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二章 苦涩军令
    下一页

    赵子衿的丧礼在军营草草置办后,赵子川将其骨灰安置在自己营中。案前望着大哥的骨瓮,赵子川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早时得到噩耗的愤怒渐渐平息,如今面对骨灰瓮,有的,是更多无穷无尽的悲伤。一下午一言不发地直视而对,赵子川不禁陷入了从小到大,自己和大哥赵子衿的种种回忆……

    (回忆中)……

    ……

    汴梁赵府……

    “大哥,教我练剑——”儿时的赵子川,一脸稚嫩地跑进院子。此时的赵子衿正在亭中练习剑法,赵子川也想要学,特地前来向大哥拜教。

    看着弟弟气喘吁吁跑来,赵子衿停下手中的剑,半蹲下身,抚摸着赵子川的头,微微笑道:“子川,你又偷跑到我这来,一会儿被爹发现了,我可不管喽——”

    赵子川一脸倔强的表情,用稚嫩的口气不甘道:“爹爹只知道把我关在房里念书……大哥,我想学武,教我练剑嘛——”

    赵子衿又是微笑一阵,继续道:“乖,听话,子川你还小,不能武刀弄剑的……”

    “那我什么时候才不算小……”赵子川略显失望,嘟嘴说道,“大哥你不会是不关心我,所以故意不教我吧……”

    赵子衿听了,继续笑摸着赵子川的头道:“哈哈,说什么傻话……等你长到你二哥的块头,我就教你——别担心了,咱们三兄弟都是赵家的后人,将来要继承祖先的遗志,北赴疆场、驱逐暴政,这剑,咱们迟早都要练的……”

    “‘赵家后人,北赴疆场’是吗……”赵子川听了大哥的话,心中莫名一阵慷慨,在自己幼小的心里结下一颗坚定的志愿。

    看着赵子川眼神忽而坚定,赵子衿嘴角微微扬起。

    “我知道了,大哥……”赵子川继而坚定道,“我一定会继承祖先的志愿,将来随同大哥一起,北上奔赴疆场,斩杀夷狄,复我汉人天下!”

    赵子衿所见弟弟的坚定志愿,肯定点了点头……

    ……

    赵子衿准备离家北上之日……

    “那爹,娘,还有二弟三弟,子衿就此告别……”赵子衿牵着马匹,腰系佩剑,在赵府门口向自己父母还有二弟三弟告别。

    “继承家族的遗志,我们全家人都为子衿你感到骄傲!”赵子衿的父亲赵天元站在门口,亲自送别道,“不过出门在外,又是北上疆场,子衿你一路可要多加小心——”

    “我知道了,爹,你和娘亲也要保重——”赵子衿回首行礼道。

    赵子川站在二哥赵子博的身旁,不舍大哥离去的同时,心中也莫名感慨。过时,赵子川上前一步,慷慨激昂道:“大哥,我也想像你一样,北上疆场,为实现家族的志愿而付出一切!”

    赵子衿回头见着赵子川,露出兄长姿态的笑容说道:“嗯,总有一天你也会做到的——我和你二哥虽志愿已定,可始终也没能真正继承祖先的遗志,拔出先祖遗物‘乾坤二剑’……三弟你也是我们全家的希望,愿你有朝一日能超越我和你二哥,真正继承‘遗剑’,以赵家后人的姿态,持剑而立疆场之上!”

    赵子川点了点头,坚定不移道:“嗯,放心吧大哥,终有一天,我定能拔出‘乾坤二剑’,继承祖先的遗志!”

    赵子衿满意地点了点头,遂牵马而去……

    ……

    赵子川初至常遇春军营……

    “大哥,我实现了当初的志愿,继承了‘乾坤二剑’,如今也和大哥你同在军营……”赵子川与自己的大哥在军营中重逢,难免久违的喜悦。

    “如今的你果然变了不少,不但结交了许多江湖上的有志之士,还娶了‘扬州女侠’李玉如为妻……”兄弟二人共逢夕阳之下,赵子衿不禁感叹道,“你大哥我未涉江湖,就北上随朱元璋一路征讨,已经数年;你二哥子博未走祖先遗志之路,选择步入武林江湖,成为了华山派的堂主……只有子川你,同时走过大哥我和你二哥的路,现在又继承‘乾坤二剑’,相较而言,子川你才是我们赵家真正的骄傲!”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站在大哥和二哥之上。我只是听从父亲和大哥你的教诲,继承祖先遗志的信念一直没变……”赵子川也望着远方的夕阳说道,“如今真的实现了,我和大哥你在疆场并肩作战——同为赵家后人,没有什么超不超越的;重要的是,作为赵家的血脉,我们一起在朝解救天下的理想和目标奋斗,不是吗?”

