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零四章 单刀赴会 下
    下一页

    襄阳水寨,兀良托多主营内……

    兀良托多坐在船舱案前,既没有看地图,也没有吩咐手下办事,却是一脸坐立不安的神情,似乎是在焦急等待着什么。兀良托多望着船舱门外,双手却是不停把弄着毛笔和苗刀,两件毫无关联的东西,不断地摆弄,更加体现了兀良托多心中的矛盾和不安……

    “报——”终于,船舱外传来的士兵报道,似乎让兀良托多清醒了一阵,自己想要得到的结果答案终于来了。

    “快进来——”兀良托多即刻命令道。

    士兵进舱后,手中呈着一封书信。兀良托多见到后,直言问道:“敌军主将是否收到了消息?”

    “收到了……”士兵一一做答道。

    “他怎么说?”兀良托多继续继续焦急问道。

    “这是敌军回复将军您的书信——”士兵将信件呈上道。

    兀良托多接过书信——那是唐战亲笔回的信件——拆开信件后,将信中的内容一一看来,神情渐而有些莫名和担忧……

    信早就看完了,可兀良托多迟迟没有任何反应。一旁的亲信将领看着担心,于是不禁问道:“将军,上面写了什么?”

    兀良托多缓缓放下信件,眼神直直望着船舱舱门道:“敌军的水军将领,正是先锋主将唐战,他答应了今晚与本将军江上一会的请求,不过……”

    “不过什么?”将领继续问道。

    兀良托多没有回答,待到完全放下了书信,兀良托多身子微微向后一靠,似乎是在担心和犹豫着什么。

    “到底是什么,将军”亲信将领还在担心追问道。

    “唐战说……”兀良托多终于开口了,“他说今晚江上一会没有问题,不过若是真有胆识,双方主将独自前往,不带侍卫一兵一卒……”

    “不带一兵一卒?单刀赴会是吗……”将领听完,摸不清唐战此举的意图所在。

    兀良托多想了想,继续嘀咕道:“我今晚前去一会的目的,除了想见见唐战本人,还想弄清楚赵子川的动向……可是今晚他提出要单刀赴会,这其中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当然有阴谋——”亲信将领在一旁提醒道,“将军,您可万万不能中了唐战小儿的计谋!他说单刀赴会就真的一个人去啊?谁知道到时候将军您去了,他会不会在一旁设计埋伏……将军您别忘了,您可是亲手杀了敌军的赵子衿将军,他们对您恨之入骨;要是真见了面,他们为了取将军您的性命,可不会讲什么道义的——”

    兀良托多点了点头,担忧的同时,同意了亲信的说法:“你说得对,大敌当前,现在又是关键时期,我们千万不能为了逞一时之勇马虎行事……”

    亲信将领想了想,随即出主意道:“将军,不如这样?今晚夜中出行,末将带领二十护卫,随同您船只左右,共同前往江上赴会——若是唐战真的按约单刀赴会前来,我们仗着阵势,谅他也不敢怎样;而若他也带着侍卫在一旁埋伏,那我们也不怕,只要将军您今晚的意图达到了,大敌当前,没什么道义不道义的……”

    兀良托多对此表示了赞同,随即点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亥时快到了,你去准备精兵护卫二十,一会儿随同本将军一同前往——”

    “是,将军——”亲信将领得令道,随即转身而去……

    一切准备就绪,襄阳水寨处,兀良托多带着亲信将领和侍卫二十,同乘三艘木船而去……

    白天江上炮火连天,到了夜晚,江面变得静谧沉隐。徐徐的夜风伴着平静流淌的江水,两岸水军交界处,稀稀两两的灯火,成了夜中水路唯一的光点。江天独路绝世险,行舟两岸的高山,夜中黑影沉静而鬼魅;江中孤舟独木,纵横天水一绝,夜下独影其间,恍若驰骋天际万宇,飘零由不可叹……

    兀良托多与随行船队缓缓驶向水军交界之处,借着前方敌营微弱悉数的灯火,远远而望一只独木正相向而来。独木之上,稀影清然,一个人,一杆枪,独然而立……

    “将军,那应该就是敌军的主将唐战,好像真是一个人来的……”兀良托多望着前方,身旁的亲信将领指着说道。

    “他这么有把握,真的按约单刀赴会……”兀良托多两眼一眯,看着夜中唐战独立的身影,心中不免一阵猜疑……

    来者确实是唐战不错,他也真如信中所说,一人一船前来。唐战两手插间立在船头,梨花枪昂然挺立身旁。今晚的唐战喝了点酒,单刀赴会前来毫无畏惧,伴着江晚的清风,更显几分精神抖擞。看了看前方三支木船徐徐靠近,唐战不禁微微一笑……

