苏佳立刻叫住了慕容樱,不慌不忙道,“峨眉派的人第一次袭营失败,第二次一定计划周密。正门来袭的人只有兰芯,傲晶师太及花菱等高手皆不在……明中引目、调虎离山……”

    “什么?”慕容樱听了,不禁问道,“你是说,她们是故意引我们注意?”

    苏佳点了点头,应声说道:“她们的目标是子川大哥和嫂子——子川大哥不在,现在嫂子正在后营安稳着,局势还是我们占据主动……不过也不能就这么放了前来袭营的人,该追还是得追,我得问清楚其中的情局……”

    “那……那该怎么办?”两头困惑,慕容樱有点犯难道。

    苏佳则非常坚定,似乎从一开始就打定好了注意。苏佳“战前”像往常一样,将手腕上的绷带缠上几层,右手紧握鬼刀,注视前方义正言辞道:“我一个人去追就行了,你们继续在这里看守……对了,去告诉阿天,让他在后营保护嫂子,说不定这回峨眉派还会故技重施,声东击西——”

    “苏姐姐你一个人……没问题吗?”对手毕竟是峨眉派,弟子数量又不少,前面也不知是否有陷阱,苏佳一个人前去追踪,风险极高,慕容樱不禁担忧道。

    “我要是连那帮野女都搞不定,就愧对‘江湖博’的名号了……”苏佳这回,倒是毫不谦虚道,“放心,我一定会顺利归来,你去通知阿天他们,一定要保护好嫂子还有安安!”

    慕容樱沉顿一会儿,紧急关头还是信任说道:“我知道了,苏姐姐,我会告诉萧大哥他们,你自己一个人要小心——”

    苏佳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轻功一跃,倩影飞一般消失在门口前的丛林……

    按照苏佳的吩咐,慕容樱回头向秦羽道:“秦哥,我去后营通知萧大哥,你继续带着部队在这里镇守,如果还有神秘来者,守战就行,千万不可穷追!”

    秦羽点头道:“你放心吧小樱,这里有我把守,不会出事的——”

    “嗯,我先去通知萧大哥他们,马上就回来——”说完,慕容樱也加快步子往后营跑去……

    秦羽继续带着部队在门前看守,这回秦羽也不巡逻了,索性就站在大营门口不走了。果不其然,苏佳刚刚去追兰芯,门口处又来了一波不速之客。

    “什么人?”秦羽注意到了营门的异样,持枪喝问道……

    先锋后营……

    “什么,峨眉派的人又来了?”李玉如帐外,萧天和唐战有事没事还在打拳闲聊,正赶上慕容樱从前营跑来,通报了前方营门的情况,二人不禁惊异道。

    慕容樱一脸严肃道:“苏姐姐自己出门去追了,恐怕这回峨眉派事有预谋,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

    “这个佳儿,还是一个人这么蛮干……”得知苏佳一个人冒险去追残敌,萧天不禁担忧受气道。

    “苏姐姐还和我说,峨眉派很有可能会效仿上次的声东击西,趁着前营闹大动静,派人偷偷潜入后营这里向嫂子发难……”慕容樱继续道,“苏姐姐特地嘱咐你,要你在这里好好守着,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这个我知道,我和唐战兄弟两个人,这回一定万无一失!”萧天自信拍着胸脯道。

    “这样就好……”慕容樱点了点头,转身说道,“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回去陪秦哥守营了,你们自己一定要万分小心!”

