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八章 互为挟持
    回忆着过往,李玉如也渐渐心有感慨。≧网

    青雪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正是李姑娘你那次的教导,改变了我的人生……回到峨眉派后,我比从前更加奋努力,终于学有大成,和花菱师姐平起平坐,傲晶师太对我也日渐看重,我也凭自己的努力夺回了尊严——”

    “是吗?那可真是恭喜你了……”李玉如露出坦率的笑容,虽然站在自己身前的,是与自己有世仇的峨眉弟子,但对待青雪,李玉如就如同对待自己的好姐妹一样,毫无避讳、有话直说。

    说了自己的事情,一年多没见,青雪倒是对李玉如这一年来的经历颇感好奇,于是转而问道:“倒是李姑娘,剑道大会过去后就再也没碰过面,不知道这一年多以来李姑娘过得怎么样?”

    李玉如依旧从容应道:“该怎么说呢,只道是经历还挺丰富的……嫁到赵家之后,我一直都和子川在一起——剑道大会过去后,汴梁还生过一次南宫家的大事;后来出了汴梁,在王家村得知了唐战兄弟的身世以及唐门世家的秘密;裕兴城一战,我们一行人也一起从军,算是实现了子川还有唐战兄弟的抱负;而今北伐山东既定,子川也算是成了赫赫有名的‘飞骑将军’……”

    听着李玉如的讲述,青雪时而颦蹙间微笑,稍许,青雪不禁感慨道:“没想到短短一年间,你和赵公子经历了这么多……李姑娘是李庭芝的后裔,赵公子是先宋皇室的后裔,同为名将之后,如今共赴疆场,这也不失为一段奇缘佳话——”

    “还好了,其实……从军的日子并不好过……”李玉如说着说着,脸上的笑容稍许收敛,取而代之的,是由内而外渐渐浮现的一丝悲伤。

    青雪本想问其缘由,然而当她目光稍稍偏转,看见了案前写有“赵子衿”的骨灰瓮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也渐而褪去。

    “那是……”青雪想问,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子衿大哥的骨灰……”李玉如也露出悲情的眼神道,“几天前,子衿大哥在江边受伏,惨死于兀良托多之手……因为这事,这几天子川也是悲痛万分,誓要亲手杀了兀良托多。而且兀良托多是蒙元名将阿术的后代,子川与他又有世仇……”

    “阿术?就是一百年前攻破襄阳的……蒙元名将?”青雪不禁瞪大双眼,“一百年前,赵樊、李庭芝、范天顺等人与阿术襄阳糜战,如此看来,李姑娘所说的世仇……”

    李玉如会意地点了点头,语气沉着道:“嗯,这是兀良托多故意向我和子川下的战书,看来一百年前的祖世恩怨,我们都躲不过……”

    青雪望着赵子衿的骨灰,默默惜声道:“战火无情,没想到李姑娘你和赵公子会经历这样的坎坷……”

    “呜啊——呜啊……”然而,就在李玉如和青雪共同沉浸在悲伤中时,一声婴儿的啼哭打断了二人的思绪——是安安,安安刚才才被李玉如哄睡,安静地躺在摇篮中,此时却突然哭醒。

    李玉如听见了,立刻跑到安安身边,晃着摇篮轻声哄道:“安安乖,阿娘在这儿,别哭别哭……”

    看见了娘亲,安安停止了哭泣,随即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还用稚嫩的小手在李玉如鼻子上刮了刮。

    李玉如像是被儿子逗乐了,笑着说道:“呵,小家伙还调皮——乖乖睡着啊,阿娘和青雪阿姨讲句话,一会儿再来照顾你……”

    说完,李玉如又晃了晃摇篮,见儿子不再闹了,才放心慢慢站起身来。

    青雪看见了摇篮里的宝宝,刚才的悲伤一下子忘得一干二净,也露出亲人的笑脸道:“这就是李姑娘你和赵公子的孩子啊,还真是恭喜啊,小宝宝真是可爱……”

    “还好了,现在有了孩子,做父母的也算多了一份牵挂……”李玉如红着脸应了一句,随后又慢慢收回笑容道,“他小名叫‘安安’,取这个名字是想让他一生平平安安……只可惜啊,孩子在乱世中出生,我们一家人之求能平安无事度过这一劫难……”

    “我相信你们会的——”青雪也应和鼓励了一句……

    李玉如这边再次将儿子哄睡后,又和青雪聊起了话:“现在你怎么办?你们师尊让你前来打探我的消息,结果却是在这和我聊起了家常,到时候万一问起来,你怎么交差?”