    终于,双方在江水交界处慢慢减慢了驶速,最后在十丈开外的距离停住了……

    唐战和兀良托多,双方主将严格意义上的第一次会面,算是在江上碰头了……

    “阁下可是先锋军的主将唐战?”兀良托多也不磨叽,先言发问道。

    “你就是襄阳守将兀良托多?”唐战也不客气地回问道。

    “唐战将军自为贵军主将,不但亲率水军扼守江道关口,而且回信前来,单刀赴会于此,果真是将之胆识——”兀良托多这边倒是先客客气气道。

    然而唐战就不这么恭敬了,丝毫不给情面回道:“是吗?兀良将军如此直言,唐某担当不起……只是阁下似乎是让唐某失望了,约好的单刀赴会,没想到兀良将军却还是带了人马前来,是信不过唐某的为人吗?”说着,唐战用余光瞟视了一番兀良托多随行的船只和部队。

    兀良托多知道自己理亏,但大敌当前不讲道义,索性直言回道:“虽然有些不尽阁下之意,但两军交锋、尔虞我诈,我这个主将做任何事不得不提防,这是行军用兵之谨慎……”

    然而,兀良托多刚说完,唐战则在对面冷笑道:“哼,你错了,这不是行军用兵谨慎,这是没有胆识的表现!身为一军之将,连这点胆识都没有,实在是让唐某看不起啊……”

    唐战这么说,兀良托多自然一下子不开心了,表情也随之凝重,也不打算继续给唐战面子了。

    而兀良托多这边还没发话,身旁的亲信将领先言挑衅道:“竟敢诋毁我们将军,你也太猖狂了!”

    唐战听了,正眼都没一视,继续冷笑道:“哼,我和你们将军说话,轮到你这个奴仆发言了吗?”

    “你说什么?”将领听了心中大为不悦,恨不得立刻上前将唐战大卸八块。

    兀良托多一手将其拦住了,他知道今晚的会面正事要紧,还是保持冷静为妙,随即还是直切主题道:“客套话就到此为止了……不知唐将军今晚前来,究竟有何事要提?”

    “这话得问你啊——”唐战继续一副不屑的神情道,“不是阁下邀唐某于此一会的吗?”

    “那我就直言了,阁下可别多虑……”兀良托多直言问道,“今日在下前来一会唐将军,除了目睹阁下的尊容,就是有一事相问——”

    “什么问题?”唐战问道。

    兀良托多继续道:“在下想知道,贵军营下赵子川赵将军是否参与此役?”

    “不在——”唐战非常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不在?”兀良托多听后,倒是疑惑满面起来,继续问道“为什么?我可是杀了他哥哥的仇人,我的祖先和他甚至是世仇,他应该恨得立刻过来将我碎尸万段不是吗……这些都还不提,在这之前,赵子川赵将军山东一战已是名震黄河南北,此乃军中虎将,襄阳一战为何不予前来?这实在是说不通啊……”

    唐战听完后,沉静一会儿,随即“哈哈——”仰天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兀良托多正感到奇怪,身旁的亲信将领倒是看不惯唐战目中无人的样子,怒声指责道。

    唐战大笑了好一会儿,恢复后正眼凝望着兀良托多,依旧是不惜一顾的表情道:“你真的想知道?我可是顾及兀良将军你的面子,不想道出来……”

    “你说什么?”兀良托多不知唐战所言究竟何意,但看着唐战一脸嘲讽的表情,知道言行定有不善,于是继续问道,“到底为什么,快说!——”这一回,兀良托多的口气也愈加不客气了。

    唐战依旧是不变的嘲讽神情,继续笑道:“有句话你说对了,赵子川赵将军不但是军中虎将,他还是我军先锋五虎之首!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此战他才不予前来……”

    “你到底什么意思?”兀良托多还是不懂唐战所言,继续冷问道。

    唐战像是故意激怒对方的样子,继续嘲讽道:“襄阳一战,对付兀良将军你这样的庸才,何必赵将军亲自出马,那岂不是大材小用?”

    “你说我是庸才?”兀良托多这回彻底被激怒了,怒声斥道,“我可是他的弑兄仇人,他居然这样看不起我?”

