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零二章 单刀赴会 上
    战线崩盘,面对着江水之上火光一片,犹豫不决再三的兀良托多,终于做出了撤军的命令,放弃强攻突围。不过兀良托多此举好像并不是自暴自弃,眼神中的惊异,似乎依旧暗藏着狼子野心……

    蒙元船队撤军了,好在之前的圆形之阵并未陷入瓮中太深,除了前排惨受箭炮摧残的十数战舰与侧翼遭受萧天部队偷袭的战船数座,蒙元水军的主力部队依旧留存。趁着敌军的包围圈未有完全成型,蒙元船队掉头加快驶速,疾行而朝襄阳城水门撤返而去……

    “将军,敌人好像撤军了——”前方士兵第一时间发现军变,及时回来通报道。

    唐战这边正手持梨花枪亲自坐镇指挥,得闻探子传回的报信,自己又遥摩观望一阵,不禁自作疑惑道:“真的诶,兀良托多真的撤军了,没有选择强行突围,有点出乎菁儿的意料了……”

    “将军,我军是否继续追击?”士兵继续请问道。

    “不急——”唐战这时倒是不想穷追猛打,冷静说道,“此番江口激战,我军部队损耗不小,不但用尽了所有的火药,船舰也被捣毁数座……本来说认定了兀良托多会不顾一切拼死突围,所以不留余力地将火器全部用光,没想到这会儿他倒是撤军了,超出了之前的计划范围。江面之上,没有火药的协助,穷追敌军是很危险的,何况若是追击此番是逆江而上……”

    “那现在怎么办,将军?”士兵又问道。

    “没关系,逃就逃呗,反正是逃回襄阳城……”不过唐战并不是很担心,只要江口这一道没有丢掉,一切都不是问题,“虽然出乎了一些预料,但是并不影响战局。这襄阳城迟早守不住,他兀良托多逃回去也是白白等死……他若不出来,等秦羽兄弟率兵攻占城池,届时再杀了兀良托多也不算失策……”唐战一点也不着急,似乎他认定了兀良托多已经必死无疑,无需急于一时而劳费军力。

    “将军说的是……”士兵还在一旁应和。

    “传令——”唐战继续下令道,“命江上水军把好关口,堵住水门敌军的去路,昼夜监视敌军的一举一动!”看来,唐战是要以逸待劳,在江面上整军坐镇,将兀良托多活活困死在襄阳城。

    “是,将军——”士兵得令后,转身便朝军中各部吩咐而去。

    “胜局已定,应该不会再有差错吧……”唐战心中暗暗道,“等杀了兀良托多,不但铲除了祸根,也算是为子川兄弟报了大仇,希望一切就此为好……”

    可是不知为何,唐战心里也是莫名一股隐隐不安,说不上为什么……

    蒙元水军全部撤离了战场,算是保留了主力部队。而侧翼的萧天部队因为没有接到追击命令,善用水军的萧天也明白穷寇莫追的道理,所以蒙元撤退也未作过于追击的行动,只是见势待定,待到敌军全部撤离,自己的船队再与唐战部队会和……

    约莫一个时辰,蒙元水军折返襄阳,城前还有陆地上秦羽部队的不断施压,作为主将的兀良托多却是无心打管,在府中不断考虑着自己的处境……

    兀良托多江上打了败仗,心情自然不好,而且先锋水军层层封锁,将从襄阳北上逃往汴梁的去路完全堵死。兀良托多也是明白敌军不但誓定拿下襄阳,同时也不会放过杀了赵子衿的自己,自己正面已经不可能是对手。但是对于自己与赵子川的世仇之争,兀良托多却始终不可放弃。

    “赵子川,他究竟有没有出现在这次交战中……”临危之际,兀良托多依旧在想着赵子川的事情,“我杀了他的哥哥,按道理为了报仇,他不但应该料到我会从水路迎战突围,自己出现在这次交战中与我直接碰面,而且刚才我军撤军,他也会奋不顾身为了杀我而命水军追击……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难道说他不在这次的战役中?不可能啊,以赵子川的性格,亲兄之仇他可不能不顾,可是为什么呢……”

    想着赵子川迟迟没有出现,兀良托多心里纠结不定——城池,兀良托多丢得起,但如今自己被困襄阳,若是死守必死无疑,他可不想自己死之前没有了结自己与赵家的恩怨。

    “襄阳城迟早失守,若是没有找到赵子川的下落,我可不能在这死不瞑目……”兀良托多心中又暗暗琢磨道,“可如果他真的参与了这场战斗,我可是要急着现在就和他一做了断,哪怕是死,亲手杀了赵子川,夺得乾坤二剑,完成祖先遗愿,我也死而无憾……如此说来,我现在要做的,是先要确定赵子川在不在军中……有办法了,如果这样做的话,不但能够确定赵子川的动向,而且正好见一见敌军水军的主将究竟何人……”

    想罢,兀良托多冲手下的侍卫道:“来人——”

    “是,将军——”侍卫身前请命道。

    兀良托多直言说道:“传我命令,替我书信一封送至敌军水营——今夜亥时,本将军要与贵军主将江上一会,若有胆识,还望前来!”