    青雪表情淡定道:“这个李姑娘你放心,师尊那边,我自有办法……”

    “倒是门外的情况……”李玉如又想起了门外的状况,随即道,“现在既然你没有敌意,那能不能替我帮门外的杨兄弟解了穴道……在门外站了那么久不能动,还不停担心我的情况,恐怕也是苦了他了……”李玉如说的,自然是之前在门外被青雪点了穴道的杨小飞。

    “噢,抱歉抱歉,我都忘了……没事儿,我现在就去帮他解穴,顺便向他道歉,不然他还以为我是什么敌人的刺客呢……”青雪急忙赔笑道,即刻准备起身走向门外。

    然而刚走没几步,青雪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表情立刻变为谨慎,脚步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吗?”李玉如看见青雪表情的不对劲,在身后不禁问道。

    “嘘——”青雪先是让李玉如小点声儿,随即悄声道,“门外有脚步声,好像是我师妹她们的声音……”看样子,青雪是觉了除了自己,还有其他峨眉弟子也偷偷潜入了这里。

    “你是说除了你,还有别人也来找我?”李玉如又不禁问道。

    “按原计划,应该只有我一个人来这儿才对,如果还有别人的话……”青雪冷静地想了想,随即道,“我懂了,一定是花菱师姐,她对我本就有猜疑——这个计划是我想的,她是怕我有自己的如意算盘,所以偷偷派人来监视我……”

    “那现在怎么办?”李玉如也清楚,如果峨眉派的人知道了青雪和李玉如“私通”的关系,那青雪今后都无法在峨眉派立足,于是李玉如也是略显焦急。

    青雪脑中灵光一闪,随即转头道:“我有一个办法——李姑娘,现在我的师妹们就在门外;一会儿我们演一场戏,假装我是来抓你的,然后武功不敌被你擒住,你就挟持我威胁她们离开……”

    “可是这样,真的能骗过她们吗?”李玉如不放心地问道。

    “没事儿,我们演得像一点就行……”青雪投去信任的目光道……

    帐门外,果真有两个峨眉弟子偷偷潜入到了这里。正如青雪所猜测的那样子,这两人是花菱偷偷派来监视自己的,意在观察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奇怪举动……

    “刚刚看到青雪师姐就是从这里进去的,现在怎么一点动静没有,难道说李玉如不在里面?那她干嘛不出来……”其中一个弟子悄悄说道。

    然而二人来到门口,门旁却站着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青雪点了穴道的杨小飞。杨小飞一脸焦急的神情,知道这些不之客潜入营帐会对李玉如不利,可自己浑身动弹不得却是无能为力。

    “被点了穴道嘛……”另一个弟子看出来了,随即笑道,“应该是青雪师姐干的,青雪师姐这么久没出来,李玉如一定在里面……”

    “叮——叮铛——”果然二人正在帐外窃窃私语,营中却突然传出剑锋相对的声音。

    “是青雪师姐——难道她和李玉如在里面打起来了?”门外的弟子不放心,二人互相点了点头,随即拉开营帐准备一看究竟。

    果然,帐中李玉如和青雪已经“打”得“不可开交”。李玉如翻身而过,一招“风灵剑”正中青雪的剑锋之下。青雪没有注意,剑路被偏移半分,整个人也有些失去平衡。

    这样子看起来,还真像是李玉如和青雪在死缠烂打,而且李玉如还占着半分优势……

    “李玉如,快快束手就擒,随我前往师尊赴命——”青雪还假模假样地威胁道,其目的是要骗过自己的师妹。

    李玉如当然不会屈从,莞尔一笑道:“哼,就凭你们峨眉派几个臭丫头?一年前你们抓不住我,一年后你们一样抓不住我!”

    李玉如说完,“风灵剑”转而攻向青雪下盘,青雪剑术虽高,但脚底的步伐却并不灵活,“风灵剑”疾驰而下,青雪竟是有些真不稳。

    “青雪师姐小心啊——”刚刚进营的弟子见着青雪处于劣势,于是大声提醒道。

    “啊?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好只有我一个人来这儿吗?”青雪还装模作样地转头问道,像是对师妹们的到来感到惊异。

    而就是这转头的一问,青雪故意露出了一个破绽——李玉如抓住机会,一个剑锋相向,封死了青雪的剑路。青雪这才“反应”过来,再想出招为时已晚,李玉如的剑已经架到了自己脖子上——二人的计划达到了。

