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攘除内贼 下
    &lt;=""&gt;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苏佳离开后,营中又只剩下萧天和朱元璋二人……

    “元帅,天色已经这么晚了,不如您早点回营休息吧……”萧天应声说道,“今天一天发生的事也让您受惊了,至于抓出内奸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有萧将军在这里陪我,本帅受惊什么?”朱元璋倒是一点不在意,敬重萧天的他,倒是豪气凛然道,“不管什么忤逆小人,萧将军在本帅身边,敌人皆无尽术……要是我因为这点小事而受惊,那也枉费我朱元璋的一世英名——”

    “可这事情轻重也不小……”萧天依旧担心道,“军营中有敌军细作,如果不及时揪出来,我军的情报接二连三让敌军知道,这可是很严重的——”

    “放心,内贼,我们是一定会铲除的——”朱元璋恢复表情,正言道,“不过这事情目前知道的人不多,想要抓出内贼,千万不可打草惊蛇……我倒是担心苏将军,看她刚才有些急躁地奔出营帐,还真怕她因为一时‘冲动’,误了大事……”

    萧天想了想,随即道:“放心吧,元帅,佳儿虽然有时冲动了些,但遇到事关紧急时,表现得比谁都冷静;而且佳儿的身手在我之上,就算遇到危险,也应该能很轻松地化解……”

    朱元璋望着萧天淡定表情不变,内心似乎又起想法……

    天色已暗,军营外的山林,被笼罩在一片浓浓的夜色中……

    今夜乌云蔽月&lt;="l"&gt;。星光甚是黯淡,因此军营内外被黑夜重重包围,视线极为模糊。就算二人身处营帐对面,也难以看清对方的面容。加上今晚营中的火光又甚是稀少。守营的士兵只有三三两两,不禁让人唏嘘,夜下静谧中的阴森和寂寥……

    不过比起军营,营外的山林就更是显得幽暗和僻静,山道林间夜行动物的声音都很难听见,一点点风吹草动的杂响,就会让人联想山中黑夜下的鬼怪,让人置身其中毛骨悚然……

    但也并不是没人敢走。今天晚上似乎就有人在这诡异暗林中徒步赶路——一个从韩政营中无声无息走出的士兵,似乎是有要紧任务在身,在这林间山道中匆忙赶着路子。

    可能是因为今晚的过于黑暗,让士兵赶路的同时,不禁寒颤起周围的阴森来,只身一人的他,也时不时觉得周围的阴森恐怖。尤其是头上,上方高大的树枝时不时传来“沙沙——”的诡异摇曳声……

    “嗯……”士兵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一道寒意,上方若隐若现的诡异声转而一道不太明显的骤响。却是今晚最清晰的动静。

    但也就是短短一簇,士兵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不经意回头一看——

    后面什么也没有。只有自己走过的痕迹,一望不见尽头,山路阴暗依旧。

    士兵这才认定是自己想多了,可不知为何心中的紧张却是愈来愈重……可等他真正转头准备继续赶路,眼前的一幕却是差点让自己吓死……

    “啊——”士兵像是见到鬼了,甚至不经意间惊叫一句。

    果然,在士兵赶路的正前,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女子。女子的倩影在夜色下魑魑魅魅,虽曼妙却是让人胆寒。像鬼一般诡异突现眼前。

    士兵真以为是鬼,吓得半天不敢说话。两腿不自觉地发抖起来。

    女子出现半天一言不发,直到从侧面慢慢转过身……夜色下的面容。竟然会是苏佳——只见苏佳一脸冰冷的表情,虽然面带倾城之容,可在黑暗夜色中,真如同鬼影一般,活活一副“鬼佳人”的姿态,让人沉迷中带着胆寒。

    果然,士兵见到苏佳,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自己的脚更是像钉了钉子,颤抖半天不敢动弹。

    士兵不敢说话,苏佳倒是冷笑着先开口了……

    “再往前走,可就是敌人的阵地了……”苏佳冷冷一笑,步步急逼问道,“这么晚了,不知阁下想要去敌营有何贵干?”

    士兵吓得半天不敢出声,但是他眼神稍稍一变,似乎是要决定什么……

    “我想……”士兵努力开口吱了一句,背后的手忽而抽出一把匕首,自己慢慢往苏佳身前靠近,灭口意图很明显了&lt;="r"&gt;。

    但这点小伎俩怎会难倒苏佳,苏佳一脸镇定,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等候对方前来……

    “去死吧——”果然,走进五步之内,士兵忽而亮出背后的凶刀,表情凶神恶煞,恶声一句便朝苏佳扑去。

    苏佳只是微微一笑,这点拙劣根本伤及不到自己……只见苏佳轻轻一侧就躲过了这下突袭,士兵则是连人带刀冲过了头。

    士兵意识很清醒,知道自己的阴谋败露,不可能再逃回去。于是士兵也没有回头,加快步子往本来计划前往的敌营方向跑去。

    苏佳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腰间鬼刀即出,一道鬼影伴着风尘而去……

    “啊——”夜下一道凄厉的惨叫,士兵大腿被“断魂刀法”的鬼影划开一道血口,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看样子是逃不了了。

    苏佳见了,冷冷一句笑道:“哼,终于抓到你了,你这个内贼……”

    士兵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步步紧逼而来的苏佳,自己重伤倒地却是无法站起。害怕无比的他,冲着前方大声喊道:“有敌人,快快伏击!”

