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一十二章 互相劝慰 上
    唐战和萧天走出营帐后,就各自朝相反方向离去,似乎二人心中分别有自己的心事。而苏佳和陆菁也是商量好了,彼此交换劝慰对方,从而帮助二人解开心中“隔阂”……

    萧天独自一人在军营的马棚处晃悠,因为打了胜仗,秦羽又安置好了军中步骑,包括战马在内。短时间内没有战事,因此现在马棚这里,也只有萧天一个人。萧天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想起刚才失去理智和唐战争执矛盾的事,自己心里愧疚不已。心情不佳的萧天,一边翻动着马棚的栅栏,一边毫无头绪地整理着马背上的马鞍。他倒不是为了什么目的,只是想随手找件动手的活,稍许平复心中的杂乱。然而越是这样“聊以自慰”,萧天的心里就越是烦闷……

    “萧大哥,你在这里干什么?”正在萧天烦闷间,背后却传出一声活泼天真的问候。

    萧天回头一看,说话的人是陆菁不错,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前来问候自己的人是她而不是苏佳。

    “怎么是你?”果然,萧天开口便问道。

    “怎么,是我不行吗?”陆菁故意做出“鄙视”的神情,撅嘴刁蛮道,“我有哪里比不过苏姐姐吗?看见她就高兴,看见我就像看见异类一样……”其实这不是陆菁第一次在萧天面前“耍宝”了,原来在汴梁“胡闹”的日子,陆菁也没少“折腾”过萧天。只不过今天的萧天,心里却是不痛快。

    “不是,只是看你来找我,而不是去找唐战兄弟,感到有些奇怪罢了……”萧天也是随口说说道。

    “是啊,我在你眼里,从来就没正经过……”迎合萧天的话语,陆菁也是刻意自黑了一句。

    “我不是这个意思……”萧天以为陆菁生气了,赶紧回口道。

    “算了算了,我们俩你还那么认真?我可不像苏姐姐,能磨着性子去深入你内心的想法;我只是过来想找你说说话,看你不开心的样子……”陆菁斜眼望了一下,看着萧天在整理马棚,于是不禁问道,“怎么了,心情不开心,就到马棚这来?还是说,这也是你的习惯?”

    “应该也算吧……”萧天回头有感而发道,“原来在柳沙镇,第一次和佳儿相处,她没事也让我去管马棚的事……虽然当时她是有目的的,但是久而久之,这也成了我的习惯。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找点闲杂的事情做……”

    陆菁想了一会儿,想要打破一下尴尬忧郁的气氛,随即调侃道:“哎,没想到苏姐姐这么没趣,居然让你干这种事?要是当年你碰到的是我,我才不会让你干这种粗活……比起这个,傻蛋就比你好多了,在陆府不是帮我捏肩捶腿,就是帮我洗脚端水——”

    萧天见陆菁又提起了在汴梁时的事情,像是情绪被带进去了,也跟着调侃道:“得了吧,在陆府,你就像个‘小霸王’一样,仗着大小姐的身份,指使我们干这干那……出去街上玩一遭,我和唐战兄弟就像是你的左右护法一样,替你顶罪消灾……”

    “谁叫那时你们两个脑袋瓜笨得要死,做什么事情都爱闯祸,尽让我操心……”陆菁不好气地回应道。

    “到处惹祸的是你好吗?”萧天不服气,像是跟陆菁干上了,不依不挠道,“在汴梁,谁不知道你‘古灵精怪小魔头’的外号,鬼点子那么多,到处喜欢整人,惹是生非……要不是我和唐战兄弟在你身边,你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古灵精怪小魔头’?”陆菁听了,转而继续撅嘴道,“这是什么外号,当时有人这么叫我吗?”

    “有没有都一样,我也真是佩服唐战兄弟,在你身边这么久,没被你烦死……”萧天继续调侃道。

    “你说什么?”陆菁改不了天生外向的脾气,见萧天毫不避讳地“诋毁”自己,陆菁一个跨步跳上马棚,伸手去揪萧天的头发。

    “好好好,我怕了你,住手……”萧天很清楚,和陆菁继续闹下去,以她的性格肯定会没完没了。

    不过陆菁也是闹一阵脾气就不闹了,她重新跳回原地,表情稍许沉淀道:“萧大哥,其实你平时挺开朗的,与其让人逗你开心,倒不如说你能把别人逗开心……你和傻蛋虽然脑子都不好使,但就这点上,这是你和傻蛋最大的区别,难怪苏姐姐能天天被你逗乐……”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萧天先是不自觉地黑了一句,但仔细想想,似乎是听出了陆菁的意思,渐渐收回一些“玩世不恭”的表情,静静道,“看来你来我这的目的,是为了……开导我?”