    “是——”侍卫接到命令后,便起身退下了。

    “来,让我拜见拜见阁下尊容吧……”兀良托多暗暗道……

    而此时此刻,先锋军水营寨地,唐战等人正在船中摆宴庆功……

    “痛快——”萧天兴奋大喊一声,打了胜仗无比高兴,“你可不知道我军侧翼偷袭,敌军逃窜得有多狼狈,夹着尾巴一灰溜就跑走了,哈哈——”

    “就是——”生性豪爽的胡夷狄也在一旁应喝道,“要不是唐战兄弟你没有下令追击,就我胡夷狄的大刀,肯定不放过这些个崽子!哈哈哈哈——”

    军中打了胜仗,唐战暂时忘掉了之前的种种疑惑,作为主将起身庆贺道:“总之,这次水军大捷重创敌军,绝非唐某一人之功劳,全是各位兄弟鼎力配合相助,唐某在这里先干为敬!”说完,唐战拾起桌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干——”萧天等人也是豪爽回敬道。

    放下了酒杯,唐战依旧显得有些拘谨,萧天在下面见了,不禁调侃道:“哎呀,都是自己兄弟,干嘛装出这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想起在汴梁的时候,我和唐战兄弟你做什么事都还看女人脸色;现在各自成了大将军,自己统兵上阵,还这么遮遮掩掩,没点将军气魄怎么行?”萧天今晚也有些喝醉了,说起话来也是直爽豪放。

    唐战笑了笑,回应说道:“萧兄弟所言差矣,如今正是因为成了一军之将,所以万事之行皆要谨慎,哪怕是现在打了胜仗,我们也绝不可掉以轻心——”

    萧天看着唐战一脸沉着俊朗的面容,与从前在汴梁时傻乎乎的小子判若两人,不禁赞叹道:“哎,原来说唐战兄弟你脑袋瓜不灵光,现在看来,却倒是有了做将军的气魄……话说这人啊,变化可真快,不到短短两年,你我兄弟二人的变化就这么大,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萧天说着说着,开始借酒回忆起过往。

    “是呀……”唐战与萧天像是兄弟间心有灵犀,也不禁感慨道,“想想以前,我还是个糊里糊涂的傻小子,做什么事情总是让菁儿操心,一不小心还到处惹事,堂堂唐家后人在江湖上混得风餐露宿,一点地位没有……可是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了却了自己的身世,如今又成了南征北战的‘先锋将军’——现在想想,一个人的变化之大、变化之快,还真是让人惊叹,原来到处‘躲避’父亲罪名的我,而今居然光明正大地替我父亲赎罪,挥军北上讨伐蒙元,解救天下百姓,实现心中志愿……”越说着,唐战倒像是越兴奋了起来,似乎自己也是喝了些酒,起了点兴致。

    萧天就更不用说了,生性就比唐战更放得开,听了唐战的回忆过往,自己也不禁道:“我其实也和你一样,小时资质平平,被人看不起,自己心中也没什么鸿鹄之志……但自从柳沙镇遇上佳儿后,我人生似乎一下子全变了——短短两年内,我经历过武林前辈的洗礼,族人命运的抉择,苍龙大侠的传承,到如今战争磨难的蹉跎,还被皇上亲封为‘平威将军’……说实话,我以为自己会一生平淡无奇,却没想到能经历这么多丰富的事情,而且是这么短的两年之中……现在看来,人生的改变真的不可估量,就算你从前是只懦弱的羔羊好了,经历了屡屡磨难,谁能想到数年之后,你会成为雄狼还是狮子?”

    萧天的话语不但颇有哲理,而且听了让人心潮澎湃。唐战觉得萧天真如同上天赐予自己的知己兄弟,行言之举皆能共鸣,随即性情昂然,举起酒杯相敬道:“萧兄弟之言深入我心,你我二人真是心有灵犀……想想看来,你我二人真算是天造的兄弟一对,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汴梁陆府并肩作战,尔后南山郊上对付峨眉,战场之上重逢统军,其配合无隙犹如兄弟手足一般!”

