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六十三章 英雄相惜 中
    萧天在营中会见朱元璋,随行而来的苏佳只能在帐外静静等候。然而等候了好久,里面却没什么动静……

    “阿天怎么去了这么久,难道朱元璋真有要是相提……”苏佳不禁瞟了一眼帐门的方向,可萧天迟迟没有出来,苏佳心中不禁闪现无数的想法。

    “诶,将军您怎么在这儿?”苏佳全然注意着帐门的方向,忽而身旁一个士兵竟朝自己打起招呼。

    苏佳回过神,转头一看,虽然不认识这人,却知道他是先锋营的士兵,自己的亲信部下,所以对自己十分亲切。

    “我在这里等萧将军……”苏佳倒是一点不避讳,切实回答道。

    “对了,听说萧将军打了胜仗,元帅亲自前来要封他为将军呢——”士兵笑着回答道,看来他很清楚朱元璋来此的事情,“小的一直都是跟随萧将军和苏将军你,如果这次萧将军真能获此封赏,那可真是添光了——”

    “真的?”苏佳倒是有些半信半疑,不过对于萧天是否提拔的事,苏佳的心中喜忧参半……

    “啊,不好……将军,我得先走了……”突然,小兵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表情极度一变,直接结束了与苏佳的谈话,也不继续多言,蹑手蹑脚地离开了这里。

    “诶……”苏佳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想要叫住询问情况,突然一阵冰冷和恐惧感朝自己周身袭来。

    苏佳的表情也随之一变,不知道为什么,苏佳全身像是有预料般的战战兢兢,克制不住心中的压抑。这种感觉很熟悉,而且渐行渐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不知为何感受到一种控制不住的强烈的压迫……

    “苏将军原来也在这里啊……”终于,一个严肃冰冷的声音从自己正前方传来。

    苏佳回过头正面相视,眼神忽而一愣——常遇春带着手下侍卫,竟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常遇春是随同朱元璋来的。朱元璋自帐中与萧天、韩政商事,自己当然是带着部队在营外巡视……苏佳本就隶属常遇春先锋营帐下之职,其为女将常遇春当然记得。

    然而每每见到常遇春,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和恐惧就会涌上心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然而却是离自己最近、压迫感最深的一次……苏佳对这种感觉感到十分的疑惑,疑惑中带着害怕,看着常遇春严肃的面孔,苏佳就会在朦胧回忆中。隐隐约约想起某个地方,想起某个人,那个带个自己伤痛的地方和人……可是记忆太朦胧了,再熟悉的感觉,苏佳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个地方,哪个人,自己见过常遇春这张脸……

    发愣了好一会儿,苏佳还是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毕竟上司问自己情况,自己不能不如实回答。苏佳平静了一会儿。随即道:“常将军……末将是随萧将军一同前来韩将军营处,听闻元帅前来,点名要见萧将军,作为陪同,末将便一同跟来……”这是苏佳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和常遇春对话,苏佳显得十分的紧张。

    常遇春也感觉到了苏佳表情的不对,但他没有太在意,而是就事论事点头道:“嗯,我也听说了。萧天将军的战功——滕州一战以少胜多、计取敌城,萧将军之将才,惭愧本将军昔日未曾发现……”

    苏佳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应和地点了点头。不知为什么。苏佳害怕得感觉愈加强烈,甚至不敢正眼去望常遇春,身体也时不时不自觉地轻微发抖。

    常遇春也是注意到了苏佳不自然的情态,当他第一眼看见苏佳,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传来,只是这种感觉微乎其微。常遇春眼神稍稍一皱……“苏将军你……为何如此紧张?”常遇春像是有意为之。故意轻言问道。

    这句话如同正中点心,苏佳全身不禁一颤,就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被人一语道破……可苏佳并没有做错事,她只是被心中莫名的压抑和恐惧所抑制……苏佳强忍着镇定,随即转念回答道:“没……没什么,只是……滕州之战,虽然我军以少胜多,可末将亲临此计,受了点伤,所以……所以身体仍有不适……”苏佳“临危”之中,总算找了个逃脱压抑之境的理由。

    常遇春没多说什么,只是多望了苏佳一眼……“如果身体未愈,那苏将军还是回营好好休息吧……”常遇春转过身,带领手下准备离开,临走前又添一言,“萧将军有将才,本将军自会好好珍惜……放心,分军调令只为速取山东之事,尔等先锋将士皆为将才,事成之后,本将军会重新将你们收归先锋营部,你们依旧可以带领自己的军队……告辞了——”