    “现在才听出来,不过也算你有点悟性……”陆菁依旧不改口气地,又不禁调侃道。

    谁知这一回萧天不再开玩笑了,而是略显感伤道:“没想到我这个平日里逗人开心的傻瓜,现在居然也要别人逗我开心,我真是没用……”

    “你不是没用,而是因为和傻蛋的矛盾,让你心里不好受罢了——”陆菁见着萧天伤感,立刻劝慰道,“虽然刚才在众人面前,你们两个和解了,但是打从心里,萧大哥你自己觉得还是对不起傻蛋对吧?”

    萧天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眼神伤感地低头道,不敢正眼去望陆菁。

    “别逃避回答,正面看着我!——”谁知,这一回陆菁竟朝萧天认真大喊道,“不只是在苏姐姐面前,你得在所有关心你的人面前,正视他人对你的话——是,我是没有苏姐姐了解你,但我比你了解傻蛋;这次萧大哥你心中低落,是因为觉得对不起傻蛋,如果说苏姐姐的劝慰能解开你自己的心结,那我的劝慰就是能帮你解开你和傻蛋兄弟间隔阂的心结!”

    陆菁的话像是一语道破,萧天像是幡然醒悟般,看着陆菁坚定关心的眼神,萧天这才无意中察觉到,自己原来都只在乎过苏佳对自己的关心,相对忽视了他人。其实自己身边,也有很多的朋友关心自己,只是自己没有在意;曾几何时,萧天也曾见过这样的眼神——逸仙门一行,方瑛也曾无数次流露这种神情,只是当时的自己并未完全在意……现在想想,自己对朋友关心的在意,实在是太少了,没有正视朋友关心的觉悟,这层心结永远也解不开……

    终于,萧天像是想明白地点了点头……“好吧,这些话原来我只和佳儿说过……”在陆菁面前,萧天终于想要说出自己的想法,“菁妹你应该知道,我原来在萧家山庄只是一个平庸之辈,我从来没想过将来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可自从遇上佳儿后,我的经历似乎多折多难,无数的磨难也让我历练了不少,如今成了人人敬仰的苍龙大侠、平威将军……可是仔细想想,两年之内人生转变如此之大,让我名利双收,我的自满心也日渐膨胀;刚才和唐战兄弟发生矛盾,他说的没错,我以为如今的自己很了不起,所以就神气起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出了差错喜欢把责任怪在别人身上……现在想想,这种虚无的自满心真是幼稚,我这么做确实是不应该,想要再向唐战兄弟道歉,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说了这么多,萧天终于算是把内心的想法袒露出来,陆菁微微一笑,随即说道:“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说明你又成长了不少。别看两年之内萧大哥你收获了进步这么多,其实人生路途漫长,这些还远远不够。就今天你自己的感悟来说,这也是你成长进步的一面不是吗?”

    “菁妹……”不自觉间,萧天不禁觉得陆菁似乎对自己很是了解——和苏佳不一样,陆菁了解的,是自己的另一面。

    陆菁静静想了想,随即继续说道:“再说傻蛋,自从汴梁一别后,你和傻蛋还有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不了解他也是正常……其实傻蛋和你一样,两年之中收获了太多。原来在汴梁,你的印象中,傻蛋只是个呆头呆脑、做事毛糙的傻小子;其实不然,汴梁和我在一起经历的种种,以及离开汴梁,在王家村了却自己的身世,亲手杀了当年蛊惑自己父亲的仇人,傻蛋也成长了不少……只是如今成了先锋军的主将,在别人眼里如今的他高高在上,其实他自己心里并不这么想。相反,如今我和子川兄弟这些在汴梁的朋友,一路一直跟随着他,让他觉得自己直到现在,也是在朋友的帮助下才有今天的成果,这其中也包括萧大哥你。事实上,傻蛋觉得他自己其实比起子川兄弟,比起南宫慕容兄弟,自己还是差了很多……所以他想要证明自己,靠他自己一个人,也能克服各种难关,解开心结的束缚。这次他率水军进攻襄阳水门,不让我随行的计划,最先是他主动提出来的,他就是想证明自己……他今天之所以和萧大哥你发生矛盾,并不是真的因为责怪你;相反,他比谁都清楚,这次的军事决策,是他自己的失误,萧大哥你的做法是正确的;他只是愤恨,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克服难关,还要通过朋友的帮忙……一时心头的怒火,对自己无能的愤恨,却是发泄在了萧大哥你身上,这才是傻蛋内心愁苦的真正原因……”

    听完陆菁说完的一大堆,萧天终于明白这一切矛盾背后的原因,他也才渐渐意识到,自己之前对朋友的了解,是有多么的肤浅。今日陆菁推心置腹的话语,让自己明白了不少——不只是苏佳,其实自己身边的朋友都与自己是真心相待,多与朋友真心相处,就多会发现他们内心以及自己的想法,从而避免误会的发生……

