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暗影浮动
    赵子川在台下发呆了许久,眼神惊异却是无从开口,心中焦灼矛盾纠缠不定……

    赵子川被拒令出行,就连帐下其他将士所见,也是感到诧异和惋惜。人人都知道,赵子川作为“先锋五虎”之首,领兵杀敌所向披靡;加上这一次的敌人,还是自己誓要亲手血刃的弑兄仇人,战场上快意恩仇,换做是谁,都不想放过这个雪耻的机会……

    但唐战和陆菁二人坚定无疑,铁令命赵子川率骑营留守后营待命,不让随其出征,明显是早有意向……

    赵子川还是没有发话,一脸愣神地望着唐战,眼神中充满了失望和不甘。唐战明白赵子川的心思,随即意会说道:“特意把你留在营中,你应该很清楚是为什么。毕竟,兀良托多是你的弑兄仇人,加上百年前的王朝恩怨,人尽皆知……你应该很明白,我和菁儿为什么要这么做……”

    赵子川稍作镇静,收敛了表情,整个人放下心中的矛盾和血仇,冷静思考了一番……随即,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稍稍退下几步,缓缓应道:“我明白了,率骑军留守后营,飞骑赵子川接命……”

    说完,赵子川退回了帐中一侧。

    然而赵子川同意了,他的手下亲信并不同意。李显和李功二人见唐战陆菁像是故意针对自己的将军,于是走上前来讨说法道:“将军,这是为什么?赵将军随先锋军一路征战,从来都是冲锋最前,骁勇杀敌,为军中立下无数战功……可这一次为什么把赵将军留在后营待命,末将不能理解——”

    唐战眼见着李显李功二人,表情平静道:“理由我刚才解释过了,这次攻城战略是水陆并进,陆中有秦羽将军指挥攻城,水军有本将军和萧将军亲自应阵……赵将军擅长的是平原骑战,不在这次的战略范畴,所以不让赵将军出征,更能让军中的骑营养精蓄锐,是为大局而顾——”

    “就算不率骑兵,随秦将军以步兵攻城也是好的——”李显依旧不甘心道,“或者随同南宫慕容将军,在‘长龙谷’率轻骑断后……总之赵将军披坚执锐杀敌无数,又是‘先锋五虎’骁勇之将,拒其出征末将等人不能理解……”

    “这是军令,怎可任凭猜疑?军令如山,再有反驳者,军杖五十!——”唐战严明军令一声,震住了在场猜疑之将。

    可李显李功二人还是不甘心,随赵子川出生入死的二人,比任何人都清楚赵子川一路军旅所历磨难和忠心,索性二人还想冒着触犯军律的危险继续反驳。

    “够了,你们退下——”关键时候,作为当事人的赵子川一声喝令,震住了李显李功二人。

    “将军,为什么……”李功回头不解问道。

    “我叫你们退下,你们听不懂吗?”赵子川没作过多解释,只是反复呵斥了一句。

    赵子川的话,二人向来都是唯首是瞻。没办法,虽然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和不敢,李显李功二人还是隐忍着退了下来,回到了赵子川的身边……

    军中不再有异,陆菁下意识冲唐战点了点头。唐战会意一番,随即下令道:“作战部署完毕,现各部将领回营整顿兵马,两个时辰后,兵发襄阳!——”

    “是——”帐下全军将士齐声应道,包括刚才一直隐忍不平的赵子川。

    军令下达,军中将士纷纷退出了营帐,只留下了唐战、陆菁和萧天三人……

    “子川兄弟心里痛苦,我们也是一样……”看着赵子川落寞离去的背影,唐战收回了刚才军前的严肃表情,转而惋惜道,“他想要报仇,我们也更想看着他亲手雪恨……可兀良托多为人狡猾、用兵诡计多端,而且特别针对了子川兄弟你。若是情绪用事,必酿大祸……原谅我,子川兄弟,你的仇,就交给兄弟我们来报好了,子衿大哥的死,我们一定会讨回来——”

    陆菁微微叹了口气,略显悲伤道:“只是子川兄弟现在心中不甘吧,不能亲手报仇……”

    “能设伏杀害子衿大哥,还能通报战书回营,可见这个兀良托多是个心狠手辣之辈,而且用兵颇深……”萧天在一旁低头思绪道,“别说子川兄弟情绪用事了,就算是我们前去应战,恐怕也不能掉以轻心……”

