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战地情缘
    济南一役过后,常遇春先锋军部重归编制,分军调令完成,全军上下也是得到了久违的平定……

    数日后,吉夜……

    今晚营中上下,气氛喜庆欢腾,营帐门口纷纷张贴着大红的“囍”字,鞭炮声、锣鼓声更是接连一片——显然,全军将士正喜庆迎接一对新人喜成连理,虽然在军营中显得有些反常,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半分新婚的吉庆和热闹。≧>  至少军中全体将士都是洋溢着贺喜和欢欣,营中各地,篝火四起,众将士纷纷把酒言欢,庆贺着这对新人连理……

    新婚二人不说,自是秦羽与慕容樱,二人相识时日虽不多,但也算是共渡磨难、经历考验无数。二人从彼此战场初见,相知相恋,到如今允诺誓言,终成连理,这段缘分算是给漫漫无常的无情战火中徒增几分浪漫。而今有情人终成眷属,相信秦羽和慕容樱二人也不负走过这一道战地情缘……

    好事成双,全军上下高兴欢腾,不仅仅是因为秦羽慕容樱的新婚——山东战事捷报频频传来,徐达、常遇春、张兴祖等部分军各路,山东剩余所至各地,蒙元势力几无抵御之力,北伐山东战略之成,近在咫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婚宴的主营中,坐满了先锋军中地位较高的将士,唐战、6菁、赵子川等人皆在其中,喜庆婚宴上,6菁将自己平日军营中严肃拘谨的表情抛到脑后,乐疯似的哈哈大笑,还一边敲打着酒杯,像是回到了汴梁时候6家大小姐的活泼情态。

    酒杯中还有酒,6菁一个不小心,把酒洒到了唐战身上,自己偏偏还没注意到。倒霉的唐战只能一边伸手“控制”着6菁,一边擦拭着身上的酒水道:“菁儿,你也太乐疯了,酒都撒到我身上了……”

    6菁可不管,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自己完全放开了架子,该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这动静可比在汴梁时赵子川李玉如的婚宴上要大多了。

    果然,赵子川在一旁看不下去,黑了一眼道:“喂喂喂,这里好歹也是军营,别像个没吃过酒水的穷幺子——”

    6菁耳朵极为尖锐,又是自己的“死党”赵子川的调侃,6菁二话不说一筷子飞了过去,正中赵子川的额头。“哇,本姑娘叫唤几句,你有意见是吗?”面对赵子川,6菁显然不客气道,“别忘了,你这大笨蛋的婚宴上,我可是把你整得很惨的……今晚本姑娘既开心,又兴奋有干劲,要是把我惹急了,让你今晚兜不了吃着走——”

    赵子川听了,心中莫名一气——他可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和李玉如洞房夜那晚,6菁是怎么带着萧天、唐战等一帮家伙折腾自己的……不过听6菁这么说,赵子川又不禁问道:“兴奋?听你这口气,不会你今晚还会折腾秦兄弟和樱妹的洞房吧?”

    6菁依旧是乐开花的表情,一面笑,一面从容回应赵子川道:“你放心,秦兄弟为人诚恳正直,樱妹又是我的好姐妹,我不会刁难他们的……”

    赵子川听了,整个人都“不开心了”:“嘿,你这臭丫头,什么意思啊你?”其实6菁的言外之意,就是暗中贬低自己,因此赵子川心里非常不爽。不过赵子川也习惯了,毕竟自己要是惹到了6菁,6菁的嘴皮子可决不会留情,这又不是第一次。

    6菁和赵子川在那边闹,唐战这边也不想管了。好在是打了胜仗,短期没有军事要务,唐战作为先锋军主将,也是在这新婚之夜难得的清闲……唐战一边擦着身上的酒水,一边和坐在一旁的萧天无事相言几句,总比自己老是照顾6菁“这里那里”要轻松许多。

    “菁妹也就这个性格,玩儿疯的时候像个男孩子一样……”萧天和唐战干了一杯酒,看着6菁在一旁“戏耍”赵子川的样子,萧天不禁调侃道。

    唐战无奈地摇了摇头,跟着笑道:“又不是第一次了,要知道在汴梁,我天天被她这样吵得爆耳亡。虽然菁儿有她自己的性格是好,可老这样也不像个事儿,早知道在汴梁就不该惯着她,让她爹好好管教管教才是……哎,要是菁儿有苏姑娘一半的安分,我就谢天谢地喽……”

    萧天听了,摇了摇酒杯,也笑着道:“哼,得了吧,要是佳儿有菁妹一半的开朗活泼,我也不用总想破脑袋去逗佳儿开心……”

