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心态始乱
    &lt;=""&gt;    第五日,秦羽两吃败仗的消息传到了徐达营中……

    营帐内,徐达和众将士正在紧急磋商战事,就秦羽连败之事,底下众将几乎是一片哗然,纷纷指责秦羽带兵不利的过失。

    “将军,秦羽根本没有军事之能,不但没能拿下敌城,反倒是自己溃败两复,丢了粮草、丢了军心……攻城时日急迫,还请将军收回军状成命,撤了秦羽的军职,讨伐之略万万不可再耽误在此等儒将手中——”下面的将士急于发言道。

    “是呀,将军……”又有人紧接着道,“他若是想到了攻城良策,做出稍许行动还说得过去……可这都第五天了,秦羽的部队居然一次攻城的迹象都没有,吃好的养好的,白白送两场败仗,军心大溃,这样的人怎么可以继续统兵打仗?将军,现在收回成命、挽回军心还来得及,请将军万万不可再犹豫了——”

    底下一片声音,几乎都是对秦羽败仗的指责,纷纷要求徐达撤掉秦羽“骠骑先锋”之职,挽回败局颓势。

    徐达站在营中正前,背对着台下众将,似乎心中犹豫不定,半天没有发言——这非常不像徐达平日里一贯的果断作风。

    下面一个更亲信的将领走上前去,用稍作平和的口气说道:“将军,我早就说过,秦羽是降将,没得什么将才和忠心……沂州之战只不过借其王氏关系运气取胜,只要让秦羽统兵谋略,其还欠缺……虽然元帅下的军令不得违抗,可元帅的决定也未必完全正确。元帅从未和秦羽见过一眼,就将如此重任托付于此,这回恐怕是元帅草率了点。将军不必再头疼多想……”

    徐达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沉默了许久,心中杂乱过后似乎是想到了一点。于是不禁问道:“对了,秦将军部队两场败仗。军中损失大致多少?”徐达这时候,竟想起确认秦羽部队的战损。

    下面统计过的将领走上前,只声回应道:“报告将军,总共损失部队战马近千匹,粮食百石,烧毁军营物资更是数不胜数……”

    “部队伤亡呢?”徐达忽而指明问道。

    “伤亡?嘶……”徐达这么一问,将领似乎是卡住了,头脑像是堵塞了一番。半天说不出话。

    “我问部队伤亡呢?”徐达加强语气问道。

    将领停顿了好久,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不对,提到部队伤亡一事,将领带着疑惑的语气应声道:“部队伤亡好像……好像没什么部队伤亡,虽然军营毁了,粮食丢了,连吃败仗,可唯独伤亡……唯独部队几乎没什么伤亡,部队人数变化不大……”

    听到部队伤亡不大,徐达嘴角微微一笑。似乎是想通了什么。

    然而一听说部队未有伤亡,下面又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刚才一致认为秦羽并无将帅之才,纷纷请命徐达撤销秦羽之职。如今却是众将犹豫不定,毕竟部队连吃败仗却几乎未有部队伤亡,这种情况实属怪异,让人心中不禁更添疑惑。

    徐达消除了心中顾虑,似乎是决定了……“听本将军一言……”徐达终于又发话了,“本将军既已定下七日军令之状,军中无戏言,就必须遵守执行——今日是军令第五日,离攻城复命时日还有两日&lt;="l"&gt;。说长不长,还请众将耐心等候……如若秦羽将军能出奇制胜。以计拿下敌城,那我等算是大开眼界。事后本将军必在元帅面前为其升职提赏;如若不成,说明秦羽真的无大将之才,届时再降其职,甚至定其军法之罪也不迟……”

    既然徐达开了这个口,台下众将士便再无异议。不过众人心中的疑虑并未消去,这五日以来,秦羽奇怪的一举一动,似乎把所有人——无论是敌方还是我方——全部蒙在鼓里。

    “连吃败仗,却没有人员战损,有意思……”徐达心中暗暗道,“秦家后人,就让我们看看,你会如何调兵用计……”

    战事磋商一阵后,徐达便令手下众将解散,纷纷回到各自岗位各守其职……

    同一时刻,济南城中……

    “来,干——”兀鲁兀台打了胜仗归来,晃合丹按照之前的约定,亲自在城中为兀鲁兀台接风,果然今日一大早,兀鲁兀台安置好自己的部下,自己只身一人来到晃合丹驻地,两人竟光天化日之下饮起酒来。

    “干——”兀鲁兀台回应一句,酒碗一碰,两口下肚。

    “哈哈哈哈——”酒罢,晃合丹放声畅言道,“兄弟,我之前说的不错吧?秦羽小儿就是个无能鼠辈,没得什么能耐,随便带点人马,就能杀他个措手不及……瞧瞧,现在秦羽丢了营、丢了粮,不知道逃窜到哪里去了;我们主动以攻为守,破获敌营,不但解决了我军城池威逼之难,还重创了敌军士气,岂不一举两得?”

