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九章 针对计策
    “师姐——”倒在地上的二人同时惊呼道。

    李玉如夺回了孩子,再一次用剑挟持住了青雪——当然这是青雪故意为之。

    为了骗过自己的师妹,青雪还故意向上一瞟,作出束手无策的表情,反声问道:“李玉如,你究竟想怎么样?”

    李玉如转了转剑柄,也装成敌对的口气道:“你们居然趁我不备,劫持我的孩子,还真是名门作风啊,现在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

    “可你这么劫持我,也得不到什么……”青雪转而道,“不如我们双方各退一步,彼此不招惹谁……”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听着怀中儿子受惊的哭喊,李玉如眼神略显沉痛。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青雪继续应和问道。

    “问问你的师妹喽……”李玉如又将目光转向面前的峨眉弟子二人。

    二人从地上慢慢爬起,知道青雪在李玉如手上做人质,自己手上也没了筹码;自己二人刚刚又劫持了李玉如的孩子,李玉如不可能信任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任李玉如提条件。

    于是,其中一人发话道:“李玉如,有什么要求你就直说吧,只要你能放了青雪师姐,我们一定照办——”

    李玉如眼神一凝,继续道:“你们不顾道义劫持我儿子,我不可能相信你们,想让你们听从我的安排,只能让你们的人充当人质,所以你们的青雪师姐我暂时不会放……”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峨眉弟子也急了,放下架子问道。毕竟除了花菱以外,青雪是傲晶师太最看重的弟子,一旦青雪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们可不好交代。

    “哼,青雪在我手上,你们不敢不从……”李玉如轻声一笑,随即道,“要不这样吧,我先扣住你们的青雪师姐,你们回去和你们的师尊复命,告诉她两个时辰之后,我自会放了青雪,如何?”

    峨眉弟子二人互相望了望,面对李玉如的条件,她们也不知该不该信。

    关键时刻,被“挟持”的青雪开口了:“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李姑娘说的吗?反正就算我在她手上做人质,对她来说一点价值没有,她也不敢轻易杀了我……你们回去和师尊说明情况,等两个时辰以后李姑娘放了我,我自会回去复命——”

    峨眉弟子二人听了,依旧有些犹豫,但毕竟是师姐的吩咐,可信度至少比刚才好些。

    李玉如见此二人磨磨唧唧没有反应,继续笑道:“哼,怎么,不相信我?我堂堂‘扬州女侠’,这点信义还是有的……劝你们赶紧回去,否则等我反悔了,我可不保你们师姐的安危!”说完,李玉如眼神一瞪,手中的剑更是收紧几分。

    “别——”看着李玉如手中的剑锋似有动气,峨眉弟子怕有闪失,立即妥协道,“好的,我们答应你,李姑娘——我们现在就回去复命,两个时辰之后,你一定要放了青雪师姐!”

    李玉如直接答应道:“没问题!”

    峨眉弟子见交易成功,随即对青雪道:“青雪师姐,只能暂时委屈你了……你放心,我们现在就回去复命,如果两个时辰之后李玉如没有放了你,我们会请求师尊亲自来救你——”

    青雪则是很淡然的表情道:“放心吧,李姑娘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两个时辰之后,我一定回去复命!”

    “那我们先走了,师姐,你多保重——”最后一句,向李玉如和青雪投去复杂的目光,峨眉弟子二人施展轻功,转身离开了军营……

    离开了大约一刻,几乎再也察觉不到峨眉弟子的气息,李玉如和青雪这才松了口气……

    “呜啊——呜啊……”然而,从刚才开始,安安就一直在哭,声音也开始略显沙哑。安安的每一声哭泣,李玉如就感到心在撕裂;但刚才在峨眉弟子面前,李玉如又不敢松懈,如此反复,李玉如心如刀绞……

    危机总算告一段落,李玉如放下了剑,立刻抱着安安亲哄道:“安安别怕,娘在这里,娘对不起你,娘不该让你受险……”说着,李玉如完全没了刚才桀骜不驯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母亲伤心的泪水。李玉如用额头轻轻触碰着安安的额头,用母亲最直接关爱的方式,安慰着受到惊吓的儿子。

    在娘亲的不断抚慰下,安安总算是减小了哭声。但对于一个婴儿来说,出生不久便遭遇如此险情,这是一次多么残酷的经历……

    自己师妹走远后,青雪也恢复到正常情态,望着李玉如哭泣抚慰孩子的模样,青雪也不禁伤感道:“对不起,李姑娘,都是因为我们峨眉派的缘故,让你的孩子遇险……而且刚才我的计策稍有疏漏,没注意到孩子的安危,是我的过错……”

    “这不怪你……”李玉如见孩子不再哭闹了,擦了擦眼泪,转而向青雪道,“让安安遭遇危险,也是我这个做母亲的疏忽,真正对不起安安的,其实是我……”

