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六十四章 英雄相惜 下
    &lt;=""&gt;    “驾——”“驾——”萧天与朱元璋二人,骑马并驰在远离军营的林间山道上……

    进入幽深密林之处,二人放慢了骑速。这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道,两侧皆是茂密荫蔽的树林。不过正中道虽然狭窄,却是印记清晰的一条土路,只有路旁才有延伸开来的绿色植被——看来这里的山道早就被人行走过,而且年代很久远了。山道的两侧时不时会有用来遮蔽或是布置陷阱的土垒,不是放在行军打仗,大多应该是猎人为了抓捕猎物,埋伏或是部下陷阱的地方。实则没错,林中会有猎物出现不假,这里狩猎自然是再适合不过的地方了……

    朱元璋一脸豁然的神情,似乎忘记了自己一军之主的身份,没了在军营里时的严肃,取而代之的则是豪爽汉子的豁达;相反,萧天一路则是疑惑和担忧不断,他疑惑是因为不解为何朱元璋会突发奇想,只身邀请自己一人来此狩猎,担忧是因为现在时局还很动荡,朱元璋作为主帅只让自己一人陪同出来,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怎么了,萧将军,一路愁眉苦脸,是有什么心事吗?”朱元璋最先放慢了马蹄,看着萧天一路的沉寂表情,侧身问道。

    萧天顿了顿,应声道:“元帅,我只是担心……佳儿之前说的没错,现在形势安定不稳,滕州方面的残兵部将大多弃城而逃,万一为了‘复仇’,得知元帅你孤身出行,伺机埋伏的话……”

    “你怎么也担心起这件事来,我说过了,这件事情不许再追究……”朱元璋毫不犹豫道。“那些贼人若是真有这个胆,就不会弃城而逃,我朱元璋还不信他们真有这个胆识……再说了。有萧将军在我身旁,一人而敌万军。我怕什么?”

    “可是元帅……”萧天还是不放心道。

    “好了,出门在外,你也不用太拘谨……在军营,我是主帅,但是在外面,我就是与萧将军仗义结伴的兄弟,无需这么拘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看来朱元璋生性豪爽。喜好广交天下义士的他,除了军事,无论在什么场合都是大开大合。

    萧天也是看出了朱元璋的气魄,心想不再追问危险的事,转而轻轻一笑。

    朱元璋心感疑惑和好奇,不禁问道:“萧将军为何而笑?”

    萧天毫不避讳,直言道:“我一直以为,元帅用兵纪律严明,一定是个日常严肃、不爱说笑的人……可没想到,今日亲自相与一行&lt;="r"&gt;。元帅也如同江湖中的仗义兄弟一般,豪爽至极、令人赞叹。更何况,今日狩猎。元帅竟会放下身份,冒着危险只身前来,可见元帅胆识过人——”

    听了萧天的赞美,朱元璋恍而一笑:“哈,难道说只身前来打猎,就算是胆识过人?”

    “可不是?”萧天继续笑道,和朱元璋的对话也完全放开了,“东坡有言,‘亲射虎。看孙郎’,可想仲谋当年单人擒虎。终将江东大业之决心,如今元帅未尝不相提而论?”

    见萧天把自己比做成当年的英雄孙仲谋。朱元璋继续笑道:“萧将军如此夸赞朱某,朱某愧不敢当……不过不是朱某狂妄,仲谋当年所求,不过保全江东百姓;而朱某要做的,是平定天下之霸业!”

    萧天听了,神情不禁一定,随即应道:“所以末将才说,元帅胆识过人,敢于冒险只身而行,此必有成就天下伟业之雄心!”

    “英雄之间,彼此彼此吧……”朱元璋语气稍稍一变,转而对萧天道。

    萧天听出来了,轻声回问道:“元帅说的可是末将?”

    “如今此地只有你我二人,彼此不是你我,还能是谁?”朱元璋明知故问道。

    “末将何德何能,能受元帅英雄之愧赞……”萧天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表情依旧淡定道,“如果只是用计拿下了一座滕州,那太微不足道了……不说元帅你灭陈友谅、平张士诚等军阀壮举,就末将同行弟兄,唐战、赵子川之辈,末将根本触之不及……此等微乎功绩,元帅又为何赏言吾之英雄乎?”

    “现在没有功绩,不代表以后没有……”朱元璋继而道,“之所以没有,是因为萧将军你为人低调,不像他们等人立功高扬……你有将帅之才、英雄之气,总有一天会成就大番事业,从武林中受人尊敬的‘苍龙大侠’,变成天下人为之敬仰的旷世英雄!”

