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七十章 谋略初成
    &lt;=""&gt;    刚才似乎是为了特意支开慕容樱,不想让她看到信件内容……慕容樱走后,秦羽拆开了信件,署名之人竟是——南宫俊,而书信的内容,还提到了慕容飞……

    “是南宫兄弟送来的信件,战事在即,这个时候他会有什么要提醒我……”秦羽只身在营,依旧小心翼翼地将略读信件,像是不想让其他人注意。

    展开书信,纸上字句道来——

    “吾为慕容兄弟所言,济南战事颇危,未足身旁,心忧樱妹伤卒……今托付于秦兄所顾,望秦兄不负所待,保樱妹毫发无伤。战事之成,再谈婚嫁,若有失足半点,恐负慕容兄弟之意,吾亦难言其释……”

    秦羽看出来了,慕容飞是担心自己妹妹的安危,说是托付自己照顾,可就害怕攻城之战遇险之境。可以慕容飞的性格,他不太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意思,作为兄弟的南宫俊自然是替他代笔寄来了这封书信,要求明确——想要迎娶其妹,不但要万无一失拿下敌城,还要确保樱妹毫发无伤。

    怪不得刚才特意支开慕容樱,秦羽怕是她看到这个内容,又会倔强自己哥哥这样那样,然后说什么不听地赴战场冒险……秦羽看完了信件的内容,不知是高兴还是忧心——高兴在于慕容飞真的在乎自己,把妹妹许配给自己看出了他的信任和决心;忧心在于拿下敌城已是不易,还要保证慕容樱本人战前毫发无伤。毕竟以慕容樱那种比较莽撞的性格,一旦战事开打,自己肯定冲锋敌阵,到时免不了阵中负伤,保善全身只是异想天开的空谈……

    “除了拿下敌城。还要保护小樱万无一失,这样慕容兄才肯放心把她交给我……”秦羽心中暗暗道,“虽然条件过于苛刻。但为了小樱,说什么也要答应……”

    看来秦羽心中早已决定。为了慕容樱,他愿意面对一切困难和挑战。但这样事实也摆在了眼前——七天之内拿下精兵固守的敌城,这已经是难上加难的任务,现在还要保证争强好斗的慕容樱战时毫发无伤,这简直就是非人的艰巨难度……

    “我该怎么办呢,两事兼顾的话……”秦羽又开始头疼起来,眼神迷离地望着地图,心中苦苦道。“要不先别把事情想复杂了,一件一件的来……先要把攻取敌城的计策想好,再去考虑小樱的事……不行,为了慕容兄弟的托付,我不能让小樱受伤,可是这样的话,攻城怎么办……”

    秦羽脑子越想越乱,还没想出讨伐的对策,自己就头昏地坐回了榻上。确实,一边是来自徐达军令状的压力。一边是来自慕容兄弟托付终生的压力,就在这短短的七天之内,秦羽这个孤军之将。必须独自一人完成这项艰巨任务,而且没得退路……

    “我得冷静……得冷静……”秦羽稍许闭了闭眼,想要平复杂乱的心情,而在军事问题犯昏之时,他又一次不经意想起了陆菁,“菁妹在的话,一定比我处事冷静,如果是她的话,一定能很快想出两全其美的计策……菁妹在就好了……”

    秦羽想要能有陆菁这样的谋士替自己出谋划策&lt;="l"&gt;。只可惜,现在军中谋策之将只有自己一人。什么问题都要自己独自解决。

    “好好想想,我在先锋营中休养的时候。向菁妹讨教过军事方面的问题……”秦羽努力回忆着,喃喃说道,“我很惊叹菁妹临危战局,无论局势优劣,都能想出妙计破敌或是化险为夷……她和我说过,兵法妙用不在将士多少,兵法者,法之大于兵也……仔细观察分析,察觉敌我优劣所在,针对其点,一击破之,此乃法之妙用,而非兵之多用……”

    秦羽慢慢嘀咕了几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再次起身,自言自语说道:“刚才小樱无意谈到慕容家世之苦,让我有了灵感……现在只需听教菁妹所说,分析敌我优劣……”

    想罢,秦羽像是灵光一现,冲着营外喊道:“来人——”

    很快,帐外有士兵进营请命道:“秦将军,什么事?”

    秦羽一本正经坐在案前,随即命令道:“传我命令,命军中侦查兵十余名,夜中潜入敌城一探究竟……侦查方面主要包括敌军的武器军用、粮草配备和部队编制——明日一早,无论结果,即刻回营向我汇报!”

