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八十六章 重聚归一
    秦羽嘴角微微一笑,随即道:“你这么想见我,现在见着了?”

    兀鲁兀台两眼微皱,似乎心有疑惑,于是又问道:“听闻秦将军单骑骁勇,上阵可敌百千将骑。为何济南一役,秦将军舍其主攻之长,不正面攻城,却选择以离间计挑拨我军将士,其作风不如啊……”

    秦羽微笑依旧,淡定说道:“上兵伐谋——将之良者,不在勇,在谋;谋之用者,不在兵,在法……我秦羽虽善驭骑杀阵,可统领军士将行,需忍重度势,因时之变而导用兵,千番算计归于一策,谋善谋攻,方能百战不殆……也许对于秦某这样的骁勇之将,此行颇为不直,可兵之诡道、险招万千,稍错一步便会粉身碎骨。用兵不在个人之利之名,而在全局决策,千万将士共赴一心,若因失策身死无数,那才是为将者所不齿……”

    秦羽一口气说了看似大道理的用兵之言,谁能想到秦羽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用兵之良则,其军事天赋有目共睹。而兀鲁兀台在一旁听了也算颇有道理,如今自己败于秦羽之手,受之无愧。

    索性,兀鲁兀台像是看淡了一切,闭眼笑声道:“哈哈,真不愧是‘神力将军’秦守越的后人……好吧,如此良将,败在你手上,也不算丢脸。至于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秦羽也是常时回应道:“汝之生死,吾未能定,命之归数,还是交给徐达将军定夺吧……带走——”最后,秦羽命部下将兀鲁兀台押了下去……

    “报告将军——”“送”走了兀鲁兀台,秦羽正准备继续料理城中后事,这时却传来了士兵通报。

    打了胜仗,自然没有什么急事,就算有突然的消息,秦羽也并不慌张。“什么事情?”只见秦羽很淡定地只声问道。

    士兵确实不慌张,一板一眼道:“徐达将军率众将已至城外营地,命将军你速速回营复命——”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一听是徐达前来,秦羽几乎猜到了缘由,吩咐士兵退下后,自己则命亲信部下继续留在城中善后,自己独自一人亲自往返军营……

    秦羽驻地,南门营帐中……

    “末将秦羽参见徐将军——”秦羽归营后,第一时间回到南门营帐拜见等候多时的徐达将军众人。

    徐达面带微笑望着秦羽,显然是高兴恭迎秦羽大捷。不过秦羽的表情十分淡定,似乎在自己看来,此等军功不过平常往事。

    徐达望着秦羽,先言赞道:“恭喜秦将军率兵拿下济南城池,立下大功,徐某人特亲自前来恭贺——”

    秦羽应和一笑,依旧不改声色道:“多谢将军夸赏,末将所为,不过寻常之略,经受不起……”

    “诶,这可不寻常——”徐达依旧笑言道,“济南城蒙元守军精良,地势易守难攻,然秦将军却能几乎不伤兵卒,拿下城池,此神奇之举,莫非不为大功?”

    秦羽微微一笑,鞠躬说道:“济南一役,末将不过看清敌军弱点,方以离间计引其自相残杀;加之敌军主将脱因帖木儿,胆识逊浅,听闻徐将军大军压境,早已是畏惧弃城而逃。因此济南之胜,属有侥幸其中,若全归末将一人之功,末将担受不起……”

    “秦将军不必再谦逊了,此等完胜之局,若非秦将军之计,军中便无第二人能为——”徐达夸赞一番后,终于归于正题道,“徐某有意,敬赏秦将军之将才,特以此军功,封秦将军为‘大将军’之位,不知秦将军意下如何?”

    徐达如此赞赏自己,说实话,秦羽心中受宠若惊。不过秦羽似乎非常冷静,面而不露喜色,依旧委婉回绝道:“将军之无比赏识,秦羽大恩言谢……不过由七天之所为看来,末将无权受其军位——”秦羽之言,看来是不想接受封赏。

    “为何?”徐达见秦羽连如此高赏之位也不尽收,不急问道,“‘大将军’乃上将封位,封其者军功荣耀至上,秦将军为何不受?”

    秦羽依旧保持鞠躬姿态,谦逊回应道:“回将军,请恕末将惭言——自古以来,能封‘大将军’者,皆以军功良多且尽服众军之心也!末将此役不过一胜,军功自不在良多,而众军之心也未服末将,末将年纪轻轻,难受此功……”

    徐达听完后沉思一阵,随即又问道:“秦将军所言,军功之多确实有理,可众军未服……秦将军如此大功,军中将士皆敬佩,又有何人不服?”

