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忍无可忍 上
    下一页

    秦羽下令改善伙食,台下众将士振奋欢呼,唯有慕容樱在一旁严肃以对,不解中带着一丝“不悦”,准备上前“质问”秦羽……

    “炊事队长——”秦羽将负责炊事的领队交到了身旁。

    “是,将军——”炊事队长请命道。

    “带众伙去将粮仓后的牛肉下锅,今晚好好犒劳犒劳兄弟们——”秦羽也用豪爽的口气道。

    “好的,将军——”炊事队长也是兴奋无比,得令后兴致满满带着手下往粮仓后方走去……

    “秦哥……”过了好一会儿,慕容樱才慢慢走上台,一脸不解地望着秦羽问道。

    秦羽似乎是知道慕容樱的“来意”,又或是心有他意,故意没有瞥视,一脸笑容装作若无其事的神情,望着台下众将……

    “秦哥,你这到底……”慕容樱略带着一丝不安道,“你这到底做的什么打算……”

    秦羽微微一笑,终于转头回问道:“什么‘什么打算’……”

    慕容樱抿了抿嘴,继续道:“你今天一天太奇怪了……好好的攻城伐策,竟然改以训练伏阵,练兵也就算了,还是在敌人眼皮底下……就算这些都说得过去,可……可今晚改善伙食是怎么回事?”

    “改善伙食是为了犒劳将士——今天众将士训练劳累了一天,以好的伙食犒劳,能凝聚将士们的军心,有什么问题吗?”秦羽继续笑着问道。

    “只不过是训练一天,就用这么好的伙食犒劳,有些夸张了……”慕容樱继续不安道。

    “这有什么夸张?能够鼓舞将士军心,这是一军之将该做的……”秦羽继续淡定道,似乎心中对某方面有着十足无比的把握。

    “可是这不像你——”慕容樱眼神踌躇,甚至对秦羽有些失望,口气茫然一变道,“你身为神力将军,不应该驰骋沙场、威武杀敌吗?何况,徐达将军下了军令状。让你在七天之内拿下济南……两天已经过去了,你不但一点进展没有,现在还和众将士在这里‘安图享乐’,我很……我……我……我很不能理解……”慕容樱本想说“我很失望”。但觉得自己这样有些言重,而且不能凭自己一眼之观武断决绝,于是匆匆改口道。

    然而,秦羽的表情依旧不变,像是消磨了平日里威风凛凛“神力将军”的锐气。变得悠闲自得、毫不在乎,真的让人心怀疑虑……秦羽依然淡定一笑,望着慕容樱凝重的表情稍许,随即缓缓道:“不用怀疑,相信我小樱……”

    此话一出,慕容樱再次想起了今日一早,秦羽对自己提醒的话……

    (回忆中)……

    秦羽见到慕容樱,又想起了南宫俊书信中慕容飞的嘱托,心中不禁一定……秦羽冲慕容樱微笑点了点头,随即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小樱。我是想到了计策,不过……小樱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慕容樱也是满含疑虑地问道,她从没见过秦羽用这种口气问话。

    秦羽轻声道:“小樱,接下来几天如果我有什么奇怪举动,你能不怀疑我,率领全军完全执行命令吗?”

    慕容樱听了这句话,眼神不禁一愣……

    (现实中)……

    慕容樱想到这一幕,眼神踌躇不定,口中喃喃道:“秦哥你有奇怪的举动……你到底在打算什么……”

    慕容樱嘀咕自语的同时,秦羽已经转身离开了。虽然心中疑惑不安。但慕容樱还是决定静观其变,看看秦羽究竟为何打算,她相信秦羽不会平白无故地做出此等“奇怪之事”……

    徐达营帐……

    “什么,从粮营把牛肉调到前线?”夜里。徐达接到了秦羽部队前线的消息,听说军中肉食用以犒劳,于是吃惊问道。

    “是的,将军,那些牛肉食材极为珍贵,可秦羽却仗着‘骠骑先锋’之名。调用了几乎军中所有的肉食……”回来通报的将领说道。

    徐达定了定,未有情绪继续问道:“那今天秦将军的攻城行动如何?”

    将领继续通报道:“回将军,今天秦羽只是率兵在营中操练一天,没有任何攻城迹象——”

    “什么,没有攻城?”徐达听了,更是吃惊道,“七天的军令状,这都第二天了,秦将军居然没有半分行动?”

    “是的,将军——”将领先是回应了一声,随即眼神一变,发表自己观点道,“将军,依末将所见,这秦羽仗着自己‘神力将军’威名,又在前线大揽军权,不但不率兵进攻,还陪着众将士贪图享乐,这样的人怎么可以信用?将军,不如撤了秦羽的先锋职务,改军中其他将领前往讨伐吧,奇兵以速取胜,攻城战略不能一拖再拖了——”

    然而,徐达虽然对此事疑惑不断,但听了将领的建议,一口回绝道:“不行,本将军已经下了军令状,七天未到,不能越权!”