    “是——”士兵得令后,转身走出营帐,嘱咐军令而去。

    “一步一步来,这样就行了……”秦羽似乎还胸有成竹的样子,和刚才的表情简直判若两人……

    军令第一日,秦羽没有发出任何军事行动,只是将先锋的军队驻扎在敌城可视范围,明摆着向敌军威慑,自己将会发起攻城行动。当然,作为守城一方的蒙元军队,主将脱因帖木儿也是将秦羽的部队打探得一清二楚,对于秦羽将要发起的进攻,脱因帖木儿也是做好了应对的万全准备……

    济南军城营地,脱因帖木儿还在和手下众将商讨守城战略,这时前方探子跑来传回了信息……

    “报——”士兵赶至营中,一一通报道,“报告将军,敌军率兵驻扎阵前二里,约莫两万之众,列阵式堵住了我军城东方向一带——”

    “没想到他们行动挺快的……”脱因帖木儿眼神不安嘀咕了一句。

    脱因帖木儿率万人之众镇守济南,得知山东大部已经沦陷,自己最后这道屏障自然编制了最精锐的骑兵,加上固若精汤的城池,别说秦羽两万之众,就是十万大军压境城下,也未必能强攻而拔。

    而脱因帖木儿手下有左中右三将,其中军所属最为精锐,由大将翁吉剌霍卜亲自带领,左右两军则守侧翼门关,由兀鲁兀台乞思和晃合丹多台统领——三人皆为脱因帖木儿的亲信手下,作战勇猛锐不可当。不过三人经常在军事上意见不一而发生争执。好在脱因帖木儿主将坐镇,三人皆其信服,所以面临敌军进犯。众将团结一心,军队实力勇猛不可匹敌……

    翁吉剌霍卜算是三人中处事比较冷静的。但他生性多疑,因此士兵传回敌军信息后,翁吉剌继续问道:“听之前的探子来报,敌军这次的主将是秦羽,除了他以外,还有其他敌将的信息吗?”

    “回将军,没有了——”士兵老老实实回答道。

    脱因帖木儿手下已经说不出其他情报了,于是挥挥手便叫他下去了……

    “秦羽我听说过……”翁吉剌继续道。“传说他是秦家后人,先皇时期的‘神力将军’秦守越的后代……之前在王宣王信父子手下做事,沂州城破、王宣死后,秦羽就投降了朱元璋……”

    “哼,一个投降之辈,我们怕他作甚?”一向不把别人放在眼中的晃合丹多台,轻笑一声道,“虽说率领两万之众,但我们城中精锐骑兵势不可挡,管他是谁&lt;="l"&gt;。敢来攻城必叫他有去无回!”

    “可不能大意啊……”翁吉剌依旧多疑,继续道,“毕竟是‘神力将军’的后代。朱元璋敢委以他重任,说明此人非同小可……”

    而在一旁,一向不服翁吉剌的兀鲁兀台乞思终于发话道:“翁吉剌将军是不是又犯多疑症了?你可要搞清楚,刚才探子回来明明确确说了,敌军将领只有秦羽一人,而且这个问题还是翁吉剌将军你亲自问的——既然只有一人,统兵强攻我城,不会有好结果,翁吉剌将军别太杞人忧天了……”

    “轻敌的话只会遭遇不测。毕竟名将之后,万万不可大意——”翁吉剌还是不放心道。

    “哼。你是不是怕了那个姓秦的小子?”晃合丹也在一旁不好气道,“只不过是一个背叛朝廷的无用之辈。什么名将之后,说出去笑死人了?翁吉剌将军若是怕了,末将愿亲自率兵出城一会,我不相信他一个人带兵,还能顶了天了……”

    “你说什么?”翁吉剌本人除了多疑,还容易动气,见晃合丹在变着向“羞辱”自己,翁吉剌随即厉言回道——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够了——”关键时刻,脱因帖木儿一道喝声,阻止了三人间的争吵,“整天就会吵吵吵,有这闲工夫,不如想想守城破敌的良策——越是关键时刻,我们越要团结一心,否则其中一环一旦松散,那将是灾难性的后果!”

