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亲嘱任务 上
    赵子川营帐……

    “嘶,疼疼疼……”萧天被苏佳狠狠抽了几个巴掌,侧脸甚至留下浅浅的掌痕,回来后不敢继续“招惹”苏佳,只好让李玉如帮忙涂点伤药;多时已过,脸上依旧肿胀,萧天一边抚摸着脸颊,一边痛叫道。

    “忍着点,大男人瞎叫唤什么?”李玉如一边帮萧天在脸上擦药,一边调侃道,“真是的,你什么事情惹到苏妹妹了,让她这么发火?”

    “鬼知道,这些天跟神经病一样,见到我跟见到仇人似的……”萧天在一旁不好气地叨咕道,“原来她还乖巧得很,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的,是不是被菁妹带坏了,脾气越来越毛躁……”

    “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李玉如接着笑道,“你总说苏妹妹每天愁眉苦脸的冷淡表情,现在终于放开了,你倒不乐意了?”

    “那也不能这么来啊,动不动就打人……”萧天继续摸着肿胀的脸道,“出手还那么狠,趁我不备点我穴道,对我脸上就是十个巴掌……我看嫂子你教训子川兄弟的时候,也没这么狠过……”

    谁知,李玉如听后表情使坏道:“哼,子川他要是敢惹我,我可就不是抽他巴掌,我得用鞭子——”

    “不是吧……”萧天听了,想到李玉如的性格发起火来,又是拿鞭子抽,心里不禁一阵发毛。

    “现在怎么办?脸肿了,恐怕要过些天才能好,你这几天怎么出去见人……不过也真是的,苏妹妹下手也太重了点,这玩笑开过头了……”李玉如帮萧天擦完了药,看着萧天脸上红肿一片,怜惜中又带着好笑问道。

    确实,苏佳的十个耳光上去,萧天左右脸颊红肿一片,关键是还不对称。尤其是左脸上的那道刀痕,本来挺俊朗的一副面孔,结果左脸肿起,那道刀痕显得十分滑稽可笑。

    “没办法,这些天只能暂时用这个了……”萧天从包裹里拿出很久没用的苍龙面具,准备戴在头上道,“这面具还能稍稍遮点丑,反正这些天也没什么要事……”

    “呵呵,你还真是滑稽……”看着萧天傻傻生气的滑稽样,李玉如不禁咧嘴笑道。

    然而萧天似乎是还不解气,继续忿忿道:“这臭丫头实在是太可恶了,天天在别人面前挖苦我,现在居然还对我动手……这都得怪菁妹,佳儿没事老和她鬼混在一起,时间久了个性也变得乖张了……现在想想就来气,我堂堂大男人被她点了穴道这么羞辱——等以后结了婚,生米煮成熟饭,所有的帐我得和她一笔一笔的算……”

    “咳咳……”然而,不等萧天发泄完,李玉如下意识咳嗽了几声。萧天抬头望去,原来是苏佳和陆菁二人回来了。

    苏佳和陆菁二人,本来是帮李玉如照顾着小宝宝,顺便带着出去散散心,谁知道这一折返,正好撞见萧天一脸不满的画面,也不知道刚才萧天说的话,苏佳和陆菁二人有没有听见。

    苏佳将宝宝交给陆菁,自己则是余光瞟了一眼萧天,眼神中暗含着“杀气”。萧天也是浑身发凉,生怕刚才的话让苏佳听到了。

    陆菁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在苏佳耳边偷偷笑道:“诶,苏姐姐,你说萧大哥以后再在别人面前说你坏话,你会怎么做?”

    苏佳想了想,坏坏笑道:“那还用说,当然是继续抽十个耳光!”

    “还来?”萧天听了,不禁叫道。

    “这是你自己保证过的,大男人说话得算话——”苏佳故意抓着把柄说道,“等等,听你这口气,难道你刚才在嫂子面前又说我什么了?”说着,苏佳又把目光望向一旁的李玉如。

    李玉如知道萧天的苦楚,为了不忍再看他“挨打”,故意将脸瞥向一处,作出漠不关心的样子。

    “没、没没有……”萧天连忙摇头道。

    陆菁似乎是喜欢整人惯了,故意作道:“哎呀,这样不行啊,不给臭男人一点教训,以后万一再犯浑,苏姐姐你不在身边,他又说你坏话,那可如何是好?”

