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夜中较量 上
    天色已暗,夜幕降临,驻扎在梁翁山脚下的先锋营寨,被笼罩在一片幽暗静谧之  营中火光星星点点,营前士兵巡逻有秩,将士表情淡定无异,心中却是彷徨,看似平和的夜晚,似乎暗示着暴风雨前的宁静……

    萧天营帐中……

    萧天今晚没有军务,在营中无所事事研究着机关之术。不过这些天萧天心中并不安定,自从朱元璋嘱咐自己擒伏王大生的任务,宿命对决的纠结便一直困扰着自己。时不时便会想起自己和苏佳曾经与王大生交手的种种事情,每当想到神峰崖上的对峙,萧天心中便有种说不出的痛楚。好在如今苏佳活生生的陪在自己身旁,比起那时以为殉情的苦痛,萧天心里相对好受一些……

    和萧天不一样,苏佳今晚有巡逻的任务,而今正整理着身上的盔甲,做着出门前的准备。绝代佳人身披银白战甲,一股侠女巾帼之风油然而现;两鬓垂然头盔间,侧影波澜绝美不失英气,让人沉醉中带着敬畏。

    萧天就是这样,眼神呆地望着苏佳,看着绝美的身影,暂时忘却了心中的烦恼。苏佳见萧天眼神直盯盯地望着自己,心里情窃害羞,表面上却是一副要强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看你还有错喽……”萧天不禁调侃了一句,嘴上抹蜜般夸赞道,“看你还不是你长得美?穿什么衣服都好看,连行军穿的铠甲都不失风采……”

    “哼,就会耍嘴皮子,说话一套一套的,真正要你做事,就总是掉链子……”苏佳脸红反驳了一句,其实心里高兴得不得了。

    然而,萧天听见苏佳又嘲讽自己掉链子的事情,不禁回驳道:“我是不敢惹你哦,怕你又扇我几个耳光……这些天熬过去了,脸上的伤终于好了……”说着,萧天很滑稽地在脸上拍了拍,样子十分逗乐。

    苏佳看了,差点笑出声来,但听见萧天略微“责备”自己的口气,不禁黑眼道:“噢,你是为了这个才夸我啊……怎么,上次被我教训后,现在终于放乖了?”

    “可不是?”只有情侣二人在营中,萧天也毫不避讳道,“你说过的,好好听你的话,你就会好生伺候我。我还以为是什么呢,结果就是每天帮我脸上消肿,然后对我说几句还算‘甜蜜’的悄悄话……”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苏佳红着脸,继续“强硬”道,“好像把自己当成大家少爷一样,我这个‘管事婆’可真是难当啊,治个伤都要不停操心……”

    “对了……”萧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移话题道,“两年故地重游,再次回到了梁翁山,如果没有战事的话,要不要抽机会去看看郜师父?”萧天这回想到了自己隐居在此的师父郜英。

    苏佳听了,反而一笑道:“哼,就师父那个脾气,你去见了她,他还不把你臭骂一顿?”

    “怎么可能?”萧天无奈笑了笑。

    “怎么不可能?”苏佳继续道,“你在外面天天这掉链子那掉链子,两年过去了,习惯一点改进都没有……师父她老人家住在梅花山庄里安安静静的,我们这么一去打扰,还不让她脾气大躁?而且我敢肯定,她骂的肯定是你不是我。我要是郜师父,甩都不甩你一眼,直接就是一棍子上去——”

    “哼,果然是佳儿,两年性格也没变嘛,一言不合就动手……”萧天暗自叨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苏佳听到了,黑了一眼萧天。

    “没什么——”萧天故意提高嗓音回道,想着梅花山庄里除了郜英郜师父,还有之前一直照顾自己和苏佳的侍女小青,于是又憧憬道,“师父脾气不好,实在不行,见见小青姑娘总行了吧?大不了,见见小青姑娘,让小青替我们传话问候她老人家,这总可以吧?”

