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上门挑衅
    赵子川和李玉如一起在营中照顾儿子,闲来无事唠嗑几句,也算是能缓解心中的烦闷。虽然没能出征,但看着妻子儿子和睦无事,赵子川还算知足。

    若换做平时,以李玉如的性格,肯定会对赵子川“指手论足”争吵一番;但今天李玉如知道赵子川心里难受,索性没有太多“激言”,更多的是安慰勉励……

    轻哄一番,安安总算入睡。赵子川照顾好了儿子,又不自觉将目光望向案前的骨灰瓮——赵子川一直对大哥痛惜有加。

    “别看了,越看越伤心……”李玉如知道赵子川的痛楚,轻声呢喃道,“子衿大哥的仇,我们一定会报的——可我不希望看着你报仇之前,这样痛苦难受的样子……”

    赵子川目光转回李玉如,看着好似带雨梨花的面容,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用手轻拭着妻子眼角的泪水道:“我没难受,你别多想了……”

    “还说没有,这段时间眼圈都黑了……”李玉如依旧露出怜悯的目光,看着赵子川无容的神态,心里也跟着难受。

    赵子川缓缓低下头,轻抚着李玉如的双手,情暖意深说道:“大哥的血仇,我是不能忘记,但眼下更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萧兄弟和我说过,珍惜眼前人,比起报仇,我更在乎的,是我们一家人能够顺利度过这一劫难……”

    “子川……”看着赵子川还算乐观的情态,李玉如微微脸红,手指彼此扣住对方,代表夫妻及一家人患难同当、永不离弃。

    赵子川见李玉如照顾儿子十分辛苦,还要分出精力安慰自己,情态也略显疲倦。赵子川想了想,慢慢松开手,起身说道:“玉如,你天天照顾儿子也累了……感觉口渴的话,我去帮你打点水回来吧——”

    面对丈夫的关心,李玉如自然是暖意浓浓,但她也不愿赵子川疲态中操劳更多无关紧要的闲事,于是安顾道:“这点小事我交给小飞去做就行了,子川你这些天太累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没事儿,你不是嫌我少有时间关心你吗?正好这次帮你打水……”赵子川露出和睦的微笑,应声说道。

    李玉如脸红地望着赵子川,没再继续“反对”,难得丈夫能主动关心自己并走出阴霾,李玉如也很愿意看到。

    “小飞,照顾好夫人,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赵子川又冲营外的侍卫喊道。

    小飞全名“杨小飞”,年约十六,精壮小伙一个,是赵子川和李玉如亲信侍卫。小飞祖籍山东,因战祸家人罹难,后赵子川率兵攻克城池,小飞敬佩赵子川的神武,于是投军帐下。因武功还算精湛,却不善带兵,正好又赶上李玉如有孕在身,于是赵子川特地让他做李玉如的亲身侍卫。如今孩子出世了,夫妻二人与小飞的关系依旧密切,索性小飞还是继续留在二人身边做侍卫。

    “好的,赵将军——”小飞用还算稚嫩的口气回答道。

    赵子川很放心,点头之后离开了营帐……

    襄阳城中……

    兀良托多从前线得到了常遇春兵发襄阳的消息,眼看大军即将兵临城下,兀良托多及众将部正在紧急磋商对策……

    “将军,敌军来势汹汹,兵力上又敌众我寡,若是硬拼恐怕胜算不大……”一旁的将领不断提醒着兀良托多。

    “这个我知道……”兀良托多倒是显得一脸不在乎的样子,似乎根本不把常遇春和先锋军放在眼里,“扩廓帖木儿又没有给我们下达死守命令,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弃城呗……”

    “将军,这……”听着兀良托多一点不放在心上的语气,一旁的将领不知如何回应。

    兀良托多稍稍起身,一脸不屑的神情道:“我说过了,我的目标只有赵子川和‘乾坤二剑’……前些日子杀了他的哥哥,相信赵子川也应该得到了这个消息吧……”

    “应该是的,将军……”将领低声说道。

    “那就好——我杀了他的哥哥,祖先又是世代仇人,赵子川必有心报仇,肯定率兵来犯!”兀良托多露出一副阴冷的笑容,厉声道,“只要赵子川前来,我就有机会杀了他,夺取宝剑——城池,我可以丢;赵家的人头,我必须要拿!”

    亲信将领皆知兀良托多与赵家的世仇,但此次来犯之敌,肯定不仅仅是赵子川,兀良托多不在乎城池,其他人在乎,索性身旁的将领继续问道:“将军,来犯的敌军可是在山东打出威名的常遇春先锋军,其下精兵猛将无数,用计难以预测,我们若不提防,别说是取赵家人的性命,我们自身恐怕也难保……”

    兀良托多依旧不担心,转而问答:“别急啊,前方探到敌军动向了吗?”