    安安不再哭了,也许是哭累了,倒在母亲的怀里很快就安然入睡。李玉如重新站起身,环视一望而去,却发现营门旁被点穴道的杨小飞还一脸焦急地望着自己这边。

    李玉如想了想,随即对青雪道:“青雪,帮忙解了小飞的穴道吧,看着着急半天,估计腿脚都快发麻了……”

    是的,刚才营外的一幕,杨小飞全部看得一清二楚,只是碍于自己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干瞪眼看着着急。青雪点头示意后,走上前去解了穴……

    “夫人,你没事吧……哎哟——”杨小飞都快急疯了,因为手脚不动久了有些发麻,没跑两步就摔了一个跟头。

    “当心——”李玉如也十分关心小飞,应声喊道。

    “夫人,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小飞重新爬起继续问道,自己也对刚才的一幕感到诧异——自己被青雪点了穴道,然后青雪进了营帐和李玉如半天没有动静,再到后来又有两人前来,一言不合双方从营内打到营外,然后青雪被李玉如掳为人质,最后李玉如又放了青雪,两个人就像姐妹朋友一般……

    李玉如知道这其中的误会太多,于是把事情的经过大致叙述了一遍……

    杨小飞听了,也是诧异不已,毕竟不像赵子川李玉如等人一样有较深的江湖阅历,许多恩怨纠葛自己根本无法想象。不过确定了青雪不是坏人后,杨小飞也才算是放心。

    “对不起啊,小兄弟,因为特殊原因,所以……”青雪还在为刚才点穴的事情向小飞道歉道。

    “没事的,既然是夫人的朋友,小的也不敢责怪……”杨小飞依旧露出天真稚嫩的笑脸,谅解道。

    “只要孩子没事,一切都好……”看着安安惊吓后重新入睡,李玉如也全然放下了心。

    “额,那个……”杨小飞似乎是还有话说,忽而转移话题道,“我们之前出来,不是想要去看看前营的动静吗?现在在这耗了这么长时间……前营没动静了,该不会……”

    杨小飞这么一提,李玉如这才想起来,之前让杨小飞出营一看情况的目的。只是缘于青雪及其他峨眉派弟子的阻挠,僵持了不少时间,自己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

    “对啊,前营没动静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李玉如这时又担心起前营的情况来,“子川还在前营巡逻,如果说有动静的话,现在也该回来向我通报一声吧……”

    “那个,前营的动静,该不会是……”青雪似乎是知道什么,突然提道。

    “怎么了……对了,青雪你说过的,你说花菱她们会在大营门口吸引我军的主力,那刚才的巨响动静,该不会是……”李玉如似乎是预料到了什么不好的结果,心中隐隐不安。

    “现在没了动静,说明结束了……如果说赵公子和花菱师姐动起手了,他们之间一定是分出了胜负……”青雪不禁暗自担忧道,毕竟胜负既出,无论赵子川还是花菱及峨眉众弟子,哪一方打赢了,输得那一方都不好受,说不定还会拼出个你死我活……

    “赵将军回来了——”正担心着,前面传来了士兵通报的消息。一听闻是赵子川回来,李玉如立刻提上心头,朝前营方向望去。

    李玉如将孩子交给杨小飞,随即道:“小飞,帮我照顾好安安,我去看看赵将军的情况——”

    “好的,夫人——”杨小飞也是干脆答应道……

    前营方向,只见士兵成群护拥着一人慢慢走来,此人正是赵子川——和花菱及众峨眉弟子拼死一斗,如今赵子川已是重伤在身,走路都很困难;剑气伤痕不断,赵子川铠甲缝隙间,时不时渗出鲜血,疼痛伴着殷红,让赵子川难以忍受、精神恍惚……

    “子川——”李玉如在对面望见了,心中像在滴血。

    “玉……玉如……”赵子川模糊意识下,看着眼前熟悉温馨的身影,还在呼喊着对面李玉如的名字。

    李玉如再也忍不住了,带雨梨花跑到了赵子川跟前,将其一把抱住。一旁的将士见了,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是担心伴着忧伤在旁边默而不语。

    “到底发生了什么,子川,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你和花菱……”李玉如哭着担心道。

    谁知,重伤在身的赵子川就坚韧道:“哼,就凭峨眉派那几个丫头,能……能把我怎么样,你老公我……厉害得很……”

    “都这样了还逞强……”李玉如继续哭着道,“赶快回营,我帮你疗伤……”