    “子川……”赵子衿看着弟弟坚定不移的眼神,不禁觉得数年不见,赵子川真的长大了。

    “兄弟同甘共苦,无论什么千难险阻,都不会击垮我们!——”赵子川更是一时情绪高昂起来,站起身来亢奋道……

    ……

    赵子衿率兵,西进勘察襄阳一带,这也是赵子川最后一眼看见活着的哥哥……

    “大哥,好久不见了——”赵子川行至门口,冲着久违的兄长招呼道。

    “子川,我刚才听侍卫说了,说你儿子出世了,恭喜啊……”赵子衿得知赵子川新生儿子的消息,先言恭喜道。

    赵子川笑了笑,随即应声道:“是啊,孩子起名为‘赵成安’,我和玉如,还有唐战兄弟、菁妹他们都很高兴……”

    谈了一会儿,赵子衿望了望天,想要继续赶路,于是对赵子川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这离襄阳还远着呢……我先走了,有其他事情的话,回来有空再聊,我还等着抱抱小侄子呢——”赵子衿最后还家常笑叹一句。

    “嗯,相信安安见了你,也会很高兴的……在外记得注意安全哦,大哥!”赵子川也应声说道……

    ……

    (现实中)……

    “等你回来,安安也想见你,可是大哥你却……”无数的回忆在脑海中浮现而过,想起熟悉的身影,想起熟悉的声音,如今能够见到的,却只有这个冰冷而悲伤骨灰瓮,赵子川嘴中不断嘀咕道,“从小到大一直追逐大哥你的身影,如今追上了,终于可以兄弟同行了,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先行一步……”

    赵子川伸手向前,想要触摸眼前的骨灰瓮,却发现这一切是那样的冰冷,那样的落寞。赵子川不禁停住了手,眼角中不禁渗出几滴泪水——这个在疆场之上从不屈服于敌人的“飞骑将军”,竟也鲜有的留下了泪水。

    赵子川没有注意到,泪水顺着脸颊滚滚而落,也忘了去轻抚擦拭。他有些忘了神,不断在灰色的回忆中翻滚,醒来却发现如梦一场和无法改变的残酷事实……

    泪水快要滚落脸颊,但不知何时,侧脸处传来暖意的安抚……赵子川低眼而望,正见自己的儿子安安正趴在自己怀中,用天真无邪的眼神望着自己悲痛落寞的脸庞,并用水灵稚嫩的小手,轻轻擦拭自己脸颊滚落的泪水。

    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竟也会悲伤到让一个孩子来安抚……赵子川这才回过神来,想起在这无数的回忆之前,李玉如暂时让自己照顾安安的事——其实自己一开始就是抱着儿子来着,只是看着大哥的骨灰悲痛不已,连自己的儿子都忘记了。

    当然这也是李玉如有意为之,李玉如知道赵子川心里难受,索性想让孩子来安抚一下夫君痛苦的心境……

    “阿爸……啊……”安安用稚嫩的语句,一面模模糊糊喊着眼前的父亲,一边帮父亲抹去脸上的泪水。

    看见孩子天真无邪的面容,赵子川的心里感怀甚多,心中的痛楚减轻不少,多了几分对眼前儿子的怜惜。

    “安安乖……”赵子川悲痛中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看着自己儿子的无瑕面庞,轻轻将安安搂在怀里,心中顿起油然而生的父爱。

    不知何时,李玉如缓缓走到赵子川身旁,从身后轻轻搂住赵子川的脖子,在耳边亲昵说道:“我知道子川你心里难受,其实我和安安也一样……如今子衿大哥遇难,亲人离故,我们一家人乱世之中更应该相依为命,所以别再沉浸在过度的悲伤中了……”

    耳边传来李玉如的亲呼,赵子川两眼微闭,一手搂着安安,一手轻抚着李玉如的双手,语气沉着道:“玉如你放心,我们一家人会好好在一起,我不会再过度沉浸在大哥的悲痛之中……不过大哥的死,都是兀良托多一手所置,这个仇,我一定会报——”说完,赵子川轻抚李玉如的手稍稍握紧,以表决心。

    李玉如深懂赵子川的内心,柔情似水的她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依偎在赵子川背后,和安安一起,一家人紧紧“抱”在一快儿……

    “报告将军——”赵子川一家正沉浸在久违的安宁中,突然,帐外传来士兵的一声通报,打断了这份短暂的静谧,“常遇春将军归至军营,即刻吩咐我军襄阳攻略——唐将军和陆军师命赵将军前往中军营帐,商榷先锋军征讨襄阳一事!”

