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一十六章 亲嘱任务 下
    “那今日皇上亲自召见末将,究竟所为何事?”扯了一段,陆菁终于言归正题问道。

    “陆军师不想猜,朕直说无妨……”朱元璋稍稍闭眼,随即平和道,“先锋军拿下襄阳,功不可没。但战事紧张,襄阳屏障即破,汴梁战略迫在眉睫……今日朕亲自前来,就是想请教陆军师,汴梁之战有何之策?”

    所有事情似乎都在陆菁预料之中,陆菁微微一笑,随即道:“哼,承蒙皇上如此看重末将,先锋军一路随常将军、随皇上您南征北战,所立战功无数,不过仰仗皇上及各位将军……汴梁实属寻常之地,一无襄阳长江天险,二无抵御顽强之敌,无论皇上派出哪支部队,应该都能轻而易举拿下……而今先锋军襄阳战事刚完,精力未有休养,汴梁战略既是迫在眉睫,为何皇上还来委任末将人等?”

    “陆军师所言,一如既往简明扼要,朕深感钦佩……”朱元璋先是夸赞了陆菁一句,随即道,“不过汴梁乃蒙元南设军事重地,是蒙元军队势力的重要关口,拿下汴梁,便是断其蒙元羽翼……朕听闻,先锋军中各将祖籍皆出汴梁,对汴梁城中琐事及军队部署皆有了解,所以若是让陆军师献策,必能想出讨伐汴梁之良计——”

    终于说到点子上了,原来朱元璋看中的,是陆菁等人对汴梁的熟悉。是的,无论是陆菁、赵子川还是南宫慕容兄弟,祖籍皆出自汴梁,从小便在汴梁生活,对汴梁城中的一事一物了如指掌。更关键的,就汴梁城的军事部署,陆菁等人也是稍有参详,当年汴梁城中剑道大会风波不少,陆菁等人也是无意中多少涉及了蒙元的军事政行……

    陆菁闭眼想了想,随即继续笑道:“呵,原来如此,皇上是看中了末将等人对汴梁的熟悉……行,我等对汴梁参透甚广,自然得担当重任。不过既是讨伐汴梁,那一切军行计划末将等人会自作主张,怕是皇上会有什么意见……”

    “只要能拿下汴梁这块重要之地,朕能有什么意见?陆军师或是唐战将军有何军事需要,可随时吩咐,朕一定答应!”朱元璋笑着道,“只是……看陆军师自信满满,似乎拿下汴梁已是胸有成竹,不知可否告知朕,陆军师究竟想出何计?”

    陆菁定了定神,随即严肃道:“兵法有言,‘上兵伐谋’,能以最小代价谋取城池,实为上策……其实拿下汴梁,不一定需要动用刀兵……”

    “军师的意思是……劝降?”朱元璋试探性地问道。

    陆菁点了点头,似乎一早就想好了计策:“汴梁太守左君弼,曾以汉居为官,又曾受皇上您的恩典,对您敬重有加;而且,左君弼也非朝廷主战之派,除了为求自保,他也希望汴梁百姓免受战火之灾……如此可见,皇上您可以暗中派使者给左君弼写封招降书,以劝降拿下城池,实则为上策——”

    朱元璋听后,稍许点了点头,应和着说道:“看样子,军师对敌将左君弼的行事性格了如指掌,在汴梁之时没少交道……”

    “交道算不上,但行为处事末将实是耳闻不少……”陆菁继续道,“末将在汴梁虽为千金闺秀,但喜好耳听八方江湖之事,汴梁城的一举一动末将自为熟悉……”

    “劝降是不错,可军师你就这么肯定,左君弼会投降?”朱元璋似乎心有他意,套话问道,“不如朕亲笔给左君弼一封书信,让他以使者身份亲自前来交涉,军师你随同朕一行,亲自问话条件如何?”看来朱元璋的意思,是让陆菁随同自己一起去交涉。

    陆菁似乎是看出了朱元璋的意思,眼神稍稍一凝……“好,皇上亲命特许,末将深感荣幸,若是皇上今晚便派使者送信,末将今晚便可随皇上同行——”陆菁想了许久,似乎是心里打定了什么主意,毫不犹豫地答应道。

    “好,军师如此坚定,朕甚感欣慰!今晚你就随朕回营,商讨劝降左君弼太守一事,届时一同前往使者相约之地,由军师你亲自劝降——”朱元璋似乎是达到了目的,高兴嘱咐道。

    “末将遵命——”陆菁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皇上,天色已晚,请容末将回营准备稍许,即刻便随皇上同行——”

