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零九章 苦涩胜果 上
    江水之上,蒙元水军全军覆没,但关口船阵火光连连,喊杀声若隐若现,似乎战事依旧未有全部停息……

    胡夷狄还是一马当先,带刀杀入敌阵正中,虽然敌军已经溃败,但还未制伏敌军主将,自己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几阵轻功跨过破碎不堪的敌船,解决仍旧顽抗的残敌,找到江中体积最大的船舰,胡夷狄心想敌军的水军主将一定在这儿,自己这回一定要亲自将其拿下,以实现曾经在萧天面前的诺言……

    然而,还是让胡夷狄失望了……

    刚刚落稳船头,地面横七竖八躺着血肉模糊的士兵尸体。而在船头正前,苏佳像是刚刚收拾完的样子,一边擦拭着鬼刀上的血,一边表情冰冷地准备转头离开。而在苏佳身旁,躺着一个身着重甲的蒙元将领。稍有用心,即能猜出此人便是蒙元的水军领将。

    是的,就在胡夷狄赶到前,苏佳率先一步杀入敌军主船,三下两除二解决掉了船上的士兵,并轻松取了想要拼死反抗的水军主将兀速儿吉的性命……胡夷狄这个时候才匆匆赶来,已经有些晚了……

    胡夷狄站在苏佳身旁,看着地上倒下的兀速儿吉惨死的尸体,显然失望至极。苏佳这才注意到,似乎一切都没发生过的问候道:“噢?胡兄你来了……”

    胡夷狄一脸的懊恼,收回了长刀,冲苏佳一肚子怨气道:“你怎么动作那么快,又抢在我前面动手了……上次计取滕州也是一样,每次不打招呼,自己就先涉险深入,然后独占头功取了敌将性命……”

    “这由不得我,要怪就怪你动作太慢——”苏佳倒是“毫不客气”回道,“这是打仗,不是武林对决,尔虞我诈防不胜防,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用兵以速制胜……你就是在前面太拖,和对方小兵做太多纠缠;而我不同,一眼看出敌军的要害,先取敌将,敌军不攻自破——这些道理,阿天不教你,你自己也该多领悟领悟……”

    苏佳倒是一口教导的口气,像是要故意“激怒”一番胡夷狄,让他长点记性。果然,胡夷狄听了苏佳的话,一脸的“不爽”,心中暗暗不服道:“真是的,我堂堂‘关外第一高手’,居然被你这个臭丫头这么教训……等着吧,总有一次,我一定要抢在你前面动手,取得头功,让苏姑娘你和苍龙兄弟好好见识见识……”

    先锋部队杀入阵中,敌军便再无抵御之力,幸存士兵接受投降后,先锋军开始清点战损和俘虏……

    唐战的船队也从东口前来回合,看着大获全胜之势,自己心里却并不怎么开心……襄阳之战我众敌寡,打了胜仗理所应当,可放走了危险之人兀良托多,自己还险些落入陷阱,唐战心中不禁一股压抑;他想要责怪萧天的不受军令,从而导致兀良托多脱逃,可若不是萧天的随机应变良策,自己的水军反倒可能会葬身江口……打从心里,唐战都把萧天当作生死兄弟,他也不知是否该责怪萧天;或者说从一开始,一切计划的阙漏,皆是因为自己的决策失误,才不能达到事尽其美……

    “将军,水军方面剩下的敌军残部几乎全部投降,我们可以从水门攻入襄阳,与陆军攻城的秦羽将军部队会和——”清点完了战损,亲信士兵跑来向心事重重的唐战汇报道。

    “知道了,命令部队不要松懈,清点完敌军俘虏,水军两路会和一鼓作气,杀入襄阳水门——”现在还是战局之中,唐战依旧不敢松懈,战后清点完毕,仍然冷静决策着战局……

    同一时刻,襄阳南门方向……

    “一、二……撞!一、二……撞!……”秦羽大军已经杀到了城门口,城门处士兵众将已经开始用重木撞门——因为兀速儿吉被奉令抽调至水军阵中,陆路方面的御城即刻瓦解,在今日先锋军的连续攻城施压之下,襄阳守城彻底崩塌……

    “咚——咚——砰咚!——”紧跟着几声巨响,重木撞开了襄阳城门,紧随其后慕容樱率领的骑军部队,浩浩荡荡杀入了襄阳城中。

    城中蒙元守军依旧有残敌顽抗,慕容樱身先士卒,红缨纵跃而出,将负隅顽抗的敌军将士杀得人仰马翻。跟在后面的骑军部队陆续入城,短时间内很快控制住了襄阳城防的各个要口,攻城之战几乎宣告胜利——如此一来,百年前惨遭蒙元践踏的襄阳古城,如今总算再次被汉人起兵收复;只奈何一百年前襄阳守战,赵家与蒙元的世仇恩怨,今日并未在这儿上演……

