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七十六章 独享其利
    下一页

    晃合丹突袭秦营,大胜而归,不但烧毁了秦羽部队的大营,还缴获了了大量丢弃的衣食军需——这对近日粮草急缺的蒙元军队来说,可谓是正救其要,不管这次晃合丹夜中贸然出兵算不算违行军事,这次突袭绝对算是大功一件。唯独遗憾的是,秦羽部队撤退及时,晃合丹的骑兵并没有对其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

    晃合丹率队回城,兀鲁兀台受脱因帖木儿之令,在城门口亲自迎接晃合丹凯旋。至于一向心存嫉妒的翁吉剌,这次不但功就相让,自己之前的固守城池用计和猜测已属错误,自己这个中路将军的威严恐怕在军中受到动摇……为此,翁吉剌不但没有打算主动当面提赏晃合丹的胜仗,反倒是对其更加心生怨恨……

    回城后,晃合丹众军卸下了兵甲,安安稳稳在城中休息了一夜。因为今晚大胜而归,济南守军的士气立刻大增,加上这次缴获了大量粮草,按理粮食问题也该得到有效缓解。不过,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第四日……

    天色刚刚启明,蒙元士兵重新振作,回到各自岗位,时刻御守着城池分寸。不过昨晚敌军受袭落荒而逃,蒙元众士心想秦羽纵有天大本事,也不会以士气低落不整之兵报复攻城;何况昨晚被两千骑兵杀得狼狈弃营,他们也认定秦羽没有这个本事和胆识……

    兀鲁兀台休息一晚,重回翼门方向调度军士,本以为昨晚的胜仗。全军将士该有些振奋士气,可是今天一早兀鲁兀台亲自前往城楼巡视。却发现城楼的士兵依旧是一个个有气无力的样子。

    兀鲁兀台稍稍走近一看,士兵四处大都脸色呈苍白之样。虽说不上面黄肌瘦,但很明显是因饥肠辘辘、体乏无力之故。

    兀鲁兀台甚是气氛,但也有些担忧,于是不禁厉问道:“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昨晚打了胜仗,抢了粮草,为什么还这么有气无力?”

    其中一个士兵像是昏过头了,望了兀鲁兀台平日里的威严,垂头丧气道:“打胜仗的是晃合丹将军。管我们……什么事?”

    兀鲁兀台听后忍不了,转头一望,一个耳光重重打在士兵脸上。

    士兵体力不支,被兀鲁兀台一掌掴倒。但他似乎是真的疲累不堪,连站稳的气力都没有,被兀鲁兀台一个耳光掴倒,半天都站不起来。

    “混账东西!”兀鲁兀台直接破口大骂道,“昨晚胜仗军心振奋,抢得粮草充饥裹腹。今天还是这等出头丧气——再有此论者,斩无赦!”

    被打倒的士兵不敢说话了,干枯的双手慢慢支撑站起,在一旁低头沉默不语。但神情依旧是刚才的有气无力。

    终于,另外一个士兵害怕中带着疑虑,兀鲁兀台停顿了很久后。才敢慢慢出言,唯唯诺诺道:“将……将军。昨晚抢的粮草……晃合丹将军自己部队独吞了,我们……我们没有分到……”

    此话一出。事情似乎是明白了。晃合丹多台昨晚打了胜仗,回城调养后,就把抢来的敌军粮草占为己有、独享其利,也难怪今天一早兀鲁兀台自己的部队依旧脸色苍白——本来伙食差劣就已难耐,看着自己人抢得粮食独享,自己更是嫉妒苦不堪言,饥中难耐却是无能为力。

    兀鲁兀台也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于是冲自己部下令道:“你们继续在这坚守,本将军要去一会晃合丹将军——”

    “是——”众士回答还算有力,兀鲁兀台点头一应后,转身便朝晃合丹多台的驻军方向走去……

    来到晃合丹多台的驻守军地,情形果然大相径庭——士兵个个精神饱满、士气正旺就不说了,晃合丹作为主将,更是“潇洒”地坐在城楼沿梯正中,一边观望着城外的“千里荒原”,一边啃食着昨晚从秦羽营地抢来的肉食,其样极为丑陋。不过他本人并不在乎,反倒是引以为荣,像是故意在自己部下甚至是同僚面前炫耀自己的能耐……

    兀鲁兀台只身一人,郑重来到了晃合丹驻地,看着晃合丹多台逍遥快活、毫不顾忌的“无赖”样,兀鲁兀台也是有气也说不出。

    兀鲁兀台走到了晃合丹面前,正视许久,却发现晃合丹完全不搭理自己,甚至故意不看自己一眼,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依旧在啃着手中的骨肉。

    “咳咳……”兀鲁兀台下意识咳嗽了两声。

    “哟,这不是兀鲁兀台将军吗?”晃合丹一副不屑的语气神情,装出像是才注意到兀鲁兀台到来的神情,轻蔑一笑道,“怎么,秦羽小儿败退,你就放松了守城警惕,作为一军之将,竟只身一人来我的驻地区?”

