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一反常态
    &lt;=""&gt;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全军集合——”校练场处,将领一声令下,秦羽帐下全体士兵迅速列好阵势,等待主将秦羽示令……

    须臾,秦羽从营后出现,和慕容樱一起走至军中正前。秦羽踱步而上木台,事已居高号令,而慕容樱则在台下,代令指挥全军之行。

    台下将士个个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整装待发意气冲冠。这些将士大多都听说过秦羽在沂州之战的事迹,其“神力将军”的威名更是名声远扬,能在随同这样的将军出征打仗,所有人都感到自豪和振奋。如今面对固若金汤的济南城池,众将士也期待秦羽究竟会如何出神用兵……

    秦羽站在台上,扫视着台下集合的两万众将士……终于,秦羽正直身前,下达了命令:“全军都有,由三军领将分率各部,校练场操练伏兵之阵!”

    此令一出,台下众人大为震惊,就连最信任秦羽的慕容樱也是不经意莫名回头——这是下的什么军令?明明显而易见的讨伐攻城战略,全军整装待发集合好了,士气正是高昂,最后秦羽军令竟是练兵……

    于是,本来打算一鼓作气准备誓死出征的台下士兵,一下子变得茫然起来……“奇怪,不是应该攻城吗,怎么想到突然练兵……”“所有军备就绪,准备和敌军拼死一搏了,这突然说要练兵是什么鬼……”“集合军队不出征,居然会是练兵……练兵就算了,还在敌人眼皮底下练兵,将军这是什么意思……”“而且就算练兵好了。这‘伏兵之阵’是什么意思?七天之内要拿下敌城,就算练兵也得练‘攻城阵法’不是吗?练‘伏兵之阵’是打得什么算盘……”

    果然,台下众将士不一会儿就叽叽喳喳嘀咕喧闹起来……

    慕容樱也很是不能理解。以她对秦羽的了解,越是阵势强大的敌阵。秦羽就越会身先士卒,持枪匹马纵横沙场。所以按理来说,这次攻城任务艰巨,秦羽就更会在讨伐杀敌中展现血性骁骑一面……可是,秦羽今天像是一点不紧张的样子,甚至对攻城之事一点不在乎,不但没有任何讨伐的行动迹象,现在集合全军在敌军眼前搞什么练兵。还是连伏兵阵,慕容樱真的有些看不懂了……

    “军令即出,全军将士须服从,有违抗军令者,军法处置!”秦羽的样子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语气异常的严肃坚定。

    秦羽喝令一声,台下顿时没了声音。可众将士对秦羽的疑惑依旧不止,许多人都目光茫然地望着台上的秦羽,半天没有行动。

    秦羽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种“窘况”,于是冲台下的慕容樱使了使眼色。

    慕容樱也是感到费解。这次看见秦羽的眼神,慕容樱不禁想起刚才在后营,秦羽对自己说过的话……

    (回忆中)……

    秦羽见到慕容樱。又想起了南宫俊书信中慕容飞的嘱托,心中不禁一定……秦羽冲慕容樱微笑点了点头,随即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小樱,我是想到了计策,不过……小樱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慕容樱也是满含疑虑地问道,她从没见过秦羽用这种口气问话&lt;="r"&gt;。

    秦羽轻声道:“小樱,接下来几天如果我有什么奇怪举动,你能不怀疑我,率领全军完全执行命令吗?”

    慕容樱听了这句话。眼神不禁一愣……

    (现实中)……

    “秦哥叫我不怀疑他,完全执行命令……”慕容樱暗暗嘀咕着。打从心底相信秦羽,于是闭眼决定了……

    慕容樱转头望向全军将士。随即替秦羽再度示令道:“秦将军军令即下,今日训练‘伏兵之阵’,不服从者军法处置——全军都有,三路分道散开!”

    没办法,军令如山,就算心生疑惑也必须服从。慕容樱的第二声命令喝出,全体将士分由各部将领三道列阵排开,准备训练伏兵之阵……

    济南城城楼上……

    “报——”脱因帖木儿及翁吉剌等众将今日一早准备登上城楼,所观敌我军情,刚至城楼阶梯处,就有探子疾行通报而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脱因帖木儿见探子的表情略显慌张,心觉事态部队,于是紧张问道。

    探子急声回应道:“回禀将军,敌军众部在阵前列阵,似有侵犯攻城之意——”