    “师姐——”峨眉弟子二人见青雪被李玉如挟持,紧张喊道。

    “别过来,再向前一步,我就杀了你们师姐——”李玉如还做出样子,一边“挟持”着青雪,一边威胁道。

    见师姐被挟持,峨眉弟子二人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然而……

    “呜啊——”一声突然惊醒的婴儿啼哭,打乱了这份紧张。

    “安安——”孩子突然惊醒,李玉如下意识将头偏向摇篮一侧,却现由于刚才和青雪的“打斗”,自己离摇篮床的距离有些远。

    而这一幕刚好被峨眉弟子二人看个正着——其中一人二话不说,一卷长袖飞出,不偏不倚将孩子从摇篮床中夺了过来,反将其持为了人质。

    “糟了——”李玉如和青雪心中同时暗惊道。

    “呜啊——呜啊——”被陌生人劫持,安安开始担惊受怕地大哭起来。

    “安安——”李玉如更是焦急地惊呼道,由于自己的疏忽,竟是让孩子落入了险地。

    “这就是李姑娘你和赵公子的孩子吧……”其中一个弟子将孩子抱在怀里,冷笑望着李玉如道,“李玉如,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要是敢乱来,我可不敢保证你们赵家的骨肉……”

    这下子局势瞬间逆转,本来是想借挟持青雪,让峨眉众弟子离开;现在反倒是自己的儿子被峨眉派的人挟持住了,比起青雪来说,孩子的命当然珍贵许多,这场互相挟持的“戏码”,人质孰轻孰重一眼便知……

    “快放了安安——”李玉如都快急着哭了出来,自己再怎么危险也决计不能让孩子受罪。

    青雪依旧被李玉如假装挟持,但急中生智的她似乎又出一计。就在李玉如快要急得哭出来时,青雪默默凑到李玉如耳边道:“李姑娘你别急,我又想到了一个主意……”

    李玉如带雨梨花中,听见了青雪的计策,眼神稍稍一变……

    抓到了孩子,峨眉弟子二人的注意力全然放在孩子身上,而没有去管青雪和李玉如。“怎么样,李玉如,快快束手就擒,否则你的亲身骨肉性命不保……”峨眉弟子依旧威胁着李玉如道。

    正在这时,被李玉如“挟持”的青雪忽而一笑,随即冲李玉如道:“哼,李玉如,我劝你还是放了我,同我们一起回去。你可不想看着孩子刚出世,就死在我们剑下吧……”

    李玉如没有说话,刚才和青雪悄悄定下了计策,李玉如眼神故意露出呆滞……

    青雪望了望李玉如,又望了望身前自己的师妹二人,随即又道:“这样吧,只要你陪我们回去,我就放了你的孩子,如何?”

    “真的?”李玉如还假装哭问道。

    “当然,前提是我要亲自押你回去——”青雪继续笑道。

    “好,我陪你们回去,你们快放了安安!”李玉如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青雪的要求,架在青雪脖子上的剑也放了下来。

    就在放下剑的一瞬,青雪反手将李玉如从背后控制住了。“哼,李玉如,这回被我挟持的滋味儿如何?”青雪还故意做出歹毒的样子问道。

    李玉如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反复地重复道:“快放了安安,放了我的孩子……”

    “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听你的吗?”青雪又是冷冷一笑,随即对面前的师妹说道,“李玉如成功抓获!师妹,我们走,回去向师尊复命——”

    “好的,师姐——”看见青雪挟持住了李玉如,二人便不再猜疑青雪,抱着李玉如啼哭不止的孩子,准备走出营帐撤离……

    走出了帐门,一旁被点了穴道的杨小飞看见,只能是焦急无能无力,眼睁睁看着李玉如和孩子被峨眉派的人抓走,自己就是想要大声叫喊都是喊不出声……

    刚走出营帐,青雪又说道:“把孩子给我看管吧,你们押着李玉如——李玉如武功高强,就是押送她,也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青雪的口气很严肃,一旁的峨眉弟子二人信以为真,于是转手将孩子移交给青雪,自己二人则是准备转手押解李玉如。

    青雪接过孩子,准备将李玉如一把推给自己的师妹,然而……

    就在交接的一瞬,李玉如和青雪眼神一对,似乎是计划好了——只见李玉如突然一个翻身,趁着峨眉弟子二人不注意,转身下脚踢去。

    峨眉弟子二人没想到李玉如会反抗,丝毫没有防备,结果腹下被李玉如一脚重重踢过,纷纷倒地而去。

    “就是现在——”青雪眼神一对,说时迟那时快,李玉如夺过了青雪手中的剑——其实应该是青雪故意交给李玉如的——一手夺回青雪手中的孩子,一手继续用剑架在了青雪的脖子上,局势一瞬间再次逆转。

    等倒在地上的峨眉弟子二人意识过来,却现李玉如已经夺回了孩子,再一次挟持住了青雪——二人不禁眼神一怔……(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