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忍无可忍 中
    &lt;=""&gt;    “是真的——秦将军让我们两人在此镇守,守备松懈,这还是军……军令……不信慕容将军,可以……可以问他们……”说着,士兵指着准备向自己“伺候”军法的兄弟道。

    慕容樱听了,脸色大为惊异……“军令?”慕容樱不解道,“守备松懈居然会是军令?太可笑了……”

    “千真万确——”一旁的士兵继续道,“秦将军明确表示,只让两人守营,命令口气还很强硬……”

    慕容樱听了,稍稍收回愤怒情绪,眼神若有所思,不禁暗暗嘀咕道:“秦哥到底打得什么算盘,从今天一早练兵开始,行为一直怪怪的……”

    刚刚被慕容樱教训的士兵,这会儿捂着脸站起身,准备重回岗位……“你——”突然,慕容樱指着被打的士兵,又一次发话了&lt;="l"&gt;。

    那个士兵以为慕容樱又要动手,吓得不敢直视。然而慕容樱这次口气稍稍平和,直言说道:“既然只要两个人在这儿看守……你们先下去吧,现在换我们在这里镇守——”

    “慕容将军你……”那士兵有些不可思议,他不会想到慕容樱身为带头队长,居然想要做守门这种“杂役性质”的活儿。

    “怎么,这是军令不行吗?”慕容樱再一次表情严肃反问道。

    慕容樱言行正经、神情反复,一旁的士兵不敢再轻渎,既然慕容樱下令主动看门守营,手下众士只好答应。

    于是,“赶走”了之前守门的两个小卒,慕容樱自己带着亲信护卫,亲自把守营门……

    夜渐深,草丛两侧不时传来寒蝉之鸣。幽意深深……慕容樱守营一丝不苟,独立身前,眼神一直凝视着四周。观察今晚营外的一切风吹草动,须臾有些时辰。

    一旁的亲信护卫不太理解。陪同守营之时,不禁问道:“慕容将军,守营这等下活,慕容将军您为何亲自……”

    “因为我也觉得奇怪,秦将军这样做的目的……现在兵临城下、战事在即,两军交锋只差导火索引,可秦将军居然下令放松守备……”慕容樱轻声回应道,“营寨守备决不能敷衍——可既然这是军令。只让两人把守营门,那我就亲自看守。在弄清楚秦将军这一切奇怪举动之前,必须确保营中看守万无一失……”

    护卫在一旁点了点头,一向听从慕容樱的他,也跟着一起,打起精神注视着营外一切……

    “沙沙……”不知何时,浓浓夜色下,秦羽部队营帐外的草丛,微微响起不和谐的风吹草动……

    营外的丛林,寒蝉碎鸣稍许有些不规律地稀疏摆动。直到最后,愣是消失得一干二净。可夜下的静谧徐徐萦绕,恍惚一梦中。根本察觉不到……慕容樱手持红缨枪,神情庄重地伫立在营门口,眼神格外坚定;不过慕容樱并没有因为注意四周而四处摆头,她的目光一直朝着前方,做事一向认真的她,此时的神情似乎有些故意为之……

    “沙沙……沙沙……”不规律地草动愈加明显,离秦羽营寨十数丈之外……忽地,丛林中闪现几个黑影,隐隐穿梭后。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如同野兽般的目光。一直注视着秦羽营地的动向,如同下一刻将要捕食眼前猎物的夜狼……

    慕容樱的目光方向不变。一直对着稍南方向,而埋伏的黑影在慕容樱眼神的偏移一侧,慕容樱并没有正视……不过慕容樱似乎是察觉到了,营外有斑驳的黑影在注视自己这里。慕容樱故意没有正视,意在迷惑对方,让其以为自己没有注意到他们,好在他们放松警惕之时,暗暗观察他们究竟有何意图……

    “慕容将军……”慕容樱的亲信护卫察觉力也算敏锐,似乎也是注意到了,不禁朝慕容樱耳边轻声道&lt;="l"&gt;。

    “别正看他们——”慕容樱小声提醒了一句,眼神一直望着旁边的地方,“那帮家伙是敌军的探子,来我军阵地观察情况,却不知意图为何……我们得抓个活口一问,可这个距离有些远……我们故意装作没看见,让他们再往前靠近一点;距离一到,届时我先动手,你随我一并前来……”