    “兄弟说的是啊……”兀鲁兀台今日也很高兴,打了胜仗,之前心中的疑虑一消殆尽,“我们抢了敌军的粮草,同样解决了士兵饥腹的问题……还是老道理啊,肚子饿,就要自己动手去抢——空坐原地等人喂饭,只会像个无用之徒白白饿死!”

    “你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冲你这份觉悟,来,干——”晃合丹也是起劲了,满上酒碗继续干道。

    “干——”兀鲁兀台也是毫不客气,今天自己高兴,就算是一醉方休也毫不顾忌。

    放下了酒碗,晃合丹似乎还有话说:“兄弟,前晚和昨晚的事实证明了,我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将才……那个翁吉剌,就是个脓包,自己胆小也就算了,还仗着帖木儿大人的庇护,命我等死守城池……哼,要我们真听他的,指不定还要挨饿多久呢?”晃合丹似乎是有些喝醉了,说起话来也是毫不避讳。

    “就是……”兀鲁兀台竟也起哄应和道,“主动出击。有肉吃,有酒喝;死守城池,饿肚子。窝囊气……是个聪明人都知道孰对孰错,这不明摆的对错关系。他翁吉剌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所以他就是个脓包,是个窝囊废!”晃合丹言语更加放诞了,继续大声道,“听好了,以后跟着兄弟我,绝不会有任何亏待;跟着那个窝囊废,一辈子就只能做窝囊废!像他这么蠢的人,我晃合丹多台还真是生平未见。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兀鲁兀台也是酒来起意,跟着毫无顾忌地放声大笑……

    “报——”兄弟二人正喝得起劲,传信士兵突然前来报信道,“报告将军,翁吉剌将军前来巡查——”

    这句通报意图明显是在提醒晃合丹和兀鲁兀台二人,然而不只是酒意兴起还是目中无人,晃合丹竟不屑一顾道:“混账东西——你大老远跑来报信,就是为了通知这个?”

    晃合丹酒后语气放肆,士兵听了瑟瑟发抖,但依旧提醒道:“将……将军还是收敛点好&lt;="l"&gt;。万一在军中喝酒的事,让大人知道的话……”

    结果不等士兵说完,晃合丹一脚踹了上去。把士兵踢倒在一旁,喝声放言道:“知道怎么了?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让翁吉剌那个家伙知道,有本事的人才有资格说话——他来怎么了?我和兀鲁兀台将军可是军功之人,他翁吉剌是个无功之徒……一个无功的人过来说教我们两个有功之将,他还倒真有这个脸皮——”显然,晃合丹完全不把翁吉剌放在眼里,他巴不得翁吉剌过来后,自己与其当面对峙……

    说来还就真来了。翁吉剌带着亲信侍卫,来到晃合丹驻地一带巡视。正好瞅见晃合丹和兀鲁兀台违令饮酒一幕。翁吉剌怒目相视,晃合丹毫不收敛。两方似有火药擦肩的味道,一触即发。

    翁吉剌倒也知道晃合丹放肆,却没想到兀鲁兀台跟着一起违令。翁吉剌气从中来,毫不顾及脸面道:“你们两个混账,不知道军中饮酒是违纪吗?现在大敌当前,居然在这里安图享乐,真是不知好歹!”

    “我们贪图享乐?我们不知好歹……”晃合丹也不会坐以待毙,喝过酒的他胆子更添几分,一脚踢翻了桌上的酒碗,拉开阵势反驳道,“是啊,我们是贪图享乐,贪图享乐到主动出兵奇袭敌营……冒死抢回来粮草充饥,为将士兄弟裹腹,这可真是太‘贪图享乐’了……”晃合丹的口气明显是反语。

    “你什么意思?”翁吉剌见晃合丹有些过于放诞了,愤声问道。

    “我什么意思……哼,不该问问你自己吗?”晃合丹直接指着翁吉剌鼻子道,“你这家伙有什么资格评论我们?我们可都是把性命豁出去,冒死带兵突袭敌营,犯险立下战功之人……你倒好,呆在城中苟且偷生,不敢主动出击,反倒是对我们这些有功之臣耍脾气、耍手段,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很无耻吗?”晃合丹的口气愈加刻薄起来,完全不留情面。

    “晃合丹多台,你不要太放肆!”翁吉剌忍不住了,拔出苗刀利刃相逼。

    “到底是谁放肆了?你以为这里是谁的地盘!”晃合丹也毫不示弱,自己没有拔刀,身后千百的亲信手下倒是拔刀相对,无数利刃折射出的寒光,让人有似身处地狱绝境,令人窒息无法自拔。

    “好,你有种……”翁吉剌满是愤怒的眼神,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极点。

    可晃合丹似乎还不想放过,继续刻薄道:“有没有种不是几句话说了算……你要真有种,真想对得起你‘中军之将’的名号,就做出行动让我们瞧瞧……天天只会仗着军威,对我们这些有功之将指手论足,自己没有政绩还想拖别人没有台下,这种行为就是无耻——无耻之将,无颜为主!”

