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忠烈之士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朱元璋帐中……

    “元帅,捷报——”常遇春得到了前方战事之捷,第一时间兴奋奔入账中,向朱元璋汇报战况。

    朱元璋似乎是一直在等待什么,今日也没有多从军务,而是一直在营中闭目养神。直到常遇春传来捷报的声音,朱元璋睁开眼睛,进而问道:“是滕州方面的捷报吗?”

    “是的,元帅——”常遇春兴奋道,“韩政所托萧天将军,仅率五百人马,以计夺取滕州全城,斩杀守城主将珊竹瓦鲁和陈惭,获得大捷,其残部杨知院率残兵败将弃城落荒而逃——”

    “这是真的吗?”朱元璋惊异中带着期盼眼神,继续问道,“常将军帐下的萧天将军,只凭五百人马,就拿下了以守城御敌为善的珊竹瓦鲁和陈惭镇守的滕州?”

    “没错,萧将军所用之妙计,折服军中将士……”常遇春补充道,“只不过,听韩政将军亲信说,萧将军称其临危受命,所属战功尽数分工韩政亲信众人,萧天将军交还军权,未图半点封赏……”

    “此乃英雄也!”朱元璋激动地站起,毫不犹豫地有感而发一句,随即道,“常将军,此等用兵良将,为何之前在你帐下未曾重用?”

    “这……”常遇春也有些犹豫,继而道,“萧将军为人处世低调至极,很少展现军事之才,加之末将帐下又有五虎神将,因此末将并未能发现萧将军将士之才,还请元帅恕罪……”

    “为人处世低调……”朱元璋稍稍收回表情,自言嘀咕一句,随即问道,“世间将才。皆以战功论英雄,可萧天将军却没有。不但没有,连功绩封赏也不图半分,像是不沾世间名利的清高之士……但这世上。尤其是乱世之中,已经很少有如此良将高洁之士,朱某多年未见,如今得其一,此乃真英雄!”

    常遇春想了想。回忆起自己对萧天的了解,继而继续补充道:“元帅,吾有听闻,萧天将军和唐战将军及陆军师等人素为好友,皆是武林江湖之辈。既是出自江湖,其人必以忠义德才为重,萧天将军能有如此高洁之品质,恐怕与此有关……”

    “出自江湖?”提到“江湖”,朱元璋神经一下敏感起来。

    “是的……”常遇春继续道,“偶然听闻其亲信部下。萧天将军入营前,曾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苍龙大侠’,在武林中掀起不小波澜……”

    “苍·龙·大·侠……”朱元璋一字一句念叨着,右手轻托下巴,缓缓踱步而行,紧接着道,“世间能称‘大侠’者,皆以文武德才兼备……唐家弟子骁风大侠即是,不但是朱某的救命恩人,更是朱某霸业的启蒙者……朱某向来素交江湖中的豪侠义士。骁风大侠乃吾之初者,而今这个‘苍龙大侠’说不定是朱某另一位遇世之人……”

    听到朱元璋军中鲜有的感慨,常遇春不知何意,站在下面一言不发。等待朱元璋言之其意。

    朱元璋顿了顿,似乎是决定了什么,随即转身问道:“萧天将军此刻是否还在韩将军营中?”

    “应该还在——毕竟末将分军调令让萧天将军随同韩政将军攻城之务,之后便无他务……”常遇春淡定说道。

    “好——”朱元璋倒是一脸的兴奋,随即命令道,“传令。命军中众将把好营地,本帅要亲自前往韩政将军营处,会见萧天将军!”

    “这……元帅所说当真?”常遇春惊异问道。

    “那是当然——”朱元璋已经开始收拾起了行装,迫不及待道,“萧天将军乃我军之良才,我可不想因为耽误,而错失了此等英雄良将!”

    “好吧,末将立即准备,随元帅同行……”常遇春应和一句,看样子是打算随出同行。

    朱元璋准备到一半,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对了,徐达将军的部队有消息吗?”

