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六十二章 英雄相惜 上
    &lt;=""&gt;    滕州之战胜利,萧天将兵权交还给韩政将军后,就一直待在后营,恢复小兵身份,做着自己应有的本职工作。不过地位虽低,但他人对自己的眼光却是敬重了许多,韩政将军本人和原本先锋营下的亲信部下就不必说了,就连之前一直轻视、“诋毁”自己的那些韩政亲信将领也是一样,不再是刻薄的眼神,取而代之是敬佩和尊敬的目光。

    当然萧天本人是不太在意这些了,无论自己是“苍龙大侠”,还是军中的校尉,地位高低对自己而言无关紧要,他只是不希望天天打仗死人。这不,靠智谋取得的滕州城,损失士卒很少不说,还成功避免了战事的延续,萧天已经心满意足了……如今交出了兵权,对萧天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比起每天顾虑人之生死的全军将领,萧天宁愿做个安安稳稳的小卒,不再为杀戮之事而忧心……

    这不,此时此刻的萧天,还在伤营帮忙处理着负伤的士兵。也许是被苏佳“感染”的缘故,比起杀人,自己更宁愿去救人……

    “这样就可以了吧……”萧天今天倒不一样,没有像往常那样帮忙处理伤员,而是亲自在为苏佳包扎手腕——滕州夜袭一战,虽然苏佳计划成功,但似乎还是受了点伤,左手的手腕有些肿痛,一连好几天了……

    “我没事的,阿天……”看着萧天每日最先关心自己,苏佳脸红地应了一句,怕是萧天过于担心,于是安慰说道,“手腕只是一点小伤,用不着这么费心……”

    “可别这么说……”萧天依旧是抚着苏佳“受伤”的左手腕。关心道,“佳儿你的左手腕一直是你的伤处……自从在中原剑会与白燮一战,被他看出你左手的弱点。加上那一次佳儿你的左手伤情严重,从那以后。你左手的伤情就经常复发……我看趁着这会儿没了战事,佳儿你还是好好休养休养,少做危险的任务……”

    “我真的没事了,不过还是谢谢你……”苏佳脸颊绯红,用柔情的目光望着萧天,随即轻声抿道,“不过说实话阿天,你真的变了……”

    “嗯?”萧天不知道苏佳所言何意。疑声问道。

    苏佳脸上颤着粉红,继续微笑道:“我说阿天你变了……记得最初认识你,你一直都是个单纯的傻瓜,你自己还经常悲观,作为萧家山庄武功最差的你……不过现在,你却成了人人称道的‘苍龙大侠’,如今甚至能作为一军之主,统兵征战、收得军心、文武兼行,陪你一路走了这么多,真没想到你变化会这么大……”

    萧天听到苏佳真心实意地夸赞自己。脸红的同时,自己也不禁感叹起来,感叹自己匆匆岁月而过。好像自己真的变了许多——作为萧家武功最差的弟子,萧天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这个“废物”,能有一天成为众人瞩目的英雄,而他现在真的就做到了……

    “喂,你也太过分了吧……”正在萧苏二人倾诉间,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暧昧”。

    萧天和苏佳同时收回了表情,避免了一时的尴尬。

    来的人竟是胡夷狄,看着萧天和苏佳两个人亲热有加。自己倒是不好气冲萧天道:“这都两天了,你总陪在苏姑娘身边。事情都不管了,先锋营底下的活全让我去干。想把我累死啊……我好歹也是堂堂的‘关外第一高手’,来中原的目的是遍会中原豪杰之士;觉得跟着苍龙兄弟你能有见识,谁知道偏偏遇上了战乱,陪你像家破流浪一样,这像什么话……”

    萧天听了,转过头反笑道:“是吗?让你管些事情,不就是让你有所作为吗……你可是亲口和我说过的,自己立誓终有一天在军中立个大功给我看看……”

    “是呀,可惜了我胡夷狄一身的武功,冠绝西域,如今却混得连个军中校尉都不如……”胡夷狄不禁牢骚一句道,“那晚本来是可以立功,谁知道苏姑娘那么狠,我还没赶过去帮忙,就让她一个人把功劳都抢尽了……”胡夷狄倒是有些“责备”其苏佳来&lt;="l"&gt;。

    苏佳也知道胡夷狄的“脾气”,于是尴尬地回笑了一句道,“这也没办法,那晚事态紧急吗……不过我相信胡大哥你武功过人,终有一天能有用武之地……”苏佳最后不忘安慰一句道。

    “但愿如此吧……”胡夷狄还是无奈地回应了一句。

    萧天想了想,继续道:“随军这么久,也知道从军的艰辛,好不容易能休养一阵,我们得好好珍惜;自从我和佳儿神峰崖生死一别,我们各自吃了不少的苦,想到今后要多把握在一起的日子,所以更多时候我会陪着佳儿……”萧天倒是毫不隐晦地说出关心苏佳的话。

