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五章 獠牙毕现 上
    千钧一发之际,赵子川的剑气救下了危在旦夕的李显。李显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则是惊吓得倒地在后,但也算是躲过了花菱的剑。

    而花菱则是微微一笑,收剑退去后,目光朝剑气袭来的方向而望——是的,一直苦寻的赵子川终于露面了……

    赵子川从后方的盾阵处走来,手持乾坤二剑,目光坚定有神。周围众将士所见,皆让开其道,受伤的李功更是艰难站起,招呼着说道:“将军,你看……”

    不等李功说完,赵子川举起了手势,示意李功有伤在身不便多言。随即,赵子川往大营方向径直而走,来到倒地的李显身边,目光却是直直盯望着花菱等众峨眉弟子。

    “将军,这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姑娘,集体来军营挑衅,还声称要找你和夫人……”李显略有被剑气所伤,站起身后吃力说道,“将军,这恐怕是敌军……的诡计,故意扰乱我军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将军可有万分小心……”

    然而,赵子川对花菱等人再熟悉不过了,他表情淡定地望着众峨眉弟子,随即对身后的李显及众将士说道:“行了,你们都退下吧,这里由我一个人处理就好——”

    “可是将军……”李显还是不放心,刚想要提醒却又被赵子川拦住了。

    “我说了,这里我一个人处理就好,其他人不准插手!”这一回,赵子川语气倒是有些呵斥的样子,强令自己的部下不要轻举妄动。

    李显虽然不理解,可赵子川所言皆是军令,自己等人不得不从。但李显心里还有担心,刚刚看着花菱等人的身手不俗,十几人剑法皆了得,赵子川若是一人应付,就算武功再有自信也过于冒险了些。

    “众将听令,由原地后退二十步!”赵子川虽然吃惊峨眉弟子的突然出现,但他很明白花菱等人来此的目的,赵子川似乎是想自己面对峨眉派的“恩怨”,索性命部下军将后退二十步,意在避免无辜伤及。

    但如此以来,李显等人就更是放心不下,赵子川身为主将按道理应该从事谨慎,如此冒险之行,众人不知道赵子川究竟意图何在。

    不过军令还是得执行,赵子川“后退”命令即出,众将士还是揪心不放地退行了二十步,也算是离赵子川等人有了一些距离……

    赵子川见无关之人退到了“安全地带”,随即两眼正望着花菱等人。他很明白峨眉派弟子找自己和李玉如的目的,如今峨眉派首席弟子花菱亲自前来,赵子川心中也是略显踌躇——他清楚花菱的武功,汴梁交手时,自己还未曾是花菱的对手。虽然现在武功得以提升,但究竟是否能敌还犹未可知。何况对方还是十数弟子同行前来,若是仗人多摆出峨眉剑阵,自己就更难应付……

    赵子川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对面的花菱则是先言冷笑道:“好久不见了,赵公子……不,现在应该叫‘赵将军’了……”

    赵子川一脸严肃的神情,冷声应道:“不敢当,花菱姑娘,汴梁南山一别,没想到今日会在这军营里相见……”

    看着二人像是熟人般的“热情招呼”,身后众将还以为来者是赵子川的什么朋友,遂略显惊异;可刚才花菱等人的“见面礼”似乎鲁莽了点,一点不像是故友重逢的样子,更像是仇人相见,众将士很是不能理解。

    “怎么,傲晶前辈没有随你们前来吗?”这回倒是赵子川先言问道。

    “没想到赵将军这么惦记她老人家,也不问问我们前来的目的……”花菱冷笑着回应一句。

    “你们的目的再清楚不过了……”赵子川严谨不敢懈怠道,“你们不就是想找玉如,以实峨眉派的帮规吗?我可以告诉你,玉如人就在这里,不过想要见她,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着,赵子川手中的剑微微一动,随时做好了一决胜负的准备。

    “哼……”花菱听完,冷冷一笑,随即道,“既然在这里,那今天这扇大门,我们是闯定了……告诉你也无妨,师尊也来这里了。不过今日要抓李玉如,根本无需师尊出手,我等众姐妹强行闯营,赵将军你能奈何?”