    陆菁点了点头,应声说道:“是啊,子川兄弟就不说了,兀良托多是扩廓帖木儿的亲信手下,扩廓帖木儿能远在西地就观摩出我军的动向,那那个兀良托多恐怕也是如此,说不定早就把我们先锋军中的所有将领调查一番……此次攻城虽然势众,但万万不可轻敌。还有我之前说过的,这次讨伐,一定要杀了兀良托多,决不能让他逃跑……”

    “一旦让他逃了,后患无穷,这也是菁儿你说过的……”唐战补充说道。

    “所以你把我留在这里继续商讨……”萧天像是意会到了什么,悄声道,“我和唐战兄弟分率水军从水路进攻,除了攻城施压外,更重要的是为了拦住兀良托多对吧……”

    “聪明啊,萧大哥,没想到成了御赐的‘平威将军’,脑袋瓜也比原来灵光多了……”陆菁先是调侃了萧天一句,随即认真道,“没错,兀良托多他也不傻,我众他寡、兵力悬殊,他肯定知道时间往后拖,襄阳城迟早守不住……既是守不住,就一定会逃跑,最有可能的方向便是沿水路往北,退守汴梁、洛阳等地……他想逃,一定会走水路,所以这次我让你们水军进攻,主要目的不在攻城,而在拦截——无论如何也要取下兀良托多的人头,以绝后患,也可以了了子川兄弟的心结……”

    “我们主要拦截,那攻城怎么办?”唐战又问道,“常遇春将军的命令是让我们拿下城池,他可不管我们和兀良托多有什么私人恩怨……主力都放在水军拦截上,那正面攻城有把握吗?”

    陆菁自信说道:“放心吧,秦羽兄弟的军事才能,我信得过,一座小小的襄阳城,我相信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总之你们做好自己的本职就好,届时我要随从秦羽兄弟和樱妹出征陆路攻城,你们二人包括苏姐姐一起,领兵作战要懂得随机应变,我不在更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菁儿,我和萧兄弟必会齐心协力,将兀良托多的人头拿回来——”唐战自信答道。

    萧天也是会意地点了点头,和唐战二人击掌勉励,兄弟二人的互助决心,就和当日在汴梁陆府联手打败南宫兄弟时一样……

    长江沿岸郊外……

    峨眉派的人似乎另有所动,傲晶师太领众弟子走至这一带驻地休息,可随从的弟子似乎零零散散,并未集中一块儿,或者说,是被安排了任务分至他处……

    傲晶师太坐在原地休养生息,一旁的弟子竹韵帮师父打了瓢水,缓缓端了过来。

    “师尊,您赶路也累了,喝点水吧——”竹韵恭敬样子关心道。

    “嗯……”傲晶师太轻轻应声一句,面对着眼前的江水波涛,自己却是闭目养神,结果竹韵递来的水后,轻轻抿了一口,随后关心问道,“对了,有找到赵子川军营的下落吗?”

    “还没有呢,不过应该快了吧……”竹韵站在傲晶师太身旁,只字只句道,“您不是已经派花菱师姐还有青雪师姐她们前去勘察了吗?您放心,我们已经得到了常遇春先锋军攻打襄阳的消息,不出意外赵子川的营地应该就在这附近……”

    “赵子川可能随军出征,那李玉如呢……”傲晶师太关心的,只有李玉如一人,一心想抓住李玉如的她,不断提道,“以李玉如‘扬州女侠’的性格,她肯定不会在营中待命留守,更愿意出征战场杀敌……但也不能排除其中的意外,所以我之前让花菱她们前去勘察赵子川营寨,目的是要她们确认这个情况,没我的命令不许她们过多擅自主张……”

    “放心吧师尊,花菱师姐一行,还有青雪师姐在一旁照应。花菱师姐虽然性格急躁、做事莽撞,但青雪师姐性格沉稳,一定会看着花菱师姐的,师尊你就别担心了……”竹韵继续在一旁安慰道。

    “就是因为她们两个在一起,所以我才担心——”傲晶师太睁开眼,忽而提高音量道,“虽然两个人性格相反,但经常彼此暗中较劲、反对彼此的观点,甚至还大打出手过……她们两个一起行动,别给我出什么乱子,我就谢天谢地喽——”

