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零六章 猝不及防
    回到营中的兀良托多,神情凝然,与唐战今晚江上一会,似乎又有预谋,紧急吩咐各军部署,蠢蠢欲动……

    “来人——”兀良托多坐会案前,恢复往日的冰冷面容道。

    “在,将军——”下面的士兵转身应道。

    “南门的守城战况如何?”兀良托多这会儿终于关心起陆路方面的局势。

    “回将军,南门守战,敌军进攻势头迅猛,我军损失不小……但好在兀速儿吉将军临场镇定指挥,坚守城墙,虽然伤亡惨重,但未让敌军侵占一城池之角——”士兵一五一十道。

    “那现在呢?”兀良托多继续问道,“晚上南门方向似乎安静了许多,是敌军停止了攻城吗?”

    “是暂时停止了,将军……”士兵继续道,“刚才兀速儿吉将军那边传来消息,敌军停止了攻城,在城前驻地就地扎营,但攻城的高架战车并未退去,看样子敌军是准备休养一晚,明日一早继续攻城——”

    兀良托多大概了解了情况,微微点头后思考了一阵,随即道:“攻城暂时停止了,兀速儿吉将军此时应该在休养兵士……去,传兀速儿吉将军过来见我——”

    “是——”士兵得令后,转身离开了将府……

    “末将兀速儿吉参见将军!”兀速儿吉行动倒挺快,得到传令后,第一时间赶到了将府,连身上的铠甲还没换过,上面还有白天里拼杀浸满的血渍。

    兀良托多也没有拐弯抹角,直切主题问道:“兀速儿吉将军,听说白天南门守城之战异为惨烈,跟我汇报一下军前的战损——”

    “好的,将军——”兀速儿吉仔细汇报道,“回将军,今晚我军细数战损,五千守城兵士伤亡近半,算上能够继续拼杀的带伤兵卒,城墙每道关口的守卫能分至两百士兵;箭弩投石器械二十座,被捣毁七座,其中可用两座箭支出现匮乏;城墙方面,敌军以炮火重石施压,损毁约莫三成,若是敌军明日强攻城门,恐怕守备会有难度……以此现状军情,我军战损要大于敌军,若是敌军后日连续如此进攻,我军最多还能坚守两天——”

    “无所谓了,就算只能坚守一天,也没关系……”谁知,看似紧张无比的战局,兀良托多却显得异常轻松,“襄阳城兵力匮乏,如今遭受敌军水陆包围,沦陷只是迟早的事……要怪的话,只能怪扩廓帖木儿太抠门,不给襄阳充足的军备……”

    兀速儿吉听不懂兀良托多的意思,不但面对城池失守有些置之不理,甚至还在自己面前指责起上头扩廓帖木儿来。“将军,您……到底什么意思?”兀速儿吉还是壮了壮胆,问起兀良托多的意图。

    兀良托多冷冷一笑,随即道:“襄阳,本来就会失守,一座城池丢弃,也无关大局……不过,本将军不能容忍的,是在城破之前,没有达到真正想要的目的……赵子川的下落我已明了,不在敌军阵中,那这场仗从一开始对我而言,就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唐战,今晚你如此辱骂本将军,还目中无人杀了我的将兵侍卫,临走之前,我必须得让你吃点苦头……”

    看来兀良托多心中早有对唐战展开报复的计策,然而听到“临走”一词,心知兀良托多是要离开襄阳城,兀速儿吉不禁问道:“将军,您说是要离开这里,是吗……可是,如今敌军水陆围城,您要怎么……怎么从这里突围……”

    “本将军自有办法,所以今晚才特意召兀速儿吉将军你过来……”兀良托多冷冷一笑,似乎心有歹计,随即说道,“既是突围,自然是从水路北上合理,可如今唐战率水军两路扼住长江关口,不想点法子可不行……选择了水路,南门守城就得放弃……兀速儿吉将军,如果本将军让你担任水军总指挥使,你是否任命?”

    “将军所托重任,末将在所不辞!”见兀良托多将水军总指挥使如此重要的军位交给自己,可见对自己的看重,兀速儿吉受之不起,然而事情如此突然,兀速儿吉也是心有疑惑,于是激动之余不禁问道,“可是将军,您这么做,究竟和突围有何……关联?”