    “好的,将军……”护卫轻声答应了一句,于是也装成没看见的样子,故意把头偏向了一侧……

    “呼——”夜里一阵凉风吹过,这一按兵不动,又是半个时辰过去……

    “奇怪,他们怎么还不靠前……”慕容樱余光中见着敌军埋伏点一动不动,心中不禁疑惑道。

    “沙沙……”静谧了许久,终于,草丛中有了动静……然而,令慕容樱失望的是,埋伏的敌军探子并没有如她所愿继续靠近营寨,反倒是一声不吭地全员离开了这里……于是不过一刻,草丛一侧再次恢复了平静,黑影不再,一切似乎归于平常,什么也没发生……

    “将军,他们好像走了……”亲信护卫见对方全员一声不吭地走了,又在一旁嘀咕道。

    这一回慕容樱自己都弄不清楚了,又是秦羽的莫名军令,又是敌军的莫名侦查……不过既然对方离开,说明今晚他们对自己军队没有意图,守卫稍许安心……

    “你在这里继续守着……”慕容樱似乎是决定了什么,转身道,“我回营去汇报秦将军一些事务,一会儿出来……一旦有什么军令变动,我再出来示意——”

    “好的,将军——”亲信护卫答应了一声,于是继续独自一人守着营门。

    慕容樱则是转身走向主营,她今晚似乎有很多问题想要跟秦羽当面问清……

    秦羽此时独自一人处于营中,夜帐灯火下,自己似乎在只身考虑破敌伐城的对策……正在这时,慕容樱有些一脸不悦地走进了营帐,连招呼都没打——当然她也不需要打,慕容樱进营后。一脸“不悦”地直视着秦羽,很显然对秦羽今日一系列奇怪的举动感到不解甚至是失望。

    “秦哥——”慕容樱也不客套了,直言道。“今晚看守营门只派两人把守,是不是下的军令?”

    这话得亏是自己向秦羽“报道”。要是换做其他将军,如此口气质问,只怕是以下犯上。

    秦羽倒是一脸平静,放下手中的图,抬头正视慕容樱,微微一笑道:“是我下的令,怎么了?”

    “你现在居然还笑得出来?”慕容樱得到了答案,一脸疑惑担忧道。“还真是军令?秦哥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现在兵临城下,战事随时一触即发,这等时候是最危险刻不容缓的……可你居然放松营地的守备,还下令松懈,简直就是难以理解。万一这个时候敌军偷袭,岂不是……”

    “放心——”不等慕容樱说完,秦羽继续淡定道,“我们现在是攻城一方,占据主动。军队人数也占优,敌军是不会轻易来冒险偷袭的……”秦羽显得十分轻松,好像一副事不关己、悠闲无危的神情。

    慕容樱看着秦羽这个样子。简直大所失望,她实在想不到,堂堂杀敌勇猛、骁勇无敌的“神力将军”,当上了一军之将,居然倾颓成这个样子……慕容樱失望至极,低头静默了稍许,随后语气低声道:“刚才我注意到了,敌军的探子在我军营外伺机埋伏,然后一声不吭地走了……”

    这条消息非常重要&lt;="l"&gt;。慕容樱语气颇低不代表自己对军情重要的无视,她只是对自己看中的秦羽太失望了。

    可令人意外的是。秦羽居然依旧淡定道:“走就走呗,只不过是敌军的探子。又不是要来偷袭我营,怕什么?”

    这句话彻底让慕容樱绝望了——慕容樱用惊异无比的眼神望着秦羽,神情呆滞地问道:“秦哥,你……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秦羽丝毫不为所动,也对慕容樱的担忧漠不关心,似乎一副了了无事的样子,只听他继续道:“我下什么命令,还用得着你担心?我说过了,你只要执行我的命令就好,别的无需多想……”

    这话的口气甚至有些过分了,秦羽就像把慕容樱当成了一个外人。

    慕容樱这回不再抱任何希望了……“哼——”愤恨了一句,慕容樱径直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营帐。

    秦羽则是望着慕容樱离开的背影,眼神徘徊不定……

    慕容樱走出营帐后,心中伤心不已:“为什么,为什么秦哥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叫我一直相信他,可是……可是秦哥做的种种,叫我怎么相信他?他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绝望之余的慕容樱,甚至都快伤心落泪,但在军营中怕被他人注意,慕容樱还是忍住了……

    “慕容将军——”正在慕容樱低迷之际,从帐门的另一侧,一个士兵忽然跑来叫道,似乎有话要说。

    “怎么了?”慕容樱努力平复心情,恢复到正常神情问道。

    士兵悄声道:“将军,有人说想要见你,此人正在西营帐中等候……”