    敌军城前,看着轻松拿下的襄阳,秦羽的表情略显淡定,毕竟战前的优劣之势已然明了,拿下敌城也自该是情理之中。

    “菁妹,常将军的任务完成了,襄阳成功告破,派部队在城池驻防后,我们可以回营复命了——”秦羽从指挥座前站起,转身朝整场战役观望的陆菁说道。

    陆菁的表情较为凝重,打完了仗,心里似乎还在纠结着什么。陆菁眼神莫名地点了点头,轻声示意道:“常将军的任务是完成了,可替子川兄弟了结恩怨的任务还不得知……”果然,陆菁心中纠结的,是兀良托多的生死,自己现在并不知道唐战和萧天他们是否成功杀了兀良托多,而这也正是自己最关心的。

    秦羽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赵家与蒙元的世仇。不过秦羽并不像陆菁那样,过于看重其中的利弊,索性问道:“看样子菁妹你很担心啊,那个名将阿术的后代……只不过是一军之将,杀与不杀改变不了什么。关键是我们成功拿下了襄阳,打了胜仗、成功完成战略目标,这比什么都重要……”

    “不,打了胜仗,拿下的不过是一座城池罢了,若是放走了兀良托多,今后我军再次碰面,恐怕后患无穷……”陆菁微微摇了摇头,先是轻言叹息了一句,但想想解释太多也无用,而且也不确定唐战他们是否成功完成任务,索性口气沉稳回应道:“算了,先不管这个,成功与否一会儿便会知晓……秦兄弟你收拾兵马,完成城中驻防,然后通知在‘长龙谷’骑兵驻守的南宫慕容将军,我们先回军营向常将军复命——”终于,陆菁还是做出了回营复命的决定。

    “知道了……”秦羽简单回应道,随即自己转身亲行战马集结城中部队而去……

    襄阳城破,消息很快传至众军营中,远在北江驻地扎营的先锋军营地也不例外……

    奉命守营的将领,自然是之前因世仇恩怨所顾,未有参与攻城战役的赵子川。然而驻守却遇峨眉派弟子突袭,赵子川本人拼死独挑峨眉剑阵,也是负伤在身,如今正在营中由李玉如亲自治疗照顾……

    “嘶,别动……”后营中,李玉如正在为赵子川重新取换全身包扎的绷带。峨眉剑阵一战,赵子川“御龙剑破”与花菱等人斗得两败俱伤,身体各处剑伤依稀可见;但好在剑气皆为皮外之伤,在营中包扎休养了一天,虽然身上伤痛不断,但赵子川也基本恢复了伤情,至少独自行动已经没有任何大碍。

    “玉如,没事的,只不过都是些皮外伤,借苏姑娘的药敷几天就会好的……”赵子川在李玉如面前,一向都是乐观道,“别摆出那么一副紧张严肃的样子,要是让安安看见了,岂不是又伤心地哭个没完……嘶哎,痛痛痛……”赵子川说到一半,不小心动到了伤口,下意识痛叫道。

    “你逞什么英雄啊?营中将士千人,非要一个人莽撞去对付花菱她们……在汴梁的时候你就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她们十几个人一起对付你,你还讲什么江湖道义……”李玉如嘴皮子倔强,心中却是伤心无比,两眼带泪道,“你还好意思说安安?你知不知道,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母子俩该怎么办……都说好了一家人一起渡过劫难,你可不能……不能……”越说着,李玉如越想要流泪,越流泪自己越说不下去。

    赵子川看着李玉如伤心,自己心里也不好受,虽然平日里吵架不断,嘴上斗个不停,可真正面临困境时,彼此关心都不想让对方受到伤害。不过在女人面前,赵子川很少展现表面暖心的一面,即使是面对自己的妻子,依旧是不改平常语气道:“好了,别伤心了,你不是最恨花菱她们吗?干嘛尽长她们峨眉派的威风,不想想你老公我……现在的我,早就比两年前长进了不少,这次花菱众人峨眉剑阵齐出,不一样被我杀了回去?放心的,只要有我在,别说是花菱,就是傲晶师太亲自前来,我也不会让她们动玉如你一根寒毛——”

    李玉如听了,心中有感动,但从不展现柔弱一面的她,也偷偷擦干泪水,噘着嘴皮道:“哼,吹什么牛?真要出事了,谁要你保护……没看这次青雪偷偷潜入这里,我和峨眉弟子也发生了冲突;但我的处理方法就比你要冷静得多,至少不会不动脑子地和她们硬碰硬……”

