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九十章 丧兄之痛
    下一页

    先锋军营地……

    “第二列队,入阵——”校场之上,赵子川正坐镇指挥练兵,平日里练兵的主将应是唐战,但因这段时间唐战与萧天二人每日前往北江分道训练水军,因此步骑阵法的训练,主职暂交由赵子川指挥。

    “吭吭吭吭——”场下将士军令从行,铁蹄兵柝响亮有秩,五绝阵法之下,列队分批次依次入阵出阵,井井有条。赵子川除了战时飞骑神勇,军中练兵更是训练有素,营中将士个个精神抖擞、严阵以待。然而最近练兵,虽军中将士齐整,作为主将的赵子川,却是经常不在状态,时不时容易分神他想……

    “今天训练就到这里——”天色渐晚,赵子川结束一天的练兵,命部队就地解散……

    “怎么了?”全军将士解散后,南宫俊走上台前,看着神情并不安定的赵子川,笑言问道,“这些天总是精神不振的,统兵训练也经常分心,不像你啊……”

    “没什么,只是心中有些发堵,说不上为什么……”赵子川摇了摇头,微微叹气道。

    南宫俊想了想,笑着说道:“是在担心安安吧——哈哈,儿子出世后,做父亲的分心很正常……得庆幸最近没有什么战事,练兵结束,你可以好好多陪陪嫂子和安安……”

    “我不是纠结这个……”赵子川一口回绝道,“玉如和安安在营中很好,一点都不用担心,我只是……只是说不上为什么,为什么最近心中莫名的发慌……”

    “喝,什么时候还变得这么女人气,莫名担心这担心那的……”南宫俊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推着赵子川的肩膀道,“好了好了,我和慕容兄一起陪你回去,顺便看看安安和嫂子……今天风还挺大的,夜里估计还要下雨,我想唐战兄弟和萧兄弟的水军训练今天也会提早结束吧,说不定已经先回来了,我们也走啦——”

    赵子川没再说什么,而是和南宫俊、慕容飞一起回了自己的营地……

    南宫俊猜得果然没错,因为天气原因,唐战和萧天今天提早结束了水军训练,先一步回到了军营。没有战事的日子,朋友时不时会相回畅聊几句;何况赵子川的儿子刚出世,军中无论是谁,都会抽空去赵子川和李玉如的营帐,探望拜访一番,而唐战和萧天二人今天也是如此。

    而经过数天的休养,李玉如也总算是恢复了身体,能够下床亲自照顾儿子。初为人母的她,对儿子是百般照顾;安安也很听话,在母亲怀中安静入睡,虽然还未天黑,但李玉如已经抱着安安,在耳边轻轻呢喃着摇篮曲……

    “安安睡得可真香,刚出生的婴儿就是可爱——”李玉如哄着孩子入睡,萧天在一旁轻轻指手道。

    “你这么熟识,难道以前也照顾过小宝宝?”唐战见萧天温和有神的眼色,不禁问道。

    “照顾倒没有,我这么笨手笨脚的,不过看还是看过……”萧天回忆着说道,“原来在萧家山庄,成婚的师兄师姐喜得贵子,我们经常去凑热闹看。雪翠师妹就经常去帮忙照顾孩子,她倒是挺有经验的,我在她身边看过很多次……”

    “可能是个女孩儿都会有母性的一面吧——苏妹妹也这样,这些天萧兄弟你不在身边,苏妹妹天天来我这里照顾安安,还打算做安安的干娘呢,呵呵……”李玉如笑着说道。

    “啊?佳儿天天来这里……”萧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暗自调侃道,“完了,后营没人看着,恐怕嬉皮他们又会给我出什么乱子……”

    李玉如看着唐战和萧天全身湿水的样子,不禁问道:“听子川说,你们两个这些天都在北江训练水军,练得怎么样了?”