    傲晶师太的语气中略带调侃,竹韵不禁捂嘴一笑。

    傲晶师太顿了顿,思绪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青雪这一年来的长进也太快了——原来在峨眉派,她的地位虽然也高,但武功比起花菱,根本就是差之千里……可自从汴梁剑道大会回去后,青雪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比原来习武练功努力百倍,武功剑法一下子将其他弟子甩开了一大截,很快便和花菱平起平坐了。说实话,如今青雪武功不但和花菱平起平坐,更重要的,她的行为处事比花菱要沉稳许多,大事上比花菱有更理智的决断……老实说,有时候我还真的犹豫,是将将来掌门人的位置传给花菱,还是传给青雪……”

    竹韵听了,不禁诧异道:“师尊的意思是……是想把掌门人的位置留给……”

    “别想多了,我只是随便说说,何况这也不是我想说的重点……”傲晶师太知道说太多弟子会多想,随即改口道,“我想要强调的,是想让你们这些人也多学学青雪,看看人家是怎么在一年之中进步得这么快……”

    “是,弟子谨记师尊教诲……”竹韵听后,低头应声道。

    “不过说来也怪……”傲晶师太随即又自疑自问道,“剑道大会那时还没什么,从汴梁回峨眉派后,青雪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定是在汴梁临走前遇到了什么,她到底遇到了什么呢……”

    竹韵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站在一旁,听着傲晶师太喃喃自语不断……

    先锋军营处,战鼓声擂动震响,大军严整出行,看样子是要向襄阳进发……

    走在正前中的主力步骑,以秦羽为主将,慕容樱为副将,率大军一万,陆路兵发襄阳而去。而随其同行的,还有陆菁和老九,随时调应秦羽部队的军行……

    主力大军先行出营,跟在后面向两翼奔袭而去的骑军,是由南宫俊和慕容飞率领的轻骑部队,不跟在秦羽大军的后面,而是朝两翼的“长龙谷”方向进发。按军前之计,意在峡谷道口埋伏,以断兀良托多兵败弃城的陆路逃向……

    至于水军方面,唐战萧天等人老早就赶往了江口北岸,调集驻扎在岸口的水军部队,准备沿水路北上而行……

    而在此时,先锋军的大军动向,被营寨旁山崖峭壁的点点人影所望……

    “看清楚了吗,师姐,先锋军开始行动了……”悄悄然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匍匐在岩壁口的众人,全部都是素衣女子——由此可见,“埋伏”于此的众人,自然是寻找赵子川和李玉如已久的峨眉派众弟子。

    刚才问话的人是月离,花菱在最前观望着,轻声回应道:“看来大军是要朝襄阳进发了,也不知道赵子川和李玉如究竟在不在其中……”

    “不管在不在,我们都要去军营一看究竟吧……”兰芯在一旁更耐不住性子道,“现在大军出动,营中空虚,正是潜入的好时机……”

    花菱点了点头,明显意向道:“你说得对,营中大军不在,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然而正在此时,一向和花菱“争锋相对”的青雪发话道:“等等,别忘了师尊在我们出行前提醒过的,不要让我们过多擅自行动……贸然行动恐会引起骚动,先看看情况再说,不急这一时……”

    青雪分析问题确实更为冷静,但花菱就是看不下去,不禁反驳道:“我说青雪,你不至于每件事情都和我对着干吧……现在这里我说了算,我让众姐妹前往军营探究,你敢说不?再说了,我们只是去探究,又不是来真的;万一真让零散的守营士兵拦下了,主力不在的军营,想要逃脱也不是什么难事……”

    青雪闭眼想了想,随即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分头行动,花菱师姐你和众姐妹前往正营方向吸引守军的注意,我一个人施展轻功偷偷潜入侧营,暗中寻找李玉如的下落……”

    花菱听了,眼神一变,望着自己的“竞争对手”,竟鲜有地同意道:“行啊,平时跟我作对,这回倒是脑子放灵光了嘛……好,就按青雪你说的,我们分头行动……”

    青雪没再说话,按照计划行事——众峨眉弟子轻功一跃,十几道倩影顿时无影无踪……

    先锋营中……

    大军主力走了,赵子川及亲信手下责备留在营中待命。赵子川心情十分低落,他清楚唐战陆菁不让自己出征的目的,是怕自己情绪用事、军行易酿大祸。可不能亲手替大哥报仇雪恨,赵子川心里怎么也过意不去……

    心烦意乱的他,也不想多管军中事务,被拒令出营,赵子川倒是更多了陪家人的时间。只要营外巡逻没有什么变故,赵子川就留在营中和李玉如一起照顾着安安。虽然心中矛盾不止,但和老婆孩子在一起,也算是能抚平一些内心的焦虑和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