    “放心,交给我们就行——”唐战也自信握拳道。

    慕容樱点头信任一视,又马不停蹄朝前营方向赶去……

    正巧,听到消息的李玉如,抱着儿子从帐中走出,神情略显担忧。

    萧天见了,笑着安慰道:“嫂子你别担心,峨眉派的人我都交过手,济世大会上傲晶师太和花菱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就算她们全来了,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而且我也在——”唐战也跟上安慰道。

    “我不是担心你们,也不是担心自己……”谁知,李玉如竟耐人寻味道,“我是担心,峨眉派这次突然行动,青雪姑娘一定会想方设法暗中通知我……”

    “青雪?你是说,和嫂子你交好的那个……峨眉派弟子?”唐战不禁问道。

    “青雪姑娘可真好,和嫂子你有交情,在峨眉派做着‘卧底’,冒着被同门发现的危险……”萧天喃喃说道,不禁对峨眉弟子青雪起了几分敬佩和好感。

    “嗯……”李玉如继续点头道,“如果想要通知我,这次晚上她们若是潜入后营,青雪姑娘一定也会来——我是担心,她三番两次帮助我和安安,要是让峨眉派的弟子发现了变故,那青雪姑娘岂不是会因为我……”

    “别担心了——”李玉如没说完,萧天立刻劝慰道,“我们认识青雪姑娘,如果她今晚会来,又有其他峨眉弟子陪同,我和唐战兄弟会想办法见机行事……夜里风寒,嫂子你和孩子还是先回营休息吧,峨眉派的人再神,想为难嫂子你,也得经过这个帐门不是?我和唐战兄弟就在这里守着,一旦有什么动静,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嫂子你!”

    “谢谢你们,你们自己要小心……”李玉如朝着萧天和唐战二人谢道,心中却不禁感慨万分——想当初,自己只身一人从扬州到往汴梁,路遇峨眉派的百般追杀;如果不是在汴梁结识了这么一帮生死朋友,自己不会一路走到现在,经历这么多的人世蹉跎……

    寒风十里,营外山郊……

    苏佳施展轻盈的步伐,月下佳人倩影如梭,风一般朝兰芯等人逃跑的方向追踪而去。苏佳本出自追风派,追风派除了剑法冠绝,还有一长便是轻功。凡追风派高手,轻功绝属上乘之上,脚踏落叶不起风尘,行追数十里不过转瞬……

    果然,不出数里地,苏佳已经看到了兰芯等峨眉弟子的身影……然而,这回并不是因为速度追上了,而是兰芯在原地停住了,不打算继续“逃跑”,像是早有预谋等待的样子。而在兰芯身旁,更有峨眉弟子数十列阵而待,像是静候苏佳前来入瓮。

    苏佳看出来了这是陷阱,但依旧毫不犹豫地加快步伐,飞空落地而至。等苏佳稳稳落地后,正见自己所处山中盘台之位,四周环绕大树依枝,看似八方绝位之阵;加上峨眉众弟子个个持剑严阵以待,所处之位其为剑灵方阵,苏佳心知兰芯打从一开始就想骗自己入瓮,在这里和自己做个了断……

    “身法挺快嘛,这么快就追来了……”兰芯一脸蔑视地望着苏佳,阴笑道,“只可惜啊,只身一人追来,却是踏入了我峨眉派的剑方之阵……”

    “哼……”苏佳环视一阵,毫不畏惧冷冷笑道,“果然,你们早就在这里布好了陷阱,等我来跳……”

    “既然知道是陷阱,居然还一个人追来,打仗打傻了?”兰芯继续笑问道。

    苏佳依旧是不屑一顾冷笑一阵,随即气场十足道:“你错了,我之所以一个人追来,原因有二……第一,正因为是陷阱,我一个人追来,能避免不必要的损失;第二,对付你们这帮杂鱼,我一个人就够了,不劳多有费事……”

    “你说什么?”苏佳出言不逊,兰芯在一旁怒不可遏道。

    “我没记错的话,两年前在汴梁南山郊,我们应该是有过交手吧……”苏佳想起以前和兰芯交手的事,故意嘲笑道,“那时候你们几十个人都拦不住我,现在也是一样,不是杂鱼是什么?”

