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六章 獠牙毕现 下
    赵子川倒地不起,身后李显等众将士似乎已是急上心头。然而看着威力四惊的峨眉剑阵,众人又无破解之法,只能是焦急地站在原地,看着阵中备受煎熬的赵子川……

    赵子川体力趋近空虚,但他依旧坚忍着想要重新爬起……咬牙一阵后,赵子川双手持剑,满身是血地站起,气喘几阵后,眼神不屈地直视着花菱等峨眉众人。

    兰芯在后面看了,冷笑一声道:“哼,被打得遍体鳞伤,还想要继续坚持吗……看你逞强的样子,恐怕是不甘心被我们轮番羞辱吧……”

    然而,正视的花菱见着赵子川的眼神,稍稍收回之前的不屑,转而谨慎暗道:“不对,这家伙眼神中的斗志还没消失,像是还留一手……”

    “呼……呼……”赵子川勉强站起,粗口气喘不停,眼神中的坚韧却是始终不变。

    “将军——”李显看着赵子川体力不支的负伤之态,焦急万分不断,想要上前帮忙道。

    但赵子川依旧和刚才一样,没说任何话,只是头也不回地做了一个阻止手势。

    “你们男人就是喜欢逞强,明明打不过,还非要一个人冒险坚持……”兰芯又在后阵轻蔑道。

    赵子川还是没有理会兰芯的挑衅,他的眼神中,似乎只有眼前的花菱一人。

    花菱看出来了,稍许思绪停顿后,随即道:“我知道,你们赵家三少个个都有骨气,你大哥赵子衿早年从军,二哥赵子博年纪轻轻就成了华山派的堂主,至于你赵子川,更是继承祖先遗志,持‘乾坤二剑’斩杀夷狄……不过,就本事上来说,你似乎是逊了点啊。堂堂‘飞骑将军’,居然被我等峨眉剑阵逼入绝境,还说要保护李玉如,怕是你没这个本事——”

    赵子川听了,心中莫名一阵愤怒与痛楚。他倒不是气愤花菱对自己的羞辱,只是听到花菱提起自己死去的大哥,想起兀良托多的世仇和自己的无能,赵子川不觉苦痛中怒上心头……

    花菱并不知道赵子衿殉职的消息,看着赵子川忽而愤怒的眼神,还以为是自己的言语羞辱激怒,索性继续道:“你们赵家人的事,我们峨眉派管不着;同样,我们峨眉派的事,你们赵家人也管不着……李玉如的母亲触犯帮规,她迟早要死在师尊的剑下,不管你赵家子弟有多么大的抱负,今天李玉如我们拿定了——”

    赵子川定了定神,手中的长剑再次提起,正指着前方的花菱,郑重说道:“你说得对,我的本事是逊了点……可我今天一定会拼死保护玉如,我堂堂‘飞骑将军’,若连这点剑阵都破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统领千军万马,继承祖先遗志,为我大哥报仇……”

    “报仇?”花菱听到“报仇”一事,眼神不禁一怔,因为她并不知道赵子衿的死讯。

    赵子川也不管花菱等人是否知道,继续独自说道,似乎是在立下自己的誓言:“我的目标是要杀了兀良托多,为死去的大哥报仇,挥军横扫北上,驱逐蒙元暴政,岂能被尔等小辈所阻?”

    “说我们是小辈……”花菱听了赵子川的放言,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赵子川说出了豪言,不但心气稳定了,似乎因重伤损耗的体力也恢复了不少。重新提剑的他,眼神坚定道:“一年多以前的剑道大会,我打不过你……可如今的我早已不比从前,现在的你们,也不过是我通向成功目标的障碍罢了,让你见识见识我们赵家人的坚韧!”

    赵子川身处逆境,却还反过来挑衅峨眉众弟子。花菱听了,火气早就不打一处,本来今天只是打算探寻赵李二人的下落,而如今的场面,却是逼得花菱想要杀了赵子川。

    “行,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成全你好了……”花菱咬牙说道,“你说我们峨眉剑阵不值一提,那就让你好好在这不值一提的剑阵中自寻苦果吧——”