    脱因帖木儿听到这个消息,表情顿时紧张,立刻快步走上城楼,翁吉剌霍卜等人也是紧随其后……

    脱因帖木儿走至城楼正前,一眼而观城外敌军之情……秦羽的军队就驻扎在城外两力之地,呈扇形之势,将济南城东方向排成一条“钢铁屏障”,其意表明迟早会对济南发起总攻。只是有一点不太寻常,说是集合了全军兵马,可秦羽军队中却无半声战鼓号角,空有攻城其势、未有其意……

    “大人,敌军如此突然聚集兵力,该不会是想即刻向我城发起进攻吧?”一向多疑的翁吉剌霍卜紧张问道。

    “情形是这样,可为什么他们军中没有进攻的战鼓声……”脱因帖木儿茫然不定道。

    脱因帖木儿当然不清楚,因为秦羽今日在军中下达的军令是练兵,而不是攻城,自然是没有进攻的战鼓号角。可作为防守一方的脱因帖木儿却不这么想,他觉得会不会是秦羽在耍什么阴谋诡计,似攻非攻、虚张声势……

    “没有战鼓,说明只是装装样子嘛……”一旁的晃合丹多台倒是不屑一顾,随口道,“我想秦羽小儿八成是知道了我军的骑兵精锐,不敢贸然进攻;但又不能不在主将徐达面前摆摆声势,所以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他可是秦家名将之后,用兵之才不可小视,我们万万不可大意……”翁吉剌霍卜依旧谨慎道。

    翁吉剌的一再多疑。让晃合丹很是看不下去,但又不敢在主将脱因帖木儿面前明着对着干。于是冷嘲热讽道:“哼,怕就是怕,哪来这么多的借口,还涨他人威风……秦羽小儿没什么本事,你要是怕了,本将军亲自带兵出征,提着他的人头回来见你——”

    “晃合丹将军,说话可要注意分寸……”翁吉剌也看不下去&lt;="r"&gt;。下意识厉言“提醒”了晃合丹一句。

    “注意分寸?翁吉剌将军可真是对题啊,自己胆小不敢出兵不说,还教训我这个忠臣主战之将……”晃合丹也不甘示弱道,二人的火药味似乎越来越重。

    “这是军中,不可胡闹!”关键时刻,脱因帖木儿的一声厉吼,阻止了二人的争吵,但军事安危在前,脱因帖木儿还是不能放松,于是即刻下令道。“总之不管怎样,敌人大举旗鼓兴兵,意图虽不明。但肯定有不良之意,我们自己不能乱了阵脚……翁吉剌、兀鲁兀台、晃合丹将军,你们各率中左右三路军队,分守城楼各向,并准备好守城御敌的箭矢、巨石,做好一切防范——另外,城中的火药和骑兵即刻待命,随时做好与敌军拼杀的准备!”看样子,脱因帖木儿用兵还算谨慎。无论对方军队动向如何,自己做到应对齐全。以不变应万变。

    “是——”面对军事大局方向,三位将军还是同朝一心。接到命令后,便分部各自带兵镇守城中要口……

    “秦家后人,用兵良才……集兵虚晃而不进攻,到底是什么意思……”脱因帖木儿望着城外近在咫尺的秦羽部队,内心惴惴不安道……

    就这样,双方都集合了营寨或是城池的全军部队,各自有各自的行动打算。可是一天快过去了,双方之间始终没有交火的意思——秦羽的部队练兵练了一天,没有向城池发动一点进攻的打算;而脱因帖木儿则是聚集兵力待守了城池一天,什么也没干,全军将士又累又饿……

    终于,天色已近黄昏……

    脱因帖木儿站在城楼观察了秦羽军队一天,终于知道了对方的目的——秦羽集结了所有兵马,在其自己营地来回盘旋列阵,明显是在练兵。而自己的部队自然是在城中白白“坚守”了一天,徒劳浪费一天不说,还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和精力,全军将士体劳腹空难以忍受;加上城中现在粮草紧缺,这么劳累一天下来,将士食物不得饱足,可谓是雪上加霜,士气大受影响……

    当然,秦羽集结实则练兵,脱因帖木儿看得出来,他手下的部将也看得出来……

    “龟儿子的,秦羽小儿敢骗我们——集结了大量兵马不来进攻,居然躲在自己营里练兵,害我们白白集结累了一天……”兀鲁兀台回到脱因帖木儿身边汇报情报,最先抱怨道,“练兵也就算了,居然还当着我们眼前练兵,简直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实在是可气!”

    “就是,赶在我们地盘这么嚣张……”晃合丹多台回来后,也不禁牢骚道,“敢耍我们?这么看不起我们,要是让我擒住,我非将他千刀万剐!”