    苏佳不断的语言挑衅,让本占有主动的兰芯一下火上心头。兰芯持剑指着苏佳,眼神仇视道:“哼,不就是仗着‘江湖博’之一的名号吗?在这里得意显摆……少瞧不起人了!——”

    说完,兰芯手中长剑灵然一动,剑气长虹灌注剑身,划破宇内横空而出,“长虹剑日”冲顶杀阵,飞身正朝苏佳而去。

    对面剑气凌然,浩宇长虹,苏佳却是一脸气定闲神,甚至连拔刀的动作都没有……

    长虹呼啸而过,苏佳仅仅只是摆身一侧躲开。兰芯见苏佳没有出手只是躲过,心知其目中无人,心头更是愤怒,横劈一式想要以借剑势,斩下对方的头颅。

    可苏佳岂是如此劣招而败……兰芯半身想要横斩,苏佳眼神一定,看准时机,不等兰芯出手,右手直入兰芯臂间。兰芯见苏佳并未拔刀相抵,而是空手突袭,不知何意……然而就是一瞬,兰芯忽感手臂一阵刺痛,手中的剑顿时发不上力,想要横斩而过却是无力而及——低头而望,正见苏佳的右手所涉自己臂间关节要处,以其简单的手掌之势便遏制住了自己惊涛骇浪般的剑法。

    “额……”兰芯心头一急,暂时收回一式。收剑即刻,“长虹贯日”再起,红宇剑光刺空杀出,如此近的距离,兰芯自认能够一招而取苏佳性命。

    苏佳依旧是微微一笑……还是没有拔刀,还是说苏佳压根就没把兰芯放在眼里。仍旧是侧身一闪,低头转手一式,抚掌便朝兰芯手腕而去。

    兰芯这回注意到了,怕苏佳会故技重施,剑路由纵而横,想要一剑腰斩低身的苏佳。然而苏佳眼疾手快,手腕一掌乃是虚招,待到兰芯剑气横飞而过,苏佳轻轻一跃而至半空,躲开了横斩一剑。

    “可恶——”兰芯如同被苏佳耍弄般,自己一剑未中,苏佳也没半分拔刀的意思,不禁大声发泄一句。但兰芯还不放弃,想要趁苏佳在半空中失去平衡,正中朝上一剑。

    “青虹贯日”剑法即出,剑气稍有灵变,红宇剑光转而夜空飞舞的青红剑芒,欲以其疾迅之势,斩断苏佳的双脚。

    然而这一切都看在苏佳眼里……“拳足二段式——”苏佳口中念道一句,腾空的右脚精准一点,正中兰芯右手腕心。

    兰芯的剑法本气势恢弘,可每每关键时刻,被苏佳点中了要害位置,以简单的拳脚招式便化解了气势如虹的剑法。这次也不例外,“青虹贯日”气宇长虹,将其凌空而上,本如疾风利刃冲天而上,苏佳脚法一点,兰芯抬剑的手腕顿时一阵刺痛,剑路腾空一半便消了力道,剑气在半空还未冲起便已减退得无影无踪。

    “剑法由下而上,需顿势而冲,而不是环宇而上,否则会被对方找准破绽,这点道理身为剑法熟路的峨眉弟子都不懂吗?”苏佳单脚立于兰芯腕上,遏制住了青虹剑法,半空中朝兰芯冷嘲热讽道。

    “呀——”兰芯气愤地没有回应,横手摆脱苏佳的立足,收回即势出剑而去。

    可这回还是着了苏佳的道——苏佳翻身落地,瞄准兰芯的剑路,苏佳回转抬身一脚,再次正点兰芯右手的关节。

    兰芯没有防备,右手关节被点,剑路偏移一侧,顿时失了平衡。

    苏佳看准时机,空翻一脚而出。“冲足势——”苏佳继续随招号令一句,其脚正中兰芯腹前。

    “啊——”这回兰芯是惨叫一声,整个人被苏佳踢飞十丈之远,“腾空”飞回峨眉众弟子阵营中。

    “师姐——”“师姐……”周遭峨眉弟子所见,纷纷上前关心起兰芯的伤势。

    苏佳收回了脚,依旧从容而立。正如之前所言,在苏佳眼里,兰芯根本不值一提,面对兰芯的进攻,苏佳拳脚应对即可,连刀都未有拔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