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零八章 围救之计
    唐战军令即下,全军就地调头,船阵回身迎击敌军……

    然而,待到船头调转,唐战似乎发现了不对——因为自己一路沿江追击兀良托多,之前在江道关口驻防的水军船队,一下簇拥到了狭江分支,队形完全散乱;此江流分向水宽极为狭窄,只容一二船只并行,因此别说重整水军阵型,就是调头转向都是极为困难;更关键的,西南风正愈加猛烈,之前顺着追击兀良托多的方向,顺风疾行,如今调头反击,却是逆风而上……追击兀良托多不成,江道关口失防,逆风散阵迎敌,天时地利皆失,因为一次军事决策的冲动,导致敌我优劣逆转,很有可能还未拿下襄阳之前,先锋军的水军船队便会葬身江口……

    “轰——”“砰——”襄阳江口方向不断传来船只击沉破碎的巨响,唐战心里很清楚,逆阵迎敌,就算部队数量占优,胜算也已不大,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拼个两败俱伤……

    “快,船队加紧布阵,前后兵阵传接调换,用尽一切力量,击退敌军!”唐战没有继续发令,倒是他手下的亲信将士在尽力发号施令,虽然被兀良托多诡计算计,但局势还不至于满盘皆输,先锋水军依旧有可以正面一战的资本。

    唐战却是站在原地发呆良久,他明白,自己中了兀良托多的多重圈套,他也后悔,自己不该不听苏佳的劝诫,对兀良托多多存戒备……唐战心里很明白,兀良托多自为名将之后,用兵之法异于常人,能以狠手段暗杀赵子衿,还将战书送回先锋营,以一人之力而敌先锋众将,此胆识绝非常人……唐战心里很清楚,如果水战这一仗最后失利,自己身为先锋主将逃脱不了干系……

    不过唐战心里有的,并不全是后悔和自责,水军胜负还不算,自己却是白白放走了兀良托多……说好在“长龙谷”拦截兀良托多,萧天的水军却是只影不见,此之失利唐战也对萧天感到无比的失望……

    “将军,敌军的船队是顺风而袭,来势迅猛,我军逆流迎击来不及展开阵型,怎么办?”先锋军这边似乎有些顶不住了,亲信将领转头焦急朝唐战问道。

    事已至此,只能拼尽全力阻击,以弥补用兵之过……“传令——”唐战眼神向襄阳方向凝然一定,终于开口下令道,“调头前方部队以‘宫城方阵’暂以坚守,以守待攻,争取时间,我军后方部队以最快速度调前;玄襄之阵改为长锋阵,中军盾阵防守以求反击,两路水军以轻舟箭矢突袭,待到我军主力调头赶到,集中一切火力,与敌军一决雌雄!”

    关键时刻,唐战还是冷静作出了逆风战局下,防守反攻的策略。军令下达后,之前簇拥在狭江道口的先锋水军索性改为长锋之阵,大型战船以列阵纵贯江口,两侧狭路则以轻舟船只逆流反袭,一面防守抵御敌军顺风凶猛的攻势,一面最大加快后军支援前线的速度……

    而此时在蒙元阵中,正是兀良托多留守襄阳的水军主力,趁着唐战部队调头追击自己的一刻,反向追击唐战的水军,并占据了之前唐战部队驻防的江道关口。水军的主将正是之前的守城主将兀速儿吉,前晚被兀良托多新任为水军总指挥,看来兀良托多为了上演这一出“逃跑反击”之计,索性放弃了襄阳陆路方面的防守……

    兀速儿吉的部队重新占据江道关口,加上西南风的顺势疾下,本处于兵力劣势的蒙元水军,反倒是由守转攻、势如破竹,江道关口处已连破先锋军数条战船,关口一带的先锋部队已然阵型大乱……

    “哈哈哈哈,兀良将军果真是神机妙算,知道唐战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索性以自己为诱饵,成功骗取敌军船队调头离开江道关口,丢掉了优势驻地……”兀速儿吉看着前方先锋船队溃不成军,不屑一顾狂笑道,“堂堂先锋军主将不过如此嘛,这么容易就掉入了兀良将军的陷阱……唐战小儿,今日我要让你葬身在江水之上,为守城身死的数千蒙元将士报仇!”