    萧天听了,似乎并不太高兴,想到朱元璋对自己“苍龙大侠”的了解,萧天不知何来莫名的担忧……于是,萧天依旧淡定神情,转而问道:“倒是原谅末将请问元帅,元帅为何知晓末将所在江湖之事?”

    “苍龙大侠重出江湖,此事轰动天下中原,我纵横南北半生,近日怎会不有耳闻?”朱元璋笑着道,“你可别忘了,我朱元璋也是出生江湖明教,靠着无数磨难的经历,成就霸业之雄心,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江湖三老前辈的苍龙大侠我怎不知?‘为人者,不做盗奸之事,不动伤天害理之思,仅守庶民之道,民也,非侠也;惩恶扬善,攘除奸凶,然未置天下于心,侠也,非英雄也;唯不行恶,除暴行,且心怀天下,以黎民苍生之泰然为己任,此英雄也’,此为苍龙大侠至理名言,我这个出生的江湖之辈当然也是铭记于心……如今萧将军继承前辈苍龙之遗志,成为后世之‘苍龙’,成英雄此当之为无愧!”

    然而,萧天却并不怎么开心,依旧是淡定应声道:“末将会成为后世‘苍龙’,只因世间机缘,很多事情也并非末将所愿……”

    “你错了,你能成为‘苍龙大侠’,不是机缘,而是你命中注定!”朱元璋突然郑重其事道,“命中注定,一半是上天。一半是自己……上天给了你机遇,这是上天所赐;你经历世间的磨难,历经蹉跎。这是你的把握——能成为英雄,靠的不是上天的厚赠。也不是世人的吹捧,都是自己的抉择和磨砺!就像我,世人都称道我朱元璋为英雄,因为我能看时局、认时事,有成就大业之心——若非如此,有谁会想到我这个曾经穷困到连饭都吃不起,在寺院里挑水的小僧人,如今却能成就此等丰功伟绩&lt;="l"&gt;。拯救天下苍生?”

    萧天顿了顿,表情依旧没有太多变化,应和着说道:“所以末将才说,元帅才是天下真正的英雄,而末将只不过是一个平民之辈罢了……”

    “看来你还没懂我的意思……”朱元璋有些失望,但依旧不放弃,继续对萧天“教化”道,“萧将军能成为苍龙大侠,说明你命里和我一样,有心寄天下苍生的壮志雄心。你骨子里就是有要成为英雄的豪气!”

    “我骨子里是有想要成为英雄的决心,可我却没有和元帅你一样的壮志雄心……”萧天像当其道是寻常,摇头轻笑道。“我出生平凡,父母皆是农民之辈,小时又为平庸之人……我承认,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有靠自己的努力和经历世事的蹉跎,但我能改变更多的,是因为佳儿还有其他兄弟朋友的支持——如果没有他们,不会有我的今天……所以我虽然励志成为英雄,可我并不想成就大事。只是想回归平凡,做一个普通人。这点就和元帅大相径庭不是吗……”

    “不,你是英雄。不是普通人!”朱元璋依旧“不屈不挠”,继续朝萧天义正言辞道,“英雄,必然要成就大事业——你有决心,有行动,而且成功了,所以你骨子里必有雄心,你注定是要成为英雄的人!英雄不同凡人,一个英雄他也永远做不回凡人!”

    朱元璋的这句话不知为何,在萧天听来,有一种莫名的隐涩,像是徘徊不定的矛盾,恍惚在萧天心中纠缠,像是真理又若悖论……

    “能被元帅这么夸赞,末将实在是受之有愧……”终于,沉默静思一会儿,萧天还是轻声应道,“只不过经历了这么多,我发现励志成为英雄,却是牺牲了太多太多……如果是自己还好,可牺牲的,却是那么多自己身边的朋友……如果成为英雄需要牺牲太多作为代价,那我宁愿不做这个英雄……”

    “可你已经注定成为英雄了,这是命!它改变不了,牺牲也就不可避免——”朱元璋继续大义凛然道,“我和你一样,成为英雄,我也牺牲了太多……战争就是最好的例子,是战争,就必须要牺牲——同样的,是英雄,就必然会有牺牲,会杀人,会踩着别人的鲜血成就大业!”

    “可我不想杀人……”萧天少许闭了闭眼,朱元璋越是这么说,萧天心中就越有莫名的痛苦,“我原来励志成为英雄,是因为我不懂,只以为英雄可以拯救天下……可后来才发现,在成为英雄前,却是要杀无数的人,这让我非常痛苦,我也不知道当别人称赞我为英雄时,我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可你已经是‘苍龙大侠’了不是吗?”朱元璋想了想,反声问道,“如果你没有杀人,怎么会成为英雄?”

