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一十章 苦涩胜果 下
    汇报完了战果,先锋军众将士也徐徐归营……

    打了胜仗,按理来说全队应该士气高涨,可作为将领的唐战、萧天等人,心情似乎有些低落,或者应该说感到苦涩和疑惑。归根结底这些都缘于江水一战,二人未能将兀良托多就地正法,替赵子川报仇雪恨,中了敌方的诡计,放走了敌将。按陆菁的话说,这叫放虎归山,没能除掉兀良托多,唐战和萧天二人难辞其咎。

    不过从收兵到常遇春处复命军情,不断的军务在身,唐战还未将这个消息告诉陆菁;陆菁也没主动去问,回营的时候,向来形影不离的二人,倒也显有地一前一后分开,像是唐战故意躲着陆菁的意思……

    回到了先锋营地,本以为赵子川会心急如焚地在营门等候,可众人看到的,却似另一番景象……

    “前面怎么了?”走在最前的陆菁看着先锋营门似有异动,不禁问道。

    的确,大营门口,李显李功等人正在收拾着校场处的杂乱,李功本人还受了伤,走起路来有些颠簸。校场之上,本应平整的地面坑坑洼洼,像是有激烈打斗的痕迹,一旁托运军资的板车轱辘把手散落一地、凌乱不堪——就好像这里曾发生过小规模的战役,李显李功等人正带着众士“收拾战场”……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陆菁快步跑回营中,最先朝李显问道。

    “是军师还有各位将军,你们打胜仗回来了?”李显倒是并未担忧,得知襄阳告捷的消息,转身庆贺道。

    陆菁倒是不依不挠,继续问道:“先别说这个了……这里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混乱不堪,我们走之后,军营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赵将军人呢……”

    李显缓和了一阵,知道陆菁等人并不知道峨眉派一出,于是简单回应道:“军师你们走后,有十几个女人就来军营里‘闹事’,说自己是什么峨眉派的弟子……”

    “峨眉派?”听到“峨眉派”,陆菁及身后众人神经不禁一紧,因为在汴梁待过的他们都很清楚,峨眉派和李玉如的恩怨。

    “她们自己是这么说的,我也不清楚是不是真的……”李显并不知道武林江湖中的纠葛,现在想起来也是疑惑重重。

    “峨眉派,她们真是这么说的?现在是在打仗,不会这么巧吧……”沉默许久的萧天,终于出口问话道。

    苏佳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没有理会众人,而是目光凝聚到了校场破乱痕迹的一处。缓缓走到疑地,苏佳俯身蹲下,仔细观察着地上看似剑痕的痕迹……

    “如果是峨眉派的话,那也太巧了……”唐战也不禁担心道,“趁着我们都不在,如果峨眉派的人偷袭,那光凭子川兄弟和嫂子的话……”

    “不,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就是峨眉派的弟子——”萧天努力镇定道,“峨眉派虽然与嫂子有仇,可她们怎么这么快就能查出嫂子的动向?”

    “很遗憾,李将军说的没错,是峨眉派的人……”忽然,在一旁仔细观察的苏佳站起身来发话道,“七子连星,剑诀莫测……这里的剑痕,是峨眉剑阵的痕迹,我曾在汴梁南山郊见识过这种剑阵,错不了的……”

    苏佳说得没有错,两年前的南山郊,苏佳曾只身一人与峨眉剑阵有过对峙。虽然当时轻松取胜,但出自江湖名门的武功,苏佳向来都会留心记住,所以峨眉剑阵的招式套路至今为止苏佳还记忆犹新。

    “那就是说,真的是峨眉派的人,子川兄弟和嫂子他们……”萧天的声音越来越低,不由担心道,“对了,子川兄弟……赵将军人呢,他现在在哪里?”

    李显继续道:“赵将军在营门前与那些女子激战,拼尽全力最后两败俱伤,现在正在后营养伤……”

    听见赵子川没事,众人才稍稍放心,但一想到武功高强的赵子川也会与对方拼成两败俱伤,可见峨眉派的人并没有手下留情。

    “我们先回后营吧,去看看子川兄弟和嫂子……”陆菁想了想,随即说道,“秦兄弟,营里将士的安置就交给你了,如果营中有其他变故,派人过来通知我们就行——”

    “好的菁妹,这里交给我就好了,你们快去看看赵将军吧——”秦羽直言道。

    陆菁点了点头,随即叫上唐战等人,前去后营一观情况……

    “嫂子——”陆菁最先跑到后营,拉开营帐,情绪惊慌地喊道。

    然而,眼前的一切却是让众人白担心一场——李玉如正一脸平和地陪着儿子玩耍,赵子川虽然全身缠满绷带,但也悉心陪在妻子和儿子身旁,行动并未有障碍,就好像从来没受过伤一样;至于杨小飞,则是继续在一旁整理着杂事,没有吩咐的时候,就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一旁修生静养……