    晃合丹的话实在是太过分了,如果只有自己和晃合丹二人独自在此,翁吉剌一定会不忍羞辱,一刀朝晃合丹头上劈了过去。可现在这里是晃合丹的驻地所在,晃合丹今日所言,在场将士更是心中所同,以一人之力而犯众军之怒,显然是个愚蠢的决定……可翁吉剌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晃合丹,让其白白在众将面前把自己大骂一通,让自己毫无颜面可下——两难处境,翁吉剌心中还从未有过如此杂乱不安……

    “报——”正在双方僵持不下间,城中方向再次传来探子士兵的传信。

    不过翁吉剌和晃合丹双方似乎并没有刻意关心,倒是把注意力继续集中在彼此的对峙上,也没有回头去望士兵一眼&lt;="r"&gt;。直到士兵来到二人跟前,终有军情想说。

    “报告将军——”士兵可不管双方之间有什么矛盾火花,或是城楼之上利刃相逼的千百士兵他也不顾,只是一字一句想提说道,“敌将秦羽重整部队在旧地扎营,脱因帖木儿大人命将军众部各自会驻地加强驻守,不得延误——”

    秦羽回来了,他再一次回来了。此消息一出,无论是翁吉剌,还是晃合丹和兀鲁兀台,心中都不免一动。

    “又回来了?这个秦羽小儿还真是屡败屡战啊……”经历了昨晚一战,兀鲁兀台也完全不把秦羽放在眼里,不屑一顾道。

    翁吉剌不敢拖延脱因帖木儿的军令,似乎先有收刀之意。

    谁知,晃合丹这一次又先发话了:“听到了吧,那个秦羽小儿可真不死心,又一次率兵前来送死,这可是天赐良机啊……翁吉剌将军,为你洗白的机会来了——”

    “你什么意思?”听到晃合丹莫名的话语,翁吉剌谨慎问道。

    “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晃合丹冷笑着说道,“我之所以看不起将军你,就是因为你无功恃权……倘若你和我们一样,长点胆识,主动出击突袭秦羽,说不定我们也会对你刮目相看?”

    “让我和你们一样?”翁吉剌似乎并不甘心,挺身应道,“哼,我可不像你们,莽撞行事,真以为侥幸打了两场胜仗,就无法无天了……帖木儿大人没有命令,我这个中军之将可不会擅自行动……”

    “你会的……”晃合丹这会儿倒是莫名收回了鄙夷的眼光,反倒像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竟略带鼓励说道,“你既然身为中军之将,所率兵马比我们多,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下继续饿肚子吧……想要吃好,就要动手去抢,别人喂的饭可不香……”

    翁吉剌想了想,没有继续对峙下去,主动收回刀后,转身命令手下士兵道:“走,我们回营复命——”

    翁吉剌收回了刀,晃合丹的手下自然也收回了刀……望着翁吉剌离去的背影,兀鲁兀台凑到晃合丹身边问道:“你说,翁吉剌会效仿我们两个,主动出兵突袭吗?”

    晃合丹冷冷一笑,随即道:“当然,他可是中军之将,统领的兵马比我们多,我们都成功了,他当然更有胜算了……何况,他不服,他的手下可不会眼巴巴看着我们的人大鱼大肉,自己继续吃糠腌菜。为了维稳军心,他一定也会这么做的……”

    “那他会成功吗?”兀鲁兀台继续问道。

    “你说呢?对付秦羽小儿这种鼠辈,根本无需花费力气……”晃合丹继续笑道,完全没再把秦羽当回事……

    城中中军驻地……

    “兵马是否到位,装备是否齐全?”城楼之下,翁吉剌居然鲜有地集结起兵马,似乎有反常的大举动。

    “将军,兵马已经集结五千,随时等候将军发令——”随从士兵通报道。

    “很好——”翁吉剌铁下心,眼神一定,望着场中五千精骑,振振有词道,“传令,今晚亥时,众军兵发秦羽大营!”

    晃合丹猜对了,翁吉剌终于按捺不住,准备今晚出兵突袭……(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l"&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