    “噢——有的……”常遇春这也才想起来还有军事未报,于是继续道,“徐达将军的主力部队,已经赶往益都,其势威锋势不可挡,拿下益都只是时间问题,说不定今日之内就会有捷报传来……”

    “分军调令中,益都战略,先锋军好像也有将领随从吧……此人是谁?”朱元璋不经意问了一句。

    常遇春如实禀报道:“回元帅,是末将属下先锋营中的第一猛将,‘飞骑将军’赵子川——此人武功统兵皆了得,每每杀敌冲阵最前,据说北伐一路挺进,其‘飞骑神将’的威名已经传遍黄河南北……”

    “这么厉害?传闻好像还是先锋营中的五虎之首啊……”朱元璋感叹了一句,随即轻笑一声道,“不过在本帅眼里,只有萧天将军才是真英雄,本帅现在就前往一会……”

    于是简单询问几句,朱元璋便和常遇春收拾完行装,准备前往韩政军营……

    另一方面,益都之战,徐达的军队的确势如破竹,更有赵子川领前锋之骑势不可挡,益都蒙元守军几乎在一日之内土崩瓦解……

    “飞骑赵子川杀到——”益都城门前,赵子川单枪匹马一跃而上,杀得蒙元守军节节败退,退守城关不及。

    “啊——”“啊……”惨叫声连连不断,飞骑所至之处,蒙元将士横尸伏马无数,虎将之威震慑数敌,蒙元守军皆不敢拦。

    “赵将军,我们来助你——”赵子川身后,李显李功二人已率先锋营亲信士兵杀到,徐达部队的主力紧随其后。面对破碎不堪的益都城池,看样子拿下即在眼前……

    “快给我拼死挡住!——”后方的元军指挥似乎并不打算放弃,依旧是在卖力地指挥,命部队以铁桶之势死守城门关口。

    但两军实力过于悬殊,这次攻取益都,徐达可是派出了主力精兵,战役已然至此,其实人人心里都有数。最后的胜败之果。

    “杀——”“杀——啊……”不过既是命令,蒙元全体将士不得不从,依旧骑马挥刀冲前而去。

    可立于他们面前的是赵子川,赵子川眼神一定。手中乾坤二剑挥舞而出。“驾——”赵子川喝令战马一声,其骑驰骋而跃,如同纵横浩瀚天宇。

    “飞骑赵子川杀到——”一句冲锋口令,话音刚落,赵子川连人带骑已经飞过蒙元众骑身后。只觉黄绿剑光瞬影一闪。还没看清剑路招式,惨叫声都来不及喊出,蒙元众骑便已剑穿胸膛、毙命落马。

    “赵、赵赵……赵赵……赵子川——”蒙元的守军指挥所见赵子川威风八面,一人而敌万骑,已然是吓得魂飞魄散。赵子川领兵征战北伐,百战不殆,一路威名赫赫,蒙元之士皆闻风丧胆……如今亲眼所见,众将士深知其威,必败无疑。吓得军心溃散,皆四散逃命而去。

    “快跑啊——啊……”果然,赵子川一路长风破敌,蒙元众军亲眼见其将威,纷纷丢下了兵甲,慌张逃窜而去……

    “嗖——”半空中传来一阵火光,一发“惊天雷”自徐达军中发出,正朝益都城门而去。

    “轰——”一声巨响,惊天雷火光四溅,瞬间将城门口炸开了花。守城士兵死伤无数。城门防御顷刻间崩塌瓦解……

    “众将随我杀进去——”赵子川手持双剑,御马喝令一声,依旧带头冲锋最前。

    “杀——”身后将士更是紧随赵子川而上,先锋部队轰轰烈烈如潮水般。涌进了益都城关……

    徐达主军阵中……

    “将军,赵子川将军已率部队攻入城池,敌军已经溃不成军,纷纷缴械投降了——”前方士兵第一时间回来,向主将徐达汇报了情况。

    徐达点了点头,肯定赵子川的同时。似乎还有要事相提,于是紧接着问道:“军队攻入城内,是否发现了宣慰使普颜不花?”

    普颜不花乃蒙元朝廷所设山东宣慰使,虽为文官,却主掌山东全军之事。如今此刻攻打益都,朱元璋正是想借擒获普颜不花,从而扼制山东余地其他的军防力量。

    “没有,将军——”士兵一五一十回答道。

    “没有发现,说明他本人还在官衙府上……”徐达眼神微微一皱,紧接着道,“吾素闻此人贤名,其忠义之道吾感钦佩,可三次遣人召之,他却一概不理……这样,你派人去命赵将军,若是在官衙府上发现了普颜不花,定要以礼召之,千万不可刁难其身……”

    “是,属下这就去办——”士兵得到了命令,随即转身往“残城”中跑去……

    赵子川率兵拿下了益都,益都守军也几乎全部投降。此战赵子川冲锋最前,威慑敌军,拿下城池自然是功不可没……但徐达一直想见的普颜不花始终没有消息,赵子川得到了军令,派李显李功和少数人马,前往城中官衙招安……

