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同僚相助
    收拾完行装的陆菁,与唐战等人告别,再次来到了军营门口

    “军师收拾完了,何时可以出发?”朱元璋看着陆菁一身简单包裹,表情淡定沉稳,不禁问道。

    “听由皇上差遣”陆菁只是很从容地了一句,眼神中的迷离却是让人难以琢磨。

    “菁妹”萧天看着陆菁似乎藏着心事,想要上前关心一句。

    谁知,陆菁笑了笑,先言劝道:“放心吧,萧大哥,我一个人也不会有事的相反,我不在身边,部队就全权交给你们了,你们自己要照顾好。尤其是你和傻蛋,发生了那样的事,你们两个”

    “我和唐战兄弟会稳妥的,菁妹你不用担心了”萧天自信笑应道,可见他已经完全解开了心结,平和了兄弟间的矛盾。

    “嗯”陆菁放心地点了点头,随后便独自走向朱元璋的部队中。

    朱元璋没再理会陆菁,他看了一眼萧天,补充提醒道:“萧将军,别忘了朕嘱咐你的任务”

    “末将谨记在心”萧天先是应了一句,随后想到自己与王大生的恩怨纠葛,两年后的今天终于要一做了断,萧天心中斗志奋起。萧天下意识攒紧了拳头,如果汴梁方面真的开战,萧天坚信一定能靠自己的力量打败王大生,以报当年数仇。

    “菁妹为了朋友家人的安危,奋不顾身只身涉险,那我也要努力才行”萧天心中默默道。

    随即,萧天再一次抬起头,朝陆菁离开的背影望去。

    “菁妹”忽然,未离去前,萧****陆菁喊道。

    陆菁顿了顿,以为萧天有什么嘱咐,于是头望了萧天一眼。

    萧天满带笑容说道:“你为了大伙儿在汴梁家人的安危,奋不顾身,我们也是一样我也会拼尽全力,为了大家,也是为了自己!”说完,萧****陆菁竖起了大拇指,眼神中透露出无比坚毅的自信。

    陆菁看到了,首自信一笑,也冲萧天了一个鼓励的手势

    夕阳染红了军营的平岗,深情令人沉醉,带着朋友间许下的誓言,萧天默默目送着陆菁离开了营地

    陆菁随同朱元璋离开了,天色已近黄昏。萧天本想营,但想着苏佳今天的“脾气”,自己心里还是发堵。何况现在自己的脸肿的跟猪头一样,心情还颇为“不好”。加上短时间内部队都在休养,没有什么军事上的任务,萧天想趁着天还没黑,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也好散散心

    为了不让这附近一些路人看见自己的滑稽样,萧天还特意戴上了苍龙的面具。遮住了脸,暂时看不出脸上的肿胀;倒是久久没有带上面具,如今看来,倒又像到了护送方瑛逸仙门时的感觉少了几分稚嫩和不恭,多了几分沉稳和威严

    “真是的,佳儿下手也太狠了”一路上,萧天还在不断嘟囔抱怨着苏佳,“亏我每天想破头逗她开心,这算是玩儿火了今天晚上去,我都懒得理她”

    不过走了一段路,想起朱元璋今日嘱咐自己的任务,萧天又冷静下来道:“不行,王大生的事情,还是得让佳儿知道才好毕竟当年无论是在汴梁,还是在萧家山庄和神峰崖,我和佳儿都没少吃过苦头,还差点生死两别”每每想到王大生的事情,萧天就会忆起无数的痛苦过往。尤其是神峰崖上苏佳跳崖之事,以为苏佳离开人世的那段日子,是萧天活得最痛苦的日子

    “不过想也奇怪”萧天似乎是又发现了什么疑点,不禁暗自道,“朱元璋怎么会这么清楚汴梁守将的情况,连出自西域江湖的王大生都清楚总感觉朱元璋似乎在暗中操纵着什么,对战局的了解从来都比我们要快,连菁妹都猜不准”

    伴着心中无数的杂乱,萧天不知不觉走到了军营山郊外的小树林。本以为再次走到这个静僻的树林,自己心里能平稳些,谁知道眼前奇怪的一幕,却是让萧天顿时警觉心头

    突然间,几个身着相似的人,不知有何目的,身法迅影般,从树林的一头穿梭而过,可见轻功身法之上乘

    “那些人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军军营附近徘徊”萧天躲在树干一侧,心中暗暗道,“看这身手轻功不凡,恐怕是出自江湖上的名门弟子之前峨眉派偷袭过子川兄弟和嫂子,难道是她们不对,他们明显是男子的身影,不会是峨眉派弟子,那到底会是谁不管怎样,我先拦住他们一问究竟再说”

    打定了主意,萧天轻功一跃,兼并“凌云步”从树林的暗侧偷偷包抄而去

    “沙沙”轻盈的步伐,越过树林中的草丛,神秘人个个身着衣袍、手持佩剑,确如萧天所猜测,很像是出自江湖上的名门弟子。而他们如今在先锋军军营附近的树林莫名行动,不知有何举动