    “少说几句话会死啊?”萧天见陆菁又在一旁多嘴,抢言说道。

    “咯——”陆菁则是冲萧天做了一个鬼脸,一看就是“看戏不嫌事儿大”。

    苏佳又想了想,随即慢慢走到萧天的身前。

    萧天看苏佳一副“歹笑”的神情,知道她没安好心,自己的身子也不经意往后躲去。

    苏佳则是笑脸依旧,一手抚摸着萧天左脸上的刀痕,一边笑言道:“哎呀哎呀,脸被打成这样,倒是可爱了几分嘛……你呢,只要以后乖乖听话,我就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要是不听,我会在你右脸上再划一刀,正好左右对称……”

    典型的“口蜜腹剑”,萧天看着苏佳的“笑容”,心中一阵发毛。就连在一旁的李玉如听了,也是下意识胆寒一番,这种威胁方式,可比自己对付赵子川要“狠毒”多了。

    萧天不敢再多嘴,今日在女人面前丢尽颜面,算是倒霉到了极点,自己也只能默默忍受。

    “来来来,安安,干娘继续来陪你玩——”苏佳说完后,一下子转过身去照顾小宝宝,再没理萧天一句,甚至看都不再看一眼。

    “好狠啊……”李玉如在一旁见了,冷冷发笑道,“原来苏妹妹才是女人收拾男人的高手,我今天算是学到了……”

    “学到个鬼啊——”谁知,萧天一脸的撒气,轻声抱怨道,“正儿八经的东西不学,偏偏学会了菁妹的整人……我现在相信哈哈说的话了,脾气这么凶,可惜长了一副这么好的脸蛋……”

    “你小声点啊,小心又被她听见,在这里苏妹妹要是‘暴走’,我可不管你的死活……”李玉如一边收拾着药箱,一边调侃说道……

    说了一会儿话,萧天一个人默默地抚着伤痛的脸颊,李玉如则是在一旁闲来无事,最多找杨小飞吩咐一些琐事,而苏佳和陆菁二人则是继续和小宝宝一起逗乐玩儿……正在这时,帐外忽有他人前来……

    “菁妹在啊……”进来的人是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一脸严肃的神情,似乎是有要事相谈。

    见南宫慕容兄弟这时前来,又是一脸的紧张,似乎事情来头不小,于是陆菁将安安交给苏佳,自己转身问道:“怎么了吗?”

    刚想入题,却看见营帐中萧天一脸肿胀的滑稽样,慕容飞不禁问道:“诶,萧兄弟你脸怎么了?”

    萧天没有回答,而是尴尬地将头侧到一边,没有理会兄弟二人。

    “哎,说重点,到底怎么回事?”关键时刻,陆菁还是将思绪拉了回来,继续问道。

    南宫俊郑重说道:“是这样的……刚才我从韩政将军的手下那里得知,朱元璋御驾亲征,得知我军顺利拿下襄阳,进攻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汴梁,届时常遇春很有可能继续对我们委以重任——”

    “让我们进攻汴梁是吗……”陆菁似乎是听出了意思,表情略微踌躇道。

    “怎么了吗?”李玉如看出陆菁表情的疑虑,不禁关心问道。

    一旁的萧天似乎是明白众人的想法,在一旁嘀咕说道:“南宫兄弟的意思是……大伙儿的家人都在汴梁,现在又让我们去伐城,恐怕……”

    李玉如明白了,示意点了点头——刀兵一起,生灵涂炭,汴梁若是遭遇战火之灾,那在汴梁的陆菁、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他们的家人,也会遭遇危机……奉命伐城又要确保家人平安无事,这会是场难打的仗……

    “爹娘他们都在汴梁,他们还不知道战火快要波及至此……”陆菁不禁感叹道,“还有玲珑,她一直在等我平安回去,还有……”说话间,陆菁又将目光望向南宫俊。

    南宫俊很明白,玲珑除了在等陆菁,她还在等自己。无论战事结果如何,自己一定要活着回去见玲珑……不只是玲珑,南宫世家也在汴梁,自己的家人也正处安危不定间。出征战场心系家人,身为一军之将必会动摇军心,如此看来,这会是场艰难的苦仗……

    “哥——”正说着,门外又传来慕容樱的声音。慕容樱是来找哥哥慕容飞,她似乎也是知道了讨伐汴梁的军情。

    慕容飞没有立即回应,他似乎心中惦记着什么,一副犹豫不决的痛苦模样。

    慕容樱跑进营帐后……“萧大哥,你脸怎么了?”谁知道,慕容樱一进来,就看见萧天红肿的脸,下意识不禁问道。

    萧天没有回答,今天自己都快把脸丢光了,也没好意思去理会。

    言归正传,慕容樱抓着哥哥的手臂,担心说道:“汴梁若是开战,我们慕容世家一定也会涉遇战火之灾……我们该怎么办……”慕容樱担心的,果然也是家里的亲人。

    慕容飞顿了顿,双手握拳冷血道:“当年大哥为了名利,甚至联合其他的哥哥,不惜杀我这个弟弟,我干嘛要为他们担心……”原来慕容飞心系的,是当年离开慕容家前,自己大哥慕容新对自己的迫害。