    提起苏佳,唐战也笑了笑说道:“不过看萧兄弟你和苏姑娘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是心有灵犀,彼此关心对方就不说了,做事情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比起总是做事让人操心的我,菁儿天天在我耳边教训,你和苏姑娘可就省心多了……”

    “打住——”然而唐战还没说完,萧天两眼一黑,顿时不好气道,“彼此关心放到一边,至于做事嘛……你别看我和佳儿每天一唱一和的,看起来她每天像是个安静本分的‘乖乖女’,我一不在,她就在别人面前说我坏话;有时急了,还直接当面说的,完全不给我留面子……”说完,萧天闷声饮了一口清酒。

    “她都说你什么了?”听到这里,唐战不禁好奇问道。

    萧天放下酒杯,继续闷声道:“说什么我堂堂大男人,一点事情办不好,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出了问题还要她们女人去摆平……诶,我就不明白了,我从一个被师父赶出家的半吊子,到拯救逸仙门和丐帮的苍龙大侠,再到现在立下战功的‘平威将军’,一路走来我容易吗我……佳儿倒好,我小事上有一点点毛糙,她就这不爽那不爽,每天冷眼相对也就算了,急了一言不合就动手,关键打还打不过她——”萧天今晚喝了点酒,倒是敢壮胆在酒桌上说几句,好在此刻苏佳暂时不在,否则今晚自己别想完身从这营帐中走出去。

    唐战听了,在心里暗自笑:“记得孙云兄弟调侃过我,说我将来若找老婆,肯定会被老婆欺负……我以为和菁儿在一起后,真让孙云兄弟说中了,没想到萧兄弟你却比我更严重……”

    不过一想到孙云,唐战倒是想念起远在大都的孙云了。跟随朱元璋一路北伐,唐战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期待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挥军蒙元都大都,驱逐蒙元暴政,在大都与兄弟孙云再会……想到这儿,唐战又闲时拿出腰间的那半块龙纹玉佩,借以表达对兄弟的思怀……

    “对了,苏姑娘人呢?”唐战稍稍回过神,见婚宴所有人都到齐了,苏佳却是还未到场就座,于是不禁问道。

    “不知道,反正也无所谓啦,她偶尔不在我还清闲呢……”萧天似乎还没停止对苏佳的调侃,这也是他从认识苏佳以来,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说她“坏话”。

    唐战见萧天像是生闷气的样子,不禁劝慰道:“行了,平日里一点小打小闹,还是将就吧……别忘了,萧兄弟你曾经和我们讲过的,你和苏姑娘在神峰崖上的‘生死绝恋’……死而回生,破镜重圆,这可是上天赐予的命中良缘,你们应该好好珍惜才是……”

    听到这里,萧天倒也是冷静地回过了神——仔细想想,自己和苏佳这一路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就连神峰崖上的“生死诀别”都挺过来了,这段缘分自己更应该珍惜……想到这里,萧天也不禁眼神深情道:“是啊,仔细想想,我和佳儿的缘分,还真是上天造化……我既然爱着佳儿,就该好好珍惜,我想佳儿对于我来说,也会是同样的感慨吧……”想罢,萧天不禁微微一笑。

    萧天想开了,可坐在他身边的“嘻哈三兄弟”可不这么想。刚才萧天一口气泄了这么多,哈哈趁机调侃道:“连大哥你都这么看,那臭婆娘就是个怪脾气嘛……一言不合就动手,我们三兄弟可没少吃她的亏……”

    “就是就是……”阿多也在一旁添油加醋道,“哪有女人向她那样天天喜欢动手的?得亏她不是什么一帮之主,否则在她手下的小弟,要犯了点错事,还不被她往死里整?”

    “你们最好识相点——别忘了,护送瑛妹回逸仙门的时候,你们三个家伙可没让佳儿操心……”萧天这回,倒是帮着苏佳说话了。

    “操心怎么了?还不是天天风餐露宿的……”哈哈又在一旁不好气道,“这臭婆娘每天就知道脾气动手,下手还不轻。哎,只可惜这漂亮脸蛋怎么长在这种人脸上……”

    “你刚才说什么?”然而,哈哈话音刚落,一股寒意从门前飘过。

    “嘻哈三兄弟”齐头望去,来者不是苏佳又是谁?三兄弟顿时傻眼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自己在苏佳面前“说漏了嘴”。

    “哼,我刚才说什么来着……”萧天在一旁暗自偷笑了一番,最后也没趣地将头绕向了一边。

    “苏姐姐你终于来了——”6菁见苏佳这时才赶来,高兴应声道。

    苏佳不是一个人来的,在她身旁,还搀扶着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有孕在身的李玉如。如今战事暂无,苏佳没事就会去照顾李玉如,北伐一来一回数月,李玉如的肚子已经怀胎数久,快要到了生育期。

    “我去照顾嫂子了,所以来晚了些……”苏佳微笑着朝在座众人抱歉道。

    李玉如在苏佳的搀扶下,慢慢坐到了位子上,也是向在座众人抱歉道:“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缘故,来晚了些……秦兄弟和樱妹的婚宴应该还没开始吧?”

