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一章 恩怨再续
    下一页

    “埋伏的敌军将领是谁……”赵子川一脸血仇的姿态,冷冷朝幸存士兵问道。

    士兵并没有立即回答,满脸是血地低头发愣,久久未有发话。

    “我问埋伏的敌军将领是谁!——”如同晴天霹雳般,赵子川突如其来的一阵怒吼,愣是吓得四周众人为之一颤。

    “呜啊——”也许是受到了惊吓,安安又在一旁发出了凄厉哭喊。

    李玉如一边照顾着儿子,一边用悲悯的眼神望着赵子川落寞怨恨的背影——现在赵子川心中的痛楚,只有自己最能感受,可是却无能为力……

    “喂,你先冷静点……”南宫俊站在赵子川身后,怕赵子川情绪过激做出什么不冷静的举动,轻轻在身后提醒道。

    可眼下兄长惨死敌手,别说赵子川了,凡有惜心之人,谁能隐忍血海深仇的怒火?与赵家深交的唐战陆菁等人,亦是如此……只是最为心痛的赵子川,神情尤为愤怒,眼神中充满血丝,两手持剑可欲随时出鞘。如果仇人出现在自己眼前,他现在就会冲上前去将其分尸……

    “我问埋伏的敌军将领到底是谁!——”赵子川又是怒吼一句,这一回把身后的南宫俊也吓住了。南宫俊没再说什么,知道现在赵子川心中的痛楚,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

    “不……不知道,只知道是有敌军埋伏……”幸存的士兵颤颤巍巍道,“不过襄阳的首将是蒙元大将兀良托多,说不定……”

    一提到兀良托多的名字,陆菁在后面不禁两眼一黑,她明白这个人对于赵子川来说,实为世代恩怨……

    “兀良托多……”听到这个名字,赵子川心中的怒火更上一层,咬牙一字一句道,“赵家的仇人是吗……如果真的是他,我迟早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不但报我兄长之仇,还报一百年前蒙元血洗襄阳之仇——”

    陆菁也怕赵子川情绪过激失常,于是不禁说道:“先别急着下定论,还不一定是兀良托多做的……我知道你报仇心切,可若为了报仇而失去理智,很可能会掉入敌人的圈套……你放心,子衿大哥的仇,我们迟早会报,但我们也不能因为情绪上头,自己乱了阵脚——”

    听了陆菁的话,说实话赵子川并未平复心中的痛,也并未完全冷静下来。不过也算纵横沙场百余的他,明白军中“心乱则殆”的道理,陆菁既然这么说,赵子川还是努力镇定下来,大敌当前万万不可被兄长之死过于激愤……

    可赵子川心中的痛全然还在,看着大哥惨死的遗体,赵子川用手轻抚着大哥破碎铠甲的身躯,眼眶中血泪交横……一阵轻抚和观察后,赵子川悲痛中总算发现了大哥死亡的致命伤——就在遗体心脏处,一支形状精致的利箭正中穿心而过,这应该就是赵子衿的致命点不错了。

    “额……呀——”赵子川忍着痛楚,“狠心”拔出了心脏处的箭支,未完的鲜血一度溅出……然而,拔出箭支的一刻,赵子川却发现沾满鲜血的箭支上,箭尾处绑着类似纸条的东西。赵子川拆开来看,虽然沾满了血,但字迹依旧清晰——

    襄阳之仇,半年轮转。赵家后人,再聚江岸。乾坤二剑,蒙汉争夺。兀良后世,必夺此物。以此明起,诛灭赵氏!

    字条上的文字,意图很明显了,这是兀良托多向赵家下的战书,还是决死的战书……一百年前襄阳一战,兀良托多祖先蒙元阿术,攻克宋都襄阳却未能夺取赵家“乾坤二剑”;一百年后赵家后人与其再聚襄阳,兀良托多誓言必夺“乾坤二剑”,以遗祖先未完之愿,同时誓杀所有赵家之人……峡谷埋伏明显是兀良托多所设,其目的不是为了阻止军队行进,而是为了直取赵子衿的性命;如今赵子衿受伏殒命,兀良托多下来战书,目标直指赵家三子赵子川……

    赵子川看完字条,本已渐定的心,再一次怒火心头。之前陆菁的话还让自己犹豫不定,现在字条证据俱全,残杀自己大哥的人,很明确正是自己世代的仇人兀良托多……赵子川两手握紧拳头,用悲痛嫉恨的眼光凝视着大哥的尸体,愤愤然道:“兀良托多你等着,我一定会亲手取了你的狗命,为我大哥报仇雪恨!”