    常遇春保证了先锋军事成归返之事,于是便带领手下随从离开了。

    不过苏佳并没有在意常遇春的“保证”,她的心中始终平静不下,那种熟悉却又陌生,模糊却又强烈,渴望却又痛苦的回忆,不断缠绕着自己……“在哪里,在哪里,究竟在哪里……”苏佳心中不断地呼喊,“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感觉会这么熟悉……常遇春,太熟悉了,我一定在什么地方曾经见过这张脸,可就是想不起来了……为什么我想不起来,这种害怕和痛苦的感觉却是如此强烈,究竟在哪儿……究竟在哪儿……”

    心中的不断叨咕,努力回想着破碎的记忆,苏佳脑海中灵光一闪,眼前瞬现桃花随风飘落的回忆画面……可是只是一瞬,画面随即消失。画面出现之时,痛苦之感最为强烈,但画面稍纵即逝,苏佳却是再也想不起来……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不仅仅是苏佳对常遇春感到疑惑和害怕,常遇春自己见到了苏佳,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也涌上了心头。

    “那个苏姑娘,我没有见过,可是从她身上,我似乎见到一种熟悉的感觉……”常遇春离开后,心中暗暗道,“为什么会这么熟悉,我没见过她。却又……难道说,她曾经是——应该不会吧……”

    如同疑云一般,苏佳和常遇春之间,似乎有一道把握关键却是无人知晓的秘密……

    “萧将军。我们这就出发——”苏佳还在帐外一个人不定思考,帐门这边却是传来了声音——朱元璋邀请萧天与其一同外出,萧天也答应了。

    苏佳侧头一望,只见朱元璋如同兄弟般拍着萧天的肩膀,二人并行走出了营帐。只不过萧天似乎有些受宠若惊。被朱元璋如此敬重并以兄弟相待,萧天很是不自然。

    见此情景,苏佳暂时忘记了刚才的压抑,转而用惊异的目光望着萧天和朱元璋。

    “佳儿?噢,不……苏将军……”萧天一眼就看见了苏佳,刚想要打招呼,却发现称呼不对,立马改口道。

    朱元璋自然是注意到了,听见萧天的不自在,立马回口道:“没关系。萧将军若是和苏将军有交情,随便称呼,不用如此严谨,毕竟你们也是平级……”

    萧天听了,立马回应道:“可军中事事须得依军纪办事,无论称呼还是处事……”

    朱元璋听了,笑着摇了摇头:“军中需要军纪,但军中更需要情——兄弟也好,亲人也好,人之常情不会改变……我朱元璋虽然号令军纪严明。但我不希望把军队打造成冰冷无情的监狱——军队也需要情,只有人情在,将士才会殊同一心,才能百战不殆、奋勇杀敌!因此。萧将军该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朱元璋说得言之有理,不但萧天听了句句在道,就连苏佳在一旁望见,也略感惊异——朱元璋对萧天说话的口气,就像是把萧天当作自己的生死兄弟。

    “元帅言之有理……”萧天还是有礼回应道。

    “末将见过元帅……”苏佳也不能失了礼。见到朱元璋还是常时请应道。

    “苏将军……苏姑娘是吗……”朱元璋也不经意望了一眼苏佳,眼见其佳人正貌下,不失一股巾帼之风,让人不禁景仰,随后转头对萧天道,“苏姑娘陪你一同前来,萧将军如此称呼亲切,不知她是你何人啊……”

    “她……”朱元璋作为主帅,竟会问出这等问题,萧天脸红地不知该如何回答。

    就连苏佳也是一样,尴尬地红着脸,低头不敢继续多言。

    “哈哈哈哈——别紧张,朱某只是随便问问……”朱元璋此时在萧天面前,完全放下了作为元帅的架子,真如同结拜兄弟一般,拍着萧天的肩膀问道——这让萧天长时间很是不适应。

    苏佳静默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问道:“阿天,你这是要和元帅去哪儿?”因为朱元璋的同意,所以苏佳在称呼和话语上也就不再那么避讳。

    萧天没开口,朱元璋倒是以朋友语气相言道:“苏姑娘,我和萧将军要去林中狩猎,顺便谈谈将帅英雄之事——”