    “还没有,不过快了……”6菁先是回应了一句,随即“黑眼”望了一下赵子川,调侃道,“不过话说回来,自己老婆快生了,做丈夫的某某人居然不理不问……”

    赵子川知道6菁又在“刁难”自己,故意看了一眼李玉如,不好气道:“别看我,你当我不想去照顾啊……要不是某某人,嫌我笨手笨脚,稍微做点不如意,就把我骂的左右不是,我愿意不负责任啊……”

    李玉如听出了赵子川是在说自己,夫妻间又闹起“小脾气”道:“说你笨怎么了?一个大男人做丈夫的,连照顾妻子都不会,干脆挖个墙角钻死算了……”李玉如还是不改平日里的火辣性格,有孕在身后更是如此。

    苏佳在一旁搀扶着,也跟着凑合了一句:“就是就是,你们大男人做事真是不放心,不管什么时候都让我们女人出面解决,说出去还不丢死人……”

    “那,你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萧天又听见了熟悉的话语,证实了自己刚才所言,一下子把苏佳的好感又抛之脑后,在一旁悄声指着苏佳抱怨道。

    唐战在一旁见着萧天变脸无常,默默暗自好笑……

    “新郎新娘入堂——”“桌下”人打闹许久,总算等来了今晚的婚宴正题……

    不多久,秦羽和慕容樱携手从营门走入堂中——秦羽卸下了平日披身的霸王战甲,身着精神气质的新郎服,就像那日在慕容樱面前誓的一样,身着文装来迎娶她;而慕容樱则是红服锦衣、遮红盖头、窈窕身材、惜怜可依,没了平日里的莽撞孤行,更显几分楚楚动人。

    “一拜天地……”很快,营中响起了新婚“拜天地”的喜庆声。

    慕容飞在座下看着自己妹妹身许归宿,眼神复杂难定。南宫俊在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秦兄弟为人正直凛然,又是将之良才,樱妹能嫁给他,算是最好的归宿了……再说了,这婚事也是你自己答应的,你不会现在想反悔吧?”

    慕容飞摆了摆手,回声应道:“瞎说什么?樱妹终身大事已定,我这个做哥哥的当然开心……只是想到我们兄妹俩离家北上,一路经历蹉跎无数,现在虽然还未安定,但总算是给了樱妹一个好的归宿,我只是感慨太多罢了……”

    “哟,你倒也学会感慨了,不像你啊……”南宫俊依旧在一旁调侃笑道……

    新婚二人拜堂成亲,坐下宾客也是齐声叫好。6菁这边,整个人都乐开了花,甚至高兴地站起来拍手鼓掌——她是真的为慕容樱的幸福归宿而高兴……

    然而就在营中众人喜气洋洋间,营外一个士兵突然走进营帐,凑到了唐战和6菁身边……

    “将军,元帅派使者前来恭贺秦将军和慕容将军的婚礼,请将军出去迎面一视……”士兵悄声在唐战耳边道。

    唐战听了,当做是朱元璋为庆贺新婚,习以为常;然而一旁的6菁听了,内心稍稍一颤,笑容也渐渐收敛。

    “行,我这就出去……”唐战不想打扰到喜庆婚礼中的其他人,悄声回应道,看来是想要出门迎接。

    “等等,我也去……”6菁跟上应了一句……

    营帐外,朱元璋派遣庆贺的使者已经等候多时……

    没有让其他人察觉,唐战和6菁二人走出了营帐,来到了使者跟前。

    “我等奉元帅之名,特送贺礼,恭祝秦羽将军和慕容樱将军新婚二人——”使者众人行礼道,“另附捷报,张兴祖将军攻克济宁等地,山东境内尽为我军所属……北伐之行,先锋军功不可没,元帅特加赏唐战将军与‘平威将军’萧天将军——”看来,朱元璋派人恭贺之余,仍不忘战事军务,尤其是自己钦慕赞赏的萧天。

    唐战接过贺礼谢道:“我等谨此,代表先锋营中全体将士谢过元帅——”

    6菁在一旁思绪一会儿,随即问道:“使者前来不过数人,如今战事暂无,如此恭贺喜事,元帅为何不亲率士卒前来道贺?”

    使者回应道:“山东既定,元帅随同军中众将暂时返回应天城,不在军中,因此不便前来——”

    “回应天城……”6菁听完,心中不禁暗起涌动,喜庆之夜下,莫名而起不安预感……(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