    “当然有,不然不会这么信任将军你——不急,且听本将军慢慢道来……”兀良托多露出狡黠一笑,随后暗暗安排着突围的计谋……

    翌日黎明……

    一晚的平静过后,萧天的水军与唐战暂时分离,继续回到侧关口形成半包围之势,随时待命,而唐战的主力水军则是继续扼守长江关口要道……

    安安静静睡了一晚,萧天也总算是清醒了,昨晚喝了太多的酒,很多事情自己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在甲板上陪苏佳聊了几句话,本来气氛还蛮好的,可谁知回去又陪胡夷狄喝了几壶,醺醺醉倒后,自己就稀里糊涂地躺在了床榻上,然后被苏佳莫名其妙地吵醒,苏佳一脸怒气地离开了……

    一大早敌军方面并未有什么异动,因此全军上下气氛还不算紧张。趁着空闲,萧天心觉自己昨天是不是又惹苏佳什么不开心了,于是想要找到苏佳安慰一番。

    苏佳就站在船板上,和往日一样,若有所思地望着江面。不过今日一早似乎并未像昨晚那样风平浪静,不知何由,江面上刮起极为强烈的西南风,若不是船队把帆控制,巨大的船舰也会随着江风顺流而走……

    萧天醒了醒脑,从船舱出来,又一次缓缓走到苏佳身旁。苏佳知道萧天来了,但故意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似乎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

    “佳儿……”看着苏佳一脸不开心的样子,萧天有些内疚问道,“怎么了,一大早就这表情,是不是昨天晚上又惹你不开心了?”

    苏佳将头瞥向一边,故意不去看萧天,满嘴抱怨道:“哼,懒得理你,你爱怎么开心怎么开心……”

    “喂,我又哪里惹到你了?昨晚逗你开心已经耗费了不少心思,再来一次我可没那个本事……”萧天先是自作抱怨了一句,随即又道,“我哪里做错了,你说出来啊,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

    “你……”苏佳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总不能说“昨晚在你额头上亲了一口,却被你骂成是小狗”之类的话吧,一想到这,苏佳不禁一阵脸红,又不想让萧天看到,故意转头道,“算了,心情不好,不想理你……”

    “嘿,你这丫头……”萧天也不知该如何接话,女人一旦使起小性子,怎么拗也拗不过,何况苏佳平日里也不是这个性格,但萧天也是无时无刻不关心着苏佳,索性放下架子问道,“好了,你说要怎么样才能逗你开心,我一定照做……”

    苏佳红脸咬了咬牙,似乎是想发泄一阵,索性出口道:“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开心,除非……除非让我抽你几个巴掌,或许心里好受点……”

    萧天听了,立刻摇头道:“那可不行,这大早上让人见到了,我的脸还往哪儿搁?再说了,无缘无故,我凭什么让你扇耳光?”

    “不行就算了,不扇你两巴掌,我开心不起来,你爱怎么操心怎么操心……”苏佳也是少有的俏蛮一句,故意闹起了小脾气。

    对这样子的苏佳,萧天也是无言以对,叨咕着说道:“佳儿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任性,一点都不像你……”不过看着苏佳偶尔的耍耍小性子,比之前每天摆着一张冰冷的脸要强多了,萧天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不像就算了,人总是会变的嘛……”苏佳也没想继续理会萧天,转身准备离开道,“唐战大哥那边随时可能有军令传来,我去江岸一处观察情况,你就继续留在这里待命吧……”说完,苏佳轻功一跃,沿着江水流向飞身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萧天的视野。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野了,还说不得打不得,关键是还打不过她……”萧天看着苏佳冷热不定的表现,也是暗自叨咕不止……

    江道关口处……

    西南风愈加强烈,若是此时蒙元水军正面突围,正是顺风之势。唐战从船舱中走出观摩一阵,正发现敌军水营处,几艘轻舟船只做出排头冲锋之阵,似要对江道关口水军阵地有所行动……

    “将军,今天一早敌军的轻舟船只就在江口处莫名出现……”士兵在一旁汇报道,“按照敌军昨天的水军阵法,此举有些反常,却又不知是何缘故——”

    唐战手持梨花枪,定眼而望对面的敌船,看出冲锋突围架势,随即紧张命令道:“现在西南风正起,敌军船舰似要突围——全军有令,江道关口排成铁索阵,船头‘宫城方阵’就位,决不可让敌人越过船头半步!”

