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战前书信 上
    &lt;=""&gt;    朱元璋回营后,并没有急着休息,而是第一时间秘密召常遇春入帐,似乎有紧急军务要事要谈……

    “元帅,您平安无事回来就好……听说您在山道狩猎遇到敌军埋伏,我们都担心死了……”常遇春也是才刚知道朱元璋狩猎受伏之事,今晚入帐,他也是第一时间关心道&lt;="r"&gt;。

    “这些小事无需挂齿,我若真被那些鼠辈加害,我就不是朱元璋——”朱元璋先是自行壮言一句,随即回归正题道,“说正经的,我这么晚招常将军你过来,是有军事要问……”

    常遇春不禁问道:“是什么军事?”北伐计划顺理成章,常遇春也不知道朱元璋想要问什么。

    朱元璋望着桌上还未收起的地图,只声问道:“徐达将军的部队现在到哪儿了?”

    常遇春拱手道:“回禀元帅,前方探子来报,徐达将军已经率兵临至济南城下,估计明早就会发起对济南城的进攻……”

    朱元璋闭眼顿了顿,不禁想起刚才在后营与萧天的对话……

    (回忆中)……

    朱元璋似有他意,就济南战略一事,继续问道:“听常将军说,先锋军中也有亲信将领随同徐达将军参与讨伐济南一事,不知此将是何人?”

    萧天回想了一番,随即道:“是之前沂州的降将秦羽……不过说是降将,此人却是难得的将帅之才,并且是名副其实的忠义之士。如若不是因王氏父子灭门秦氏一家,秦羽将军便不会与其反目成仇,说不定现在还是我们难缠的对手……”

    “听萧将军你这么一说,这个秦羽似乎厉害得很?”朱元璋抓紧问道。

    “是呀,相当日我军‘四虎’骑将合围。都没能擒住他……”说起秦羽来,萧天倒是有些兴奋起来……

    (现实中)……

    朱元璋缓缓睁开眼,屏气问道:“分军调令中。我记得济南攻略一事,先锋营也有部将分调随行吧……听萧将军说。这个人是秦羽?”

    “是的,元帅——”常遇春应声答道。

    “先锋军部众将都是你常将军手下的人,常将军可知这个秦羽究竟何许人也,其将才如何?”朱元璋有些明知故问道。

    常遇春停了停,思索了一番,随即道:“元帅,说起先锋营众将士之将才,因其常被部署单独行动。所以末将很少与其亲临……不过说起秦羽秦将军,末将听闻其有‘惊人天力’,双臂可撼百年巨木——他出生秦氏家人,是蒙元先皇‘神力将军’秦守越的后代。秦将军继承祖先将才之用,据说沂州一战独骑而挡‘先锋四虎’,归顺我军后更是在攻城战中斩杀敌军主将罗牧,讨伐沂州当居首功!”

    “这么说来,这个秦羽似乎将才本事不小……”朱元璋自顾嘀咕道。

    “不知元帅有何意思?”常遇春不经意问道。

    朱元璋没有立即回答常遇春的话语,而是站直身子,暗地里思索道:“先锋军中。所有将士能耐都已摸清,就剩下这个‘神力将军’秦羽……先锋军下精兵猛将无数,想要成就霸业。少不了他们,但也要时刻限制提防他们……秦羽,好,最后一个未知人物,让本帅看看你究竟有多少能耐……”看样子,朱元璋之前一直关注唐战、陆菁、萧天等人,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

    “常将军——”朱元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即刻又加请示道&lt;="r"&gt;。

    “什么事,元帅?”常遇春抬手问道。

    “传我命令。本帅现亲笔一封书信,命营中人马疾夜送到徐达将军手中——”朱元璋吩咐道。

    “是。末将定派人将书信按时送到——”常遇春也是肯定答道……

    韩政营中众将士夜下将息,而在同一时间。远在常遇春原营地处,唐战和陆菁却还久久未眠……

    因为常遇春随朱元璋前往韩政军营,所以常遇春营地处的将士也都并无军务在身。加上这里不可能有敌军偷袭,安全得很,因此军中守备也很随意,主将不在,营中士兵甚至经常三三两两谈笑游戏……

    不过朱元璋安排用来“监视”唐战陆菁的眼线依旧没有放松,时时刻刻关注着唐战陆菁二人的动向。但是想也知道,凭陆菁的心机,一下子就猜到蹊跷,索性陆菁这些天和唐战一点军事不顾,最多也就是了解一下前方战事,连练兵巡逻都不管;不但如此,为了发泄憋了这么多天的怨气,陆菁还经常对“监督”自己的眼线士兵大发小姐脾气,把那些个士兵弄得怨声叹气不说,愣是让这些人牢骚得再也不想靠近陆菁一步……