    “你可以试试看……”赵子川两眼一凝,以待即刻奋力一战,不过还未出手,赵子川继续道,“不过话说回来,峨眉派的眼线也真够厉害,离开了汴梁这么长时间,居然还能找到我和玉如的下落,如今还能来我这军营里上门,真有你们的……”

    “赵将军一路骁勇奋战,‘飞骑神将’威名震慑黄河南北,我等江湖之人又怎不知?”花菱继续冷笑道,“要怪就怪赵将军你一向高调行事的作风吧……神将的威名自古敬仰,赵将军如此年轻就有如此之名,那就让我见识见识,比起汴梁剑道大会之日,赵将军武功长进几分——”

    说完,花菱一个跃步,提剑飞驰,先发制人而至赵子川身前。剑光一闪,赵子川不敢怠慢,手持乾坤二剑,予以抵挡。

    花菱剑法疾快凶狠,往往令人出其不意。“青羽剑光”破空而出,十四道青光剑气凌厉而下,如骤风呼啸般疾驰而落,正中赵子川身前四寸。

    赵子川沉着应对,“星连剑诀”自乾剑而出,金黄剑光恍若八风剑阵,瞬间如莲花般绽开;剑影此起彼伏,剑气冲天而上,与疾驰而下的“青羽剑光”一一捉杀,一时间难分胜负……

    “蹭噌噌——”伴着无数剑气的呼啸,地面上愈渐愈多密密麻麻的剑痕。花菱的出手依旧犀利不变,而赵子川的剑法比原来更多几分灵动和沉稳。二人一时僵持不下,但赵子川仗着铠甲护身,索性放手冒着“剑风”,屈身直攻花菱下盘。

    相较而言,花菱身着素绸,身无护甲,她可不敢像赵子川那样随意冒着交错的“剑风”转身变招。看着赵子川屈身下攻而来,花菱半空中即刻变招,“断羽神剑”伴着羽毛般的轻盈及剑杀惊鸿的气魄,剑光织网、闪电四交。

    这一式剑气内力稍强,赵子川由于冒险深入,手腕顿现几处剑伤。但赵子川忍着伤痛,执意攻袭花菱下盘,“冲云剑”凌厉一击,疾光飞驶而去。花菱半空中虽出招凶狠,但平衡难以掌控,赵子川搏命一击袭来,自己无以全部闪开,只得潦草稍作抵挡,遂后退而去。

    “冲云剑”的力道精强,花菱也稍许受了内伤,但处理的得当,小伤并无大碍;反观赵子川,虽然主动出击击退了花菱,但刚才冒险顶着“断羽神剑”的剑风,自己手腕处多现数道血口,加上内力冲击的突然,内外兼有受伤……

    花菱退回原地,看着赵子川有些气喘地站在原地,冷笑着说道:“不错嘛,赵将军,士别三日,武功挺有长进,能和我不相上下;想当初在汴梁,你可是连我一招都挡不住……”

    赵子川捂了捂略作疼痛的胸口,稍许喘气后,镇定直视道:“哼,想见玉如,得先跨过我这关……不过,就凭你们几个,破烂剑法成堆,恐怕今天难以得愿……”

    “你说什么?”赵子川明显是在嘲笑自己等人,向来脾气不稳的花菱,听后眼神一怒,随即伴着杀气说道,“好,说我们是破烂剑法,今日就让赵将军你好好见识见识,峨眉剑阵的恐怖……兰芯,摆剑阵!——”花菱遂向身后的兰芯等人命令道。

    “是,师姐——”兰芯应声答道,遂同月离等众弟子提剑排阵展开,轻功一跃而至赵子川周身,形成包围之势。

    “将军——”李显等人在背后见着“众敌”包围,怕赵子川遭遇不测,遂大声喊道。

    然而,赵子川似乎是不想让无关之人涉及江湖恩怨,随即头也不回地作出阻止手势,命手下之人不许擅自行动。

    峨眉派众弟子已将赵子川团团包围,包括花菱在内,十数弟子纷纷举剑而对。

    “月剑阵——”花菱呼应一句,阵中众弟子遂齐剑而出。剑光群杂如电闪云间,自赵子川头顶百般作响。忽明忽暗的剑光密布,难以看清剑气所归。

    赵子川眼中缭乱,但意识清醒的他依旧两眼对视着花菱。他觉得花菱是全阵中的阵眼,因此断定想要破阵只要打败花菱即可。

    “来多少人都不够看!——”赵子川壮胆豪言一句,先发制人提剑便朝花菱而去。

    不过事情没那么简单,花菱并未太多出手,两眼冷视着赵子川,似乎打败对方根本无需自己动手……

    “蹭——”赵子川奔袭间,后方一道冷剑凌厉而来,赵子川还没回过神……“啊——”一道血口从手臂处划出,赵子川痛叫一声,遂停下了脚步——刚才很明显是后方的突袭冷剑,自己的注意力全然在花菱身上,反而忽视了其他弟子。

    “赵子川,在汴梁的时候可没让你尝过峨眉剑阵的苦头,今天再见也不算迟……”花菱冷笑着说道,“那时你能救下李玉如,打败师尊,靠的都是‘江湖博’朋友和唐家后人的帮忙……现如今你只身一人落阵,无人相助,看你这个堂堂赵家后人,还怎么逞能?”