    说话间,青雪也从身后慢慢走来,见到了久违逢面的赵子川。

    “赵公子,好久不见,你……你没事吧……”青雪望着赵子川浑身的伤,不禁诧异道。

    “你是……峨眉派的……青雪……”赵子川知道李玉如和青雪的关系,明白对方没有恶意,只是再次见到老熟人,感到稍许的惊异……

    回到了营中……

    李玉如帮赵子川包扎了伤口,休息一阵后,赵子川总算是缓和过来,至少基本行动没有问题。而青雪也是和杨小飞一起在赵氏夫妇身边照顾着,趁着这个机会,赵子川和李玉如也互相讲述了刚才经历的事情……

    “你说什么,刚才峨眉派的弟子来过了?”赵子川不顾身上的伤,担心问道,“安安呢?安安没事吧……”

    “安安没事,将军您放心——”杨小飞在下面安慰道。

    “我和孩子都没事,还好有青雪在,是她帮忙支走了峨眉派的弟子……”李玉如缓和了一句,随即转而指责道,“倒是你,仗着千军万马不用,非得逞什么英雄气,去和花菱单挑……还不是单挑,是你一个人和她们所有人斗——你忘了,在汴梁你根本不是花菱的对手……”

    “可今天我打败了他不是吗?和所有峨眉弟子一起……”赵子川则是不屑一顾道,“只要有我赵子川在,她峨眉派的人就别想动玉如你和安安一根寒毛——”

    “还逞强?你要出了事情,我和安安可怎么办?你说过的,乱世中我们一家人要一起渡过劫难……”李玉如红着脸,略显悲伤道。

    青雪在一旁看着夫妻二人的温馨,脸上也渐显悦容。

    李玉如想起青雪的事,随即又转头道:“对了,青雪,你还是快回去向傲晶师太复命吧,要是这么久没回去,恐怕她真的会起疑。”

    青雪想了想,点头答应道:“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李姑娘还有赵公子,你们在这儿安心休息,万一峨眉派还有什么对你们不利的动静,我会想尽办法提醒你们的……”

    “谢谢你了,青雪姑娘……”赵子川见青雪为了帮助自己和李玉如,居然冒着被峨眉派同门敌视的危险,心中不禁感激万分。

    青雪笑着点头示意后,快速离开了军营……

    峨眉派驻地……

    “对不起,师尊,弟子擅自行动,所以……”回到了营中,花菱和众峨眉弟子依旧负伤在身,花菱喘息着向傲晶师太请罪道。尤其是花菱,最后和赵子川正面一击,结果打了个两败俱伤,要不是赵子川心软放自己等人离开,自己等人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算了,赵子川纵横疆场数久,体格精力早已飞跃,武功进升也是理所当然……”傲晶师太应声道,“这会吃到教训了吧?这次只是让你们去查探,没让你们动手……不过也算是确定了赵子川和李玉如确实身在营中,以后要有行动,也方便许多……不过,再有行动的话,必须听从本尊的安排,明白吗?”

    “师尊,青雪师姐还在李玉如手上做人质,你看……”这边,被花菱派去跟踪青雪的眼线弟子也向傲晶师太汇报了情况,傲晶师太也大致了解了一二。

    “这点倒是出乎了本尊的意料,不过两个时辰快过去了,青雪也该回来了吧……”傲晶师太独自琢摸着说道……

    “弟子回来了——”正说着,外面传来了青雪的声音——是的,按照约定青雪回来了,只不过是她自己回来了。

    “青雪师姐,你没事吧?”见证了青雪被“挟持”一幕的弟子,立刻跑上前来关心道。

    “我没事,我说过了李玉如会信守承诺的,我留在她身边也没有利用价值,所以她还是放我回来了……”青雪假装说道。

    花菱知道了青雪的情况,冷冷嘲笑道:“哼,没想到和我平起平坐的青雪师妹,居然被李玉如挟持掳为人质……不是武功上和我一样冠绝峨眉吗?没想到你也有独自一人失手的时候……”

    青雪知道花菱暗地里派人跟踪监视她的事情,索性也对花菱没什么好脸色:“是又如何?不像某人,带着峨眉派弟子剑阵十数人,连曾经的一个手下败将都打不过……赵公子剑法即出,我等弟子重伤而归,还是被人放走的,说出去岂不笑死人?”

    “你——”花菱知道青雪是在故意和自己对着干,心气不稳的她顿时来了怒火。

    “好了,你们都给我闭嘴!”每次听见花菱和青雪争吵,傲晶师太就一肚子不痛快,这次也不例外,傲晶师太即刻制止二人的争论,将话题摆向重点道,“这次除了探查到了赵子川和李玉如的下落,并不是一点收获没有,有两个问题我们弄清楚了——第一,赵家的大公子赵子衿,前不久战死沙场;第二,赵子川和李玉如有了新生儿子……这两个消息特别重要,尤其是第二条,下次我们找机会对付李玉如,可以从她的儿子身上下手……”

    听了傲晶师太的话,青雪不禁心起暗暗担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