    将领继续道:“探到了,是水路两军并进朝襄阳而来——我们若是御敌,必须水陆两军着手应对。可敌众我寡是事实,若是水路分军,自然兵力会大大分散,将军您看如何是好?”

    无良托多看了一眼地图,毫不犹豫道:“很简单——襄阳我军不会一味死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届时抵挡不住,我军主力肯定会弃城北移……但陆路方面靠近东南方向,显然主力从那里突围不太现实,想要弃城转移,就必须由水路北进而上——”

    “将军的意思是,主力放在……水军?”将领继续问道。

    “当然!而且不仅如此……”兀良托多指着地图明处,继续说道,“本将军要亲自坐镇水军,弃城前与敌军周旋一番——我听说先锋军中不但兵将勇猛,谋略用兵也属神机,本将军想要由水军弃城北上,他们也一定猜得到,所以他们必会在水军上大做文章……”

    “那这样不是引火上身吗,将军?”将领在一旁担心问道。

    “别担心,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兀良托多冷声笑道,“让他们知道,赵子川杀我心切,就会主动率兵来找我……我就是要让他来,水军交锋,弃城前我就要取了赵子川的性命,将‘乾坤二剑’夺到手!”

    原来,兀良托多一心想的,只有赵子川和“乾坤二剑”。

    虽然帐下军将多少有些异议,但兀良托多作为主将,众将不敢不从。

    亲信将领仍旧有些担心,不安提醒道:“可是将军,先锋军一路征战胜仗无数,此万胜之勇,我们真能全身而退……吗?”

    “你放心,在裕兴城第一次见到先锋军时我就说过的……”兀良托多冷言道,“先锋军之所以所向披靡,是有勇将谋士聚齐,加上‘五绝阵法’为基,其势坚固难摧;而今听闻先锋军中‘五虎将威’,步骑水军百战百胜,将士战事经验渐丰,其军更是难以击破……不过我说过的,想要击败他们,最关键一点,那便是分散他们各部,逐一击破!”

    “逐一击破,这……真做得到吗?”将领还是半信半疑道。

    “军事渐久,必会如此,一个小小的赵子衿死了,就能让整支军队动摇,可见其效……”兀良托多大胆预测说道,“若是能除掉赵子川,敌军便会继续涣散,日积月累,军中问题便会尤为突出……就算襄阳让他们拿下了,我敢打赌,继续这么打下去,先锋军的将士一个个死去,迟早有一天他们会自行瓦解……”

    兀良托多坚信自己的预测,像是死神的宣判一般,闻之让人隐隐不安……

    先锋营处……

    大军出征襄阳,剩下的赵子川骑营便留在营中“老实”待命。虽然赵子川坦然接受了这一切,但他手下的将士李显李功等人却依旧心有不甘——出征向来冲锋最前,如今像是被“软禁”在军营,营中将士多有不甘,就连巡逻练兵也不集中……

    但赵子川作为主将,依旧严格嘱咐自己手下将士严明纪律。说到不甘,赵子川比谁都不甘;说到仇怨,眼下弑兄之仇在前,自己却只能默不作声继续隐忍,赵子川心里比谁都要纠结……但就是这样,赵子川依旧军律严明,可见赵子川作为一军之将,懂得顾全军之大局,先公后私、责任担当……

    然而看似平静的先锋军营,似乎又有新的风吹草动……

    从营外缓缓走来十几个素衫女子,个个手提佩剑,神貌怡然。不问便知,她们就是峨眉派的众弟子,前来追寻李玉如的下落。得知赵子川确在这里后,峨眉众弟子便按计划行事——花菱带着所有弟子来前门“问话”,应对守营士兵,吸引他们的注意,后方青雪则是一个人偷偷从侧营深入,寻找李玉如的下落……

    峨眉派的弟子无故来营,守营的士兵自然提防起来……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守营士兵举起长矛,怕是敌军的刺客,提神拦截问道。

    花菱面无表情,冷冷说道:“请你们让开,我们来此地是来找人。若是阻拦,别怪我们出重手伤了几位兵哥——”

    士兵可不认识峨眉派的弟子,就算携带武器,眼见不过几个姑娘家,于是不屑说道:“军营不是你们姑娘家来的地方,这里也没有你们要找的人,快点离开!”士兵的语气还不客气。

    “赵子川赵将军是否在这里?”花菱没理士兵的话,冷言问道。

    士兵怕是敌军的间谍,不敢直接报赵子川的名字,索性冲言喝道:“我说了,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再不离开,休怪我们不客气!”