    “啊,你们回来啦——”李玉如知道襄阳告捷一事,先是笑着应声道,随即又冲儿子逗乐起来,“安安,你看叔叔阿姨都打胜仗回来了,开不开心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菁看着夫妻二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不禁有些发愣……

    终于,稍许叙述一番,赵子川和李玉如将峨眉派闯营的事情详细告诉了众人……

    “只有花菱带着弟子前来闯营,傲晶师太并不在是吗……”苏佳最先嘀咕道,“如此说来,她们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试探,只是没想到会遭到子川大哥的顽强抵抗……”

    “峨眉派的人我们并不怕,何况峨眉派的弟子青雪还是站在我们这边,屡次暗中帮我们渡过难关……”李玉如淡定说道,遂用担忧的眼神看着怀中的儿子,“我担心的,是她们知道了我和子川的孩子……如果说傲晶师太为了抓我不择手段,对安安有所企图的话,我怕……”说到这里,一向桀骜不驯的李玉如,成人母后也不禁多了几分对孩子的担心和害怕。

    苏佳听了,笑着说道:“放心吧,这次峨眉派的人前来试探,不巧正好没遇见我们……这些天我们轮流陪在嫂子你身旁,峨眉派的人再有企图,谅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她们峨眉派的弟子,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阿天在济世大会又接连打败过花菱和傲晶师太,如果来硬的,我们根本不会怕,嫂子你不必担心……”

    “可现在行军打仗,峨眉派的人偏偏在这时候搅局,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李玉如依旧放不下心。

    “没事的,嫂子——”这回,换作陆菁安慰说道,“襄阳大捷,短时间内我们应该不会有战事的……这些天我们就好好陪在嫂子你和安安身边,顺便暗中调查一下峨眉派的动向。河南中原一带,武林势力群雄,要找出峨眉派的下落,不是什么难事……”

    “我也会一起帮忙——”萧天也补充说道,“如今江湖中人皆知我苍龙大侠的身份,号召起来帮忙调查峨眉派动向并不困难……”

    “谢谢你们了,谢谢……”李玉如听了,内心感动地快要流泪,她也很庆幸自己能在汴梁结实这么多的致心朋友……

    “对了,说到襄阳一战……”忽然,赵子川表情略显严肃,转移话题问道,“你们……有没有……把兀良托多……”赵子川问起话来,也鲜有地略显吞吐。

    赵子川不问,众人都快把这件事给忘了。如今再次提起,唐战和萧天二人,表情再次变得凝重起来。

    果然,陆菁也才想起这事,转身朝唐战问道:“对诶……傻蛋,你和萧大哥不是率军在水路与兀良托多糜战吗?结果呢,兀良托多究竟有没有……”不过看着唐战略显低落的表情,陆菁似乎是已经猜到了结果。

    唐战站在一旁,低头久久没有发言;萧天也是一样,他似乎是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在一旁也默不作声……

    “到底怎么样了?”这回赵子川倒是急了,继续大声问道。

    静默了许久,唐战似乎是决定了什么……“对不起,子川兄弟——”终于,唐战心有不甘开口道,“因为大意,我们中了兀良托多的诡计,让他……让他逃了……”说到后面,唐战的语气越来越小。

    “你说什么,逃了?”赵子川还没说话,陆菁却在一旁惊异道,“江道关口封锁,水军优劣悬殊,如此插翅难飞境地,兀良托多怎么可能逃的了?”

    唐战继续低声道:“因为一时的疏忽,中了兀良托多的陷阱……对不起菁儿,我没能完成你的任务;对不起子川兄弟,我没能替你兄长报仇雪恨,辜负了你的期望……”

    赵子川并没有任何责怪之意,只是看着唐战很少表现出来的愧疚表情,心中莫名不定……

    “到底发生了什么,兀良托多用了什么诡计?”陆菁继续问道。

    于是,唐战将兀良托多“突围反陷”一事一五一十向陆菁详叙了一番……

    陆菁听完后,表情并没有太大反差,只是托着下巴忖度道:“兀良托多深谙用兵之道,此计确实不简单,不但成功突围,临走之际借助天时地利,还差点让傻蛋你遇险,是将才之人才能想出的计谋……可是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弥补,你说兀良托多当时逃跑的方向经往‘长龙谷’,如果那个时候派船队从另一侧沿江包抄的话,还是能提前将其拦截才对……对啊,萧大哥不是也陪你一起吗?傻蛋你可能经验不足,没能变通此计,如果当时派萧大哥的船队包抄至‘长龙谷’的话,说不定结果就不一样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你,能做成这样,傻蛋你已经很不容易了。早知如此的话,我当时应该陪在傻蛋你身边,替你献策……”陆菁显然没有责怪唐战,相反,她觉得自己不在身边,唐战独立带兵能打成这样,已经进步了不少。

