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旧人重逢
    李玉如听到了外面杨小飞的叫喊,心知一定是出事了,但是不敢立刻出门的她,还是先言向外问道:“小飞,发生什么事了?”

    外面没有任何回答,如果是被人偷袭致死,至少也会有声惨叫;可杨小飞在外惊叫一声后就再也没了反应,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杨小飞被人点穴了,李玉如是这么想的。

    果然,话音刚落,不速之客便从营帐外不请进来。

    李玉如似乎是认识这个人,神情顿而惊异……

    “是你……”久久,李玉如才缓声应道。

    来者一名素绸女子,面容姣好,手持佩剑,来者不问,自然是偷偷潜入前来寻找李玉如下落的峨眉弟子。

    “你是青雪……”李玉如轻轻招呼对方的名字——“潜入”的峨眉弟子果然是青雪,也正如之前的计划,花菱等人在正门吸引赵子川等众将士注意,青雪则是从后方侧营偷偷潜入营地。

    “李姑娘,我们又见面了……”青雪和花菱等其他峨眉弟子不同,见到了李玉如,青雪并没有摆出一副“不善”的表情,而是转而温和的面容,似乎眼前站着的并不是帮规所托的必死之人,反倒像是就为逢面的朋友或姐妹。

    “小飞是不是被你在外面点了穴道?”李玉如第一时间还是关心帐外“出事”的杨小飞,于是担心问道。

    “放心,只是普通的点穴,半个时辰后自行通解……”青雪似乎不慌不忙的样子,与李玉如的对话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青雪姑娘,好久不见了啊,差点都快认不出你了……”想起久违的自己与峨眉派的恩怨,听出了对方没有恶意,李玉如也转而平和的语气道,“不过你来这里,我想应该也是傲晶师太的命令吧,如此说来,峨眉派众弟子向来都是集体行动,应该不止青雪姑娘你一人吧……”

    “你说得对,李姑娘……”青雪神情淡定地解释道,“我等奉师尊之命,特来捉拿李姑娘,就和一年多以前的剑道大会一样……”

    “那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还有,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下落的……”李玉如继续好奇问道。

    青雪微微一笑,一五一十说道:“师尊猜测,李姑娘你和赵公子成亲后,必会同行左右;赵子川赵公子立誓继承赵家遗志,也会持剑奔赴疆场、斩杀夷狄,而你堂堂的‘扬州女侠’,性格上自然也会随行前往……赵公子在北伐山东战事中,‘飞骑将军’名震中原,如此响当当的名号,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赵公子赵将军的下落,所以……”

    “所以你们就找寻朱元璋主力大军的下落,找到我们的部队,就能找到我是吗……”李玉如跟上说道,随即摇了摇头,“哎,真是,没想到出了名居然会这么麻烦,而且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傲晶师太居然还不肯放过我……不过你还是没说为什么只有你只身一人前来。”

    青雪紧跟着道:“因为来军营前,我和花菱师姐她们商量好了对策,由花菱师姐带人在军营大门处吸引主力,我则一个人从后营‘趁虚而入’……当然说的不好听了,最后能最先找到李姑娘你的,果然还是我……”

    “怪不得刚才外面那么大动静,恐怕是你的花菱师姐和那些峨眉弟子又在闹什么大动静吧……那你现在‘趁虚而入’成功了,想怎么做呢?”李玉如做好了一切可能的准备,闭眼笑问道,“是把我带回去,任凭你们师尊发落是吗?”

    “不——”然而,青雪表情略显严肃,语出惊人道,“这个计谋是我出的,自然是有我的打算……我一个人偷偷潜入这里,就是为了赶在她们之前提醒李姑娘你,让你多加小心;听说现在襄阳边界战事在即,李姑娘你不要被师尊还有花菱师姐她们趁乱钻了空子……”

    没想到青雪作为峨眉弟子,居然会好心前来提醒自己。不过李玉如似乎是能隐约猜到什么,看着青雪坦率诚恳的表情,李玉如不仅眉头一皱……

    军营大门口……

    赵子川最后的一招“御龙剑破”,与花菱竭尽全力聚集而起的“神灭剑光”正面相碰,内力乱冲,最终却是两败俱伤——花菱远远没有料到赵子川的内力和剑气早非以往,自己拼尽了全力,却是落了个内伤重负的下场;而赵子川更是单枪匹马与众峨眉弟子于峨眉剑阵中纠缠百余回合,抱着强劲复仇的坚定信念,连克峨眉弟子数番,最后与花菱的“狭路拼杀”,也是精力耗尽,再也拾不起长剑半分……

    好在最后的“御龙剑法”威力十足,其威慑足以让花菱等众峨眉弟子无法再战,连身为首席弟子的花菱都拼至内力枯竭,其他弟子就更不用说了。

    赵子川倒回了李显李功等众将士身边,而负伤的峨眉派弟子则是簇拥倒在了一块儿。没想到堂堂“峨眉剑阵”,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赵子川的“死亡冲锋”所击败,花菱心中很是不服;可赵子川虽然战不动了,但他身后的亲信将士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若是此时身负重伤的自己和残余众弟子强行闯营,也不会是赵子川手下千余士卒的对手……

    “将军,你没事吧?”看着赵子川体力透支倒地,血流不断的同时,连站起身来都很困难,李显等人跑过来焦头烂额担心道。

    同样的,花菱受的伤也不轻,最后一次“冲锋拼杀”,花菱体内像是受到了排山倒海般强烈的冲击,再也无法施力半点。

    身旁伤势较轻的峨眉弟子不放心,立刻凑过来关心问道:“花菱师姐,你没事吧?”