    “可是将军……”将领还想说什么,一脸着急请命道。

    徐达提前做出了阻止手势,继续坚定道:“本将军也很疑惑,秦将军此番作为究竟何意……不过军令状并非儿戏,我相信秦将军率部队讨伐军前,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不知道秦将军这一系列奇怪举动究竟何为,但还有五天时间,本将军倒要看看,他怎么利用这剩下来的五天……”

    将领没再说什么,自言嘀咕了一句后,就转身离开了营帐。

    留下帐中徐达一人,心中久久不定,看着案前忽明忽暗的烛火,徐达心中暗暗道:“秦将军,你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五天的时间,你是否真有良策拿下脱因帖木儿精兵驻守的城池……”

    徐达的内心就如同帐中的烛火一般,明暗摇摆不定……

    阵前,济南城池……

    虽然白白劳累了一天,但脱因帖木儿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担心秦羽白天练兵只是假象,不排除晚上悄无声息地大举率兵偷袭,因此命手下将士夜中更是防守戒备。

    不过因为白天的徒劳,蒙元众将士身心疲惫不说。城中粮草不足,士兵整日整夜以糠腌菜为食,不觉苦守城池虽然仗着部队精锐,可一天比一天痛苦难耐……

    “打起精神来。个个垂头丧气的,呈何风气?”兀鲁兀台上楼巡视,看着守城士兵劳累一天,夜中恍惚的样子,不免生气道。

    “这也没有办法……”翁吉剌在一旁无奈道。“军中粮食匮乏,士兵经常饥肠辘辘,精神自是萎靡……哎,自从益都城破后,整个山东都陷入了混乱,别说粮草供应不足,除了我们是否还有抵御朱元璋之兵力都不清楚……”

    晃合丹也在一旁,盘算着镇守济南之务,想到粮草不足之事,又不禁问道:“对了。朝廷那边到底什么时候派遣援兵和粮草,你们有消息吗?”

    翁吉剌应声道:“通信士兵说,朝廷已经派遣了,只是路途遥远,时日未到……”

    “那到底是多少时日?”晃合丹忍不住继续问道。

    翁吉剌轻轻摇了摇头,默默道:“少则二十天,多则两三月……”

    “二十天?”兀鲁兀台听了,大为惊异道,“这敌军都压到城门口了,怎么可能等到二十天?”

    “咋呼什么?”看兀鲁兀台一惊一乍的样子。翁吉剌为不影响军心,只声斥责道,“城中虽然粮草不足,但勉强磨叽磨叽也能撑个一月十来天……虽然敌军已经压境。但我军城池守备部队精锐、固若金汤,若是强攻,想要一月之内拿下,也是痴心妄想——”

    可一向沉不住气的晃合丹却是一脸晦气,加上自己和兀鲁兀台本就不服晃合丹,于是一脸不悦道:“哼。守城没问题,但要我吃一个月的糠腌菜,我忍不了!”

    晃合丹语气有些放诞,翁吉剌刚想要反驳,忽而兀鲁兀台在一旁似乎是发觉到了一丝不对,鼻子嗅了嗅,抢险疑问道:“奇怪,这味道……这是肉的味道——军中粮草匮乏,这是哪里传来的肉香?”兀鲁兀台大声喝问道。

    这一大声不要紧,一听是“肉香”,守城士兵全部提起了嗅觉,一一闻去——确实是肉香味,而且弥漫飘香数里,这些久日不沾粮食的士兵闻见,不但神情茫然,而且嘴角止不住流下了口水……

    “这到底是……”翁吉剌也在一旁毫无头绪,恍惚问道。

    “报——”正在这时,前线回来的探子士兵似乎有急报军情。

    “到底怎么回事?”兀鲁兀台沉不住气,转身指着问道。

    士兵急忙通报道:“报告将军,敌军在我军阵前大开伙食,敌将秦羽以牛肉犒劳军中将士——”

    这下终于明白了,肉香味究竟从何而来……

    晃合丹望了一眼对面敌军灯火通明的营帐,捶了捶城墙愤恨道:“可恶的秦羽小儿,该打不打,不率兵伐城,居然在营中犒劳众将士吃肉……他们在阵前安图享乐,又不来攻城,我们却在这里忍饥挨饿——此等羞辱难以忍受,我定要出兵前去讨伐,亲手将秦羽小儿斩于马下!”