    “好,只要能劝降左君弼,无损拿下汴梁,朕必会给陆军师及先锋军记下大功!——”朱元璋豪气凛然道。

    “谢皇上——”陆菁恭敬地答应后,转身便回营收拾东西,连身旁一言不发的萧天话都没说一句,也不方便说。

    朱元璋看着陆菁的背影,心中暗暗道:“很好,这次劝降左君弼,就让朕看看,你陆菁真正的本事……朕的天下,要靠你,也要防你——功高震主,你若鬼才谋略,对你是杀是留,也得参详一番……”看来,朱元璋更多的,是对陆菁的提防之心。陆菁出身武林,心机颇深,虽然能替自己打天下,可一旦天下既定,也会成为武林势力威胁朝廷的隐患。在此之前,朱元璋一定要看清陆菁的本事,之前派人暗中监视也是一样;这次劝降敌将又是一次机会,摸清陆菁的才能,自己对其掌控也会更深一层。对朱元璋来说,陆菁是自己一颗最重要的棋子,也是一颗最危险的棋子……

    而陆菁独自往营帐中走去,心里也是惴惴不安:“错不了的,朱元璋让我随同前行,无非就是想试探我的本事。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他的棋子罢了……”看来,陆菁确实聪明,一眼就看出了朱元璋的真正意图。

    “不过,这也是一次最好的机会……”然而,陆菁心里似乎还有其他顾虑,“我随同朱元璋一行,获得亲自劝降左君弼的机会,占据主动劝其归降,便能让汴梁最大程度免受战火之灾……爹,娘,玲珑,还有子川兄弟及南宫慕容兄弟的家人,我向子川兄弟他们发过誓了,我就是拼尽全力,也要让在汴梁的亲人免受战火荼毒,即使这次是冒着被朱元璋顾忌的危险,我也要赌一把……”看来陆菁心里真正顾虑的,是在汴梁自己以及自己朋友亲人的安危……

    给陆菁吩咐完了事务,还剩下萧天留在朱元璋身边……

    萧天久久未发一言,看着陆菁心事重重回营,他似乎是猜到了什么……然而朱元璋还在自己身前,似有任务吩咐,萧天也是不敢怠慢。

    “萧将军——”终于,嘱咐完了陆菁,朱元璋又将目光放回了萧天身上,“汴梁战略一事,朕有要事嘱咐——”

    “皇上请讲——”萧天立刻回神应道。

    朱元璋继续道:“刚才陆军师所言劝降左君弼……左君弼虽然是个骑墙之辈,劝其归降可能不是难事,但汴梁城中蒙元猛将无数,主战派自也不占少数……”

    “皇上您还知道,汴梁城中其他将领的事情?”萧天不禁问道。

    “是啊——”朱元璋继续道,“虽然刚才陆军师没说,但朕早就派探子查到了,有关汴梁蒙元守将的情报……”

    萧天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恍然大悟道:“对了,刚才菁妹向朱元璋汇报汴梁的情报,只谈到了左君弼这个投降派,没有谈及敌军任何主战派的情报……我明白了,菁妹打从一开始就想要劝降汴梁,她是顾及自己以及子川兄弟在汴梁的家人,想让汴梁免受战火之灾……但事实上,汴梁主战派将领不少,菁妹之所以故意不提,就是为了不让朱元璋心起战事之心;而菁妹又果断答应随同朱元璋同行,是想凭自己的力量,劝降左君弼弃城投降……菁妹,你为了子川兄弟他们,孤身涉险,我真的很佩服你……”萧天打从心里,对陆菁的胆识和做法无比敬佩。

    但是朱元璋还是知道了汴梁主战派的情报,而且似乎对自己有所委任,萧天看在眼里,心中略起不安……

    “不知皇上究竟对末将有何嘱托?”萧天主动问起道。

    朱元璋直言道:“朕相信陆军师的才能,亲自劝降左君弼,应该不成问题……但就算左君弼投降了,汴梁方面主战派若是阻挠,战事恐依旧难以避免。汴梁城中,传闻有一棘手将领名‘王大生’,出自西域武林,武功高强,行事狠毒;若是两军交锋,他必会成为我军的苦主……两军若是开战,朕希望萧将军能亲自将其擒获,为我军立下汗马之功!”

    听到“王大生”这个名字,萧天心中不觉一紧,眼神也是发生了变化。

    “萧将军武功盖世,实乃当世之英豪,此任自然交付于你……”朱元璋对萧天也是大加看重和赞赏,但看着萧天突然惊虑的表情,不禁问道,“怎么,萧将军究竟有何顾忌?”