    脱因帖木儿主持发话,三将自然是不再有争论。但就骨子里三人彼此还是猜忌嫉妒彼此,尤其是兀鲁兀台和晃合丹对翁吉剌的不服,他们觉得就军事才能而言,自己根本不会再翁吉剌之上,凭什么让翁吉剌做这个中军将领的位置……

    “部队精良、守城武器齐全,以武固守不成问题。不过我军现在最大的问题,你们应该清楚的……”脱因帖木儿像是提到正点,故意强调了一句。

    “军粮是吗……”兀鲁兀台接话道,“宣慰使普颜不花大人镇守益都失败后,不但山东方面军部溃散,关键还波及到了山东全境的粮草问题。城中粮食越来越少,为了省吃节约,末将军部有些士兵都开始吃糠腌菜了……我们这里等待援军粮草的话,只能通报朝廷从大都支援,但敌军兵临城下,显然时间来不及了……”

    “是啊,解决粮草问题当为最关键……”脱因帖木儿点了点头,随即道,“所以诸位得好好想想,守城御敌的同时,怎样解决粮草问题。要知道,我们将要面对的,可是持久战……”

    众将虽然各有想法,但似乎心有盘算不敢表达,冲彼此使去莫名的眼色……

    除了城前秦羽和脱因帖木儿敌对双方,在秦羽营后十里开外,统军主将徐达也是时时刻刻关注着前方的战事。特别是秦羽的动向——说实话,和秦羽几乎未有交道的他,也很疑惑为什么朱元璋如此放心将攻城重任托付给秦羽这样一个“降将”……徐达给秦羽下军令状,命其七日之内拿下济南,除了考验秦羽以外,自己也想亲眼看看这个“神力将军”的用兵之才……

    “将军,刚才末将手下已经回来了,通报了关于秦羽将军方面的军情……”徐达正在营中等待,自己手下的亲信将领这时回来禀报道。

    徐达自然是一直关注这个事情,于是急着问道:“一天过去了,秦羽将军的部队动向如何,或是有什么行动?”

    将领直言应道:“回将军,末将手下通报,秦羽将军今天一天除了将部队驻扎在敌城两里开外,什么行动也没有,就连集合练兵戒备行动都未有丝毫动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你说什么?”徐达听完,也是感到无比惊异道,“秦羽到底什么打算?要知道,济南城池防御固若金汤,本将军只给他两万人马、七天时间,这已经是非常苛刻的条件了……他居然还这么悠哉地白白浪费了一天,什么事都不做,简直就是荒唐——”徐达也想不出秦羽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情绪甚至有些急躁&lt;="r"&gt;。

    将领想了想,不请说道:“将军,依末将看,这个秦羽恐怕没什么本事,将军你给他七天时间,是不是……是不是也太浪费了……”

    徐达还是冷静了一番,深吸一口气后,随即沉问道:“军中无戏言,本将军既然下了军令状,就按军令继续执行下去……不管秦羽是真有本事还是故弄玄机,最多七日之后,自有分晓……”

    “是,将军……”将领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在一旁轻声应和道。

    “对了,继续命人观察秦羽的一举一动,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利用这剩下的六天时间……”徐达补充说道,心中甚是烦杂。

    “是——”将领继续应道,随后转身离开了营帐……

    翌日清晨……

    “秦将军,昨晚潜入敌城的探子回来了——”秦羽一早从营帐走出,就有部下向自己汇报军情。

    秦羽听了,立刻来了精神,急着问道:“快说说,敌军的情况如何?”

    “是,将军——”手下一五一十道,“部队编制方面,敌军守城主将是脱因帖木儿,蒙元良将扩廓帖木儿的弟弟,他手下还有翁吉剌霍卜、兀鲁兀台乞思和晃合丹多台,分率中左右三军……至于将军您强调的另外两个要点,武器军备方面,敌军可谓是精量十足,不但集合了最精锐的骑兵部队,而且每匹战马甚至还有铁甲配备,可谓骑战骁勇无敌,若是正面强攻,我军恐怕难以逾越此阵……但唯一薄弱环节,就是粮草方面——听说济南城的粮草已经趋近告急,现在正在等待首都大都方面的后续支援,为了节省粮草,军中有人开始吃糠腌菜了……”

    “很好,这样正如我所想……”秦羽听完后,似乎心中已有良策,自信一笑,随即命令道:“传令军中将士,在校场整装集合,本将军有要事想提——”

    “是,将军——”手下见秦羽如此兴奋,猜想必是有破敌良策,于是振奋地答应一句,转身便跑去组织部队集合……

    “秦哥,你真的想到破敌良策了吗?”正在这时,慕容樱不知何时出现在秦羽身后,关心问道。

    秦羽见到慕容樱,又想起了南宫俊书信中慕容飞的嘱托,心中不禁一定……秦羽冲慕容樱微笑点了点头,随即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小樱,我是想到了计策,不过……小樱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慕容樱也是满含疑虑地问道,她从没见过秦羽用这种口气问话。

    秦羽轻声道:“小樱,接下来几天如果我有什么奇怪举动,你能不怀疑我,率领全军完全执行命令吗?”

    慕容樱听了这句话,眼神不禁一愣……(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l"&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