    “仇人又怎么样?有时候报仇并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唐战继续讥讽道,“是,你杀了赵将军的兄长,他是恨你入骨。不过出征之前,他已明言根本看不起你,对付你这种庸俗之辈,根本不屑亲自动手,索性就让我们来收拾,替他兄长报仇喽……”唐战说话间,还略带一丝轻松的口气,显然是不把兀良托多放在眼里。

    唐战此言意图明显,显然是以激将法扰乱敌将心智,让本掌握主动吸引赵子川出来的兀良托多,反倒是自乱了阵脚——不得不说,这出激将法真是妙绝,不动一兵一卒就将赵子川和兀良托多双方的主被动立场巧妙颠倒过来。

    更关键的,此计并不是陆菁之前对唐战有什么安排和吩咐,是唐战情形之下对应相处的计谋——可见如今身为一军之主的唐战,不再是原来那个傻头傻脑的呆瓜,久历军旅之行,如今已然变得精明冷静,全然一将之威风……

    唐战这边似乎还没说完,继续冷嘲热讽道:“赵将军这么说你,我开始也是不信,阁下好歹也是蒙元名将阿术的后人,怎么也该有点胆识和气魄……不过今晚前来,实在是让唐某失望过及——赵将军说的不错,你兀良托多不过就是个庸才,在这江水之上被打个一败涂地,如今晚上约定单刀赴会,还不敢一个人前来……你好歹也是个将军,这么一点出息都没有,赵将军若是见了你,恐怕觉得亲手杀你都觉得丢脸……”

    这句话彻底让兀良托多失去了冷静,兀良托多拔出苗刀,指着呵斥道:“唐战,你不要太过分,今晚你一个人前来,敢如此放肆,就不怕有来无回?”

    然而,唐战似乎并不畏惧,连身旁的梨花枪都没动,双手依旧插间道:“我说过了,要有胆识的话,就单刀赴会前来;我唐战今晚敢一个人来这与阁下会面,没点本事自然不行……你虽然口中说‘谨慎’,带了这么些士兵护卫,不过你觉得就你这些杂毛手下,能杀得了我唐战吗?”

    兀良托多眼见唐战自信不变的神情,不像是虚张声势,身旁又没有一兵一卒,敢说这样的话,不可能没有准备。不觉间,看着唐战坚定蔑视的眼神,兀良托多反倒是心里隐隐的害怕……

    可是,兀良托多身旁的将士却不这么想了……果然,身旁的亲信将领最先忍耐不住,举起手中的弓弩,指着唐战道:“唐战小儿,今晚如此放肆之言,你别想活着回去!”

    说着,弓弩一发,夜中离弦一箭,正朝唐战门面而来。

    唐战镇定自若,看都没看敌军将士一眼,似乎在他眼里,这些都是些喽啰细碎……箭弩飞来一刻,唐战将身旁的梨花枪轻轻往身前一摆,只听得夜中“叮——”的一声脆响,箭弩正中枪杆被弹开,丝毫对唐战起不到任何威胁作用。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今天可是阁下先动手的……”唐战默默嘀咕了一句……突然,唐战手中梨花枪纵天而劈,一道金光闪过,劈开江水而起的层层巨浪——划破天宇的气力,夜中鬼魅的呼啸,“亘古绝音枪法”纵天而出,江浪涌起的“破浪之刃”之面呼啸而去,正对兀良托多身旁的亲信将士。

    亲信将士还没反应过来,正觉“破浪之刃”正中额头……“啊——”一声惨叫,金光涌起的“浪刃”劈散。待到回头所见,亲信将领的额头面容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纵向而下清晰可见——十丈之远的距离,唐战一枪将其毙命,若不是隔着水浪收敛了力道,正面而吃“亘古绝音枪法”一招,将领兴许会被直接分尸……

    唐战杀死了敌军将领,兀良托多在一旁惊异地还未回神,其余船只的而是侍卫未有懈怠,全部抽出弓弩十座,集中便朝唐战发射而去。

    唐战镇定自若,放下手中的梨花枪,双掌迎面而上……“嗖嗖嗖嗖嗖——”夜下箭弩齐发而去,唐战掌中聚力,一道昂然天地、洞破天宇之力起掌而发——“劈空掌”凌然而出,震起江面上的层层巨浪,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将蒙元士兵射来的箭弩全然挡下。

    没完,待到江浪退去,看准了敌军士兵的位置,唐战抽出腰间左右的两把弓弩,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数箭齐发——唐战的弓弩造型怪异,是萧天以机关之术特意制造的连发之矢,不但能作十箭连发之效,而且威力惊人……

    “啊——啊——啊……”夜下江上,兀良托多身旁不断传来士兵惨叫的凄厉——唐战双手弓弩左右齐发,不偏不倚正中蒙元侍卫。不出一会儿,连弩箭矢已尽,蒙元侍卫二十也悉数毙命……

    短短一瞬,唐战干脆利落解决掉了兀良托多的所有侍卫,如今只剩下兀良托多一人。

    而兀良托多还未从刚才的冲突中惊醒过来,短暂一瞬的杀阵,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自己身旁的侍卫却已全部倒下……(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