    “嗯,想想看,是有好久都没想起小青姐姐了……”苏佳托着下巴,回忆起梅花山庄的日子,暖暖说道,“小青姐姐真好,在我最困难的日子,百般鼓励我,也是有她在,那时我才没有放弃生的希望。想想当年我曾经还挟持过她,她还没有怪我……”

    “是啊,人家小青姑娘既温柔又贤惠,某某人得好好学学,啊……”萧天一边故意打着哈欠,一边调侃道。

    苏佳知道萧天是在说自己,表情又一黑,并用手在萧天脸上揪了一把。

    “哎,痛痛痛……”萧天做出叫痛的表情,一把扯开了苏佳的手,一脸受气道,“说了别动手别动手,还动——”

    “哼——”苏佳将头扭向一边,继续生着闷气。

    和苏佳开了一段玩笑,萧天算是又逗乐了一把,放松了彼此的心情。萧天看着苏佳鲜有的开朗表情,心中暗暗欣慰道:“哎,如今佳儿比两年前要开朗多了,真希望她以后都能保持这样的从容乐观,免得我天天总想破脑袋出主意逗她开心……”

    一段玩笑过后,萧天稍稍收回笑容,略带正经地问道:“对了,佳儿,前些天我和你说过的,关于王大生的事……”

    终于说到严肃的事情上来,苏佳也摆出一脸正经,应声道:“啊,你是说朱元璋让你擒拿王大生的任务,如果汴梁方面开战的话……”

    “王大生恐怕也知道,我们两个在军中的消息吧……”萧天低声说道,“两年前他以为佳儿你死了,可如今他知道你还活着,恐怕……”

    “恐怕他会迫不及待想要再亲手杀了我……”苏佳冷冷跟上道,“就武功而言,打败他应该问题不大,可王大生心狠手辣、用计歹毒,被他盯上的猎物,哪怕比他强,最后都可能惨死在他的手中……汴梁若是开战,与王大生的交手不可避免,我们得提前做好应对才行,谁知道用兵打仗我们是不是他的对手……”

    “佳儿,我……”萧天似乎想说什么,说到一半却又戛然而止。

    “怎么了吗?”看着萧天心事重重的样子,苏佳下意识关心问道。

    “佳儿,我想……”萧天像是下定决心一般,顿了许久,郑重说道,“如果真的和王大生再交手,我想亲自和他一较高下……两年前佳儿你和他糜斗数番,胜负不定,两年后的今天,就让我和他一决胜负好了。我曾在王大生面前说过,两年后的今天,我的武功一定会大有所成;而今我做到了,他也会想要杀了我,虽然很危险,但这场宿命对决,我一定要亲自和他做个了断……佳儿,你总说我掉链子,办事不成;这一次,我一定要亲自证明我的能力,对你,对王大生,也是对我自己……”

    “阿天……”看着萧天俊朗面容下的坚毅决心,就和当年在梁翁山山洞里第一次对萧天动情——同样都是表露决心的誓言,苏佳心中感触万分。

    “而且神峰崖那次,我以为佳儿你死了……”萧天似乎还没说完,继续说道,“从蛇洞里出来后,我本就打定了护送瑛妹回山之后,就回汴梁替你报仇……虽然时过境迁,但这一次就当是完成未完之愿,无论如何我都要亲手和王大生做个了断,为了佳儿,为了萧家山庄的恩怨,为了我的宿命……”萧天越说,越是觉得一股亢奋涌上心头。

    “哼,说得好像我真死了一样……”苏佳听完,先是调侃了一句,但随即心中一股赤诚的感动涌起,侧过头微微脸红道,“不过谢谢你,阿天……”

    说了好一会儿,苏佳从案前拿起鬼刀,准备出营巡逻。

    “现在就走啊?”萧天又关心问候了一句。

    “嗯,我陪樱妹还有秦大哥在营外巡逻,你如果没事的话,今晚多去陪陪嫂子吧……”苏佳背过身,补充提道,“峨眉派的事情过后答应过嫂子,时时刻刻得有人轮流在旁边照顾她。今晚子川大哥又不在军营,当然只有阿天你喽……”

    “子川兄弟不在……他去哪儿了?”萧天又问道。

    “常将军有令,命先锋军骑部将领今晚前往主营,商榷骑兵分配一事,所以子川大哥还有南宫慕容兄弟一起都离开了……”苏佳继续补充道,“然后6昭大哥和小蒙则是去外地托运军粮了,菁妹在朱元璋那商榷‘劝降’一事,十天没有回来,我和樱妹秦大哥在营外巡逻,所以今晚只有你去陪嫂子喽——”

    “是是,我知道啦,还真用‘管事婆’的口气和我说话……”萧天最后调侃了一句,于是和苏佳一起离开了营帐……

    帐外分别后,萧天独自一人来到了李玉如的营帐。今晚赵子川果然不在,除了李玉如在营里照顾儿子,侍卫杨小飞也是时刻形影不离。

    “嫂子,晚上好——”萧天做出十分不情愿的口气,在门口向李玉如打了一句招呼。

    “是萧兄弟啊——”李玉如见了,笑脸相迎道,“没想到你也这么晚过来了,恐怕也是对我和安安不放心吧?”