    说完,兀速儿吉继续向先锋水军发起强攻的号令,以战船顺风之势冲撞先锋军的调头战舰。先锋军调头迎击不及,不但战船损毁严重,紧随其后跟上登船的蒙元士兵也是个个虎狼之势,先锋军众将士还未摆出“五绝阵法”,便不得不以登船而上的蒙元士兵刺刀相见……

    “啊——啊——啊……”双方死士的惨叫连绵不断,鲜血染红了沿道的江水,但借着西南风的强势,蒙元攻势大为突进。先锋军的战船一艘艘被击破,兵力间的差距也在逐渐缩小,唐战的部队眼看到了最危险的境地……

    关键时刻,先锋水军的阵型开始收缩一列——唐战的命令起到了效果,玄襄之阵改为长锋之阵,江道两侧的轻舟逆流而上,以“箭雨之阵”强势拦截登船突围的蒙元水军。

    “啊——啊……”虽然逆风,但箭阵依旧迅猛,登船未及的蒙元士兵一一中箭,纷纷落入江水。蒙元方面并未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就发起强而有效的反击,不得已在这江水道口,一场恶战争锋相对……

    “调头准备拼死一搏是吗……”兀速儿吉看着唐战部队迅猛的反击,咬牙切齿道,“哼,如今我军占据江道关口,又是顺风突袭,天时地利皆占,我看你怎么和我打?来人,给我以弓弩强击,扫清侧道的船只障碍,正面强攻敌军战船!”

    果然,兀速儿吉这边也不甘示弱,主船战舰上箭弩齐发,正朝唐战部队侧江两道的轻舟部队突袭而去。顺风对逆风,显然蒙元部队的箭阵更加迅猛,刚开始还能争锋相对,但是时间一长,唐战的部队显然有些跟不上攻势,侧江两道的弓箭手伤亡逐渐增大,局势一下子又朝劣态方向发展……

    唐战这时候才匆匆赶到军阵的前线,也就是江道关口处,却发现自己的部队已经是阵型大乱,伤亡无数。虽然及时的改变阵型,稍许扳回一些局面,但如今敌军占据天时地利,长久对峙下去,战损不但扩大,最终失败的肯定是自己无疑。

    “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这还是唐战从军以来,打得最艰苦的一仗,也是局势最危险的一仗。因为江水之上的地势限制,这一仗没有退路,要么拼死险中求胜,要么全军覆没——但很显然,如今的局势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而蒙元水军方面,兀速儿吉已经乐开了花,眼看就要打败在山东叱咤风云的唐战军队,兀速儿吉的部队也是越战越勇。“给我继续强攻,不要给敌军活路!——”兀速儿吉继续发出强势军令,似要借着这一股西南风的强劲,一波端了唐战的水军部队。

    可就在兀速儿吉得意自喜之时,后方士兵却传来了噩耗……

    “不、不……不好了将军……”士兵从后面匆匆赶来,显然有些惊慌,趴倒在地向兀速儿吉汇报道。

    “不好你个头啊——”兀速儿吉不高兴了,自己正打得起劲,自己的手下却在这关键时候“煞风景”,索性转头不好气道,“怎么了,现在我军攻势正猛,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是……是敌军的船队……”蒙元士兵慌张指着船队后方道,“我军后方,敌军……敌军有船队正朝我军后方包抄而来,已经……已经突破了我军后防封锁——”

    “你说什么?”兀速儿吉听了,大吃一惊,整个人一下子情绪跌入谷底。待到自己回头一望情形,整个人都傻眼了……

    是的,江道关口处,正当兀速儿吉的水军打得“起兴”,水军后方却是突然“院落起火”——没错,是萧天的水军部队,并没有包抄前往“长龙谷”拦截兀良托多,而是至始至终一直在原地待命观望;直到蒙元水军部队露出狐狸尾巴,后方偷袭唐战的船队,萧天一声号令而出,军队随之而上,偷袭蒙元水军主力后方……

    “砰——”一声巨响,萧天部队的战船重重撞向了敌军后方猝不及防的船只,船身发生剧烈的摇晃,还没反应及时的蒙元士兵,惊吓得一个个被震落江水。

    “杀——”胡夷狄带刀冲入正前,紧跟其后的先锋士兵个个虎势熊威,斗志昂扬一鼓作气登入敌船,与敌军士兵展开了激烈的刺刀肉搏。

    而此时此刻蒙元部队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对付关前的唐战部队,根本来不及应对后方突袭的萧天部队,前后皆遭攻势,兀速儿吉的部队被打得措手不及,刚才还局势正优,如今一下子便成了前后合围的困境……

    萧天这回作为主将,没有亲自上阵,而是坐在后方亲临指挥。看着部队以汹涌之势登上敌船,杀得敌军弃甲无心应战,萧天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的计策成功了。

    苏佳在一旁见了,笑着说道:“果然,兀良托多安排了亲信主将,待唐战大哥的部队调头追击时,自己的亲信主将则趁势出动水军主力,占据长江要道,借着顺风之势,想一举大破我军……不过我们提前猜到了他的意图,在后方留了一手,以待察析敌军动向;幸好没有按唐战大哥的命令去‘长龙谷’包抄拦截,否则我军水军真的会落入陷阱无法自拔……这一搏我们赌赢了,阿天——”