    “没、没有……”萧天立刻回神,请命道,“是,若是两军开战,末将必不负重任,亲手擒拿敌将王大生!”萧天这一句,也似乎是坚定了信念。

    “好,萧将军是大英雄,果然直爽,相信这次任务,萧将军也能马到成功!”朱元璋无比器重萧天,在他眼里,萧天是真正和自己平起平坐的英雄之辈。

    然而萧天答应后,眼神依旧有些踌躇。是的,不是朱元璋这次提起,他都快忘了王大生这个人。而当再次想起,挥之不去的记忆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回忆中)……

    “你胆子真的很大……”在这无人的巷道中,王大生突然用冰冷的口气说道,“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一个人跟在我后面……”说着,王大生内力一聚,全身散发出如同寒风刺般的杀气,远离二十多丈的萧天都感到了一股难以呼吸的压迫感。

    萧天手紧握梅花剑的剑鞘,两眼依旧望着王大生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汴梁城的大将军……光天化日之下,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害无辜的人,何人不痛恶之,你又有何等人性存在于世?”萧天鼓足了勇气,厉声直言道。

    王大生听了萧天毫不顾忌的言语,冰冷的面孔上终见嘴角一笑,但那一笑容背后却似乎隐藏着更加畏惧的杀气。“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人……”王大生冷冷笑道,“我要是想杀你,只是一瞬间……可你今天竟然主动找我,倒是有几分骨气,还是一个挺有趣的家伙……”

    萧天见着王大生笑里藏刀,寒气逼人,真想快速离开这备受压迫的场景。但此时他又似乎心里有一种信念,让他在看了王大生的灭绝人性的屠杀后,不由心生一动,跟着王大生到了这里……萧天想了想,然后坚定地说道:“你现在武功再强又怎么样,两年以后,甚至更久以后……总有一天我的武功会超过你!”萧天的话语不但坚定,声音还挺洪亮。

    王大生看着萧天的言行,越来越觉得萧天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于是王大生少见地轻声一笑……

    突然,一瞬间,王大生消失在了萧天的眼前。萧天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王大生早已忽现在了萧天的背后,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剑架到了萧天的脖子上。

    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萧天根本就没看清王大生是怎么闪到自己背后的。萧天顿时背后一阵冷汗,但是整个人依旧很镇定的样子——他似乎也早就料到了王大生的本事。

    王大生凑到萧天耳边,冷冷笑道:“想超过我是吗……这就是我的武功,你有本事就来打败我吧!”

    无数的寒气围绕在萧天身旁,让萧天整个人有些无法自控了。但萧天还是很坚定,只听他眼神坚定道:“哼,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哼哼,你真的很有趣……”王大生在萧天耳边冷笑道,“行,那我就等你……”说完,只觉一阵风吹过,王大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现实中)……

    “没想到,真的是两年过去了……”萧天口中默默道,“萧家山庄的同门恩怨,还有我和佳儿神峰崖上‘生死相离’,全都是拜你王大生所赐……若是这回真的交手,我一定会亲手将你打败!”

    萧天在心里坚定了信念……

    赵子川营帐……

    唐战得知了汴梁战略的消息,也来到赵子川的营帐询问事宜,正赶上陆菁收拾东西准备随同朱元璋一行,陆菁也把事情的大致告诉了唐战等人……

    “你们放心,我陆菁说到做到,一定会竭尽全力让汴梁免受战火之灾,让你们的家人平安渡过这一劫难……”陆菁收拾完了东西,临行前郑重说道。

    得知了陆菁孤身涉险劝降一事,众人心中既有感激又有担忧。

    “谢谢你,菁妹……”南宫俊倒是在一旁发话道,“原来我们南宫家那么对你,你却不计前嫌……”南宫俊是打从心里感谢陆菁。

    “都这会儿了,还在说什么傻话?”陆菁稍稍侧过头,眼中略带泪花道,“现在我们是朋友,面对苦难需得同舟共济——而且……我答应过,不会让玲珑为你伤心……”

    “玲珑……”再一次提到玲珑,南宫俊心中苦涩和温情杂糅在一块儿,难以平复。

    “我拼尽全力,你也要一样——”陆菁依旧侧着脸,不想让南宫俊看见自己眼中的泪光,“说实话,直到现在我对你们南宫家都没有什么好脸!不过为了玲珑……你听好了,汴梁若是开战,你若有个三长两短,玲珑伤心了,下辈子我都不会饶了你……”说完这句,一滴泪痕从陆菁的脸颊处淌下。

    南宫俊知道陆菁的心意,心中也是浓情万分,随即他微笑着补充道:“谢谢你,菁妹……”

    “陆姐姐,谢谢你……”不只是南宫俊,慕容樱也在后面悄声道,看着陆菁为所有人担忧而拼尽全力,慕容樱在心底也是表示深深的感谢……

    收拾完了东西,陆菁准备离开,唐战两手抚在陆菁肩上,无比关心道:“菁儿,我不在你身边,你自己要当心——”

    “谢谢你,傻蛋……”陆菁也是感动无比,稍许擦拭了泪水,真情望着唐战说道,“你也是一样——我若劝降失败,汴梁有什么变动,恐怕战火将会难免……傻蛋你是一军之主,经历了这么多,应该也成熟了不少。全军将士的性命都在你的手上,军事行动前一定要多做斟酌,千万不能再犯襄阳一战的错误……还有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多……”

    “我知道了……知道了……”唐战心中也是感触万分,不断点头应和道。

    “那我走了……”陆菁最后看了唐战一眼,随后便离开了营帐……

    不知为何,众人心里皆有不安——汴梁一役,似乎会是他们人生之路的剧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