    “‘也’?”萧天一脸疑惑反问道。

    “诺——”李玉如一边抱着熟睡的儿子,一边将头往帐门另一侧方向摆去。

    萧天回头一看,只见唐战正抱着柴火,来回在帐里帐外“奔波”。

    “诶,对啊,还有你今晚没事……”萧天看着唐战,不禁问道,“唐战兄弟,你这是……干嘛呢?”

    唐战笑了笑,将柴火放到一旁问道:“天冷生凉,我怕嫂子和孩子冻着,所以帮他们母子俩烧点热水……子川兄弟今晚不在,菁儿几天前也没有要事吩咐,我自然就过来帮忙照顾喽……诶,萧兄弟,你为什么会来这儿?”

    “别说我,我是命苦……”萧天下意识自嘲了一句。

    果然,李玉如在对面偷偷一乐,咧嘴笑道:“肯定又是苏妹妹让你过来的吧……那次被她‘教训’之后,你倒是听话了不少……”

    萧天心想,怎么也不能老把这件“丑事”挂在嘴边,就算是再亲的朋友也一样,索性萧天头一扭,做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调侃道:“哼,我才不是听话呢,佳儿天天跟母夜叉一样,摆着一张臭脸……我只是关心她,不想让她每天心情郁闷得跟个老太婆一样,所以才百般取悦她……”

    谁知,李玉如听完后,都快笑得合不拢嘴:“呵呵,你又在‘别人’面前说苏妹妹坏话——你的脸才刚好,不怕又被她知道,然后继续扇你十个巴掌?”

    “哈哈……”就连唐战这回也在一旁忍不住笑出声来。

    “哎呀,有什么好笑的……”被朋友知道自己类似“怕女人”的性格,萧天都快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了。

    李玉如稍稍恢复表情,看着营门口有说有笑的萧天和唐战二人,想起不久前兄弟二人还生过矛盾,于是从容说道:“嗯,反正你们两个没事,就在我这里说说话也是好的……之前你们两个闹过矛盾,虽然和解了,但彼此像是还有‘间隔’的样子,实在无聊两个人在外面较量较量拳脚也可以啊……”

    想起那次的矛盾,萧天和唐战心里还在堵,尤其是唐战,他似乎还有一道浅浅的心结没有解开。不过兄弟二人彼此相对不再尴尬,该说笑时还是说笑,李玉如建议自己二人在门口动动拳脚,二人也毫无异议。

    “说的也是……”萧天笑着说道,“在军营里无聊,不如唐战兄弟和我较量一番?”

    “哼,求之不得——”唐战也笑声应道。

    “别大意,虽然在汴梁的时候我不是你对手,但现在可不一样了……”萧天继续扯话道。

    “试试看嘛,两年前打不过我,两年后你一样打不过我……”唐战也“毫不客气”道。

    “嫂子,我们就在门外,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们就行——”萧天还很舒心地回头应了一句。

    “好的——”李玉如从容地回答了一句,其实在她心里,看着兄弟二人重归于好的氛围,自己就已经很开心了……

    军营门口……

    苏佳、秦羽和慕容樱三人,正带着各自的部队,在营中一丝不苟地巡逻。说是暂时没有军事,但大军驻扎汴梁城前,“劝降”一事一旦破裂,随时都有可能开战。这期间不排除会有敌军的细作前来窥察,苏佳等人也需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今晚的风似乎有些凉,而且一阵接着一阵。山风到了夜里便是带着几分寒意,伴着梁翁山中夜鹰的鸣叫,让人胆寒而颤……

    “吭——咔——吭——咔——”军营里秩序有加的脚步声,巡逻士兵个个神情饱满;加上连连胜仗军心大涨,军中将士更是信心百倍;就算真的生战事,众军也会跃跃欲试,随时列阵而战……

    “你们几个,把校场的柴火搬到大门那边——”苏佳看着校场有些凌乱的样子,巡逻到一半,却现脚下时不时有稀稀两两的散乱柴火,于是命自己的手下清理到一旁。

    手下的士兵也很恪守,得令后纷纷清扫校场内的凌乱……

    然而不知何时,军营门口传来隐隐异动,就连夜里的寒风,也开始不规律地摇摆起来……

    苏佳察觉力觉敏惊人,感觉到了大营门口有不之客,眼神随之一瞟……

    “出来!——”苏佳下意识大喝一声,随即脚起一根木柴,以其惊人脚力踢向了营门方向……(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