    令声一下,对面的林子后方,一下子窜出数十蒙元弓弩手——这里从一开始就果然有敌人的眼线接应。

    “哼,幸好先一步把你拦在这儿,否则再往前,就真的没机会了……”苏佳望着眼前夜色下,如同狼群一般的敌人,淡定地冷冷一笑道。

    “杀了那个女人——”伏兵首领一声令下。弓弩手纷纷放箭而去。“嗖嗖嗖嗖嗖——”密密麻麻的箭矢轮番而过,正朝苏佳面心而来。

    苏佳神情自若,即使夜色朦胧。箭矢的细数自己依旧看的清清楚楚。苏佳神情凝然不动,手中鬼刀轮回即出。一道黑色鬼影伴着夜中幽暗,更添几分魑魅。鬼影幻化的刀芒疾风而出,浑身利刃将飞来的箭矢尽数斩断,地上还留下了无数浅浅的刀痕。

    “继续放箭——”夜色幽暗,蒙元伏兵看不清苏佳的招式,只觉有魔鬼般的黑影,挡住了箭矢,于是首领继续下令。箭雨飞蝗而出。

    “嗖嗖嗖嗖嗖——”又一轮箭雨袭来……“蹭——”苏佳这一回加重了力道,半跃空中,“神刀鬼影”疾驰而下。

    四方交错的鬼影刀芒交替而出,魔鬼一层接一层,夜色下伴着血色杀气扑面而来。“咔——轰”令人惊异间,“神刀鬼影”甚至将伏军周身的大树拦腰斩断,其威力震慑众人。

    “啊——啊……”果不其然,鬼影迅影而去,近距离的士兵躲闪不及,被凄厉的鬼影缠身而过。瞬间被斩得血肉模糊,发出阵阵惨叫。只是在这浓浓夜色下,根本看不清惨死的境况……

    苏佳敢只身一人前来抓捕内贼。可见其胆识和伸手,蒙元首领似乎是看出了这点,准备放弃伏击。

    “灭口细作,全队撤退——”首领向林中埋伏的众队示令一句……

    “嗯?”苏佳也听见了,然而命令一下,等自己意识过来,似乎已经晚了……

    “嗖——”一发箭矢突袭而出……“啊——”一阵惨叫,刚刚被自己斩伤倒地的敌军细作,额头正中箭矢一发——看来蒙元伏兵自知阴谋败露&lt;="l"&gt;。众人又不是苏佳的对手,为了灭口。撤退同时将安插敌营的细作给一箭毙命。

    苏佳这才反应过来,等她提刀上前一看。细作士兵已经断了气。而当苏佳再抬起头想要以刀“质问”敌军情况,敌军士兵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了密林的黑暗中……

    “可恶,就差一点……”没能抓住活口,苏佳暗暗愤恨了一句,“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已经干掉了敌军的细作,至于战场上对付敌人,来日方长……”

    苏佳也没在原地多做停留,半心失望的她,只得拖着细作的尸体,往韩政军营返回而去……

    韩政军营,后营之处灯火通明,朱元璋还没离开,依旧在和萧天谈论着什么……

    “萧将军是说,我得万分当心那个扩廓帖木儿是吗……”朱元璋提声一问,看样子他们又把话题放到了扩廓帖木儿身上。

    萧天点了点头,一脸正经道:“今日受伏一事,那些扩廓帖木儿的手下秩序严明至极,可见其人练兵之精明,若是带兵打仗,恐怕其兵也是雄踞虎狼之师……虽然此人远在西处,但山东之地元帅迟早都会拿下,将来若有一日与扩廓帖木儿正面较量,末将心想,他将会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朱元璋听了萧天的分析,拖着下巴点了点头,随即道:“萧将军所言极是,卿之分析,本帅不得不信——”朱元璋同意萧天的观点,但语气中明显更带着对英雄的敬重。

    萧天也知道朱元璋的意思,受宠若惊的自己想要扯开话题摆脱一下尴尬,于是转而议道:“对了,滕州之战告捷,下一个战事目标会是哪儿?”

    朱元璋轻轻一笑,淡定道:“沂州之战,剿灭王氏父子,山东主力尽溃散;黄河一带,滕州之地大胜,敌军后援皆阻断;攻占益都,普颜不花覆灭,山东兵事已倾颓……如今最后的根据地济南、济宁已成孤立之势,只要徐达将军带兵获捷,山东之境几全归我军之有!”