    兀鲁兀台看着晃合丹这种藐视一切的神情,真是有气说不出。兀鲁兀台故作镇定一会儿,随即道:“晃合丹将军日子可真快活啊,小曲儿唱着,小肉吃着……”

    “哼……”晃合丹轻轻一笑,吮了吮吃完的牛骨,手指一拨,丢到一旁,跟着应道,“日子快活,那都是拼来的……叫你昨晚和我一起行动,你不答应,非要去听从那个翁吉剌的建议,固守城池。结果呢?错了吧,悔了吧……知错就要能改——像我,险中拼出一条血路,抢到了粮食,我和我的兄弟们就能吃好的、喝好的,你得学我和我一样,知道吗?”说完,晃合丹还不屑地用手当面指了指兀鲁兀台。

    兀鲁兀台依旧是一脸的不快活,继续道:“我今天过来,不是来羡慕你的……我只是想问,为什么昨晚大胜而归、抢得了粮食,晃合丹将军却是独自占为己有……”

    “错!你就是羡慕我——”晃合丹一脸的轻蔑,不等兀鲁兀台说完。晃合丹站起身,抢言道。“什么占为己有?那是理所应当——昨晚我献计夜中突袭敌营,你们谁肯听我的?所以我只有自己去了……结果呢?大胜而归。烧毁敌营,抢夺粮草……这么多、这么多,全是我晃合丹多台的功劳……你们倒好,噢,突袭前百般批评刁难我,阻我出兵;等我打了胜仗、抢了粮食回来,你们却要我将粮草上交……凭什么?出征前猜忌我,胜仗后就像夺一杯羹,你们作为一军之将。不觉得脸上无光吗?”

    听见晃合丹的刻薄讽刺,可事实又证明确实说的不错,兀鲁兀台找不到反驳的话语,轻哼一句后,准备扭头就走。

    “站住——”然而,晃合丹似乎还有话说,一把叫住了兀鲁兀台。

    兀鲁兀台倒也识趣,听到“命令”暂时收回了脚步。

    晃合丹几步上前,拍了拍兀鲁兀台的肩膀。语气稍稍缓和道:“兄弟这么说,不是有意要诋毁你……昨晚建议你随兄弟我出兵,你却不答应,结果你也看到了……想要抢粮。想要兄弟们吃饱饭,就要敢干!你呀,就是决绝不定。踌躇间浪费了良机……像兄弟我一样,要想吃好的。就放开胆子干一场,让秦羽小儿见识见识。打得他害怕、打得他丧胆,到时候若是胜仗而归,兄弟我亲自为你接风——”说着,晃合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完全像是生死哥们儿一样,好心说道了一番。

    兀鲁兀台听了,明显心有念动。

    晃合丹看着兀鲁兀台有些犹豫的神情,继续道:“把我当兄弟,就听我的,别听那个翁吉剌说的……那个翁吉剌算什么?仗着自己有帖木儿大人重用庇护,独揽军权,动不动就指挥我们干这干那,一点不讨好……哼,昨晚他还阻止我出兵突袭,结果呢?你也看到了,现在你该相信,兄弟我和那个一无是处的翁吉剌,究竟孰对孰错吧……”

    兀鲁兀台听完后,仔细想了想,心觉晃合丹说得并非没有道理……兀鲁兀台似乎心生想法,眼神一变,转头看了一眼晃合丹,轻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也可以这样……”

    “就是这样——你若想做,没人拦得住!”晃合丹继续拍着兀鲁兀台的肩膀,看出了兀鲁兀台眼神中的抉择,笑言道,“和兄弟我一样,你出兵让秦羽见识见识威风,打了胜仗、抢了粮草,兄弟我亲自为你接风!”

    兀鲁兀台点了点头,他似乎也想有所行动……

    “你们在这里干嘛?”正说着“起劲”,正楼方向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是中军主将翁吉剌霍卜,他一脸严肃的神情,尤其又是看见了晃合丹“不可一世”的傲慢神情和兀鲁兀台站在一起,他更是一脸的不悦。

    晃合丹是丝毫不放在眼里,一脸不屑地望着翁吉剌,轻蔑问道:“哟,翁吉剌将军,一大清早不知何事这么紧张?”