    主将不在,唐战和陆菁这些也自然是说笑不断,何况陆菁料想朱元璋是意在监视自己的军事行动,自己这样不守规矩的在军中“玩闹”,朱元璋反倒更放心……

    “哈哈哈哈——”果然,时不时,唐战的营帐中,就传出陆菁的欢笑声,有时候唐战的说笑也掺杂在其中。

    “喂,菁儿,你这是弄得什么?”唐战和陆菁独处在营中,陆菁不知哪来的偏好,神不知鬼不觉用烧焦的木炭在唐战头上“编成了花”,样子甚是滑稽,唐战有些“懊恼”道。

    “哈哈,傻蛋,你这样子太好笑了——”陆菁整个人都快栽到地上,看着唐战的“傻样”,自己笑得合不拢嘴,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你又在我头上弄什么,黑不溜秋的……”唐战使劲抓了抓头,从上面秏下几根烧焦的木炭,额头被熏黑少许不说,木炭上还冒着未燃尽的青烟。

    “怎么样傻蛋,我给你弄得新发簪好看吧?”陆菁倒是回到了汴梁时天真活泼的神态,倾城玉容下,水灵眼睛都快笑成了一条缝。

    唐战知道陆菁是在耍自己玩笑,于是自己也“来劲”道:“菁儿,你总是没事欺负我。我今天也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唐战拿起木炭,也往陆菁头上秏去。

    “啊。救命啊——”陆菁自然也是笑着大喊一声,一个蹿溜。就往一旁躲去。

    “别跑——”唐战也是紧追不舍,继续在营中和陆菁嬉闹……

    唐战陆菁二人在里面玩得开心,营帐外面却并不“安心”——朱元璋安排的眼线,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唐战陆菁的动向,然而今晚在营外听着里面的嬉戏声,众士似乎失望得很……

    “这个陆菁,身为军师校尉,不务军事不说。还整天陪唐将军在营中嬉闹,像个什么样子……”“监视”的士兵听着营内的“欢声笑语”,不禁在一旁埋怨道,“元帅也真是的,干嘛让我们提防监视这种人,想得也太多了吧……”

    “就是,说什么先锋军攻克徐州、沂州,这种人统兵也能成功?我看是运气好吧……”另一个士兵也不耐烦道,“走了走了,我可不想每天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lt;="r"&gt;。受那个陆菁大小姐的脾气。有这闲工夫,趁着常将军不在,兄弟几个不如自己去乐几把……”

    “就是就是……”于是。夜里本来监视的士兵,一个个都想要转身离开。

    正在这时,营外又缓缓走来一人,端着一个火盆,准备往唐战营中走去。此人正是老九,在外人看来,老九一副年事已高的姿态,端着火盆进营,估计只是去给身为功臣的唐战陆菁送暖享受罢了。

    “一个老头儿看什么?我们走了……”士兵像是受了一肚子气。随意摆手了一句,于是今晚本在营外监视的众士兵。纷纷散去。

    老九倒是没说什么,端着火盆伫立了一会儿。确定营外的士兵全散去了,自己这才继续往唐战营中走去……

    “啊,我的脸黑成这样……都怪你,傻蛋——”唐战和陆菁还在营里嬉闹,刚才唐战一把抓住陆菁,木炭直接往陆菁脸上“抹黑”。陆菁照着盆中的清水一看,自己的脸一侧黑一侧白,活像个“女小丑”,顿时又撒娇责备起唐战来。

    “好了,闹够了就先把脸洗洗吧……”唐战装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说道。

    “哼,不管教傻蛋你,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陆菁继续撒着脾气道。

    “谁叫你每次都想馊点子摆弄我?子川兄弟说得对,我是菁儿你最大的克星,不好好治治你,你还真的无法无天了……”唐战也跟着玩笑说道。

    “切,那个大笨蛋的话你也相信……”提起赵子川,陆菁不屑一顾道。

    玩笑了一阵,唐战看着陆菁“黑溜溜”的脸,表情转而温馨,随即充满回忆道:“黑脸就黑脸呗,没什么不好……菁儿你还记得吗?你第一次在陆府为我做菜,结果炉灶都不会弄,弄得脸黑得跟煤球似的——当时玲珑都笑话你,现在想想……哈哈哈哈……”说着说着,唐战不禁笑出声来。

    “不……不许笑……”陆菁想起原来的“丑事”,故意使其脾气来,用水往唐战身上溅去。

    “咳咳……”正说笑着,帐门口却传出了老九的咳嗽声。

    唐战陆菁这才回过神,转头望向端着火盆的老九。结果陆菁这一转头,“黑脸”差点吓到了老九,老九手上的火盆也差点掉了下来。

    老九见了,大概知道二人在营帐中做了什么,于是放下火盆,尴尬说道:“你们两个……这几天也玩得太疯了吧?”

