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攘除内贼 上
    &lt;=""&gt;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韩政营中,平淡的一日晃晃而过,伴着落日的余晖,练兵结束的众将士也纷纷卸下头盔,拖着疲惫的身子,三五成群往自己营帐返回而去……

    苏佳也在后营忙活了一天,收拾完疗伤换洗用的绷带,苏佳走出营帐想要透透气。也许是劳累了一天,苏佳不自觉扭了扭脖子,舒展了一番手脚。不过苏佳心情并不平定,今天萧天跟随朱元璋出营狩猎一天,快到傍晚却是一点消息没有,加上今日苏佳发现营中的一些不寻常的“奇怪现象”,苏佳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暗暗担忧……

    “苏姑娘,我们今天没事了吧……”苏佳身后帐门处,嬉皮探出脑袋,“畏首畏尾”问道&lt;="r"&gt;。苏佳的“脾气”,“嘻哈三兄弟”是清楚的,从最开始护送方瑛起,苏佳就没给过三人“好脸色”,再加上苏佳和萧天的关系,三兄弟说起话做起事来也是客客气气的,哪怕心里不服。

    苏佳摆头想了想,指着营旁的水井道:“谁说没事?去,给我到井口打桶水,晚上阿天回来,我还要帮他把几天前脏掉的护腕洗一下……”

    “好吧……”嬉皮也是无趣地答应了,随即又冲身旁的哈哈和阿多道,“你们两个去帮我打水吧,我今天肩膀有些疼……”其实嬉皮也不想动,他倒是在一旁“推脱”起来。

    “苏姑娘还真是关心大哥啊,几天前的东西还记得这么清……”阿多在后面窃窃私语,不禁调侃道。

    “那是大哥有福气,只是……”哈哈黑眼望着苏佳背影道。“只是她待我们也忒不地道了,没事总是指使我们干着干那……”

    “谁叫你平时吃得多,干活又不利索。老给苏姑娘添麻烦……”阿多抓住机会,挖苦哈哈道。

    “你刚才说什么?”被“死党”这么调侃。哈哈当然不甘心,转头质问道。

    “不是吗?”阿多倒是越来越来劲,继续道,“你说你一个家伙拖后腿也就算了,你还得让我们兄弟一切陪你受罪……”

    “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欠揍了?”哈哈不服气,想要拿不断嘲笑自己的阿多出去。

    “哼,死胖子。抓得到我在说——”阿多当然是继续“添油加醋”,惹得哈哈很不是滋味儿。

    后面“闹腾”不断,全然把苏佳刚才的指示忘得一干二净,加上苏佳本就累了一天,三兄弟这么一折腾,苏佳心中很是恼火。

    “还不快去!——”苏佳忍不住,转头朝身后呵斥了一句。

    这一声呵斥倒是把兄弟三人吓了一个哆嗦,怕是苏佳用拳脚收拾他们,三人马上收敛起来,低着头灰溜溜地跑了……

    “诶。苏将军今天在后营忙了一整天吗?”苏佳正心烦间,从校练场回来的先锋营士兵招呼问道。

    苏佳注意到了,立刻恢复淡定表情。应声道:“是啊……诶,你们今天练兵结束了吗?”

    “结束了啊——不过说实话,今天训练却是累了点,一整天都没休息……”士兵笑着答道。这些先锋营的亲信将士,随同萧天苏佳一路征战,深知萧苏二人身为将领却是平易近人,因此将士关系如同亲朋好友般融洽,只要不是军事,谈起话来甚是轻松。

    苏佳见练兵结束了。萧天和朱元璋还没有回来,心中不放的她。决定前去大营门口一看……

    来到校练场,也就是大本营的门口正中。这里果然已经众军散去,空留下一片凌乱脚印的尘土。大营门口空旷如野,除了守门的侍卫,了不起就是偶尔经过的巡逻将士,在夕阳余晖下显得有那么一丝空寂……

    “真是的,这么晚不回来,到底是出事了,还是阿天这家伙一高兴,和元帅忘了归营……”苏佳心中甚是不安——现在正是战况紧要之时,本来只身出去狩猎就不安全,这么晚不回来,难免让人猜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正踌躇间,一个不起眼的画面再次引起苏佳的注意——只见一个小兵趁着大营守卫的不注意,从一旁角落破碎的围栏翻入,神情兮兮的样子,并不断地东张西望&lt;="r"&gt;。而这一画面,正和今天早上苏佳所见,有人趁校练场集合杂乱之际,“鬼祟”出营一样。而这个人,正是今天早上偷偷“溜出去”的家伙……