    “混账!——”看着晃合丹不屑一顾的神情,本就心中对其嫉恨的翁吉剌顿时发起火来,“现在是军务之时,你身为一军之将竟如此懈怠?你知不知道,敌将秦羽已经重整部队,在城关外原地重建营帐;脱因帖木儿大人让我等严守提防,你却在这里不知好歹——”

    听到秦羽重新驻兵的消息,兀鲁兀台神情一愣。但晃合丹就不同了,本就不把秦羽放在眼里,昨晚打了胜仗,自己更是高傲自满。身披战功的他,这回连翁吉剌都不当回事,一口轻浮的语气道:“秦羽小儿,昨晚败仗狼狈而逃,今天还敢重拾驻地?哼……你紧张什么?手下败将士气低落,有什么害怕的?大不了,我再出去和他打一仗,这一次定将秦羽小儿的人头奉上——”

    “有你说得那么轻松……”翁吉剌咬牙了一句,看着晃合丹不屑一顾的神情,尤其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神情,真恨不得上去一刀杀了他。但大敌当前,晃合丹又是战功在身,翁吉剌也不敢任由放肆。

    “不轻松?哼,那是你没本事——”晃合丹倒是变本加厉道,“昨晚一味阻止我出兵,结果呢?你也看到了,我赢了,打了胜仗,事实证明我才是真正将之良才,而你什么都不是……”

    “你说什么?”听着晃合丹鄙俗的口气,作为中军主将的翁吉剌似乎是有些沉不住气,直接拔出了苗刀,提刀质问道。

    翁吉剌拔刀,晃合丹手下的将士不干了,也纷纷亮出苗刀相向;而跟随翁吉剌一同前来的士兵同样也是拔刀相向,双方紧张对立,似乎火药一触即发。

    “我说你什么都不是,你没用——”晃合丹仗着是自己的地盘,自己手下人多精神饱满,继续刁难说道,“拿我撒气管什么用?你要是仗着军职之大,想一刀杀了我,你这个无功之人杀我这个有功之将,你觉得众将士能信服吗?有本事的话,自己带兵去打秦羽,也打个胜仗回来,好好让我们见识见识你这个中军将军的能耐,那才是汉子——”

    “你——”翁吉剌见晃合丹低自己军位一职,却语言百般羞辱自己,而且羞辱得句句在道,心中很是不平。但自己这次通报手下跟随不多,晃合丹驻地的部下又是个个精明强干,自己也不方便失了一军之将的分寸……

    现场一下子凝固了,双发众士拔刀相对,本是过来通报秦羽敌营的消息,现在却闹了个自家事态僵局……

    关键时刻,一直未有发话的“第三者”兀鲁兀台说话了:“好了,翁吉剌将军,晃合丹将军,我们现在的敌人是秦羽,大敌当前千万不能内讧……帖木儿大人说得对,敌军来犯,我等更要团结一心。要是关键时刻自家人闹矛盾,让秦羽小儿钻了空子,那才是得不偿失——”

    兀鲁兀台的这句话,像是解除了一时间的“火药尴尬”……翁吉剌想了想,还是慢慢收回了刀,随即稳和道:“好了,不管怎样,秦羽重新驻营对立,我等先回去向帖木儿大人汇报吧……”

    口气稳和,可心态不稳和。翁吉剌收刀转身后,晃合丹的部下和自己的部下也纷纷收回了刀。

    晃合丹也没再说什么,望向翁吉剌的轻蔑眼神依旧不变。而兀鲁兀台见事态并不严重,也就暂时放下了心。

    “走了,我们一起去见帖木儿大人——”翁吉剌还是故作军腔,转头道言一句,自己先行往城中方向走去。

    “哼……”晃合丹轻蔑朝翁吉剌背影方向泄愤了一声,随即轻声笑道,“只会故作样子,一点本事没有,你要不是有这个中军将军的位置,早不知道被我教训多少回了……”

    兀鲁兀台不想把事情闹大,冲晃合丹耳边轻声道:“算了,他有没有本事也不关我们,我们先做好自己再说……走了,我们一起去见帖木儿大人……”

    晃合丹倒是不急,轻轻一笑后,继续拍着兀鲁兀台的肩膀,凑到耳边说道:“兄弟,秦羽小儿又不怕死地在我军城前驻军,这可是天赐良机啊……你要真有胆识的话,就和我一样,做一次让大家瞧瞧,让兄弟们敬佩你……”

    晃合丹说完后,也笑着往城中方向走去。

    兀鲁兀台站在原地发呆了许久,心中却是久未平静:“是吗,如果秦羽真的一无是处,我也可以的话……”看样子,兀鲁兀台似乎是有大胆的想法……

    走在最前的翁吉剌霍卜,没有再回头看兀鲁兀台和晃合丹两人——尤其是晃合丹多台——一脸不平地走向城中。

    “独占粮草,独享其利,还当众羞辱我……哼,晃合丹多台,我一定让你得到报应……”翁吉剌心中默默嘀咕着,一个可怕的想法油然酝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