    “有人要见我,还是外面的人来到我营?”慕容樱疑惑兼不安地问道。

    “是的,那人说只要慕容将军你见了,心中的疑问都会迎刃而解……”士兵继续悄声道。

    慕容樱内心踌躇不定,虽然略有担心,但想着此事有些过于蹊跷——自己对秦羽的所作所为感到疑惑,现在居然有人知道自己的疑惑,还是一个外人……

    “我知道了,我这会儿就前去西营——”慕容樱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见见这个“神秘来客”……

    于是,慕容樱离开了秦羽营帐,独自来到了西营。营帐中灯火微弱,但很明显帐外浮现两个斑驳的人影……只是帐外没有任何的士兵把守,不禁给疑惑的军务之行略增几分神秘。

    既然没有士兵把守,慕容樱也无需向谁打招呼,带着重重不解的疑惑,慕容樱收回红缨枪,径直走向营帐……

    “不知阁下,有何示意想要见我?”慕容樱走进营帐,第一句问话脱口而出。

    “哼……”营中果然有两人,此二人见了,回头冲慕容樱微微一笑。

    “是你们?”慕容樱似乎也是吓了一跳,大吃一惊道……

    翌日……

    今日是攻城之战的第三天,然秦羽的军队依旧没有任何讨伐进攻的意向&lt;="l"&gt;。和昨日一样,今日秦羽按例还是集结了军中全体将士,在校练场东、南、北三处练兵,操练的依旧是伏兵之阵……

    对于蒙元部队这边,他们也清楚秦羽的一举一动,看着秦羽军队整日练兵却是没有攻城之意,站在城楼遥处的主将脱因帖木儿,不禁忧心忡忡……

    “秦羽到底是什么意思?该打不打,昨晚犒劳将士伙食,今天又在这里继续练兵……”脱因帖木儿深叹一口气,茫然不解道。

    翁吉剌霍卜站在一旁,应声说道:“大人,末将心想,秦羽一定是知道了我军缺粮的消息,想以此大大打击我军的士气,然后趁着我军涣散之际,举兵攻城——”

    “就算知道我军缺粮好了,可他们并无办法将我军城池包围啊——”脱因帖木儿继续道,“既然没有包围,想用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根本无法围困我军……日久之后,我军粮草援兵即到,届时再想攻城,更是难上加难……如今我军最困难的,就是现在这段时候,秦羽若是真清楚,就应该明白兵贵神速的道理,趁早率兵伐城……可他并没有这么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脱因帖木儿一边说着,一边心中愈是不安……

    不寻常的是,平日里一向多言不服的兀鲁兀台乞思和晃合丹多台,今天却是安静得很。尤其是晃合丹多台,今日一早,自己就一副紧张却又振奋的神情,似乎是有什么决定或举动……

    “报告将军……”这时,趁着脱因帖木儿背对着身子没注意,晃合丹身旁一个士兵上了楼,在晃合丹耳边轻声通报道,“昨晚的情况,兄弟们都查清楚了……”

    原来是晃合丹多台的亲信部下,昨晚确实是自己对手下部将下了命令。

    “怎么样,我让你们偷偷潜入敌营,昨晚敌军的守备情况如何……”晃合丹也轻声问道,生怕是让脱因帖木儿等人听见。

    “敌军的守备非常松懈,每晚轮班,只有两个人守在营门,而且十分懈怠的样子……”通报士兵一五一十道。

    原来,昨天在秦羽部队营外偷偷潜伏的探子,是晃合丹多台的手下,他们的目的,是远观秦羽部队的军营守备,怪不得最后并没有靠近营帐,慕容樱等人等了个空……

    “很好……”晃合丹听完后,似乎心有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悄声传令道,“传令下去,命军中兄弟准备好军备,今晚夜袭秦羽营地……”

    此话即出,可见晃合丹多台之目的——怪不得今日沉默寡言,是自己不敢在脱因帖木儿面前独善军令。然而让人惊异的是,晃合丹多台竟然会打算集结部队,今晚对秦羽部队发动夜袭……

    “大人——”晃合丹多台命亲信离开后,自己则主动上前,请示脱因帖木儿道,“今日敌军依旧莫名不为所动,此事极为诡异,万万不可大意轻敌——末将这就率亲部加强城关一带驻守,还请大人示令同意末将动用城中精良军备!”

    听见晃合丹多台主动加强守城,脱因帖木儿想也没想,摆手同意道:“好的,本将军批准——”

    “谢大人——”晃合丹得到了动用精良军备的许可,回声答应后,心中暗暗一笑,随即便离开了原地。

    可晃合丹的奇怪言行,并不能“骗”过所有人——一旁的兀鲁兀台所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望着晃合丹的背影,眼神微微一凝……(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l"&gt;&lt;/="l"&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