    花菱听了这等“放诞之言”,岂能甘心?但花菱的表情依旧不变,保持冷峻的面容,随即剑锋微微出鞘,冰冷出言道:“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蹭——”瞬时间,一道剑光闪过,守门的士兵二人还没看清,直觉眼前青光一晃,紧随一道窒息的压迫直面而来。

    “啊——”二人同时惨叫一声,被花菱的剑气所伤,冲击向后跌出十丈之远。虽然并不是致命伤,但二人也是痛苦倒地难以起身。

    “都说过了,别逼我们出狠手……”花菱依旧是冷言相道。

    然而这一举动,却是吸引了营中其他将士的注意。见有人强行闯营,以为是敌军的刺客,巡逻众将士纷纷聚集过来“应敌”,就连指挥的李显李功二人也是如此。

    百来人很快以半包围阵势,手提刀盾将花菱等人的去路在大营门口处封死。李显和李功二人位列军前,想要一看究竟,到底有谁这么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敢硬闯军营。

    不过吸引了众人注意,花菱等人的目的也算达到了——在正门口拖延军队主力,青雪在后方就更能偷偷潜入……

    “你们是谁,为何硬闯军营,还伤了我们的人?”一看是十几个姿容姣好的黄花姑娘,李显倒还先很客气地问道。

    可花菱就不那么客气了,至始至终都是那副冰冷的表情。花菱稍稍隐藏剑锋,冷冷说道:“我们来贵营,只是为了找人。你们的兄弟对我等出言不逊,只是让他们吃点苦头罢了——”

    李功听了,指向花菱呵斥道:“哼,这里是军营,岂是你们姑娘家想进就进的?而且这里也没有你们要找的人——看在你们是姑娘家,我们不动粗。赶紧离开这里,否则别怪我们以军贼处置!”

    花菱这次没发话,一旁的兰芯却是冷傲应声道:“就凭你们这些个蹩脚,还想拦住我们?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斤两……”

    “你说什么?”被一个女娃娃嘲笑,李功心中满是不悦。

    花菱冷冷一笑,继续说道:“我们前来贵地,是来找赵子川和李玉如,仅仅而已……可别不识抬举,这事儿和你们军队无关,若是有意刁难,我们可不会手下留情,到时可别怪我们没提醒……”

    听见对方提起“赵子川”和“李玉如”,众将士心中一紧,都怀疑对方会不会是敌军派来的刺客或间谍,不过这也太放肆张扬了点……

    李显作为指挥,当然不会轻易报出赵子川夫妇的下落。见峨眉众弟子迟迟不退,李显拔剑命令道:“这是最后一遍,立刻离开这里,否则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哼……我看这句话是该说给你们听吧!”花菱最后回驳一句,随即持剑飞袭而上,轻功一跃而至李显李功二人身前。

    对方来硬的,显然是要大打出手。李显李功二人本想先发制人,却见花菱身法惊如疾鸟,自己等人根本反应不及……“铛——”一声清脆之响,李功刚刚拔出的剑被花菱一剑劈落。

    还没等李功反应过来,花菱转身一脚便朝李功腹下提取。李功完全反应不及,腹下遭受一脚重创,整个人向后飞出好远,重重撞在后方兵阵的盾牌之上,痛苦倒地不起。

    花菱也算是手下留情了,若是动真格,刚刚轻功跃至身前,花菱随便一剑就能取了李功的性命。但作为江湖人士,不轻易和军政有系,花菱出手也只是为了给众将以威慑,因此也没想取李功的性命。

    可谁知花菱这一下虽震慑了李显李功等人,但并没有让众人畏惧,反倒是激怒了营中将士,纷纷起兵反击。

    “大胆蟊贼,竟敢擅闯军营、出剑伤人,来人,给我拿下!——”李显毫不胆怯,即使花菱在身边,也不顾自身安危,依旧命手下将士将其捉拿。

    “你也想吃苦头是吗?”花菱冷冷问道一句,剑影无痕便朝近身的李显而去。

    李显感受到了威慑剑气,但花菱的剑太快了,自己根本躲闪不及……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金黄剑光自阵前纵劈而过。剑光疾行而出,正好从花菱的剑锋和李显的铠甲前隔开。花菱感受到了异样,暂收收剑退去;但这道剑气非常眼熟,退去的同时,花菱嘴角微微一笑……

    是的,他来了,众峨眉弟子一直要找的赵子川终于现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