    翁吉剌的表情倒还平静,回到主城墙后,冷静朝脱因帖木儿道:“大人,全军将士白白劳累了一天,军心开始有些不稳了……还是趁早让将士们休息吧,安顿好了军心稳定才能打持久战……”

    “哼,城中粮草欠缺,今天白白守城一天又饿又累,怎么安稳?”兀鲁兀台更是心浮气躁道。

    “关键时刻,兀鲁兀台将军能不能不说这种丧气话?”翁吉剌觉得兀鲁兀台和晃合丹二人经常随口出言,影响军中士气,于是不禁呵斥道。

    “你说我丧气?哼,我带领军部镇守,将城关各处防御得滴水不漏……累死累活不被提赏辛劳不说,你居然说我丧气,那你自己算个什么东西?”兀鲁兀台急躁中,口气也是越来越不客气。

    “再吵的话就都不要干了!”脱因帖木儿实在忍不住军中将士的“内讧”,气愤怒吼了一句&lt;="l"&gt;。实际上作为全军主将,军中出现大大小小的问题,脱因帖木儿比谁都要烦心。

    好在三位将军都以大局为重,也十分尊重脱因帖木儿,主将喝令声止,自己等人再没有争吵下去。

    脱因帖木儿也觉得刚才自己语气有些重,于是努力缓和下来道:“总之,先带将士们好好休息吧,城中粮草不足,能怎么犒劳,还是尽量怎么犒劳吧……在等待朝廷援军粮草到来前,我们不能自乱阵脚,尤其军心不能丢!”脱因帖木儿最后特别强调了一句。

    脱因帖木儿的每句话,都是以全局考虑,翁吉剌等人自觉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为了私人问题自顾争吵,于是低声得令一句后,就纷纷带手下安顿休息去了……

    黄昏已至,秦羽阵营这边,持续一天的辛苦练兵也该结束了……

    今天说是练兵让众将士诧异,但训练效果却是显而易见——一整天秦羽和慕容樱带领众将士奔波练阵,丝毫没有停歇和放松,可见秦羽虽然军令让人不解,但做起事来认真至极,涉及军务就绝不有任何含糊。

    可一整天的训练,营中众将士也是疲惫不堪、饥饿难耐,除了伤亡,其疲劳损耗程度不亚于一场战役……

    “哎,终于结束了……”“累了一天了,和打仗没什么区别……”练兵散队之后,准备回营的众将士,几乎都在嘀咕着这类的话,看样子秦羽今天练兵,也算是好好“折磨”了全队一天。

    秦羽则是重新走回了台前,趁着众部还没有完全解散,似乎有话要说……“全军都有——”秦羽一声喝令,在校练场准备回营的士兵全部停下了脚步,虽然不用列队站好,但都聚精会神地听着;虽然今日“练兵军令”让人诧异,但就今天的练兵严格度,秦羽这个“神力将军”的正名在全军心中依旧没变。

    就在众人以为秦羽又会严格下令什么内容时,秦羽的表情却是转而嘴角微微一笑……“今日兄弟们练兵都辛苦了,为了犒劳大家,本将军特向徐达将军征调了大批牛肉食材,今晚大家伙儿可以好好改善一下伙食!”秦羽的这一声,倒是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

    “什么,真的吗……”“今晚伙食有改善,太好了……”“我只听说过当兵辛苦,却从来没听说当兵还有肉吃的……”“这兵荒马乱的,在老家都吃不到好的,没想到当兵居然还能吃到肉……”“秦将军今天可真是福神啊,用牛肉犒劳兄弟们,今天晚上可有得口服喽……”“这一天练兵没白费力气,虽说没有打仗,但能吃上好的,养好身子,再上战场拼杀才有劲啊……”

    果然,台下众将士一下又喧闹起来,气氛和今天一早练兵完全不同,不再是诧异不解中的劳累,反倒是苦尽甘来的享受和欢呼。

    不过的确也是,秦羽今天一天的行为举止实在是匪夷所思,不但“抛弃”了往常身为骑将的骁勇好战一面,反倒是身临敌阵不慌不急,不加强军中戒备也就算了,居然还提起“改善伙食”的命令,和众将士沉于享受中……当然,全军将士对这样的命令,还是挺“喜欢”的……

    不过还是有一个人——慕容樱很不喜欢,她觉得秦羽今天实在是太反常了,今晚下的这道“犒劳”命令,完全就不是一个正直将军该有的形象。

    于是带着疑惑甚至是一丝反感,慕容樱走上前准备质问秦羽……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