    “此言差矣——”秦羽紧跟说道,“末将用兵之行,曾一度佯败弃营,末将听闻,军中将士皆因此而对末将起疑……末将倒不是因其而猜忌嫉恨他人,仔细想想,造成此等困局,也在末将之失职——因离间之计临变中所想,敌军内探无数,不便告知同僚;若是此计早有策谋,告知同僚众人,便不会因此而受猜疑,兴许离间之计能更收效……此等猜疑,因末将自己失职而置全军皆有疑虑,为所之故,末将无缘受其封赏——”

    “就因此等猜疑,而不受本将军赏封是吗……”徐达听出了秦羽的意思,秦羽借以用兵时同僚部下对自己的猜疑,而道出了自己的缺略,婉拒了自己的提赏,想到自己之前和常遇春的定约,徐达又继续问道,“那依秦将军之意,此役之后,秦将军想要如何归属,是继续随从徐某身边,还是……”

    秦羽依旧淡定说道:“回将军,末将归降吴王后,一直隶属常遇春将军左三先锋军唐战将军帐下,此次随从徐将军出征,亦不过分军调令之事……如今分军任务完成,末将还是归返先锋军为妥,此行也是服从常将军分军命令……”

    “你就这么想要回先锋军帐下吗?”徐达有些可惜地问道。

    秦羽只声回应道:“是的,将军,末将能有今天之用计,全靠先锋军帐下同僚之信,没有他们,就没有末将的今天。呆在那里,末将更踏实……”最后一句,秦羽的语气略含情意。

    徐达知道自己留不住秦羽了,无奈笑着点了点头,缓缓道:“好吧,徐某尊重秦将军的意思,等济南城中后事处理善毕,你就回唐战将军帐下吧……”

    秦羽得到了徐达的允诺,心中比得到封赏更为开心,随即稍许放开谢道:“谢过将军——”

    相安无事后,秦羽转身离开了南门营帐……

    而在此时,秦羽营帐内……

    打了胜仗,事后秦羽也将返回先锋营,这里自然也没有再用之处,或者说是被其他将军取代。临走前,慕容樱独自一人来到秦羽营帐,想想七天以来,秦羽竟能忍受着周围同僚的无数猜疑,至始至终贯彻自己的用计,最终取得胜利,慕容樱也疑惑究竟是什么支持着秦羽能这样一路坚忍走过……

    慕容樱的表情十分愉悦,因为打了胜仗,而且也算完成了自己哥哥的诺言,自己和秦羽之间,关系已然定居。慕容樱微笑着走到秦羽主将座位的台前,想要感受一下这七天以来秦羽作为一军之主的感受,却是无意间发现桌上一封未处理的书信。

    “嗯,这是什么?”慕容樱也没太当回事,毕竟胜仗过后也没什么要紧急事,信封又已被打开许久“丢”在这里,显然不是什么军事机密,慕容樱想也没想地就拆开信件来看。

    然而看到信件的内容,慕容樱一下子惊呆了……

    “吾为慕容兄弟所言,济南战事颇危,未足身旁,心忧樱妹伤卒……今托付于秦兄所顾,望秦兄不负所待,保樱妹毫发无伤。战事之成,再谈婚嫁,若有失足半点,恐负慕容兄弟之意,吾亦难言其释……”

    ……

    原来这是开战前,南宫俊替慕容飞给秦羽写的书信,信中内容所言是让秦羽率兵伐城,确保慕容樱毫发无伤,慕容飞才答应将妹妹放心许配给秦羽……慕容樱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整个人收回笑容,站在原地呆滞了许久……

    “诶,营中有人是吗?”正在这时,辞别徐达的秦羽,正好从外面回来了,看见自己营帐中像是有人的样子,于是走进不禁一瞧,果见慕容樱站在案前,“小樱,果然是你……”

    然而见到慕容樱手中拿着书信,秦羽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整个人也有些发愣地伫立许久。

    慕容樱缓缓放下书信,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秦羽,神情凝视了好久,才慢慢说道:“原来,七天之前你就收到了我哥和南宫大哥的书信……没想到……没想到……没想到秦哥你这七天的用兵之计,居然……居然是为了我……”

    “小樱,我……”秦羽一时不知说什么,毕竟这七天以来,自己都瞒着没告诉慕容樱这件事,现在让慕容樱知道了,心中不知是欣喜还是惭愧。

    慕容樱总算明白了,之前神秘人对自己说的“惊喜”是什么……慕容樱眼角中闪着泪光,继续缓缓道:“你就是为了我,为了不让我受到半点伤害,才……才想出的这出不伤一兵一卒的离间计……你做的这一切,全都是为了我……”

    秦羽知道自己瞒不下去了,上前走了几步,深情目光望着慕容樱,微笑着说道:“小樱,我说过了,我发誓要和你在一起……你哥既然寄来了这封书信,那答应他的事,我一定会做到,因为我喜欢你,小樱,我就是豁尽全力,也要和你在一起!”