    “阿天……”苏佳也是少有地害羞红了红脸。

    “算了算了……”胡夷狄倒是不在意这些男女情感,他摆了摆手,随即回归正题道,“说正经的,我这次过来,是来告诉你们有关前方战事的消息……”

    “什么,前方战事有消息了是吗?”萧天听了,表情立刻一变,毕竟除了自己,先锋军被分配的将士还有他人,除了自己的营地,萧天也时刻关心着赵子川、秦羽等人的消息,心切的自己不禁问道,“这次的战事是什么,先锋军底下是谁在出战,战果如何……”萧天一口气问了一大堆。

    “战事当然是捷报,不然我不会这么一脸轻松……”既是捷报,胡夷狄自然是不慌不忙道,“徐达将军率主力攻克了益都,作为山东宣慰使的蒙元首将普颜不花自刎殉职……随同徐将军出征的是赵子川将军,攻克益都他功不可没,而且普颜不花一死,蒙元在山东的军事力量几乎瓦解……”

    “子川兄弟果然不负众望,不管在哪儿,有他在。没有打不赢的仗——”萧天听到了赵子川的捷报,不禁兴奋道。

    然而,苏佳却是更在意别的事情。不经意道:“不过我听说宣慰使普颜不花,是蒙元朝廷鲜有的尽忠之臣。他既然是自刎殉职,我想生前朱元璋一定派人招安过他……他宁死不屈、为国尽忠,自行了断也算是英雄之辈……”

    听了苏佳的话,萧天也不禁感叹道:“是啊,战争无论正义与否,都是罪恶的,无论英雄还是平民,死的人实在太多了……就算是为了拯救天下、驱逐蒙元暴政。战乱久而久之,何时才是尽头……”

    胡夷狄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萧苏二人身边……

    “喂,你们还在这里干嘛?元帅来了——”正在后营无所事事,嬉皮突然急忙从营外跑来,似乎有急事相告。

    “什么事情这么急,跳得跟个猴子似的……”每次看见“嘻哈三兄弟”,苏佳就变成那种“气不打一处来”的表情,不好气地问道。

    “是……是元帅来了,他来到韩将军的营帐了……”嬉皮说着。气还有些喘,看样子是迫不及待跑过来的。

    “朱元璋?”苏佳心中不禁暗暗道。

    “所以呢……”萧天又问道,“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嬉皮喘了口气&lt;="r"&gt;。继续道:“元帅他……听说大哥你妙计夺取滕州的事情,特意点名道姓要见你——”

    “见我?”萧天有些诧异地指着自己道,“不至于吧……我是拿下了滕州不错,可为了低调行事,我都把战功尽数分给韩政将军的部下了,我半分未要,现在还在这儿做后营的杂役……元帅要见我,你不会搞错了吧?”

    “那还有假?”嬉皮继续道,“元帅还亲口说。要见的是——‘苍龙大侠’萧天萧将军!”

    “嗯……”听到刻意强调的“苍龙大侠”四个字,萧天眼神忽而一皱。心中油然一种说不出的困惑甚至不安。

    苏佳也是一样,看着萧天突然忧心忡忡的样子。于是在一旁劝说道:“总之先去看看吧,元帅的命令无故违抗可不好,我陪你一起去……”

    萧天凝思着点了点头,暂时答应道:“好吧,虽然不知道用意何在……真是的,要是菁妹在这里,她说不上能猜出个一二……”

    于是,萧天和苏佳同时起身,准备走出帐门,前往主将韩政的营帐。

    “那我呢?”胡夷狄转而问到自己的情况。

    萧天随意说道:“你啊……你帮我和佳儿看着这里的伤营,不行就叫嬉皮还有哈哈他们过来帮忙,我和佳儿不在,这里总得有人看着……”

    “我……”一听又将自己遗落了,胡夷狄似乎想要不服气地反驳。

    然而萧天似乎是太了解胡夷狄了,不等胡夷狄发话,转头指着胡夷狄道:“诶,说好了我是你上司,我的命令就是军令,必须服从——记住,管好这里的人,别跟过来……”

    于是,又不等胡夷狄回应,萧天和苏佳二人快速离开了。

    “喂,又把我一个人丢下,还给我扔个‘烂摊子’,什么意思啊你?”胡夷狄不好气地冲帐外大声发泄一句。然而萧天根本不理,苏佳就更不用说,两个人早就远远地跑不见了……

    “切,真够哥们儿的,战事功劳不想到我,有什么闲杂烂摊,全部堆我一人身上……”胡夷狄又暗自不服一句。

    嬉皮走到胡夷狄身边,一脸笑嘻嘻道:“谁说一个人的,不还有我和另外两个兄弟吗?大哥说的事情,我们绝度服从……”