    “又是他……”果然,苏佳对其很是在意,眼神凝视,久久不安……

    与此同时,山林小道处,正如苏佳所担心的,萧天和朱元璋遭遇了蒙元敌军的埋伏。但是好在萧天以一当百、以武震慑,将前来偷袭刺杀的敌人纷纷赶跑……但也不是所有人,萧天还是留下了一个“活口”——之前被萧天锁喉劫持的敌军头领,留下他似乎有话拷问……

    “啊——”萧天抽出头领腰间的匕首,在头领小腿上重重一刺,头领发出一声惨叫——看来萧天是要“用刑”拷问。

    “我说——我说……”头领忍受不住痛苦,嗷叫着应声道,“是……是扩廓帖木儿大人派我们……派我们来的……”

    “扩廓帖木儿?”萧天疑声问道。

    而在身后的朱元璋听到这个名字,眼神不禁一定。

    头领表情痛苦地继续说道:“扩廓帖木儿很早就派我们……小部队潜入山东境地,听闻……听闻朱元璋北上一路捷报,扩廓帖木儿将军……要我们趁你们胜利松散之极,伺机……伺机埋伏刺杀你们主帅……”

    萧天听完后,回头向朱元璋衍射示意了一下。

    朱元璋定了定神,随即继续问道:“扩廓帖木儿我听说过,蒙元的忠良之臣,文武骨气皆俱,最近甚至敢和朝廷的乱党公然对抗……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扩廓帖木儿应该身处晋地或是河南洛阳。可是我军才刚刚拿下滕州,本帅孤身随从前来狩猎更是今日才定,你们是如何得到这个消息。而且还在这里秩序埋伏已久?”看样子,朱元璋也看出了这其中的不对。

    “是。是得到了情报……”头领继续哀嚎道。

    “谁的情报?”萧天急着质问道。

    “不知道……”头领一副痛苦的表情,却是毫不知情道。

    萧天一定神,用手点中对方腿部的痛穴。

    “啊——”头领又是发出一阵惨叫,被匕首刺伤的伤口血流加剧。

    “快说,是谁告诉你们的?”萧天继续厉声问道。

    “我们……真的不知道……”头领痛苦挣扎道,“我们只从属……扩廓帖木儿大人,至于得到你们的情报……我们也是在军营中,偶然听到关于……你们主帅今日狩猎的消息。所以……所以我们趁隙在这里埋伏好,就连……就连我们军营的人,也不知道……不知道我们这些埋伏的计划……”

    萧天听完后,闭眼想了想,觉得已经从敌军头领口中套不出什么话了。

    “再不说实情,休怪我等无情——”朱元璋却是咬牙不放,继续厉声质问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头领都快痛得哭出来了。

    萧天想了想,还是决定放手……“啊——”萧天将匕首从头领腿中拔出,对方再次痛叫一声,但显然已没那么痛苦。

    “滚回去吧……”萧天丢掉匕首&lt;="r"&gt;。冲对方驱赶道。

    头领见对方放自己走了,立马站起身,两手托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为什么放他走了,事情还没问完?”朱元璋似乎有些不情愿问道,而且萧天连向自己这个元帅请示都没有,就自作主张放敌人走了。

    “反正也问不出什么了……”萧天先是回答道,“该听到的都听到了,他也只不过是敌人的杀人工具,何必再费力徒添一条人命呢?”

    “好吧,萧将军说放人,那就……放人——”朱元璋故意拖长语气。换了一个表情,随即慢慢拍起手称赞道。“萧将军武功胆识过人,以一当百。有卿在我身边,我心甚安——这次滕州之战,萧将军战功赫赫;狩猎受伏,萧将军更是骁勇以敌,震慑敌军……等本帅回营,即刻封萧将军你为‘平威将军’,亲率士卒兵马,随本帅身边出征杀敌!”今日一见将才,朱元璋甚是激动,甚至忘记了刚才敌人对自己不利所言。

    不过萧天却是很冷静,放走了敌人,萧天转身返回,严肃说道:“封赏一事,回营再说……今日所遇所言,敌人埋伏不但准备充分,而且进退秩序不乱,可见他们的总领扩廓帖木儿,也是练兵将才之人;远在西地,却能帷幄山东战局,深析我等胜利松懈之际,偷袭刺杀元帅,可见其胆识过人……元帅,谅末将无礼之言,这个扩廓帖木儿甚是危险,将来很有可能成为元帅最大的敌人——”

    但朱元璋似乎并不太放在心上,他现在心里想的,皆是对萧天的良将之赞。

    朱元璋笑了笑,随即勒马准备回头道:“好了萧将军,天色已晚,我们也快归营吧——今日在外狩猎无以消息,恐怕常将军等人也是担心不已吧……”