    “还不错吧——”唐战满意地说道,“我和萧兄弟有带领水军的经验,配合也天衣无缝,就等常将军归来,挥军襄阳的实战了……”

    “这么说来,你们兄弟倒挺配合默契的——”李玉如又笑应着说道。

    “是呀,我们两个好像天生默契似的,就和在汴梁对付南宫子弟的时候一样……”萧天又想起了汴梁第一次和唐战并肩作战的情形,开心道,“在汴梁第一次和唐战兄弟认识,就能并肩作战、默契配合,现在想想我们俩还真是有做兄弟的缘分,说不定上辈子我们还真的是生死兄弟呢,哈哈哈……”

    “而且之前皇上也封你为‘平威将军’了不是吗?”唐战又提道,“虽然身处先锋营中,但你的军职和我平起平坐。水军训练默契有加,这可以说是双翼齐飞、齐行并进嘛,哈哈……”

    然而提到朱元璋封赏自己“平威将军”一事,萧天稍稍收敛几分悦容——说实话,那一次朱元璋对自己的钦佩与赞赏,直到现在想起来,萧天心里还有种隐隐的不安……

    “我们回来了……”另一边,赵子川及南宫慕容兄弟也同时练兵归来,赵子川有些有气无力地应声一句,随后看着李玉如抱着安安摇曳入睡,轻声问道,“安安怎么样,今天没有胡乱哭啼吧?来,让我抱抱……”

    李玉如还是没“好脸色”地回了赵子川一眼,黑眼道:“让你抱?浑身脏兮兮的,一会儿弄醒了儿子,又会啼哭不止……”

    “你们两个,没必要天天一见面就犟嘴吧……”唐战看着赵子川和李玉如夫妻二人的“对峙”,苦笑着喃喃道。

    如果是平日里的赵子川,肯定不会甘心被老婆“咒骂”,最少也要反驳个一两句。但是今天的赵子川似乎有些不太寻常,也不知道是不是练兵太累了,平日没有战事就喜欢说笑的他,今天却是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就连李玉如对自己的“折腾言语”,自己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李玉如也似乎是看出来了,反声问道:“你今天怎么了,跟滚了泥球似的,一脸愁眉苦脸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今天……愁眉苦脸了?”赵子川也是非常反常的神态,指着自己嬷嬷问道。

    众人在一旁点了点头,看着赵子川奇怪的言行,他们确定今天赵子川的状态有些问题……

    “呼——”突然,一阵凉风吹进大营,众人不禁胆寒一阵……

    “不行,在外面这么吹着,安安会生病的……”李玉如裹紧儿子,不禁道,“这什么鬼天气,怎么说冷就冷了?”

    赵子川没有理会李玉如,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唐战和萧天身上,随即问道:“对了,唐战兄弟和萧兄弟水军练得怎么样了?”

    唐战点头应道:“水军训练没有问题,就差实战了……等常将军从应天城回来,勘查好了襄阳一带的地形,我们就可以水陆并进而上——”

    萧天紧接着道:“倒是子川兄弟你,你不是说子衿大哥已经率兵前往长江渡口好一阵了吗?怎么……现在还没有消息……”萧天本想继续问下去,但是说着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阵莫名发凉,口中不自觉吞吐不敢继续说下去。

    赵子川也是感觉到了,就在萧天问话的一阵,赵子川心中传来短暂但却清晰的剧痛感受……剧痛只是一瞬,赵子川说不上为什么,随后便是胸中隐隐地发闷,脸上的表情也极为木然。

    嘴上爱闹,但看着赵子川这么奇怪的表情,整个人有些不舒服的样子,李玉如也是于心不忍。他想着或许儿子能让丈夫开心点,于是缓缓走上前,将熟睡的安安轻轻交给赵子川道:“子川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然你也抱抱儿子吧,这些天练兵这么累,说不定抱抱儿子让你心里好受点……”

    赵子川没有犹豫什么,直接将接过了儿子,将其抱在怀中。怀里传来婴儿稚嫩的呼吸,可这呼吸的节奏在赵子川感受看来,却是紧张愈加强烈的窒息一般,心跳随着儿子呼吸的频率,愈加不稳……

    “呼呼——”寒风更加强烈地吹袭,愈增愈大,甚至吹翻了军营门口的一架板车,发出“哐当——”的声响……

    这一声响不要紧,赵子川怀中的儿子像是被惊醒了,身体不由一颤……

    “哒哒哒……哒哒哒……”同一时间,营门外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让开,快让开,急报,我要见唐战将军还有赵子川将军——”飞马赶来的士兵急中喊道,跟随后面的十余骑部队,浑身是血的样子,像是经历过一番血战。而在快马的背后,还“哐哐铛铛——”地跟着一架板车……

    “呜啊——啊……呜啊……”突如其来的一瞬,就在安安被惊醒的瞬间,安安却莫名地嚎啕大哭起来。如果只是寻常的哭啼也就罢了,可不知为何,安安此时的哭泣,却像是有些让人撕心裂肺的痛楚……