    说完,花菱又命兰芯等人摆出“赤龙剑阵”,故技重施,只是这一次,花菱打算要了赵子川的命。

    无数的毁灭剑光瞬时自剑阵四周闪耀,下一刻便会齐飞杀出。但赵子川并不畏惧,手中双剑即刻变式,做好了随时应对的准备。

    “去死吧——”花菱愤怒中示令一道,阵中火雨剑光铺天盖地而来,这一次的威力比刚才更要惊悚,赵子川的处境也是更加凶险。

    “将军,危险!——”李显等人在后面看不下去了,刚才的一招赵子川险些丧命,如果再吃这招“剑雨”的话,毙命无疑。

    不过这一回赵子川的神情完全不同,不再是之前的惊慌缭乱,而是镇定自若……赵子川双剑内力齐发,黄绿剑光化作一道交错的盘龙屏障,自周身各处延展开来,发出龙吟般的震慑。

    峨眉剑阵这边,“赤龙剑阵”的火雨剑光齐至,集中交错而朝赵子川袭去。剑光如同闪电劈裂,一道又一道,密密麻麻朝着赵子川的盘龙屏障击穿而去。赵子川用尽全身的气力,将“龙阵”的威慑发挥极致,一道道龙威怒吼将飞来的火雨剑光一一吞噬。瞬时间,赵子川的一声怒吼伴着龙威,龙之剑气震荡般四周爆破开来,峨眉剑阵的毁灭剑光几乎在一瞬间被龙慑冲散得灰飞烟灭……

    “这不可能……”见刚才还奄奄一息的赵子川,突然一招防御剑法,就将“赤龙剑阵”以守待攻瓦解,花菱也露出了惊异的眼神。

    “同样的招式可对我没用,峨眉剑阵不过如此……”赵子川继续凝聚着御龙剑气,抬头朝花菱冷望道。

    “你说什么?”花菱略显惊慌地问道。

    “轮到我了——”赵子川凝剑中,怒声喝道,看来此御龙剑法不只是防守,还能突以强攻。

    赵子川周身凝聚的盘龙剑气,顿时转换阵势,剑锋指而转向,巨龙扬起雄头,亮出利爪似要直扑而下……赵子川剑锋回后,第一目标竟是后阵的兰芯。

    “兰芯,挡住他——”花菱看出了赵子川由守转攻想要破阵,随即提醒后阵的兰芯道。

    兰芯也是感受到了赵子川从未有过的剑魄,知道此为搏命之式,自己决不可怠慢半分,赤龙剑阵转而聚力而出的“毁灭剑灵”,寒光汇聚而起的黑色剑芒,稍一触碰便是粉身碎骨,让人胆战心惊。

    但周身凝聚着盘龙之力,赵子川“御龙剑破”凌然而出,伴着龙震之威的冲击,不畏惧任何死亡,正面直朝兰芯的“毁灭剑灵”而去。

    “这家伙疯了吗……”兰芯也不确定自己能否挡住赵子川的冲击,看着御龙剑气搏命飞来的赵子川,兰芯心中不免一寒……

    “铛——”剑锋正面而对,赵子川的乾剑与兰芯的长剑凌厉相拼,周身拨散的剑气如同平荡之势,不但震倒了距离稍近的李显等众将士,就连兰芯周围内力稍强的峨眉弟子也是支撑不住,纷纷御剑后退几步。

    这一后退,峨眉剑阵出现波动,不但弟子间相互内力互补不上,剑阵动摇,兰芯御剑的内力也受到影响。这一下冲击而过,赵子川的“御龙剑破”如狂风般席卷,内力瞬时碾压而去。

    赵子川的内力深厚远超兰芯的想象,兰芯的“毁灭剑灵”支撑不住,随着一声内力冲击的巨响,黑色剑芒如同被巨龙威慑震碎成四分五裂。剑法即破,兰芯自己也是抵挡不住,御龙剑法正面冲击,兰芯惨叫一声,整个人被剑气冲飞数十丈之远,倒回花菱身边,口吐鲜血重伤不起。

    “兰芯——”花菱眼见此景,更是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她万万不会想到如今的赵子川竟会有如此精强的内力。

    花菱这边还在担心,赵子川可没有停。御龙剑气仍在挥舞,可兰芯败下之后,峨眉剑阵已经变得四分五裂,更别说一挑一谁能是赵子川的对手。

    “吼——”赵子川的龙威还在继续,不断“蚕食”着剑阵中的其余众人……

    “兰芯,你不要紧吧?”花菱看着姐妹受伤,都忘了去对付“野兽之力”的赵子川,而是转头关心起受伤倒地的兰芯。

    “别……别管我……”兰芯忍着重伤,苦苦支撑道,“师姐,你快去……快去帮助其他姐妹们,她们……她们挡不住赵子川的……”

    “啊——”果然,兰芯话音未落,又一个姐妹飞身重伤倒在了花菱身旁。花菱转眼一看,这次重伤倒地的竟是月离。

    “月离——”看着月离似乎受伤更重,花菱这边又担心起来……

    确实,今日的赵子川勇猛神威,峨眉弟子接连败阵,兰芯、月离这样的高强弟子皆不是对手,其他人就更不用说……果然,不出多久,在赵子川“御龙剑破”的威慑下,峨眉弟子皆重伤倒地不起,峨眉剑阵瞬时瓦解,只剩下花菱一人。