    赵子川没有理会花菱的话,只是停下脚步冷静下来,耐心寻求破阵之法。

    “想冷静观察阵法,你可没那个功夫……”花菱看着赵子川停下后迟迟不出招,遂冷冷说道。

    花菱向对面的兰芯眼神示意,兰芯所立之处,众弟子剑法再次变化——峨眉剑法凶狠中善虚无变幻,一人即是如此,若是阵中众弟子齐剑归宗,其势必如云海般迷绕,迷蒙中暗藏波涛般汹涌。

    果然,剑法的转换如影而变,赵子川还没看清第一式,兰芯等人的剑法套路便有他路……久而久之,赵子川的目光缭绕不定,看不清对方的剑法,就连自己的行动也受影响……

    “蹭噌噌——”又是几道剑光从莫名方向飞出,赵子川凭着自己的感觉,想要翻身躲避,然而……“啊——”一声惨叫,赵子川不但没有躲过剑气,还不偏不倚全部吃了剑招。等自己痛苦倒地后,自己还没意识过来,明明感觉到剑气飞来的所向,自己却是没能躲过,而且全部中招……倒是稍许清醒后,赵子川才渐渐发觉,刚才的剑招变化乱人视觉,使得自己的判断出现偏差。想要破除峨眉剑阵,就绝不能被眼前的迷乱所干扰……

    “将军——”后方的将士见赵子川倒地,又担心不已地在后方喊道,似要冲上前来帮忙。

    然而,赵子川做出一个阻止的手势,并干脆利落重新站起。这次虽然全身上下吃了剑伤,但这点皮外伤赵子川根本不放在眼里……

    “哟,还能站起来嘛……”花菱不屑一顾地冷冷笑道。

    “既然被动不行,那就主动出击!”赵子川心中坚定道。

    赵子川双剑再起,这次化被动为主动,乾坤二剑飞招而出——黄绿剑光如闪电交错,逆境中“三十六道连斩”划破长空。不管剑阵周围峨眉弟子什么方向、什么出招,赵子川齐剑飞天,黄绿剑光向四周大杀剑阵,如同纵天霹雳般横错而出,正袭剑阵周围的每一个峨眉弟子。

    然而,看似威力纵穿的“连斩剑法”,在花菱眼里看来,似乎根本不屑一顾……“想凭一招击破阵法全部,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兰芯,赤龙剑阵!——”花菱又冲对面的兰芯命令道。

    兰芯指挥着阵中其他弟子,这次阵剑阵众弟子齐同阵中的赵子川并招而去。赵子川的“三十六道连斩”威势惊人,但向四周分向出招,内力早已削弱;反观峨眉众弟子,眼见八方杀招袭来,十数弟子同剑齐攻一点,威力顿时呈数倍增长……

    果然,赤龙剑阵即出,峨眉剑法中最凶狠凌厉的杀招几乎一并而现——剑雨飞光齐天而破,毁灭赤龙剑气纵贯而下,几乎是在一瞬便吞并了赵子川分向四周的“连斩剑法”。没完,剑气交错如同火雨连天,根本不等赵子川收招躲避,四周的“杀剑”已然铺天盖地袭来。

    赵子川眼神一怔,他知道自己根本躲不过这一招……“啊——”又是一阵痛叫,赵子川遭受重创突袭,四周袭来的“赤龙剑气”,如同无数把锋利炙热的匕首,一道道穿过自己心口,使其灼热难耐……

    终于,赵子川像是支撑不住的样子,心如刀绞只是一瞬,但在赵子川看来,如同经历了地狱刀火般的割绞数时,精神灵魂被灼烧、蒸腾……

    身受剑气重创,赵子川再也站不住了,铠甲间隙处渐出满身的血痕。赵子川朦胧的双眼微微跳动,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最终双膝跪地,整个人如同耗尽精力般倒在了地上。

    不过虽然重创倒地,但赵子川的意识还算清醒;眼神迷蒙,可嘴角倔强的坚韧依旧不减……倒地的赵子川两手依旧双剑紧握,他还不想放弃,尽管疲劳重伤的身体已经有些不听使唤……

    赵子川倒在阵中,花菱心知其已到达极限,无法继续应战,索性冷嘲热讽道:“哼,武功长进不过如此嘛,看来赵将军也只能到这儿了,到头来还不是我的手下败将……”

    赵子川默而不语,但重伤不起的他,似乎并未一蹶不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