    “可是他们不算,那爹娘呢?”慕容樱看着哥哥“冷血”的面容,略作哭腔道,“难道你要置爹娘于不顾吗?难道因为当年的仇怨,你连自己的爹娘都不认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慕容飞听了妹妹的提醒,立刻回神道,“我也担心爹娘,我也不愿看到慕容家惨遭战火!我只是很纠结,攻城战略在即,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可以……可以让家人免受战火之灾……”

    “哥……”慕容樱再怎么坚强也是一个女孩儿,在面对亲人遭遇战火危机之时,自己也是伤心难过无能为力。

    “我会想办法的——”关键时刻,陆菁站出来说道,“如果说朱元璋委以我军重任,那我军就有战事的主动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既能拿下汴梁,又不让家人遭受战火波及……因为我的家人也在汴梁,所以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菁妹……”看着陆菁眼神坚定的保证,苏佳在一旁暗暗道:“家乡之战内外兼忧是吗?也许,这将会是从军以来最艰苦的一战……”思绪间,苏佳心中浮出一丝隐隐的不安……

    “都在啊——”说话间,帐外又进来一人,此人正是刚才出营办事的赵子川,这会儿似乎是有要事相告回到了后营。

    “这么早就回来了,是有事相告吗?”李玉如看赵子川今日回营甚早,于是不禁问道。

    “额……”赵子川一进来,第一眼便看见了李玉如身旁的萧天,于是下意识问道,“萧兄弟,你的脸怎么了?”

    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问这句话了,萧天这回看都懒得看了,直接将苍龙面具扣在了脸上,一言不发。

    “到底是什么事情?”陆菁着急问道。

    “朱元璋到了——”赵子川直言应道。

    “什么,这么快?”南宫俊听闻朱元璋御驾亲征,只是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

    “之前常将军就说过了,皇上会来我军营中加赏襄阳大捷一事……”赵子川继续道,“不过朱元璋在营外,点名要见菁妹和萧兄弟你们两个——”

    “我和萧大哥?”陆菁有些莫名其妙自问道,她不明白朱元璋此行究竟有何意图,但她知道朱元璋一直提防着自己,这次点名见面,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

    萧天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缓缓摘下面具,表情略显严肃。

    “应该是和汴梁的战事有关,来头似乎不小,你们两个还是快去禀报吧——”赵子川没做过多解释,只是催促着萧天和陆菁二人。

    萧天和陆菁互相点头示意一番,即刻二人便起身离开营帐而去……

    军营外大门口,身为皇帝的朱元璋御驾亲征,身披威武战甲,其像威风八面,似有天地英豪之气。而朱元璋此时在营门静静伫立,自然是等候萧天和陆菁二人的到来。朱元璋身后更是有精兵步骑随行护驾,其俨然之态甚是庄严。

    终于,萧天和陆菁来到了营门口……“末将参见皇上——”二人同时行礼道。

    “战事军前,将卿不必多礼——”朱元璋先是平身说道,随即看出了萧天脸上的肿胀,不禁问道,“诶,萧将军,你的脸怎么了?”因为朱元璋非常器重萧天的英气,又是出自江湖之辈,因此朱元璋把萧天当成是自己的兄弟,对大小事情都会刻意关心。

    “回皇上,这个无关紧要了……”萧天都快尴尬得无言以对,连身为一国之君的朱元璋都如此调侃自己,他只恨自己今日太过倒霉。

    陆菁言归正传,先言问道:“不知皇上今日召我等二人前来,所为何事?”

    “以陆军师的聪明才智,应该能猜出来才对……”朱元璋故意卖着关子道。

    “承蒙皇上看得起——”陆菁倒是话中有话,语气稍变道,“当日北伐分军调令之事,皇上还特意派人关注我和唐战将军,还真是谢过皇上的关心了——”陆菁对当日朱元璋暗中派人监视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变着法子责问道。

    然而以朱元璋的心机,他怎会听不出陆菁的口气?和陆菁一样,朱元璋也是善于算计心机之人,只听他冷冷一笑道:“哼,也亏陆军师能看得出,当日装疯卖傻一阵欺瞒朕……朕还担心呢,是不是军事烦杂,军师你有些疲倦了,所以朕特地加派了部下关照军师……”朱元璋也看出了当日陆菁在自己面前“演戏”的伎俩,也话中有话道。

    陆菁和朱元璋在一旁玩着“文字游戏”,萧天则是久久默而不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