    “是——”船中全体将士齐声令道,船起扬帆,水军战船随即排成铁索阵势,将江道关口的的两岸高山形成一道连锁屏障,彻底堵死蒙元水军突围的道路。就等蒙元部队战船靠近,登上船板刺刀肉搏对峙。

    不过稍稍令人不解,若是登船靠近以刺刀突围,蒙元水军方面更应派出体积庞大的战舰相抗,没道理只派出轻舟小船突围……

    唐战猜对了,蒙元水军果然开行动,西南风最为强烈一阵,襄阳水寨处十数支轻舟顺风江水疾驰而下,正朝先锋水军阵地呼啸扑袭而来。

    “尽管放马过来吧,兀良托多,我一定会让你葬身江水之上……”唐战看着疾驰而来的蒙元战船,眼神下定道……

    而此时此刻,在萧天待命的水军营地,萧天部队也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敌军开始行动了——”苏佳踏着轻功从江面归来,正经严肃道,“襄阳水营,蒙元轻船十五座,正顺西南风向我军江口阵地扑袭而去!”

    萧天和胡夷狄正在甲板上商议军事,听闻了敌情,萧天第一反应倒是起了疑心:“佳儿你说什么,轻船?”

    “是啊,轻船顺风疾速,当然善于突围,怎么了吗?”苏佳见萧天略有疑惑,不禁问道。

    “不对劲……”如今军旅经验的萧天,总能不自觉间,找出军事中的疑点,听闻了苏佳传回的情报,不禁思索道,“昨天蒙元水军主力强攻我军阵地都未能成功,今日只凭轻舟十数座,就像突围成功?我觉得这其中事有蹊跷,何况兀良托多行事诡异,心计颇深,事情绝不会就这么简单……”

    “我同意阿天你的看法……”这会儿,苏佳也印证了自己昨晚对兀良托多的猜疑,应声附和道,“今天白天就这么巧刮起了对敌军突围有利的西南风,兀良托多一定是早有准备,我们万万不能大意……”

    “有什么大不大意,昨天主力尽在都不能突围,今天只凭十几支轻舟就想突破我军封锁,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一旁心思简单的胡夷狄听了,倒是毫不在乎道,“管他兀良托多有什么阴谋,他要敢来,我们就敢干,大不了再杀他一次威风!”胡夷狄向来好战,说起话来也是粗犷直言。

    然而萧天此时作为主将,却是格外冷静,思考须臾,又继续问道:“唐战兄弟有传令让我们去支援吗?”

    “还没有——”苏佳果断回道,“可能唐战大哥觉得,十几支轻舟冒死突围,根本就是飞蛾扑火,无需我们动手……”

    “没有命令的话我们暂时按兵不动——”萧天斩钉截铁道,“千万不可轻率行事,我总觉得,兀良托多又在耍什么诡计……”

    苏佳点了点头,同意了萧天按兵不动的打算……

    江道关口处……

    敌军的战船太快了,因为是轻舟,又有强烈的西南分,所以顺风顺水而下,其速驰然。不但如此,轻舟船上,火箭攻架数座,看来突围之时,似要先对先锋水军发起进攻。

    而因为昨日一战用完了火药,今日若要阻止蒙元水军突围,只能是以士兵登船刺刀相对——唐战在战船甲板上摆下了“铁桶长城”之阵,任凭蒙元军队如何相搏,都不能进犯半步……

    “嗖嗖嗖嗖嗖——”果然,蒙元水军这边,率先以火箭突袭,正朝先锋水军战船阵地而来。伴着西南风的呼啸,火势极为迅猛,先锋水军的船只很快遭受到了火焰蔓延,一些战船开始大火燃起,火光遮蔽了江道关口的水路一带。

    不过唐战镇定自若,依旧保持着船阵不变,大声喝令道:“不要慌,命后军部队快速灭火,前船阵头继续保持,绝不能让敌军登船跃步!”

    看来唐战是抱定了拼死的决心,要在船板之前,拦住敌军登船拼杀冲锋的打算。而敌军的船只顺风越来越快,似乎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并不想要直接登船拼杀,更像是直接想要撞上战船……

    但蒙元的轻舟并没有撞船,临近船阵一处,方向稍稍一偏,正好偏进了先锋水军战船间的空隙……

    唐战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在火光遮蔽江口的一刻,他看出了敌军船只的动向,不过一切已经晚了……

    他明白了为什么敌军会选择轻舟突围……

    他明白了为什么敌军只派出十几只战船突围……

    他仿佛是看到了,在其中一只加速敌船上,那个熟悉的身影——兀良托多……

    但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是的,令人出乎意料的,唐战在战船之上摆下了铁桶防御之阵,蒙元部队却并没有登船拼杀。相反,蒙元水军依靠轻舟体积较小的特点,趁着火光乱阵一刻,从先锋水军战船间的缝隙加速驶离,几乎是在一瞬之间,轻舟越过了先锋水军的封锁线……

    没错,这才是兀良托多真正的目的,真正突围的方法,唐战却是着了兀良托多的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