    “是啊,佳儿多半也是这样……”萧天心中暗暗道。

    于是,没有再在原地多做停留,萧天重新骑上马,陪同朱元璋一起往大本营归去……

    归营的一路再没遇上什么变故,等到回到军营,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朱元璋回营的第一时间,不是去向亲信将领常遇春汇报情况,而是陪同萧天一起回到先锋军亲信阵营处……

    朱元璋欣赏萧天,不但称其“世事英雄”,而且还封其为“平威将军”,可谓是敬重有加。回来的这一路,朱元璋就没有停止赞言,一直回到了萧天营中,依旧是结伴相言。当然这一路,萧天一直是受宠若惊,对于元帅的敬重。萧天心中不知滋味是好是坏……

    “阿天——”得到萧天和朱元璋平安归来的消息,苏佳第一时间担心地跑出去迎接,本是想要关心。但看着朱元璋也在身旁,不好多说亲近之言。于是放心后,表情也缓缓收敛。

    “佳儿,让你多担心了……”萧天也是安慰了苏佳一句,不过该说的情况还是要说,于是萧天继续道,“不过说真的,今天还真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随即,萧天将今天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告诉了苏佳等人……

    “什么。你们遭到蒙元敌军的埋伏了?”苏佳眼神大为失色,担心问道,“你和元帅出营可是没带兵器的,你们今天没有……出什么事吧?”

    “能出什么事?”萧天先是笑言了一句,随即“提醒”一句道,“元帅陪我归来,你怎么第一时间不关心元帅的情况,只关心我恐怕……不太妥吧……”萧天是担心自己和苏佳在朱元璋面前过于“亲近”,让朱元璋又非分之想&lt;="l"&gt;。

    谁知,朱元璋倒是一脸平和。自己敬重萧天,又知道萧天与苏佳的关系,于是笑着说道:“没事儿。萧将军是大英雄——如果今天没有他,恐怕本帅真的凶多吉少……萧将军所立大功,先关心他是正常的……”

    朱元璋这么说了,苏佳也就放下了心结。萧天怕是苏佳过于担心了,继续安慰道:“不用担心了,我们这不是回来得好好的吗?再说了佳儿,我的身手你还不放心?只不过几个宵小鼠辈罢了,根本不在话下……”

    苏佳不像萧天那么轻松,转头无意间发现萧天手中上的红斑——那是萧天抓住毒箭后留下的伤痕。

    “你的手受伤了……”苏佳还是不忍地抚着萧天的手心。柔情问道。

    “呵,小伤。没事……”苏佳贴心关心自己,萧天很感动。但在朱元璋面前,自己不方便多表露,于是简单地笑应一句。

    为了不在朱元璋面前表现过于尴尬,苏佳一边帮萧天处理手上的伤斑,一边论起今天的事情道:“不过话说回来,元帅,既然那些人是扩廓帖木儿的手下,却是这么快得到你和阿天孤身出营狩猎之事,很明显是得到了最近的情报……可元帅还没来韩政将军营中多久,就知道了元帅要出营狩猎的事,说明敌人这个情报……”

    “佳儿你是说……”萧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瞪大眼睛问道。

    “说明情报来自我们内部……”朱元璋听着苏佳条理清晰的分析,专注接话道,“也就是说,韩将军营中有内奸!”

    “可靠吗?”萧天还是有些不放心道。

    “除了这种情况,没有别的可能……”苏佳继续道,“你和元帅是一早出去的,所以敌军细作就是趁这个时候出去的,嗯……”说到这里,苏佳自己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不禁一变。

    “怎么了吗,佳儿?”萧天看苏佳表情不对,继续问道。

    苏佳没有回答,朱元璋倒是应声道:“军中居然有敌军细作,简直不可饶恕——等抓住了,本帅一定不会轻饶!”

    苏佳两眼凝视着萧天伤斑的手心,心思却是并不在这上面……“不会错的,就是那个家伙,今天早上和傍晚看到的……”苏佳心中暗暗道,“今天一早出去是在练兵,正好是阿天和朱元璋出去的一刻;傍晚归来,应该是得到了刺杀失败的情报……就是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今天晚上还会把情报送回敌军营中,如果这样的话……”

    想罢,苏佳像是决定了什么,拾起随身携带的鬼刀,准备出营办事。

    “佳儿,这么晚出去干嘛?”苏佳半天一言不发,现在又要大晚上出门,萧天觉得奇怪,于是不禁问道。

    苏佳背着身子,淡定说道:“没什么——既然军中有敌军细作,那就更应加强戒备!我这就带领兄弟在营中巡逻,确保今晚无事……”

    说完,苏佳便径直离开了帐门。

    “佳儿……”看着苏佳坚定的背影,萧天心中喃喃道,眼神一边,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r"&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