    “谢谢你,菁妹……”萧天像是彻底醒悟了,恢复了往日的自信神情,向陆菁感谢道,“原来只以为你是个调皮捣蛋的野丫头,没想到对朋友的了解,你比我清楚这么多……”

    见萧天解开了心中与唐战的隔阂,陆菁也很高兴;但听着萧天如此调侃自己,陆菁又不自觉地开玩笑“来气”道:“吼,说我是‘调皮捣蛋的野丫头’,你嘴巴倒是挺不客气的——看来对付你,不能像对付傻蛋那样……”说着,陆菁做鬼似的伸出双手,似乎又要使坏去揪萧天的头发。

    萧天知道陆菁不好惹,二话不说,转头就跑,之前的不愉快与阴霾一扫而空。

    “别跑,说我说得这么起劲,得让你尝尝苦头!——”陆菁在一旁一边追一边喊,心中却是暗暗道,“苏姐姐,萧大哥这边我已经劝慰成功了,傻蛋那边就拜托你了……”

    想罢,陆菁继续追逐萧天而去……

    而在唐战这边,离开营帐的唐战,索性直接走出离开了军营,在稍远一处的河水岸边静坐无言。和之前的萧天一样,发生了矛盾,唐战心中也是揪心重重。他倒并不是继续在责怪萧天,而是纠结着自己的事情……

    不知何时,唐战像是想到了故人,从腰间缓缓解下了那半块龙纹玉佩——是的,唐战再一次想到了自己的拜把兄弟孙云,可不知为何,与萧天发生了矛盾,唐战会想到自己的另一个兄弟……

    “如果是孙云兄弟和我每日相行,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我也会和他发生矛盾吗……”唐战心中有些杂乱,不禁自言道,“说到底,萧兄弟也好,孙云兄弟也好,又有什么区别呢?我自己的想法从来就没有变过……是的,没有错,这次的决策失误,是我的过错,可我却硬是怪罪在了萧兄弟头上……直到现在做什么事,我还得依靠身边的朋友——菁儿也好,子川兄弟也好,萧兄弟也好,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可就是这样,出现了问题,我还是要责怪自己的朋友,还是这么自私。现在想想,我这样做真是枉为人也……”唐战的情绪一下子低落到了极点……

    “一个人在湖边看着玉佩,是想到故人了吗?”正在这时,唐战身后响起银铃般的话音,唐战转头一看,果然是苏佳——这次轮到苏佳来劝慰唐战的心事了。

    “苏姑娘?”和萧天一样,虽然知道是来劝慰自己,但看见来者是苏佳而不是陆菁,唐战不禁一阵惊异,“怎么……是你?”

    “是我不行吗?”苏佳也是和陆菁同样的****,只是口气要平和许多。

    “不……不是……”唐战一路接触最多的女性,也不过是陆菁、李玉如和慕容樱,但她们三人都有性格张扬的特点;就算是平日里稍微孤冷的慕容樱,有时候谈起正事正在兴头,也是一副桀骜不驯的口气;而像苏佳这种沉稳内向的女孩儿,唐战却是很少交流,因此与苏佳说起话来,总是显得不那么自然。

    苏佳微微一笑,和唐战一样,坐在了河水岸边。柔美发鬓下的眼神眺望着河水潺潺,绝代佳人的倩影尽显其中,苏佳用平静回忆的口气,缓缓道:“没想到唐大哥也和阿天一样,心烦的时候,喜欢坐在湖水河岸静心……”

    “萧兄弟……也是这个习惯吗?”唐战不禁问道,在苏佳面前说话依旧不那么自然,“我不太了解他,没有苏姑娘你那么……”

    “没和我这样的女孩儿说过话,不自然是吗?不过我也是你的朋友,既然是来安慰你,就必须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和陆菁劝慰萧天一样,苏佳安慰唐战起来,也是朋友间先敞开彼此的心扉,随即苏佳先是回答刚才的问题道,“你说阿天他没错了,在萧家山庄后山,有一座清湖,阿天在家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去往湖边;有一天晚上,就是阿天的娘亲秀姨拒绝我和阿天的那一晚,我还找他一起在湖边散心呢……”

    那天晚上的事情,可以说是萧天和苏佳二人的私事,没想到在唐战面前,苏佳居然毫不避讳地说了出来。唐战也是觉得不可思议,不禁问道:“这种事情……苏姑娘你说出来……方便吗?”

    “干嘛不方便?是朋友的话,有话倾谈没有任何问题……”苏佳在劝慰唐战前,果然还是先从缓解二人间的尴尬开始……(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