    “我不要紧……不要紧……”花菱努力平稳着气息,不过看这伤势严重的样子,似乎有些过于逞强,至少今天想抓住李玉如,已经不太现实。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师姐?”月离在一旁担心问道。

    “赵子川手下还有将士千人,我等身负重伤硬闯显然不太可能……”花菱坚忍着说道,“师尊之前给我们的命令,是要我们找寻李玉如的下落,并没有让我们直接动手……这次说到底是我莽撞了,强行闯营,害你们也受了伤……不过既然知道了李玉如的下落,就先放他们一马吧——我们今天先行撤退,擒拿李玉如来日方长……”

    说完,花菱在众弟子的搀扶下,准备离开营帐。

    然而现在身负重伤走路不方便,一直默而不动的先锋营众将士显然不会答应。他们虎视眈眈地望着花菱等人,不但趁着军营空虚前来骚扰,还出手伤了赵子川将军,说什么也不会这么简单放花菱等人走……

    “来人,给我把这些贼人拿下!”果然,李显实在是忍不住了,对自己的士兵部下喝令道。

    “是——”众将士齐声应道,纷纷亮出兵刃,朝着花菱等人紧逼而去。

    如果换做是平时,花菱等人与其纠缠完全没有问题;可现在重伤在身,别说制服他们,自身能否保全还是问题……纵使自己武功高强,重伤附身内力耗尽下,出自堂堂武林的峨眉派弟子,也会束手无策。

    “可恶,都是赵子川,要不是最后的那招剑法……”花菱忽感自己有些倒霉,如今全员重伤附身,没有一个人能解救如今的急火之危,自己等人也是束手无策,只能慢慢等待被营中将士处决的结局……

    “站住——”关键时刻,身后突然赵子川的一声军令响起。

    赵子川发号施力,其下不敢不从,刚想要给花菱等人一些颜色瞧瞧的士兵,也都停下了脚步。

    赵子川倒在地上,强忍着身上的疼痛道:“放她门走……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她们——”赵子川痛楚间,竟下了这么一道莫名的军令。

    “为什么?”李显在一旁很是不能理解,不甘心大声问道。

    不只是李显等人,对面的花菱及众峨眉弟子听了,也是朝赵子川投去了惊异的目光。

    赵子川继续道:“放她门走,本将军说过了,这件事情是本将军的私人恩怨,是杀是全由我来决定……”

    “可她们有可能是敌军的内贼,要是就这样放她们走的话,恐怕……”一旁的士卒有些担心道。

    “放心,他们并不是敌军的内贼,如果真是,就不会这样大摇大摆地走正营了……”赵子川继续解释道,“我和玉如原时招惹了一些江湖是非,这些没还清的私人恩怨,就留给我和玉如应付吧……我们现在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对付元军和安守营地上面,放她们一马,也算是给军中减一分负担……”

    没办法,赵子川身为主将,所示军令众军不敢不从。纷纷收回手中的兵刃后,又慢慢退回了原地,只能朝花菱等人投去不甘的目光。

    花菱强忍着伤痛,两眼注视着赵子川,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索性冷声笑应道:“哼,我明白了,你是故意放我们走,不想让你手下的部将牵连到无关是非的江湖恩怨中对吧……”

    赵子川没有立即回答,只是两眼坚定正视着花菱。

    花菱继续冷笑道:“不过不要以为送了个人情,我们就不会再来了……赵子川你听好了,只要李玉如活着一天,我们峨眉派就不会停止对她的追捕。你是身处安世也好,乱世也好,娶了李玉如为妻子,你这辈子也别想和峨眉派逃脱干系——”

    赵子川听完后,露出自信的笑容,毫不示弱地回应道:“哼,好啊,只要有我在,你们就别想伤害玉如一根寒毛,我赵子川随时恭候尔等大驾——前提是,你们真得有这个本事的话……”

    这句话明显是反驳的挑衅,花菱听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可现在重伤在身,自己等人又无能无力,赵子川给了自己等人安全撤退的机会,自己等人也只能暂时灰头土脸地离去。

    “我们走——”花菱愤恨中不屑地命令了一句,兰芯、月离等峨眉弟子互相搀扶着站起,纷纷离开了先锋军营……

    赵子川放自己等人一条生路,花菱等人才算是平安离开。但花菱似乎并不放弃对李玉如的追捕,离开军营许久后,还在念叨着之前的计划……

    “对了,叫青雪去侧营偷偷潜入,怎么没有消息?”花菱见青雪迟迟没有消息回来,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应该很快了吧……”兰芯在一旁劝解道,“师姐你之前不也派了其他姐妹去跟踪青雪师姐了吗?就算青雪师姐不回来,她有什么动向,你的眼线马上就能得回消息——”

