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忍无可忍 下
    晃合丹多台回到自己的守兵驻地,马上召集了手下亲信,看样子是有紧急事务要谈……

    “怎么样,北城三军步骑是否准备就绪?”晃合丹直切主题问道。

    亲信士兵回应道:“回将军,一切准备就绪,今晚随时可以出兵!”

    看来晃合丹急于商讨的,是今晚偷袭秦羽的战略部署,从脱因帖木儿那得到了调集精锐军备的手谕,看样子今晚晃合丹多台是要大干一场。

    晃合丹拿着脱因帖木儿的手谕,随即道:“这是帖木儿大人准奏的手谕,你们几个带领兄弟,前去军库补充军备,今晚的夜袭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

    “是,将军——”士兵得令后,即可转头向军库跑去。

    就在晃合丹多台满意地看着部下的调动之时,背后忽来一人,紧紧盯视着自己。晃合丹似乎是知道来者何人,并没有显出过于意外的神情。他缓缓转过身,一脸轻浮的笑容,背后所至之人,竟是与自己同职的另一位翼门将军——兀鲁兀台乞思。

    “哟,兀鲁兀台将军何等的闲工夫,不在自己守敌听令加强军备,却来我这儿一赏风景?”晃合丹也不怕兀鲁兀台知道自己的秘密行动,轻笑说道。

    想法。兀鲁兀台则是较为严肃的神情,看着北城守兵的来回穿梭、军备补充。兀鲁兀台不禁问道:“晃合丹将军,你突然向脱因帖木儿大人请示补充军备。为的……恐怕不只是加强北门的守卫吧……”

    “你说呢?”晃合丹倒是一脸不屑地反问道。

    兀鲁兀台像是已经知道了晃合丹的心思,眼神一凝道:“难道说,你今晚要出城率兵偷袭?”

    “答对了——”晃合丹一点不避讳,在兀鲁兀台面前丝毫没有隐瞒,“今晚本将军就带兵偷袭秦羽,杀他个措手不及!”

    “你疯了吗?”。兀鲁兀台听了,神情立刻紧张道,“你没有向帖木儿大人有任何请示,就擅自率兵出城进攻。要是让帖木儿大人知道的话,你岂不是……”

    “怕什么?脱因帖木儿大人明确的军令是,让我统领城北的部队,一切权利归我,可从没有任何军令禁止我军主动出城迎击……”晃合丹多台笑了笑,继续道,“而且,今晚我出城偷袭,说要把秦羽杀个措手不及。未必就真的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那你是什么意思?”兀鲁兀台继续问道。

    晃合丹继续道:“我的意思是……我已经受不了天天吃糠腌菜的日子了——那个秦羽太可恶了,不但不率兵攻城,还在我等面前‘花拳绣腿’、伙食大开……今天我要趁其不备,以铁骑偷袭敌营。就算杀不过,也要夺他粮草伙食,不但能教训教训秦羽小儿的气焰。更能补充我军军需,岂不两全其美?”

    兀鲁兀台似乎是听懂了。微微点头道:“我明白了,夺取敌军军需才是你的目的……”

    “现在才知道?”晃合丹不好气道。“哼,你应该也知道,我们这几天在城里,过得是什么日子——我军空有精锐的铁骑部队,却是吃不好、穿不暖,数日下来,军心大为涣散……这次偷袭,若能成功夺其军需,不但能补充军备,还能振奋军心——我晃合丹做的,全都是振奋军士之行,何过之有?”

    兀鲁兀台同意晃合丹的想法,可他还是心有余悸,继续提醒道:“不过你应该也知道吧,脱因帖木儿和翁吉剌将军的意思……他们的主张,很明显是要固守城池,坚守等待大都方面的援军和粮草……”

    晃合丹听了,很快一脸的不悦,像是瞧不起兀鲁兀台道:“哼,帖木儿大人就不说了,那个翁吉剌霍卜,你真的甘心服从他的行动?是,他是军高我们一级,可就带兵能力、所立战功,他哪一点优于我们了?每次打仗,都是我们两个出征最前,那个翁吉剌只会躲在后面指手画脚;我们做的不好,他还会毫不客气地指责我们,一有战功,却尽数归他;这回对阵秦羽小儿,他一样只会胆小守城不敢应战……兀鲁兀台将军,你若真有胆识,就和我一起干,我们两个联手,今晚偷袭敌营更有把握——是条汉子就拿出点胆识,让翁吉剌那个鼠辈好好看看!”