    “安安——”第一次听见儿子哭得这么痛心,李玉如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急忙从赵子川手中“夺”回儿子。

    赵子川却是在一旁发呆,看着儿子惊慌大哭的样子,自己心中像是被利刃划过一般,惊异眼神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李玉如也是焦头烂额,不管自己怎么哄安安,安安就是一直在哭,而且哭声十分凄厉,让人听了痛心不已。李玉如担心是不是安安的了什么病,怕得有些束手无策,自己却只能在儿子耳边不断安慰道:“阿娘在这里,安安乖,别哭别哭……”

    “呜啊——呜啊……”可安安越哭越惨,目光还时不时望着营门的方向,似乎是孩子的内心预示着痛苦挣扎的悲鸣。

    赵子川像是看懂了儿子的眼神,转头望向营门——刚才传来急报的方向,似乎是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赵子川的心里更是莫名紧张到了极点……

    “怎么办,安安还在哭,这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安是不是生病了?”李玉如都快急得哭出来了,自己照顾孩子没有经验,但又不忍心看着儿子继续这样痛苦下去。

    萧天见了,立刻说道:“嫂子别慌,我这就去叫佳儿,她应该有办法安稳孩子——”

    于是,萧天急忙转头去叫苏佳……

    赵子川没有注意其他事情,目光望着大营门口,耳边只传来了儿子凄惨的哭泣,心中却像是有着愈加剥开的血痛,根本无法平静……

    大营门口,刚好出来巡视的陆菁和老九注意到了。眼见赶到的士兵浑身是血,像是刚刚从敌军阵中逃脱的样子,后面还运托着一架板车,板车上横躺着一具万箭穿心的尸体。死者死相极为凄惨,鲜血染红了整架板车……

    陆菁像是认出了死者,脸色大为惊异……“老九,快去叫傻蛋还有赵将军他们过来——”陆菁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立刻回头吩咐老九道。

    “我知道了——”老九没有犹豫,即可回身去叫唐战等人……

    赵子川望着大营门口的躁动,心中痛楚达到极点。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没等老九过来通知,自己则先加快步子跑了过去,表情极为慌张……

    “喂,子川兄弟——”唐战在后面叫不住,只好跟着跑了过去……

    “呜啊——呜啊……”安安还在哭,怎么也停不下来,即使苏佳过来帮忙照顾,也是如此……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那么多人在那里?”萧天看着大营门口人群躁动不安,知道确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于是紧张不安道。

    “各位将军,陆姑娘命你们即刻赶到大营门口——”而在这时,老九托着年迈的步子,急忙赶来说道。

    “走,我们也过去看看——”萧天等不及了,叫上身旁的南宫慕容二人,随行一同前往。

    “嫂子,我们也过去看看吧,说不定安安哭得这么伤心,是因为……”苏佳一边帮忙照顾着孩子,也一边劝说李玉如道。

    李玉如含着泪光点了点头,她和赵子川一样,心里纠结着一股莫名的不安……

    赵子川最先赶到现场,其他人紧随其后……然而等自己认出了死者的身份,赵子川整个人都傻眼了——

    躺在板车上,遭万箭穿心惨死的将领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大哥赵子衿!

    “哥!——”赵子川见到了眼前的腥红,不禁大声悲鸣道。

    “呜啊!——”跟上的李玉如怀中的婴儿,也是同一时间发出最为凄惨的哭喊……

    “我们在江前峡谷,遭到了敌军的埋伏,几乎全军葬送在那里……剩下掩护赵将军逃回来的,也只剩下我们几个,可赵将军身负箭伤无数,已经……已经……”幸存的士兵将详细的经过一一悲痛道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唐战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眼神慌张摇摆不定道。

    陆菁也是一样,捂着嘴不敢相信眼前的真相。小时候赵子衿还在汴梁未北上出征时,自己一直把他当做是体贴的大哥哥;现在赵子衿身死殉职,这还是陆菁第一次亲眼见着亲人朋友的尸体,如同噩梦一般却又不是梦……

    不只是唐战和陆菁,萧天、南宫俊、慕容飞……几乎在汴梁都有熟知赵家的众人,全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眼神中更为惊异……

    赵子川更是早已眼神充血……孩子在后面慢慢减小了哭声,赵子川心中的痛楚逐渐由剧痛转而源源不断的隐痛,双手更是握紧拳头……

    “埋伏的敌军将领是谁……”赵子川一脸血仇的姿态,冷冷朝幸存士兵问道……(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