    看来让赵子川完全冷静下来是不可能的事了……陆菁在人群中冲唐战使了使眼色,唐战微微点头答应,看来二人是想要按照原计划,继续走一步看一步了……

    赵子衿壮烈殉职,葬礼在先锋营中草草置办。唐战命传信士兵将消息回告知徐达元帅后,自己大军则是继续原地待命,等候常遇春归营,遂商榷征讨襄阳的战事……

    汴梁以南一带,皆是靠近江北的万折古道,湖省边界,更有长江天险纵横奇山。蒙元朝廷得知山东沦陷,朱元璋称帝后,便会率军南下奇袭汴梁,遂命汴梁、湖广的太守以长江为势,加强兵防,这其中便已襄阳附江首当其中……

    然而,汴梁、湖广一带,皆为武林江湖盛广之地,中原中的武林各派,大多于此,譬如少林武当……就算是不在此地的门派,譬如峨眉、崆峒,也经常有弟子行至其间。一年半前汴梁的剑道大会即是如此,当时聚集了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四大门派不说,还纷至沓来许多慕名而来的众多江湖游士。可以说无论天下格局分合与否,这一带从来不会少有过问江湖轶事……只不过这一带最近战火燃眉,确实影响了武林中的举动,自从剑道大会之后,这一带便很少再有武林大事。而在剑道大会上闻名传出的唐战、萧天等人,如今又是久历军旅,很难再过问江湖之事。尤其是萧天和苏佳,自离开逸仙门后,从军同行十来月了,本是闹得沸沸扬扬的“江湖博”二人,近来在武林中也是少有再提……

    说到底,近来武林之事风头平息,还得归咎于天下纷争、战火四起。相比起在武林中事迹颇少,之前被“看重”的唐战等人,反倒是在民族大义上已被天下人所称赞——随同朱元璋北上伐元,自徐州一战开始到平定整个山东,唐战先锋军所向披靡,其部将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等人,也是被熟识的江湖中人所传开。之前一直以为是武林七雄之一唐骁风儿子的唐战,年月渐移,也逐渐被江湖中人所谓“英雄称赞”;而作为当事人的唐战等人,可能还不知道如今的江湖,究竟变成了何等模样……

    江道沿岸,正值一行身着素雅的女弟子并趋同行。女弟子个个身随佩剑,昂首挺然,赏心悦目间带着一丝不尽世间的高傲。走在最前的中年女子,眉间朱砂,脸色傲然,神情昂然自若,气质脱俗不凡,背后长剑隐隐欲动,浑身上下散发出不易亲近的威慑和压迫。

    齐行走来的,正是峨眉派的弟子,走在最前的人,自然是峨眉派的掌门人傲晶师太,而傲晶师太背后的长剑,也正是世人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剑”魏武青红……谁也不知道,峨眉派此行前来湖省长江一带,究竟所为何事……

    跟随傲晶师太左右的弟子,依旧没有多少改变。除了傲晶师太最看重的首席弟子花菱外,还有青雪、兰芯、竹韵、月离等人。大多人都没有太多变化,要说唯独有些改变的,也可能要属跟随傲晶师太左侧的青雪了……

    其实峨眉派制度十分严格,就连在外出行,跟随掌门人所站其位也是分属明确。掌门走在最前自不必说,跟随其从的,不是首席弟子,就是亲信护从……原来剑道大会的时候,只有花菱会跟随傲晶师太的身侧,其余弟子全部在花菱身后按地位划分位置;可如今青雪也跟随在傲晶师太身侧,与首席弟子花菱同趋,可见近一年来,青雪在峨眉派的地位上升不少……

    虽然制度严格,傲晶师太的性格又很偏颇,但峨眉派还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想要谋其上位,就必须靠本事说话——花菱心高气傲,成为首席弟子靠的是武功;而青雪平日里沉默少言,如今却也能与花菱“平起平坐”,可见青雪多行少言也是靠的本事。不在他人面前趾高气昂,独自一人在逆境中默默努力,而今深得其位,也能看出青雪这一年来所付出的努力和汗水……

    “师尊,这是到了哪里,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花菱一向和傲晶师太说得最多,加上自己地位仅次于师尊掌门,于是毫不避讳地问道。

    傲晶师太也偏爱花菱,索性直言道:“这里是长江沿地,再往前走,就是襄阳的地段。我们一路找寻孽种李玉如的下落,不得消息……但山东战事传来,当年娶了‘芙蓉女侠’的那个赵家三子,如今成了‘飞骑将军’,其威震慑黄河南北。而今朱元璋在南京称帝,明军夺取山东,顺势南下,赵子川随同前行,李玉如必跟随其中……最近得到消息,明军有意向攻打襄阳,赵子川若是排头先锋,一定也会有李玉如的消息。一年多了,终于再次得到了那个孽种的消息,这回我们绝不能放过她……”