    “呼”然而,头顶上方一阵轻风,一个身影从天而降,翻身一跃而至众人身前,拦住了众人的去路。

    “什么人?”神秘众人纷纷拔剑,抬起问道,看样子却是像有任务在身,不容外人阻拦。

    可想而知,拦截的人自然是萧天。

    萧天拦住去路后,背对着众人,用将军的口气质问道:“不知阁下众等究竟何人,竟在我军军营附近徘徊?”其实,萧天也没排除他们是敌军的间谍,关键局势下,萧天也是谨慎问道。

    神秘人看着萧天一身战甲,猜出了他一军之将的身份。不过他们似乎并不害怕,一点没有显出胆怯或被他人识破身份的样子,反倒是理直气壮指剑道:“这位将军,我等众人有任务在身,不得相告在下只能说,我等与贵军没有任何关联,不必担忧,请将军放我们去路”

    听口气,神秘人似乎还很谦卑,也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

    但大敌当前,萧天自然不会轻易相信。“我要是不放呢?”萧天依旧背着身子,转而问道。

    “那就得罪了!”神秘人言行十分果断,虽然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军之将,但显然神秘人出手也毫不犹豫,指剑便朝萧天背身直刺而去。

    萧天依旧未有转身,察觉到背后剑芒突起,萧天侧身偏过。

    “蹭”剑锋正从萧天身侧闪过,萧天眼神一定,两指微微一捻,竟徒手夹住了神秘人的剑锋,以其内力扣定。

    神秘人感觉到了萧天的深厚内力,深知萧天武功高深莫测,一点不敢怠慢。神秘人剑锋一转,欲以剑气脱离萧天的摆恐,腾跃翻身转一剑,便朝萧天的胸前袭来。

    萧天淡定自若,两指放开了剑锋,右手轮一转,“斗转星移”一式,很轻松便偏移了神秘人的剑路。

    受其“斗转星移”的影响,神秘人忽觉自己剑路飘忽,剑刺软绵无力,怎奈自己又置身半空,平衡早已失控,一时无法自拔。

    萧天看准时机,转身一脚而上,正中神秘人腹下,将其踢了同伴身旁。

    “啊”神秘人痛叫一声,知道着了萧天的道,自己奋力出剑,却是被萧天如同戏耍一般摆弄,自知自己不是萧天的对手;但神秘人似乎并不甘心,召集身旁同门弟子,令声道,“剑阵!”

    身旁众弟子同响号令,挥剑腾跃而出,齐朝萧天身前而去。

    萧天眼神一定,双手轮施力,用尽全力施展“斗转星移”。众弟子数剑齐上,威力数成,怎奈萧天内力实在深厚,加上活用萧家绝学“斗转星移”,无论正面如何强攻,都无法伤及萧天半点。

    半空中举剑的弟子众人,在萧天“斗转星移”操控下,全部失去了力道。萧天双手一,转而发力,举身一式七成力道的“推云掌”,将来犯众人纷纷逼退。

    可谁想刚才的举剑齐行只是前奏,被“推云掌”击退的众人并未慌乱,轻功飞指挥的神秘人身边,遂举剑摆出阵法如同北斗七星一般,弟子中人剑行数路,其阵所至连星点点。

    “追星剑阵!”神秘人继续喝令道,“星魂剑,夺魄剑,七剑阵诀!”

    众弟子得以响应,北斗七星剑阵顿时剑光四起,紫光神剑夺目而视,欲斩天地之裂痕,霹雳瞬闪间,便朝萧天而去。

    “这是崆峒派的追星剑法!”萧天终于认出来了,神秘众人的追星剑阵,可见身份自是崆峒派的弟子;加上无数次看过崆峒派弟子的着装,萧天确信了他们是崆峒派弟子无疑。

    但追星剑法在前,萧天不能不防虽然众崆峒弟子武功平平,但众人摆出追星剑阵,其势不可小觑,若不力反击,自己必吃大亏。

    萧天没有犹豫,眼见紫光神剑冲天而来,萧天转身而起,双手交叉苍龙诀式。青龙掌纹若隐若现,“藏龙云手”灵巧而出萧天镇定自若,眼神夺然,双掌震慑内力不失灵动,不偏不倚将飞来的剑光一一“抓住”;苍龙诀掌力深厚,徒以手掌而御刀剑之威,伴着“藏龙云手”的灵巧,萧天将飞来的剑光全数拦下。

    崆峒弟子众人也是惊呆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世上竟会有人徒手接住威力十足的追星剑芒。

    可还没等众人过神,萧天主动出击,截住了追星剑法的剑光,转身一式“旷宇苍龙”两条青纹苍龙拔地而起,穿透波涛巨浪般,横扫千军将追星剑法的剑芒一气冲散;伴着震天威慑的龙吼,青龙直冲北斗七星之阵;崆峒众弟子内力颇浅,震慑无以抵挡,两招之内便败下阵来,痛叫几声过后,纷纷散落倒地。

    萧天轻松破掉了崆峒派的追星剑阵,稳稳落地后也收掌力,并未打算赶尽杀绝。

    “苍苍龙掌?”崆峒弟子似乎是认出来了,当萧天转身正面相视,看见了萧天脸上的苍龙面具,刚才的神秘人恍然大悟道,“你是济世大会上出现的苍龙大侠?”