    “你冷静点——”翁吉剌知道晃合丹一向最沉不住气,于是立即阻止道,“很明显这是秦羽的诡计!他以这种方式故意激怒我们,就是要动摇我们的军心——”

    “正因为是诡计,所以我们得采取行动,不能让他的诡计得逞!”晃合丹继续泄愤道,“你要是胆小,你可以驻兵不出……我可不怕,秦羽小儿这等羞辱我,我定不饶他!我现在就出兵,前去讨伐秦羽小儿!”

    晃合丹无意或是有意中,故意“羞辱”了翁吉剌一句,翁吉剌心中大为不悦,似要反身斥责……

    “住手——”突然,一句喝令阻止了“火药味”——是脱因帖木儿,得知了秦羽“肉食犒劳”的军情后,脱因帖木儿本人也是亲自上到楼前。

    “大人——”将军三人停止了争吵,转身齐声请命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这道理你们不懂吗?”脱因帖木儿狠狠训斥了一句,随即继续道,“这明显就是秦羽的诡计,故意动摇我军的军心——可我们不能被其所惑,敌不动我不动。好好镇守城池,等待朝廷援军粮草赶来!”

    “是,大人……”“是……”三人像是低头认错一般,低声悔改道。

    “行了。你们各自下去管好城中各路守军,一刻不许松懈,明白吗?”脱因帖木儿继续严肃问道。

    “明白——”三人齐声答道,随即转身离开了城楼……

    不过表面在脱因帖木儿面前唯唯是诺,但内心里三人却似乎有着自己的打算……晃合丹多台最是不能忍。他说什么也不能这样让秦羽大加“放肆”,离开脱因帖木儿后,心中似乎琢磨着什么……

    “你,过来——”自己守地上,晃合丹冲自己的一个亲信手下示意道。

    “什么事,将军?”士兵不禁问道。

    晃合丹定了定神,随即在耳边悄声道:“派几个兄弟,今晚悄悄潜入敌军营地附近,观察一下敌军的守备,明日一早回来禀报……”晃合丹的声音细微。看样子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秘密。

    “好的,将军……”士兵也是轻声点头,随即转身便离开了……

    突然命手下夜中偷潜,晃合丹心中似乎盘算着什么……

    秦羽营帐,夜已深……

    今晚的伙食不错,众将士饱食满足的同时,也身心愉悦,想着今日一天的苦练没有白费。早早回营休息后,守营的士兵也没有安排太多,只是三三两两几个。表面看上去,秦羽并没有刻意强调士兵加强戒备以防偷袭,即使自己的营寨驻扎在敌军城前两里——如此之近……

    秦羽在帐中独自决策,慕容樱则是带着亲信亲自在营中巡逻——如今全军上下只有自己二人算是明正的“将军”。内外大小一切事务,二人皆要独当其身……

    慕容樱带着部队巡逻至帐门口,却看见只有两个士兵守在营门口,而且神情恍惚不定的样子。如今大敌当前,军中将士却是如此“萎靡”,慕容樱显然有些不悦。想要亲自上前教训一番。

    “你们两个——”果然,慕容樱一声喝令,倒是吓到了守卫的士兵二人。

    “慕……慕容将军……”二人见着慕容樱亲自巡查前来,吓得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现在是军务紧张之际,为何守卫如此怠慢?万一这时候敌军突然夜袭,那事情可就严重了——”慕容樱严肃至极道,“你们吃了好的,‘享福’了一晚上,就得更加认真执行军务!”

    “慕容将军何必紧张,如今敌军自身难保,哪有那个闲工夫偷袭我军?”守营的士兵竟出人意料说出此等匪夷所思之言。

    慕容樱听了,脸色大为不悦,上前一个耳光扇倒了士兵,怒声呵斥道:“混账东西!这是一个军人该说的话吗?守营如此松懈,而且目无军纪……来人,军法伺候!”

    “将……将军,等等……”士兵有些慌张的样子,倒地一手捂着脸,一边急忙劝阻道。

    这样子在慕容樱看来,简直就是恬不知耻,慕容樱更加的生气。然而看着守卫只有简陋两人,慕容樱又生气问道:“另外,为什么守营的人只有你们两个,其他人呢?”

    “这一切……”士兵从地上慌张爬起,忽而悄声道,“这一切都是秦将军的意思,是秦将军……让我们故意这样守卫松散,而且……而且只让两人驻守营口即可……”

    “口胡!”慕容樱继续愤怒道,“秦将军行事严谨有纪,他怎么可能如此敷衍军事?”

    “是真的——秦将军让我们两人在此镇守,守备松懈,这还是军……军令……不信慕容将军,可以……可以问他们……”说着,士兵指着准备向自己“伺候”军法的兄弟道。

    慕容樱听了,脸色大为惊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