    “狩猎?”苏佳听了,有些紧张道,“元帅,现在战事频繁,虽然滕州打了胜仗,可敌军的残部并未完全消灭……现在出营狩猎太危险了,要是遇上蒙元敌军的话……”苏佳的担心不无道理,战事刚完,这附近一带还未完全安定,不排除敌军的残余部队会采取“报复行动”。

    萧天依旧没有说话,朱元璋走近营旁的战马,笑言道:“无事无事,敌军若是真有这个胆,我倒也想见识见识,更别说现在他们吃了败仗,军心溃散……放心啦,我和萧将军不会走太远,就在离这不远的山头狩猎就行……而且就算真有小贼作乱,有萧将军在本帅身旁,又有谁等是萧将军的对手?萧将军你说呢——”朱元璋转头朝萧天问道。

    萧天半天没有作声,似乎心中打定着什么……忽而,萧天眼神坚定,径直朝自己的战马处走去,一手伏着马鞍,回声应道:“放心吧佳儿,我陪着元帅,不会有事的!”

    “好——萧将军果真是英雄,能如此坚定不移,本帅相信你!就让你陪同本帅前去——”朱元璋豪气一句,随即起身跨上了战马。

    “诶,等等……”苏佳还是不放心,继续加问道,“难道元帅只让阿天一个人陪同?”

    “那是当然!”朱元璋也好不避讳道,“狩猎讲究的是胆识,英雄相惜不只身陪同,那算什么?”

    苏佳听完,立刻紧张道:“不行,元帅,这太危险了!如果要去,还是多派些随从吧,现在是战事的关键时刻,可不能出了差错——”

    “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你会担心本帅此举安危?”朱元璋听着不高兴了,随即严肃道,“听好了,这是军令——现在本帅命令只让萧将军一人随同,若有人前来护卫,一律按军法处置!”

    此话即出,苏佳自然是不敢说什么话了,但是她心中的担心更是多上一层。

    萧天知道苏佳的担心,回头冲苏佳投去一个眼神暗示,示意自己有能力保护元帅。苏佳明白了萧天的意思,出于对萧天的信任,苏佳还是默许答应了……

    “我们走吧,元帅……”萧天骑上了马,向朱元璋请问道。

    朱元璋会心一笑,看来是准备出发了。

    “驾——”“驾——”勒令声起,二人背弓骑马离开了军营……

    “但愿阿天他们,真的不会有事……”苏佳心中暗自祈愿,可心中的担忧始终不减,“可是我军虽然计取滕州,但所擒敌军不多,大部分的敌军都是弃城而逃……如果敌军有报复心理,派细作潜入我军,知道了朱元璋来韩政军营的消息,说不定……”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苏佳心头……

    “苏将军,我们来练兵了——”正在苏佳担忧犹豫间,一旁突然传来将士的问候。

    苏佳转头一看,这些人是先锋营中的亲信士卒,看样子是到了练兵的时辰。

    “你们……是现在练兵吗?”苏佳不禁问道。

    “是啊,将军……”士兵笑着答道,“跟随韩将军……噢不……跟随您和萧将军拿下了滕州,我军更是士气大振、齐同一心,无论出征还是练兵,我们先锋军的兄弟都和韩政将军的部队作息归一……”

    “那到时候是由谁统领练兵?”苏佳又问道,因为练兵这一块儿,自己和萧天并不管制。

    “是由韩政将军的部下!”士兵应声答道。

    “军中所有的士兵都操练吗?”苏佳接着问道。

    “是的,除了营中的伤员……”士兵继续道,“所以说苏将军,您还是回后营,赶紧照顾一下受伤的兄弟吧,只有伤好了,才能继续并肩作战——”士兵倒是说得一语正气。

    “好的,我知道了……”然而苏佳似乎是在担心别的,匆匆应声一句后,离开了校练场……

    “都在练兵是吗……”苏佳心中嘀咕着,然而不经意的回头一望,却是发现了不对劲的一幕——

    校练场军队各部正在集合,一时间人头攒动、阵型紊乱,营中四面八方士兵正统统赶往练场……苏佳察觉敏锐,不经意间发现了军营门口处,趁着人多混乱,一个不起眼的士兵竟反方向地跑出了营地。因为集合时间人群混杂,脚步有乱,因此没人注意到这个士兵的动向……

    可是苏佳注意到了……“这家伙怎么往外跑?”苏佳心中暗暗嘀咕道,“阿天和朱元璋才离开没多久……有点不对劲,看来我得时刻提防着点……”

    苏佳眼神一凝,一种警觉的想法提上心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