    胡夷狄瞟了嬉皮一眼,一脸“不悦”道:“就是因为有你们三个,经常正事不做、尽处捣乱,这才是个烂摊子……”说完,胡夷狄无奈地起身,走向后面准备帮忙处理伤员。

    “诶诶……”嬉皮倒是脑子一根筋,没立刻明白胡夷狄的意思,站起身跟着后面道……

    韩政军营处……

    朱元璋已经早早来到韩政的军营处,而韩政则依旧是伤重躺在担架上,考虑到韩政的伤情,朱元璋便没有让他起来,而是让其躺着与自己谈话。不过比起受伤当日,韩政的伤情已经好多了,至少开口说话和进食不再有什么大碍,就连商议战事也能勉强而为……

    “萧天将军来了——”终于,帐外响起了朱元璋想要听到的声音。

    很快,萧天掀开了营帐,望见了朱元璋和躺在担架上的韩政,于是自己先行有礼道:“在下萧天,见过元帅和韩将军——”

    “诶诶,萧将军免礼了——”朱元璋望着萧天,有些惜才英雄地伸手请起道&lt;="l"&gt;。

    不过看着朱元璋平时的一身威严,如今对自己却是恭敬有加,萧天很是不太适应——更确切地说,从朱元璋身上,萧天不禁感到一股隐约不定的紧张和压迫,不知如何形容……

    朱元璋看着萧天一身脏乱的小卒衣衫,袖口上甚至还沾着血,于是不禁道:“难道说萧将军在平日在军营,就是穿这种衣服吗?”

    萧天笑了笑,随即回应道:“噢,回元帅,在下之前在常遇春将军帐下做步兵校尉的时候,就是穿这个的……如今到了韩将军军营,一般也只在后营处事,所以这身衣服很正常;加上经常帮伤员处理伤情,所以难免袖口会沾上点血……”

    “萧将军在后营处事?”朱元璋疑惑道。

    “是的,毕竟少有战事,在下更多的是帮忙治疗伤员……”萧天还是一五一十道。

    朱元璋起身想了想,随即回头朝韩政投去“责备”的目光,语气一变道:“韩将军,萧将军如此将才,你怎能将他安置在后营做伤员的工作?”听其口气,朱元璋很明显是特别器重萧天,认为他是将帅之才。

    “末将不敢……”韩政躺在担架上,解释说道,“末将之前没发现萧将军的将才,是末将的过错,不过临危让其受命,末将可是给了萧将军军权……只是萧将军立下战功后,未有图其半分,不但尽数分发战功给末将营下其他战将,自己也不受军位,甘愿回到后营继续做他的本分工作……”

    “这可不行!”朱元璋立即回绝道,口气十分坚定,“萧将军是英雄,一个一个英雄怎么可以去做普通人的事情?”

    “元帅言重了,在下其实没有……”萧天对于朱元璋的至极夸赞感到受宠若惊,不算苏佳的话,朱元璋是这世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敬佩自己、称自己为“英雄”的人,而且朱元璋的身份可是堂堂起义军的首领,是立誓拯救天下、扫荡各路军阀的真正的英雄。

    然而不等萧天说完,朱元璋继续道:“萧将军不但少损兵卒拿下敌城,战前更是天下之人敬仰的‘苍龙大侠’,如今立下战功又不图半分战功,此等文武双全清高之士,绝对是天下之英雄、难得之将才,我朱元璋可不允许英雄受到如此之‘漠视’!”

    听到“苍龙大侠”这四个字,本来是至高无上的夸赞,萧天听起来却反而有了一丝隐隐的担忧,可就是说不上来为什么。

    “是……是……”韩政在朱元璋面前,也不敢再说什么,考虑了一番朱元璋对萧天的如此器重,韩政继而道,“要不,等末将伤好,便赐予萧天将军军事重权……”

    然而这一次,朱元璋却是主动发话道:“行了,这事情不用你操心,对于萧英雄,本帅要亲自封其将位!”

    这可不得了,元帅亲自封一个小卒将领之位,同行之人除了唐战,也只有萧天能有这样的待遇。萧天一时间心里堵得慌,他不知道为何朱元璋会如此器重自己。

    “萧将军,能否单独随本帅一行?”朱元璋似乎是要邀请萧天随同自己出行帐外。

    “当然可以!”萧天心里十分紧张,但望着朱元璋坚定求贤的眼神,萧天莫名灵光一闪,回答的口气格外坚定……(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