    不过赵子川也并不好受,这招“御龙剑破”,算是赵子川赌上性命用尽了自己全身力气,剑法神威的同时,自己的双手也被剑气灼伤……

    终于,赵子川转过头,面对着自己最后一个对手,也是最难对付的对手花菱。

    花菱眼见自己师妹全部重伤倒地,心知今日赵子川是来搏命的,不豁出全力应付,恐怕自己也难逃败阵。

    赵子川的内力几乎拼到了尽头,但想着拼死要保护妻子及不甘自己无能报仇的决心,赵子川说什么也要血战到最后一刻,这是比绝境中独骑万军厮杀还要坚韧的决心。

    “还剩最后一个……”赵子川最后将目标定在了花菱身上,持剑的双手开始有些颤抖——赵子川快要支撑不住了——但赵子川依旧是咬牙坚韧道,“我要为我大哥报仇,实现志愿,就必须要有克服一切磨难的坚韧,忍耐痛苦的毅力和战胜心魔的决心。唐战兄弟和菁妹之所以不让我出兵襄阳,就是想让我独自一人明白这个道理……在完成这一切前,我绝不会被任何阻碍所击倒,包括你们峨眉派的人……”说话间,赵子川似乎是真正明白了唐战和陆菁不让自己出兵的缘由。

    花菱并不知道赵子川说得什么,但她知道今天赵子川说什么也会和自己拼命。

    “吼——”果然,一声龙吼之威,赵子川用尽最后的力气,“御龙剑破”震天动地而出,如同亮出獠牙的猛虎,心中坚信的,只有一身是胆地正面冲锋。

    花菱自然不敢懈怠,感受得到来自前方威力惊人的冲击,花菱也是使出浑身解数,剑气所聚“神灭剑光”,紫电风暴合而为一点,正对赵子川剑芒而来。

    剑光四闪,乱气横飞,“御龙剑破”与“神灭剑光”相交而至,顿时内力乱冲,天地如同交覆般变化无常……“呀啊——”赵子川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绝境怒吼,紫金剑气相融相错,随即一声爆炸的巨响,飞扬尘土漫天黄沙,将这一切凌乱深深掩埋……

    尘土混乱中遮掩视线不清胜负,无论是阵外焦急等候的李显李功众将士,还是军营门口重伤倒地的众峨眉弟子,皆担心不知所措……

    不过多久,终于从尘土中相对飞出两个身影——一个是赵子川,飞回摔倒在将士阵中;一个是花菱,重伤吐血倒在了军营面前……

    二人拼尽了全力,赵子川用尽了全身气力,与花菱战成平手后,自己再无力气继续应战;而花菱也是被赵子川强大的剑气所震慑,正面冲击不及防备,倒地重伤无以再战……

    “将军——”“师姐——”双方阵营处,各自为自己的人担忧不已……

    后方李玉如营帐中……

    “外面好像有什么响动……”营帐离军营门口有些距离,但刚才赵子川和花菱的正面交锋,内力造成的巨大声响,李玉如在营中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于是不禁疑惑道。而营中剩下的赵子川亲部,几乎都集中到军营门口处,因此暂时也没人回来通报前面的情况。

    “要不我替夫人您前去看看吧……”侍卫亲兵杨小飞自荐道。

    “嗯,外面的情况是不是出了什么乱子,这附近的巡逻士兵都不见了,小飞你前去看看为好,不过你自己要小心……”李玉如点头答应同时,关心提醒道。

    “放心吧夫人,我不会有事的——”杨小飞自信回应道。

    李玉如现在,也只能祈祷不要有什么凶事发生为好。然而一边照顾儿子的同时,不知为何,李玉如心中有着隐隐的不安……

    杨小飞走出营张,想要凭敏捷的身手快速跑向事发地,可警觉性一向机敏的他,忽而察觉李玉如的营帐有人影攒动,还没跑出几步,于是立刻回头惊叫道:“什么人?”

    然而警惕性高,自己却是没有比不速之客更加能耐。还没等杨小飞反应过来,自己的穴道就被人点住了,动弹不得……

    李玉如听到了外面杨小飞的叫喊,心知一定是出事了,但是不敢立刻出门的她,还是先言向外问道:“小飞,发生什么事了?”

    外面没有回答,如果是被人偷袭致死,至少也会有声惨叫;可杨小飞在外惊叫一声后就再也没了反应,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杨小飞被人点穴了,李玉如是这么想的。

    果然,话音刚落,不速之客便从营帐外不请进来。

    李玉如似乎是认识这个人,神情顿而惊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