    听到这个消息,赵子川顿时睁开双眼,心中一定道:“来了!——等着我大哥,我这就去替你报仇雪恨……”

    于是,重新将儿子交给李玉如照顾,赵子川眼神坚定地离开了营帐。

    “子川……”看着赵子川含恨离去的背影,李玉如不知为何,心中骤起一阵寒意……

    常遇春从应天城归来,奉命率军攻打襄阳要地。先锋军北伐山东功不可没,此次战略自然首当其冲……

    中军营帐,随着赵子川最后一个到来,先锋军众将皆已到齐……

    “可以开始了……”眼见全员到齐,陆菁朝唐战示意了一个眼神。

    唐战点了点头,随即对台下众将道:“常将军归营有令,命我军为先锋,讨伐攻克襄阳城池——襄阳之役攻略初成,现分嘱各军部从行之务……”

    分军任务在即,台下众将皆专注而凝视。尤其是赵子川,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带兵冲往前阵,亲手血刃兀良托多,为自己大哥报仇雪恨……

    “襄阳一战,军队我众敌寡,所以以正面强攻为主……”唐战一本正经说道,“陆路水路齐行并进——现命‘平威将军’萧天将军率水军两千,与亲信部下随同本将军于江水南北两侧呈夹击之势。敌军将领若以水军出战,本将军正面迎敌,萧将军率水军在后方待命,以作伏击或包围之举!”

    “末将遵命——”萧天接过军令,果然和唐战是才以水军行动。

    “秦羽、慕容樱听令——”唐战继续下令道。

    “末将在——”秦羽慕容樱二人走出,即刻等候差遣。

    唐战继续道:“你二人率主力部队一万,陆路正面强行攻城——襄阳守城敌军不多,加上水军分支调拨,正面守卫之士必锐减……秦将军攻城经验颇丰,务必昼夜向敌军城池正面施压!”

    “遵命——”秦羽慕容樱又一起答道。

    “南宫俊、慕容飞听令——”唐战继续下令道。

    “末将在——”南宫慕容二人齐声应道。

    “你二人分率骑兵五百,在‘长龙谷’道口处埋伏——襄阳守兵不足,一旦城破在即,敌军主将必率军撤逃……”唐战仔细叙述道,“撤逃分水路和陆路——敌军若是选择水路,我和萧天将军必夹击而袭;若是选择陆路,二位将军在道口看准时机,绝不能让敌将逃出谷口!”

    “是——”二人齐声答道。

    “陆昭陆蒙听令——”唐战继续不停歇道。

    “在——”陆氏兄弟也走出应道。

    “你二人不断于前线和常将军营帐联系,若是襄阳兵事有异,随时处以应变!”唐战简明干脆道。

    “遵命——”陆氏兄弟也毫不犹豫答道……

    军中众将几乎都接到了任务,唯独赵子川还没有任何情况。赵子川也在纳闷,自己怎么说也是先锋军将“五虎”之首,在五绝阵法中更是排头先锋,军中众将皆已得军令,为何自己还迟迟没有接到任务……

    就在莫名焦躁的久待间,赵子川终于等来了……

    “赵子川听令——”唐战最后终于报出了赵子川的名字。

    赵子川此时士气正涨,现在的他恨不得立刻驭马疆场,将仇人兀良托多碎尸万段。赵子川上前一步,请命应声道:“末将在——”

    随即唐战的命令下达了……“现命赵将军率后营部队在营中待命,没有军令,不得上阵前线——”唐战的这道军令,让赵子川大失所望。

    果然,赵子川听到了这则命令,整个人两眼瞪视,在原地发愣了许久。

    不只是赵子川,军中其他将士也是颇为惊异,向来在战场上最为骁勇的飞骑赵子川,居然被委命留在后营待命,甚至被强令不准擅自出行……

    “为什么……”赵子川先是轻声疑惑了一句,随即抬起头,看着唐战和陆菁严肃正经的眼神,语气提高质问道,“为什么把我留在营中待命……这是为什么?告诉我——”

    陆菁没说什么,只是有用眼神冲唐战示意了一番。唐战点了点头,随即故作冷漠道:“军令如山,没有为什么——非要说的话,这次攻城是水路陆路并进;子川兄弟你擅长的,却是骑军平原作战,此次出征没有必要,骑军主力还是留在营中养精蓄锐为好……”

    赵子川听了,整个人凝眸惊异。不知道为什么,赵子川心中低落不定的同时,心中渐起隐隐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