    萧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当日在济世大会上一展身手,崆峒派也是在场的,所以这些人对自己印象深刻萧天知道了对方身份,缓缓摘下了面具自己的身份早已公之于世,自己也无需隐瞒。

    “果然,正如中原剑会上所说,你是苍龙大侠的传人,也是‘江湖博’之一的萧天萧少侠”神秘人完全认出来了,露出平和的笑容道。

    萧天也知道了对方没有恶意,索性并没有再发难,反倒是友好地伸出手,将崆峒弟子一把拉了起来。

    “刚才出手重了,得罪了”萧天微微一笑,友善地说道,“因为军务在身,恐是敌军的间谍之类,没认出你们崆峒弟子的身份,所以刚才有些无礼,还请见谅”萧天在名门弟子面前,依旧显得很谦逊。

    “不不不,是我们得罪了苍龙大侠,而且还是我们先出手,所以应该我们道歉”崆峒弟子继续道,“自我介绍,在下乃崆峒派弟子何一凡,随同皆是在下的同门师弟济世大会上一睹苍龙大侠力战群雄的风采,中原剑会又知苍龙大侠身份,现在又闻苍龙大侠心寄苍生,随同朱元璋驱逐蒙元暴政、解救天下百姓,在下众人深感佩服啊”

    “客套话就不多说了只是没想到,在下身处军中,数久不问江湖之事,武林众人还能得知萧某的下落及事迹”萧天权当是朋友间的相互问候,在崆峒派众弟子面前,自己这个“苍龙大侠”也是十分平易近人。

    “可不是?”何一凡继续道,“不只是苍龙大侠,之前在剑道大会上风采依旧的唐家后人,以及赵家后人赵子川将名威震,我等武林众人皆有耳闻!”

    看来无论身处何处,江湖上的消息传通依旧广布,一想到这儿,萧天不禁感慨万千。

    “对了,何兄为何身处此等战火之地,还随行崆峒弟子数人,难道文正心文掌门有何任务要事安排?”言归正传,萧天还是问起了何一凡等人来此徘徊的目的。

    谁知,这一次何一凡倒像是隐瞒不便,略显尴尬道:“对不起,萧少侠,我等崆峒弟子接受他人委托,秘密行事,不便告诉萧少侠你不过请萧少侠放心,我等所为之事问心无愧,绝对不是伤天害理之事,也与你们的军事无关,我何一凡以人格保证!”

    “崆峒派乃江湖正义之派,崆峒弟子为人处事在下深信无疑!”萧天十分信任何一凡及众崆峒弟子,想想他们的一举一动与自己部队无关,于是也少稍稍放心。

    “不过”何一凡似乎还有话说,在萧天面前有些愧疚道,“今天无故向苍龙大侠你动手,实在是我们的不失,为表歉意,苍龙大侠若是行军途中有什么要求,我们崆峒派的弟子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

    “在下无需索求什么,何况刚才出手在下也未有问清便出手过重,伤及了贵派弟子,也有在下的不是”萧天也道歉应道。

    “苍龙大侠在我等面前道歉,我等受之有愧”何一凡依旧不依不挠道,“请苍龙大侠不必谦让,能帮助苍龙大侠,是我等众弟子的荣幸;要是有人情欠于苍龙大侠,我等食不能安”

    “这”见着何一凡等崆峒弟子如此热情,萧天又不好意思拒绝,想了一会儿,萧天心中暗道,“实在要他们帮忙的话对了,之前我答应过嫂子,借着我苍龙大侠的名号,召集这附近的武林同僚,暗中调查峨眉派的下落,这正是个机会”

    想罢,萧天微微一笑道:“既然何兄如此热心,那萧某自当答应其实说来,这段时间出没这一带的武林弟子不少,不仅仅是你们崆峒派,峨眉派也有来往”

    “峨眉派?”何一凡有些疑惑道。

    萧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如果非要帮助在下这样吧,你们暗中派弟子,四处打探一下峨眉派弟子在这一带附近的下落。峨眉派此次前来,傲晶师太及首席弟子花菱皆在,应该不难查到不过切记一点,千万不要让峨眉派的人发现你们的动向,更不能透露是萧某指使你们的就这一点,不知何兄能否帮忙?”

    “没问题,如此简单小事一桩!”何一凡拍着胸脯自信道,“苍龙大侠的要求,在下等人一定做到!请苍龙大侠放心,一旦有了峨眉派的其他动向,在下会在第一时间通报给苍龙大侠”

    “那就谢谢了”萧天继续有礼道,同时心里也暗暗高兴,帮助赵氏夫妇调查峨眉派的事情总算有了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