    看来,晃合丹打从心底不服翁吉剌,甚至久生怨恨,这次守城战略,也是不赞同翁吉剌的主张。今晚的偷袭,的确是晃合丹个人的一举之意,无论翁吉剌会不会阻止他的行动,他都不放在眼里。

    晃合丹还“邀请”兀鲁兀台随他一起参加今晚行动,兀鲁兀台却在一旁有些犹豫了。

    晃合丹继续拉势道:“兀鲁兀台将军,今晚只要你能集结部队,我们两翼合兵一处,偷袭秦羽营地,别说是夺取敌军的军需,说不定趁其乱阵还能取掉秦羽小儿的首级……”

    兀鲁兀台犹豫了很久,自觉此事过于冒险,于是摇了摇头道:“不,这件事情太鲁莽了,秦羽虽然这两日行为不齿,但统兵之勇依在,今晚率兵偷袭,恐怕没那么容易成功……”

    晃合丹听了,不高兴道:“哼,没想到你也是个胆小鬼,不敢主动出兵……”

    兀鲁兀台倒没有因情绪所动,继续提醒道:“虽然昨晚秦羽的行为太‘放肆’了,可不排除这是他们故意引诱我们、扰乱我们军心……如果今晚突袭,秦羽暗地里戒备严密,偷袭不成。可能还有中计受伏的危险……”

    晃合丹轻轻一笑,继续道:“你放心。昨晚我派探子前去查了,昨晚秦羽营帐全体将士伙食享福。营中守卫却是懈怠不已……他们起灶伙食,就是他们守备最为松懈之时,今晚只要闻到肉香,我就会带兵出击,定能杀他个慌不择逃!”

    “可是这还是……”兀鲁兀台还是不放心,想要继续阻止道。

    “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了!”晃合丹倒是下定了决心,不等兀鲁兀台说完,自己加紧道。“你不敢去就在城里好好呆着吧,看我是怎么带兵偷袭成功的——到时候获得了好处载胜而归,你可别想从我身上拿到一分羹!哼——”

    说完,晃合丹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继续部署部下的军备。剩下兀鲁兀台在原地伫立发呆了许久,心中的犹豫和迷乱久久不去……

    夜时……

    今日秦羽的部队和昨日一样,训练伏兵之阵一天,军中将士疲累不堪。不过众将士并不叫苦叫累,反倒是高兴无比的神情。因为今晚的伙食还是和昨晚一样,有牛肉下锅。如果说在秦羽麾下,每天都能有如此上好伙食,还不用出征打仗伤亡。就算每天都是这样疲劳的练兵,他们也心甘情愿……

    反观济南城池脱因帖木儿的军士,空腹难耐一天比一天难熬。城中的粮草近乎见底,朝廷派遣的援兵粮草再不送到。军心恐怕会有崩溃之险。据说进来城中已经有兵士因为粮草之事发生纠纷,士卒只见渐起内讧。到时别还未等到秦羽发兵攻城,济南方面就自行瓦解……

    不过脱因帖木儿还算统兵有方,尽自己全力,保持全军团结一心,固守城池。虽然秦羽三天未有进犯之意,但脱因帖木儿还是不敢有任何松懈,努力命手下将士严加戒备同时,自己更是身先士卒,每天无时无刻不在主城守卫处勘巡和调度……

    天色终归全暗,秦羽阵营方向,再一次传来了肉食飘香……

    “额……”“额……”济南方面,不时有蒙元士兵发出垂涎欲滴的声音——他们空腹难耐,每天也只能以少量糠腌菜充饥,如今连续两次闻到肉香味,不说军心动摇,这些士兵甚至都快忘了自己军务的职责,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想找个地方,想尽一切办法吃些好的,填充这么多天以来的饥肠辘辘……

    “都给我打起精神!——”关键时刻,脱因帖木儿站在城前一道呵斥,稍稍震醒了精神萎靡的守城将士。作为主将的脱因帖木儿,虽然也有饥饿之难,但他意志最为坚定,看定了秦羽的“扰乱伎俩”,自己更是坚毅不屈,坚信不会中了秦羽之套。

    翁吉剌霍卜今日一直跟随脱因帖木儿左右,闻到了肉香,翁吉剌自己也是忍受难耐。为了打起精神,主动凑到脱因帖木儿身边说道:“大人,这个秦羽真是太可恶了,此等小人伎俩,他居然连用两次——”

    脱因帖木儿稍作镇定,表情严肃道:“深处军务,决不能被外界所干扰!秦羽想要此计动摇我军军心,我们就更要坚守自律——朝廷的援军粮草不久即至,如临大敌,必须团结一致方可坚守不移,任何时候我等都不可松懈!”