    “我是杀过人,可这并不是我所愿……”萧天回应道。

    “你骨子里想成为英雄,心中却是不想杀人,那你如何成得……”朱元璋继续道,“我年轻时就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我现在打仗,每天都在杀人……就算心中有愧,可为了拯救天下,必须要杀人,这也是成为英雄必须忍受的煎熬,而我就做到了——”

    “我就做不到,我就忍受不了,所以我徘徊自己是否应该成为英雄……”萧天还在痛苦中犹豫不决。

    “可你还是做了不是吗?那你究竟杀了多少人,才成就了你现在‘苍龙大侠’的地位?”朱元璋又问道。

    “我很少杀人,也不会主动想去杀人……”萧天似乎埋没在痛苦的回忆中,随即缓缓道,“我第一次杀人,是迫于无奈,而且还是自己的同门师兄……”

    “迫于无奈?那个同门师兄是谁,你为何如此直言……”朱元璋继续问道&lt;="l"&gt;。

    “他叫萧武忠,理论上是我的师兄,可因为背叛师门,投靠了蒙元朝廷……”萧天继续道,“为了师门不受牵连,我这个被逐出家的弟子,亲手杀了他,才保住了师门的安危……”

    “那就不是迫于无奈,而是你正义的骨气!”朱元璋听完,斩钉截铁道,“你为了大义,杀死了背叛师门的弟子,这是理所应当!一切事迹都证明,你是英雄,这没有错,你命中注定会成就这些!”

    “可我就是不想成就这些……”萧天继续道,“英雄也好,大义也罢,如果是靠杀人成就的自己,那这样的英雄之名,我宁愿不要——所以我入军以后,从来不打自己‘苍龙大侠’的名号;行军打仗,尽量以上兵伐谋为策,减少伤亡……若是无务,我宁愿呆在后营治疗伤员,用佳儿的话说,不管我是不是英雄,我更宁愿的不是杀人,而是救人——”不知为何,刚才还一直低沉的萧天,最后一句语气却是出人意料的坚定。

    朱元璋听完后,似乎是心中多了什么想法,久久在一旁没有发话……

    “元帅……”萧天看着朱元璋刚才大义凛然长篇大论,如今却是静默不言,还担心是不是自己的语气“得罪”了他,于是放低声音问道。

    朱元璋依旧静默不语……“哈哈哈哈——”突然,朱元璋无征兆地哈哈大笑起来,还把在一旁愣神的萧天给吓了一跳。

    “元帅,为何……畅言大笑?”萧天不解地问道。

    朱元璋恢复身材,用期望的眼神望向前方,笑着说道:“萧将军果然是英雄,你我二人英雄相惜,却是道出了不同的英雄之道!”

    “不同的……英雄之道?”萧天还是半天不能理解。

    朱元璋继续道:“呈如之前所说,吾言‘成就英雄,必须忍受牺牲’,尔言‘英雄者,不以鲜血成就’……你我所言尽是道理,今日萧将军一言,着实让朱某对英雄有了新的见解——既是英雄相惜,我们就是不同的英雄!从今日起,拯救天下苍生,我朱元璋就做‘杀人的英雄’,而萧将军你就做‘救人的英雄’!你我二人缺一不可,只有二者皆进,天下才可平定,哈哈哈哈——”

    “杀人的英雄……救人的英雄……”萧天嘴里不停嘀咕着,对于朱元璋突如其来的总结,萧天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说实话,和我一起打天下的人,诸如徐达、常遇春,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英雄之辈,却都是战场杀敌、受人鲜血的英雄……”朱元璋继续道,“可萧将军你不一样,你虽然也杀人,但其不是你的本意。你是救人的英雄,而且处事低调清高,世间罕有……若朱某真能在不久将来,将蒙元暴政驱逐中原,平定天下、成就伟业,这世上的英雄就只有两人——一个是我朱元璋,‘杀人的英雄’;一个就是你萧天,‘救人的英雄’!”

    此话如同天下豪情之壮言,又如天地裂变之惊雷,似乎预示着天下格局的定变……

    朱元璋说得豪情壮志,不得不说通过今天的对话,他认定在他心里除了自己,萧天就是这世上唯一的英雄,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另一种境界的英雄!

    可是萧天似乎并不完全这么认为,虽然赞同朱元璋的话,但是从今天朱元璋的言行所见,萧天心中忽起一股对未来莫名的担忧……(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l"&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