    “济南是吗……”萧天似乎是想到了关联点,应声提道,“说起济南,听说驻城的首将好巧不巧,正好就是扩廓帖木儿的弟弟脱因帖木儿——”

    “真的吗?”朱元璋听了,略微吃了一惊,不过稍许平静下来,会心一笑道,“正好。徐达将军带兵压境,看看这扩廓帖木儿的弟弟究竟多少能耐……”

    萧天想了想,紧接着道:“这脱因帖木儿不像他的哥哥。似乎没什么本身,就算正面交锋了。恐怕也看不出什么……”

    朱元璋似有他意,就济南战略一事,继续问道:“听常将军说,先锋军中也有亲信将领随同徐达将军参与讨伐济南一事,不知此将是何人?”

    萧天回想了一番,随即道:“是之前沂州的降将秦羽……不过说是降将,此人却是难得的将帅之才,并且是名副其实的忠义之士。如若不是因王氏父子灭门秦氏一家。秦羽将军便不会与其反目成仇,说不定现在还是我们难缠的对手……”

    “听萧将军你这么一说,这个秦羽似乎厉害得很?”朱元璋抓紧问道。

    “是呀,相当日我军‘四虎’骑将合围,都没能擒住他……”说起秦羽来,萧天倒是有些兴奋起来……

    “我回来了……”然而,帐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却是打断了萧天的这股兴奋劲。

    “佳儿?”回来的人正是苏佳,萧天回头惊异道&lt;="r"&gt;。苏佳不是一个人回来,他还命人拖着一具尸体。自己的铠甲上沾染着少许鲜血。

    尸体正是揪出来的敌军细作,不但腿上被苏佳砍了一刀,额头更是正中要害一箭。当场毙命。

    “这是……”朱元璋有些不解问道。

    “禀告元帅,这就是一直潜伏在我军的细作……”苏佳缓了缓气,随后一五一十将今晚抓捕内贼的细节尽数道来……

    “是真的吗?”听完后的萧天,尤其关心苏佳孤身遭遇敌军伏击的情况,于是担心问道,“佳儿你没受伤吧?”

    苏佳微微一笑,收回手中的鬼刀道:“我还好,倒是对方吓得全逃跑了,阿天你不用担心……”

    朱元璋眼见苏佳只身一人。干净利落完成攘除内贼之任,不禁对苏佳也敬起三分。

    想罢。朱元璋站起身,笑对二人说道:“没想到不仅是萧将军。苏姑娘也是女中豪杰,身手不屈、胆识过人——”

    “元帅过奖了,末将有愧难当……”苏佳在朱元璋面前,还是稍稍收敛道。

    朱元璋似乎并不平静,继续兴奋道:“之前本帅封赏萧天将军为‘平威将军’,苏将军如此胆识在其身旁辅佐,也应该有相应军职不是吗……本帅决定,现在封苏将军为‘刺花御使’,跟随萧将军亲自带兵,随本帅领兵出征!”

    苏佳自然是受宠若惊不说,萧天在一旁似乎是担忧什么,急忙低身道:“元帅,此等封赏,我等二人受之有愧……”

    “尔等不必谦逊,军中如此大功,封赏自是应当;何况本帅完成霸业,正需要尔等将才之人,又有何等之愧?”朱元璋抬手示意道。

    “末将不是这个意思……”萧天继续解释道,“元帅之封赏,我等自当谢过,只是……只是我等原本跟随唐战将军陆军师等人,军中要务之事,皆于先锋军联系紧密——若我等贸然升职离位,势必造成先锋军中将士结构剧变,难以回复……先锋军虽被分调各处,但精兵猛将依旧,在如今战事未稳之前,北伐军结构分属还是不要变动太大为好……”

    “看来萧将军也认为,你们先锋军中精兵猛将精勇无敌啊……”朱元璋轻声应和了一句,然而这句的口气却是耐人寻味。

    果然,此话虽然平淡,但萧苏二人听来,心中顿起一股莫名担忧……

    朱元璋缓了缓,继续说道:“既然萧将军这么说,自是有其中的道理,可本帅封赏的军职,尔等无理由不接……这样吧,留不留常将军的先锋营,是你们的事,至于‘平威将军’的军职,还是放在你这儿,你的军职和唐战将军平起平坐——你愿意听从唐将军等人的军事安排也行,愿意想通自己领兵随本帅出征也行……萧将军是大英雄,英雄出言,我朱元璋——不得不听,哈哈哈哈……”

    说完,朱元璋莫名轻轻在萧天肩膀上拍了拍,然后慢慢走出了营帐……

    朱元璋走了,可萧天依旧保持之前的抬手动作久久不离,眼神略显呆滞。不知为何,朱元璋最后的言行动作,萧天心中甚是说不出的不安……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l"&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