    陆菁一边洗着脸,一边笑应道:“谁叫帐外那些士兵天天试图监督我和傻蛋?既然这么想监督,那我和傻蛋就好好玩儿一通,馋死他们,又能让他们替我和傻蛋看门,岂不一举两得?”看来陆菁心里非常有数,天天和傻蛋嬉闹,除了放松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辛劳,更是好好“教训”自己看不下去的帐外“贼眉鼠眼”……

    “对了,门外那些家伙走了吧?”陆菁洗好了脸,继续问道。

    “托你陆大小姐的福,气不还得被你气走?”老九先是调侃了一句,随即正经道,“说正经的,今晚老身前来,是有最新的前线信息通报……”

    “是吗?前方到底怎么样了——”听到是前方战线消息,唐战急着问道。

    老九笑了笑,一看就是捷报的样子,随即道:“你们肯定想不到——萧天将军代韩政将军之职,以少胜多,仅凭五百人马计取滕州,斩杀敌军守将……”于是,老九把事情的经过大致通述了一遍,唐战陆菁听完后,也甚为惊异……

    陆菁听了,大为震惊道:“真的假的?凭萧大哥那个脑子,居然能想到智取——真是让我刮目相看&lt;="l"&gt;!”

    “还不止如此……”老九继续道,“听闻元帅为此还特封萧天将军为‘平威将军’,其地位与唐战将军你相同——”

    唐战听了,高兴道:“是吗?真是太好了,萧兄弟果然也是将之才干,他的才能总算被元帅发现了——”

    然而,陆菁听到后却是另外一个表情,心中不安顿起几分……

    “你怎么了,菁儿?”发现陆菁表情变化迅速,唐战不禁又问道。

    “啊?没、没事……”陆菁像是不想让唐战知道,努力搪塞了几句。

    “萧天将军为‘平威将军’,苏姑娘为‘刺花御使’,看样子元帅对他们二人很是看重……”老九继续说道。

    陆菁却在一旁惴惴不安,心中顿起焦虑:“朱元璋居然这么快就封了萧大哥军职,到底是何用意……之前我和傻蛋高调立功,朱元璋对我们提防有加;现在萧大哥军功在身,难道朱元璋对其也有用意……朱元璋心机很深,我真的猜不透他这么做到底都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陆菁越想,心中就越是不定。

    “对了,战略的下一目标是哪儿?”关键时刻,唐战的另一句问话把陆菁从苦恼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老九继续道:“萧天将军计取滕州,赵子川将军攻下益都,山东军事近乎瓦解,接下来的目标,应该就是最后一道屏障济南了……据之前常将军分军调令所说,随同徐达将军出征济南的将是秦羽将军和慕容姑娘……”

    “终于到他们了……”唐战听了,略显高兴道,“秦羽兄弟一展身手的时候到了,慕容兄弟之前可是说过了,只要成功拿下了济南,就答应把樱妹许配给他——”这时候,唐战倒是想起来分军调令当日,慕容飞给秦羽下得考验或是赌注。

    提到这事儿,陆菁也才稍许恢复了神情,轻轻一笑道:“是呀,之前在樱妹面前说得信誓旦旦,希望他能做得到……之前我们齐心协助,秦羽兄弟带兵威武驰骋,这才没有我们帮忙,我倒蛮期待他能打出怎样的仗来……”

    于是,含着对战事胜利的憧憬,北伐山东之战,也将临近尾声……

    翌日,济南城池郊地,徐达的北伐大军已经徐徐逼近……

    “敌军的城防如何,我军准备如何,火药是否充足……”出征在即,军队紧张编制的同时,徐达还在时时刻刻关注着敌我双方的军事布局。

    “回将军,我军一切准备就绪,火药兵马都已齐全,随时可以向敌城发起进攻——”一旁的密谋将士应声道,“至于敌军方面,军备方面并无知晓……但据前方探子来报,可以肯定的是,敌军一定会坚守城池,不排除为等待援兵争取时间……总之若要拿下济南,最好的应对是速取——”

    徐达微微点了点头,明显是肯定了……

    “报——”关键时刻,帐外响起了信差的传令声……(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r"&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