    原来,傲晶师太一直不忘李玉如父母的私通之仇,就算追遍天涯海角,也要置李玉如于死地。赵子川在山东久战成名,峨眉派自然也是得到了跟随赵子川的李玉如的下落,趁着明军南下进军的机会,傲晶师太似乎是想要趁势发难。

    花菱在一旁听了,笑着应和道:“是啊,这一回她李玉如可是跑不了了——我们峨眉派突然前来,她一定料想不到,趁着明军和蒙元军队交锋相对时,我们可以暗中将其掳走带回峨眉,然后以帮规处死……”花菱的性格和傲晶师太如出一辙,不把他人放在眼里,固执执事必心狠手辣。正因为很像,武功又是冠绝峨眉弟子,所以傲晶师太才最看重她。

    然而,正当花菱同意傲晶师太的观点,傲晶师太左侧的青雪却冷冷说道:“这样不好吧……虽然峨眉派与李玉如的父母之辈尚有恩仇,可现在是两军交战之机,天下之人都盼着朱元璋能将蒙元暴政赶出中原……我们若是暗中偷手,相当于是阻碍了明军的义战,不被天下人耻笑不说,搞不好还会被咒骂,以坏峨眉派的历世英明,这样真的好吗……”

    见青雪反驳自己和师尊,花菱一下子不开心了。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青雪在峨眉派的地位和花菱平起平坐后,就大事意见上,二人经常出现分歧。而傲晶师太虽然偏重花菱,可傲晶师太的为人处事还是公正严明,大多时候青雪的话语更有道理,傲晶师太以大局为重多会听取青雪的意见,这便导致花菱对同门的青雪非常不爽。

    青雪在门中少有发言,可一旦发言,必是正理,这次也不例外。傲晶师太看着青雪这一年来的突飞猛进,其实也慢慢看重起青雪来,因此并不是什么事情都顺着花菱。花菱却没这个隐忍脾气,见青雪又一次“阻挠”自己,于是不好气反驳道:“怎么,一年来翅膀长硬了,青雪你连师尊的话都不听了是吗?”

    “我说的话,从来都是以峨眉派大局为重——”青雪也毫不客气道,“如果只是心里不服气,我们可以私下‘解决’,但是现在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峨眉派可决不能含糊!”青雪平日里沉默寡言,如今说出话来却是大义凛然、坚定不移。

    “你——”花菱也暂时说不出什么话,看着青雪意志不移的样子,她知道凭说是说不过她。而且现在青雪的武功也是长进颇高,虽然自己仍是峨眉派的首席弟子,但要真过起手来,自己未必占得了便宜。也正因为青雪进步得如此之快,近一年来傲晶师太才会对她愈加看重。

    “好了!——”看着左右二人有些争吵不休的样子,傲晶师太呵斥了一句,停止了二人的争论,左右望了一眼二人,随后平息道,“天下之势格局,将蒙元暴政逐出中原义不容辞,此乃大事;李玉如父母私通之罪,孽种必除,峨眉派帮规不改也是大事……青雪你说的确实有理,不过你大可放心,此次行动峨眉派不会鲁莽行事,我们要抓李玉如,但绝不会妨碍明军讨伐之行——”

    “听见没有?”花菱还不忘还了一句青雪,看她的样子,似乎处处都和青雪较劲,处处刁难青雪。

    青雪倒是并不在意花菱,听了傲晶师太的话,青雪回头低声应道:“知道了,师尊,弟子谨遵师尊安排……”

    傲晶师太点了点头,随即望着左右二人,补充说道:“你们二人皆是本尊信任左右,峨眉派想常兴,平日大事须得团结一致,不可内讧不断,知道吗?”

    “是,师尊,弟子谨记于心——”青雪和花菱同时答道。

    花菱没再理会青雪,转头向傲晶师太问道:“师尊,既然不莽撞行事,想要抓李玉如,必须有周密严谨的计划,那我们第一步该怎么办?”

    傲晶师太直言道:“先找到赵子川军营的所在,再走一步看一步吧……放心,只要找到了军营所在,李玉如她就逃不出本尊的手掌心……”

    “师尊说的是……”花菱还在一旁应声附和道。

    然而青雪虽没再侧头去看,但眼神中却略显一丝担忧。

    “李姑娘,多时不见,不知你现在可否安好……”李玉如曾对青雪有恩,因此青雪和其他峨眉弟子不同,心中有的,是对李玉如从而不断的念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