    “是,大人——”翁吉剌拱手应道。

    可说是这么说,肉香传来不断,守城的士兵甚至开始有些魂不守舍、幻觉浮现,如果不是脱因帖木儿在这里亲自坐镇,恐怕这些士兵早已难耐饥饿,丢盔弃甲开城投降了……

    “大人不好了,城北大门被人打开了——”正在这时,从城北方向传来急报。

    “什么?”脱因帖木儿听到这个消息,脸上顿时紧张起来,因为现在是御敌关键时期,城中守备一旦出了一丝问题,很有可能左右战局,于是脱因帖木儿继续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快说——”

    传信的士兵急忙道:“大人,好像是晃合丹将军——今晚晃合丹将军率众部,从北门方向出兵了!”

    “出兵?”翁吉剌听完,心有担心问道,“难道说……晃合丹将军该不会忍受不了饥腹,开城带兵投敌吧?”

    脱因帖木儿努力镇定下来,望着城外的方向——只见北门方向,传来滚滚欲裂的马蹄声响,再过不久,城墙一侧,无数的火光簇拥成列,晃合丹多台的精锐步骑踏马疾驰而来,方向正朝对面不远处两里之外的秦羽营地。

    “这家伙果真是要投敌……”翁吉剌一拳捶在城墙上,愤恨说道。

    “不——”脱因帖木儿看着晃合丹部队的动向,立即回绝道,“部队如此整齐有序,前进速度不减,不像是投降的阵势,反倒是带兵冲锋的阵势……”

    “大人您的意思是……”翁吉剌随即问道。

    脱因帖木儿肯定道:“是的,晃合丹将军是要带兵突袭——”

    翁吉剌听了,又是一拳打在青石围栏上,咬牙道:“哎,这个晃合丹多台,就是沉不住气——现在城中守备本就不稳,这时还带兵主动出击,万一遭遇了敌军的埋伏,损失精锐步骑,我军军心近乎崩溃,那损失可就无法挽回了……大人,末将请命,愿率兵出城将晃合丹将军拦回来,现在出兵还来得及!”紧接着,翁吉剌霍卜请命自己出兵拦截晃合丹的突击。

    然而,脱因帖木儿却出人意料地做出了一个阻止手势,随即道:“不行,城中军备已经如此,再出击一旦受伏,后果更不堪设想——秦羽所率部队有两万之众,我想晃合丹将军不会不明白以卵击石的道理……可他今晚却是带兵主动出击,我想,他应该只是偷袭以至敌军措手不及,不会前去送死……”脱因帖木儿倒是真想得开,这会儿功夫还如此信任晃合丹。但脱因帖木儿想得还真就对了,晃合丹多台今晚出兵的目的之一,确实如此。

    “大人,这可不是儿戏,晃合丹将军沉不住气,带兵偷袭秦羽,万一出现差错的话……”翁吉剌还是不放心道。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们自己不能乱了阵脚……”脱因帖木儿努力使自己乱境中镇定下来,继续道,“你去把兀鲁兀台将军叫来,让他带兵集结城门口,一旦有什么变故,我们随时接应晃合丹将军——现在越是关键时刻,我们必须越团结一致,不能因为一时的歧义和不冷静,而自相猜忌、诋毁,我们必须齐心一处!”

    看来脱因帖木儿确有将领之风,如此杂乱局势下,依旧能冷静凝聚将士一心。翁吉剌也是听出了脱因帖木儿的意思,得令之后,立刻转身通知翼城方向的兀鲁兀台乞思将军……

    城关之下……

    “咚咚咚——咚咚咚——”夜下动若雷霆的马蹄之声,气势磅礴如骤,排山倒海、万里如虹而去。

    “全军有令,突袭敌营!——”眼看离秦羽营帐只有咫尺之距,晃合丹多台驰马军阵最前,苗刀纵天而出,喝声下令道。

    “杀——”即刻,阵中喊杀声震天,两千余精锐铁骑如暴风般疾驰而下,气势锐不可当,似下一刻便能将敌军的阵地如洪水般淹没……

    而在此时此刻,秦羽营下众士,还享受在晚归伙食的氛围中,对于敌军的突然偷袭,似乎真的猝不及防……

    “报——”秦羽营帐处,众将士还为从一天训练的疲惫中恢复过来,正在营中调养生息,帐外却是传来了军情急报。

    秦羽坐镇营中正前,似乎一点不紧张的样子,一脸平静地问道:“怎么了,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敌军数千铁骑,正朝我军营地袭来,即刻便到营门!”敌军临下在前,士兵汇报也是焦急紧张至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