    可是……唐战稍稍抬起头,目光朝萧天的方向余光一瞟,低声缓缓道:“不,菁儿你错了,你说的计策我想到了,而且当时确实也执行了——让萧兄弟率部队沿支流前往‘长龙谷’,包抄拦截兀良托多,可是……”

    “你真的想到了,傻蛋……可是?”听到唐战想出此计,陆菁更是觉得不可思议,本想对唐战的“处事蜕变”感到高兴,可是看见唐战阴郁的表情,她知道这其中还有变故。

    “可是我并没有执行你的军令,派兵沿支流包抄,而是留在原地待命——”终于,在一旁静默依旧的萧天,终于出声回应道。和唐战一样,萧天的表情也非常严肃,甚至有些让人害怕——兄弟二人向来互相勉励,这却是他们二人第一次怒目相对。

    事发之后,唐战一直对萧天的“违令”记在心上,本来仗着兄弟之情还犹豫是不是该责备对方;可如今事情挑明了,唐战倒什么也不顾了,想要把心中的愤怒发泄出来,于是直言朝萧天责备道:“你为什么当时不执行军令?如果当时你率军赶在之前先行到达‘长龙谷’,兀良托多就不会跑了……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违令?”唐战的声音越来越大,发泄着心中的愤怒和不甘。众人也是从来没有见过唐战在兄弟朋友面前发火,表情显得有些让人害怕。

    陆菁看着唐战的怒意,在一旁有些害怕地发不出声。萧天则是“毫不示弱”,见矛盾挑明了,自己也没什么委屈需要在心里憋着,索性也把怒气发泄出来道:“你说我违令?那是变通——当时你难道没有发现吗,兀良托多只带了少量的轻舟部队突围,还是选择西南风正强烈的时候……兀良托多为人狠毒,你曾经惹恼了他,他绝对不可能只是逃跑那么简单!果然,趁着突围引诱你调头追击离开江口,还在襄阳水门驻守的蒙元水军,反身借着风势偷袭,还占据了江道关口……如果不是我发现了疑点,在原地待命等候埋伏敌军出现,你的部队早就葬身在江水之上了——”

    “哼,只不过是个士气低落的水军船队,我只要调头迎击,照样可以歼灭他们,根本不需要你帮忙!”唐战越说越气,在兄弟面前几乎已经撕破了脸皮,“你没有按令沿江包抄,放走了兀良托多,就是你的失职,现在居然责备起我来?”

    “别笑死人了!逆风而上,又是被占据了江道关口,天时地利皆失,你调头迎击还能获胜,那才有鬼了!”萧天也毫不客气道,“说了这么多,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你,因为一时的大意,中了兀良托多的诡计……如果在封锁线没有把他放跑,后面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要不是我在关口之后反包围前后夹击,真正被歼灭的,就是你的船队——说到底,放走兀良托多的失职,就是因为你!”

    “你说什么?”见萧天在自己面前出言狠毒,那唐战也无需再顾及兄弟情面,索性破口道,“你居然反过来责怪我……哼,被朱元璋亲封了‘平威将军’没几天,现在就神气起来了,真把自己当成了大将军?”

    萧天也毫不示弱,继续厉声回道:“可不是嘛……你这个堂堂的先锋军主将,居然这么容易就掉入了兀良托多的陷阱,你又有什么资格评价我?我可是凭本事当上将军的,而你只不过是仗着唐家与朱元璋的旧情,得到了这个先锋主将的位置——”

    “放肆,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唐战这边似乎是怒火到了极点,想要挥起拳头朝萧天示威。

    “想打架就来啊!你以为现在的我还和汴梁的时候一样,那么好欺负……”萧天一点也不怕,兄弟情义破碎也毫不在乎,挺身上前想要和唐战“较量较量”。

    从互相责备到撕破脸皮,再到兄弟间互相动手,因为一次军事决策上的失误,谁也没想到竟会发展到兄弟决裂的地步,一旁的众人都有些被“吓傻了”。

    萧天和唐战二人想要动手,身旁的苏佳和陆菁等人连忙上去阻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