    “是呀,青雪平日里处处和我作对,这次这么爽快答应搜寻李玉如的计划,实在有些可疑……”花菱独自念叨道,“索性这次派其他弟子去跟踪,看看这个青雪到底在搞什么鬼,这么久都没有消息……”

    看样子,花菱一直对自己的“竞争对手”青雪提在心头,这次有猫腻她是猜中了;可她怎么也猜不中,青雪和李玉如之间也有深厚的交情,这次青雪主动选择侧营潜入,竟是为了提醒李玉如的安危……

    而此时此刻,李玉如营帐内……

    “没想到你这么好心,居然会特地跑来营中提醒我安危……”李玉如对青雪的险中送助既感欣慰又感好奇,于是继续问道,“可是为什么呢?你是峨眉派的弟子,理应也是来抓我的,为什么却要这样冒险帮助我?”

    青雪微微一笑,随即道:“因为李姑娘你是我的恩人,我很感谢你——”

    “恩人?”李玉如有些匪夷所思,自言自笑道,“我可不记得我帮过你什么……你这时候说这种话,我……我还有点接受不了……”李玉如显然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

    “当日在汴梁南山郊的山洞,李姑娘你被关押的对方,你和我说过很多的话……”青雪回忆着说道,“可能这些话对李姑娘你来说习以为常,所以印象不深,但对我来说,却是受益匪浅,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有说过什么话吗?”李玉如似乎是还想不起来,有些脸红地羞愧问道。

    “李姑娘你可能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李姑娘的一言一行……”说着,青雪帮着李玉如一起回忆,在南山郊二人对话的往事……

    (回忆中)……

    汴梁南山郊山洞内……

    青雪缓了缓神,继续道:“我小时候父母就是死在了蒙古人的刀下,后来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从蒙古人的刀下把我救了出来,为此,我非常感激傲晶师太……可是,待傲晶师太救出我后,她就强行让我入了峨眉派,断绝一切红尘,墨守帮规。在峨眉派里,我被人歧视和羞辱,傲晶师太对我又是极为苛刻和刻薄,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我也想过凭自己的力量改变自己,后来听说帮中地位越高的人,待遇才不会差。于是我十年来勤练武功,打败了峨眉派众多同门弟子。好不容易赢得了一丝地位,可是面前还有一个我一直都战胜不了的花菱师姐。花菱师姐武功超群,是峨眉派鲜有的人才,可是她在帮里也处处针对我,歧视打压我。可以说,只要有她在,我永远都不可能找到尊严。而花菱师姐又有信任她的傲晶师太在撑腰,傲晶师太也看不起我、歧视我,所以,我几乎对我未来的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了……”说着,青雪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我很可怜你的身世,却不可怜你后来的经历……”谁知,李玉如不但没有用怜悯的话安慰青雪,反倒是用略带批评的口吻说道,“没尊严就抢啊,在帮里没有实力,被歧视是活该——”

    “什么……”青雪不知道李玉如为什么对自己是这样的口气。

    李玉如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在成为扬州的‘芙蓉女侠’之前,是活在蒙元暴政的威迫底下,你觉得我的尊严会比你高吗?蒙元朝廷视中原人士为低等,歧视甚至滥杀我们中原百姓,不光是我,在此之前,所有的汉人都是没有尊严地活着的……不过,正是因为没有尊严,所以我才会去争取尊严,用实力来说话!既然蒙元朝廷敢欺压我们中原百姓,我就敢和他们对着干,于是我便发誓要解救中原百姓于蒙元暴政的枷锁之中。我能成为‘芙蓉女侠’,那都是凭决心、凭实力说话的,背后吃了多少的苦,有谁能比我清楚,但又有谁能不清楚其中的艰辛?现在的情况也不例外,傲晶师太为了前世的恩怨,想要置我于死地。虽然打从心底我不想恨傲晶师太,不想让这个仇恨越来越深,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我也不会让自己如同草芥一样被傲晶师太前辈给弄死,在某些真理方面,我会守住我的原则,会争取在真理下个人最基本的尊严!只不过这些,都是用自己全部的努力争取过来的!”

    青雪听着李玉如的话,精神也似乎被震撼到了。

    李玉如看着青雪,继续说道:“再就拿青雪姑娘你而言,屡次的失败而已,这么快就对人生失去了希望,又何来的尊严?想要得到的真理,就要用无数次的汗水和努力去争取。如果中途放弃了,原来的事实不会改变,旧的法则不会改变,没有人会去同情你,陪你没落和跌入棺材的,只有你自己!所以说,想要改变什么,只有自己才能做到。打不赢花菱又怎么样,打不赢就练,练了接着打,打不赢再练,直到把自己要的真理得到手,否则,没有人会认同你,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尊严!”

    ……

    (现实中)……

    “我好像……是有说过这样的话……”李玉如似乎是渐渐想起来了,默默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