    萧天微笑着应声道:“没错,兀良托多心狠手辣,连自己的部下都算计,相信虽然他命令部下借风势、借地势反向奇袭唐战兄弟的部队,但一定没有想好一旦失利的后事……如今占据江道关口看似是得到了地利,可我军这么向后包抄合围,本占据天险的江口反倒成了无法逃脱的‘牢笼之地’。我军前后夹击,在这江道关口处,真正葬身于此的,可是兀良托多的部队……”

    “嗯……”苏佳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行事愈加成熟的萧天,苏佳不禁暗暗觉得,萧天相比起从前的优柔寡断,变化得太快太多,就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杀——”胡夷狄这边,依旧带头冲锋在阵中最前。反应过来的蒙元士兵想要迎头反击,胡夷狄出手奇快,身附十把金刀,“八荒刀阵”天裂窜云般杀出,伴着江水波涛的汹涌,刀鸣响彻云霄。

    “啊——啊——”几阵撕裂的惨叫,金光刀阵闪现一绝,前排还未反应及时的蒙元士兵,被胡夷狄迅猛的刀法斩成四分五裂,鲜血四溅、惨死船头。

    身后的蒙元士兵所见,皆吓得举足无措,双脚四肢不由颤抖,连手中的刀都战栗不安。

    胡夷狄当然不会予其机会,脚底一震,一道念力催使,背后长刀横空夺然而出。从天而降一道金光之刃,胡夷狄顺势跳起正握长刀,飞空而下便是横斩一式,蒙元士兵还未抬手立足,便是眼神瞠目……刀光一闪,鲜血飞溅,殷红浸染而尽整个船头……

    萧天的部队势如破竹,在胡夷狄的带头冲锋下,大军一口气从蒙元水军的船尾杀入船中,蒙元船阵顿时散乱一片,甚至连前方应对唐战的补给都供应不上……

    而在前阵对付兀速儿吉的唐战部队,也愈加占据了优势,再一次把不利的局势扭转。唐战正觉奇怪,远观而望蒙元船队正“后院失火”……唐战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凝神而视后方的战船,当他借着火光看见了萧天部队的船只将士,他才明白萧天并没有按令前往“长龙谷”拦截兀良托多,而是一直在原地待命——原来萧天早就看出了兀良托多的诡计……可唐战心里并没有因此而感谢萧天,相反,今日情绪反常的自己,依旧还在责怪萧天因不从令而放走兀良托多的失职。

    但大敌当前,唐战不会有太多非分之想,眼见萧天的部队与自己在江道关口两侧,正好形成了对蒙元水军的包围之势,唐战这回不会再放过机会——看出了江道关口的“无路死穴”,唐战即刻调令全军部队,集中所有火力,逆流向敌军发起最后进攻……

    而兀速儿吉这边,已经完全慌了手脚,待到自己想要调头发起反击,返回襄阳突围之时,却发现自己的船阵已经被萧天的水军冲撞得支离破碎,加上士兵登船的近身刀战,想要重新编队排阵已经来不及了。

    而且兀良托多留给自己的水军部队本来就不及先锋水军,如今被前后夹击在这毫无退路的江道关口,兀速儿吉心知,自己已经是插翅难逃……

    “啊——啊……”士兵的惨叫声已经传至兀速儿吉身边,兀速儿吉清楚敌军已经“杀透”了自己的部队,自己本人也已是自身难保。

    果然,半空中一道飞影窜过,正跃兀速儿吉顶头……“保护将军!——”兀速儿吉身旁的侍卫注意到,即刻紧张大喊起来,几个人在兀速儿吉身前战成一排,为保护主将做最后拼死抵抗。

    然而横空一道鬼啸,“破空斩”疾驰而下,眨眼般的功夫鬼影呼啸而过……还没来得及惨叫,身前保护兀速儿吉的士兵个个血肉模糊,伴着惊恐的眼神,痛苦毙命而去。

    随之一道倩影稳稳落地,刀法之迅影疾驰,杀人只在瞬间,想也不想便是施展“断魂刀法”的苏佳。

    兀速儿吉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但仍不想放弃……“啊——”兀速儿吉拔出身上的苗刀,朝着苏佳正面迎上,似要做最后一搏。

    苏佳侧身而对,正眼都未有一见,只是缓缓亮出了刀芒……

    “砰——砰——”几声连续的巨响,兀速儿吉最后的几只蒙元战船被击沉,剩下的士兵死的死,逃的逃……如今在这江道关口的破碎火光之中,襄阳的蒙元水军部队真正意义上已经全军覆没……(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