    见李玉如这个时候还和自己斗嘴皮子,赵子川也是无话可说。不过提到青雪,赵子川倒是不由自主道:“那个青雪姑娘,和你倒是不简单啊,没想到两年前在汴梁,玉如你对她说过一次话,她就这么记忆犹新、发愤图强,现在在峨眉派的地位也和首席弟子花菱平起平坐……”

    “青雪她,确实不一样……”李玉如也回忆着说道,“在汴梁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所有峨眉派的弟子都想抓我,唯独她不同——第一次在酒楼和她交手,她就没想过要伤害我……从那时候起,我就觉得青雪和其他弟子不同,虽然外表冷漠优柔,但内心里却有一股不屈的韧劲儿……”

    说了峨眉派这么多事,赵子川回头看看在摇篮里熟睡的儿子,眼神不禁迷离道:“这次峨眉派虽然没能‘得逞’,可我们儿子的事情,她们也清楚了……以傲晶师太的性格,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说这次花菱前来‘突然劫营’,是傲晶师太想要打探我们的底细,那下一次,她们一定还会有所行动……而且,下一次她们的目标,很可能会是安安……”

    “安安……”李玉如听完赵子川的预测,再一次朝自己儿子投去担忧的目光……

    “将军,夫人,捷报——”正当夫妻二人沉浸在峨眉恩怨的纠葛中,门外的杨小飞却是兴奋跑回,似乎有喜讯传来。

    一听是“捷报”,赵子川和李玉如心知,一定是前线襄阳战事的消息。赵子川不顾身上的伤痛,站起身急问道:“你是说真的吗,小飞?唐战兄弟和菁妹他们……前线的战事怎么样了?”

    “你身上还有伤,那么急干嘛?”李玉如见赵子川听到捷报,身上的伤也不顾了,焦急起身责备道。

    杨小飞喘了喘气,一脸兴奋道:“是的,将军——襄阳方面水陆两军围城,襄阳城坚守不过数日,敌军放弃抵抗……现在听说他们正在常将军的营帐复命,不出几个时辰,应该就会回来——”

    打了胜仗,其实赵子川并不是特别兴奋,因为这场仗的优劣悬殊一目了然,攻破襄阳早就在预料之中。赵子川真正关心的,是另有其人,随即他继续直言问道:“对了,有没有提到斩杀敌将的功绩?敌方的主将是兀良托多,兀良托多是生是死……有没有提到他的事?”

    李玉如在后面听了,心中不免一震,她很清楚赵子川的顾虑所在,他想要知道他的弑兄仇人尚且存活与否,唐战等人有没有帮自己报仇雪恨。

    “这个,好像没听说诶……”杨小飞见赵子川一脸焦急的样子,无奈回答道,“我只知道前方打了胜仗的消息,军中士气大涨;至于敌将的消息,我也不是很清楚……将军若是心急,等唐战将军他们回来,应该就会知道……”

    赵子川听完,没再继续问下去——是的,自己的大仇是否报成,就等唐战陆菁等人回营汇报。只是赵子川并不知道,他的焦急等待只会等来失望的结果……

    常遇春营中……

    “襄阳之战,先锋军功不可没,以唐战将军和秦羽将军功劳最大,分率水陆两军重创敌军,为拿下城池立下汗马功劳;另外,萧天将军变中临危不乱,看出敌将包抄诡计,反以围救之计,不但救下水军主力,还借势将蒙元水军困死在江道关口,此战萧将军也得记一大功——”军营中,常遇春正为先锋军众将赏功分令。

    “谢将军——”唐战、萧天和秦羽三人同时谢言道,打了胜仗自是好事,不过唐战和萧天二人心中,似乎并不是那么开心。

    常遇春停顿一会儿,随即又道:“此战先锋军全体将士皆有功劳,军师陆菁仅次刚才三人重赏,‘长龙谷’驻守的南宫俊慕容飞将军也会记上一小功——”

    “谢将军——”陆菁等人也低头谢道。

    记完了功,常遇春继续道:“襄阳乃蒙元江水驻防之屏障,也是北上通往汴梁的重要关口……如今攻下襄阳,可谓是为北上西进打开通道。此役皇上御驾亲征,听闻先锋军夺势拿下襄阳,大为高兴。这几日皇上会前往先锋营中愈加封赏,尔等皆可庆幸——”

    “御驾……亲征?”听闻朱元璋亲自南下前线,最在意的陆菁在台下心中为之一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