    秦羽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在营中向慕容樱表白了自己的心意。

    慕容樱的泪珠已然落下,脸红的她感动中带着兴奋。她也缓缓走上前,略微摇头道:“对不起,秦哥,我之前还怀疑你,不信任你……”

    秦羽也笑着歉意道:“不怪你,是我之前没有告诉小樱你,让小樱你一直迷惑其中,不知缘由……”

    慕容樱继续摇了摇头,转而一笑道:“不,我虽然迷惑,但并不是不知缘由……”

    “什么意思?”秦羽似乎是也被慕容樱的什么“算盘”蒙在鼓里,不禁问道。

    慕容樱害羞一笑,随即冲营帐门口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秦羽转头一看,营门口处忽现一人,此人披着神秘披风,正是之前一直和慕容樱有言劝慰的神秘人。

    “你是……”秦羽见慕容樱认识,依旧疑惑不定。

    “不认识我了吗?”神秘人莞尔一笑,随即揭开披风,其容竟是——陆菁。

    “菁妹?”秦羽也是意想不到,陆菁居然会来到自己营帐。陆菁身后,又缓缓走进一人,不用想,自然是一直跟在陆菁身边的唐战。

    陆菁笑着说道:“秦兄弟你得谢谢我,要不是我在你营中一直帮你劝慰樱妹,就樱妹的那个‘驴脾气’,怀疑你的这七天,早就把你闹得心神不宁了……”

    “哪里哪里,这次要不是菁妹你给我的用兵灵感,我不会想到这一出离间计……看来我之前重服菁妹你的用兵之法,一点没有看错——”秦羽见到唐战和陆菁前来,意外中带着惊喜。

    陆菁继续笑道:“不,这次胜仗是你自己的功劳,你是‘神力将军’的后人,没有良将之才怎行……怎么样,现在抱得美人归,你也不必再担心了吧?”说话间,陆菁身旁的唐战也跟着一起陪笑道。

    秦羽和慕容樱听了,不禁脸红“羞愧”起来。不过事已终成,有情人终成眷属,秦羽和慕容樱总算相许地抱在了一起……

    “对了,菁妹还有唐兄弟,你们不是一直在常将军帐下吗,为什么会突然来到我这里?”秦羽见唐战和陆菁不知何由前来,于是不禁问道。

    这回倒是唐战说道:“元帅有令,山东战略即成,分军调令完成在即,常将军命我和菁儿重整先锋营部,自沂州至济南等地,收归军中各将式,先锋营重整归一……从沂州一路赶来费了不少劲,济南这里当然是最后一站……”

    “最后一站?你的意思是……”秦羽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眼神朝唐战陆菁二人身后的门外瞄去。

    “嘻嘻……”“嘻嘻……”果然,营帐外传出了几声暗笑,随即冒出几个熟悉的脑袋。秦羽和慕容樱见了,抱在一起的二人,差点害羞得抬不起头——只见营帐外,萧天、苏佳、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陆昭、陆蒙、胡夷狄等人,先锋军的所有部将,几乎全到齐了。现在秦羽明白唐战说得话了,从沂州一路过来,分军的将领全部收归,就剩下济南这里自己和慕容樱了。

    看着自己的妹妹和秦羽抱在一起,慕容飞在一旁脸色有些尴尬。南宫俊见了,笑着拍了拍慕容飞的肩膀,故意说道:“好了好了,之前你偷偷让我给秦羽的书信就不对,太刁难人家秦兄弟了……不过现在秦兄弟做到了,拿下敌城,不伤兵卒,樱妹毫发无伤,你是不是也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慕容飞知道自己妹妹许配给秦羽板上钉钉,随即摆手道:“随他们便吧,从今以后,樱妹的事我这个做哥哥的以后也管不着了……”其实暗自心里,慕容飞已经对秦羽表示了肯定,自己也放心把妹妹的终生交给他。

    陆菁听完后,开心说道:“好了好了,又撮合一对情人成眷属了,没想到我陆菁还真天生有做红娘的料——”这么说也没错,想当初在汴梁,赵子川和李玉如成对时,也是陆菁撮合的。

    得到自己哥哥的赞同,慕容樱心中喜极而泣,面视着帐门口众人的拍掌叫好,自己也不再害羞。

    “小樱,这回我们终于在一起了……”秦羽继续一把将慕容樱搂在怀里,暖暖笑道。

    “秦哥……”慕容樱也擦干眼泪,静躺在秦羽怀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