    “是呀,我有时候也在想,我们若真是亲兄弟该多好——”萧天也不禁起兴道。

    “就这句兄弟肺腑之言,走一个——”唐战继续举杯道。

    “干——”萧天与唐战二人一饮而尽,酒性略起,萧天倒开始大胆调侃道,“第一次见唐战兄弟你,傻傻乎乎没有主断……但现在不同了,你现在是大将军了,也像是个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别什么事情都看女人眼色。要我说啊,菁妹天天管你这管你那,连从军都不放过你,什么时候该有些主断了——依我看啊,等打完了仗,娶她做了老婆,你得拿出点男人的样子,好好管教管教她,把婚前她欺负你的种种‘旧账’好好算算才是……”

    唐战听了,脸不禁一红,也不知是感到尴尬还是喝醉了酒,随即有些遮掩道:“萧兄弟你这说的,恐怕有些……有些……”

    “有些什么啊?哎,结了婚害怕老婆,什么出息啊……”萧天继续酒性大发道,“你看看人家子川兄弟,结不结婚都不怕嫂子,你得学学他才是啊……诶,对了,说你结婚怕老婆的话,好像不是我第一个提出来的吧?”

    说到这里,唐战心中微微一震,突然想起一个人,索性满含思绪回应道:“是啊,萧兄弟你这么说我还想起来了,想起一个远去的兄弟……”

    说着,唐战缓缓掏出腰间久未拾来的那半块龙纹玉佩——没错,唐战想到的人,正是远在大都的兄弟孙云。

    “我听你说过,他是来运镖局的少主,叫孙云是吧……”萧天也略微收敛道。

    “是啊,两年了,自从第一次和他见面与他结拜兄弟,就在也未曾逢面……”唐战先是感叹了一句,但随即又起兴道,“不过这样的日子已经不久了——如今我从军实现了志愿,等我挥军北上,直捣蒙元首都大都,我就能与孙云兄弟重逢了,阔别两年之久兄弟之情也能再叙了!提到人之变化,我倒也想看看,两年之后的孙云兄弟,究竟变了多少……”

    “是啊,那真是恭喜你了……”萧天说着说着有些累了,整个人坐下靠在了榻上。

    唐战转头一望萧天悠闲的样子,转而一笑道:“诶,说了我和菁儿这么多,该说说你和苏姑娘吧?把我说的‘怕老婆’这么惨,那你呢?”唐战的眼神倒是有些“使坏”起来。

    萧天知道唐战的意思,二郎腿一翘,转头道:“别说我啊,我可不怕佳儿……我只是心寒,每天一张冰冷的脸摆着,看得我都瘆得慌;要将来成了夫妻同在一张床上,每晚对着那么一张脸,我自己都受不了……”萧天今晚喝了酒,说什么话倒也大胆了不少。

    “诶,这点我同意大哥你的说法……”萧天没说完,对面狼吞虎咽的哈哈倒是起话了,“那臭婆娘每天那张死面恐摆着,看得我都吃不下饭……”

    “哼,死胖子,你什么时候吃不下饭过?每天吃不够,还抢我的,简直就是头死肥猪……”死对头阿多倒是不放过“修理”哈哈的机会,和平常一样,见缝插针“羞辱”道。、

    “嘿,龟孙子你说什么?”哈哈不服气,钻下头又和阿多“闹了”起来。

    萧天只是摇了摇头,看着“嘻哈三兄弟”每天没完没了地折腾,自己和苏佳每天还得照顾着这三个家伙,真是有够累的。

    不过刚才提到了苏佳,唐战眼见苏佳并不在庆功宴上,于是不禁问道:“对了,苏姑娘人呢,她怎么不在?”

    “她当然不在,否则苍龙兄弟今晚敢这么说苏姑娘?”胡夷狄喝了酒,也在一旁开玩笑道。

    “去去去,要你多嘴……”萧天在一旁摆了摆手,“驱赶”了一番胡夷狄,随即转头对唐战道,“佳儿不太喜欢庆功宴的场合,自己说什么一个人在船上吹风……”

    “你还是去看看吧……”唐战倒也关心起道,“今晚我看苏姑娘像是有些心事的样子,你过去慰问慰问也是好的……”

    “我过去慰问?一身酒味没被她修理一顿就不错了……”萧天先是调侃了一句,但看着苏佳庆功宴的场合也不至少来坐坐,心想或许却有心事,于是还是起身道,“好啦好啦,我去看看佳儿,你们慢慢喝……”

    说着,萧天从桌前站起,离开船舱,朝甲板方向寻找苏佳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