    破碎的益都城,官衙之地也已是残败不堪,不但到处都是狼藉废墟一片,就连守卫的蒙元将士也是横尸四周,其像惨不忍睹……

    “找几个人,帮忙把这里收拾收拾……”赵子川军务之际也不忘心生怜悯,命手下部将将官衙四周的“破败”整理收拾。

    “是,赵将军——”手下得到命令,遂安排军中数人整理“乱地”。

    赵子川则是带领亲信,笔直走进官衙。官衙正厅处,大门正开,而在正厅府上,依然正直坐立一人。此人貌相堂堂、一脸正气,虽为蒙元之士,却不失汉人所崇之义士风骨。

    赵子川轻声命手下在门外等候,自己则轻步踏入厅堂,正视堂前正坐之人。

    此人也是正视赵子川,眼神中丝毫没有畏惧,似乎是早就料到会有今日……

    “阁下可是山东宣慰使普颜不花大人?”赵子川直切主题问道。

    “明知故问——”此人回答简洁明了,看来便是宣慰使普颜不花不假了。

    “我军攻入城池,为何不跑?”赵子川又问道。

    “尔等万千铁蹄压境、势如破竹,跑不跑成败已定,却关乎生死气节——”普颜不花义正言辞道。

    赵子川用钦佩的眼光望着普颜不花,继续道:“大局已定,还望大人择明主而事,随我招安——”

    “哼……”普颜不花轻声一笑。随即道,“赵将军纵横南北,英雄气概,故知气节忠义之重。又怎不知吾之所择?”

    答案很明显,普颜不花誓死不会选择投降。

    李显在门外有些看不下去,刚打完仗心情也很浮躁,于是耐不住性子道:“将军,何必和他废话。干脆让我绑了他,带他去见徐达将军!”

    普颜不花听了,怒声呵斥道:“我元朝进士,官至极品,臣各为其主,岂肯事二姓乎!”

    “李将军,不得无礼!”赵子川立刻阻止了李显的言行,随即转过身,继续正视着普颜不花。

    普颜不花缓缓拔出案前的刀,望着赵子川同样坚毅的面孔。坚定不移道:“赵将军,我敬你是英雄之辈,如果看得起在我,就给我个痛快!”

    赵子川眼神一定,转头准备回身道:“你是英雄,我敬重你!我赵子川从来不杀英雄,还是算了吧……”说完,赵子川竟出人意料地转过身,想要离开这里,放过普颜不花。

    可普颜不花不会就此甘心。他将刀缓缓抬起……突然,普颜不花从赵子川背后突袭而来,发誓就算是死,也要有骨气尊严地死去。

    “赵将军小心!——”李功在门前大喊一句。

    赵子川回身一望。低头轻松躲过了普颜不花的刀袭。随即赵子川转身一脚,重重将普颜不花踢倒在地。普颜不花武功不济,倒地之后长卧不起,尽管手中的刀依旧紧握……

    李显李功等人想要带兵突入,却被赵子川一个手势拦了下来……随即,赵子川转头面向普颜不花。大声问道:“为了祸害天下百姓的没落朝廷,不惜将自己的尊严和骨气浪费,这样值得吗?”

    普颜不花负伤倒地轻声一笑:“哼,宁可尊严死,绝不苟安生,值得……值得……赵将军你是先宋皇室后裔,为救天下百姓,驱逐暴政;而我普颜不花生为蒙元之士,一生尽忠朝廷,忠贞不二——我们二人都是英雄,谁都没有错,可上天注定,我们只能是敌人……”

    赵子川听到此言,心中不免悲痛万分。

    普颜不花手中缓缓发力,用尽最后的力气道:“既然赵将军英雄相惜不可动手,那就不劳烦将军了……”说完,刀口正朝自己颈部而去。

    “不要——”赵子川想要飞身阻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普颜不花刀口见血,最终自刎而死、壮烈殉国……

    赵子川久久站在普颜不花的遗体前不肯离去,普颜不花临死前的话语,一直在赵子川心中徘徊未有消去……

    “赵将军,刚刚后院发现了井口处几个女人的遗体……”沉痛之中,一名在官衙后院搜索的士兵跑了过来,用悲枯的语气向赵子川汇报道,“据降兵所述,她们是普颜不花的妻子以及弟妹……之后又发现了几个小孩的遗体落入井底,看样子是她们共同怀抱子女投井而死……”

    赵子川听了,悲痛中更是大为震惊——普颜不花为显事臣忠心,宁死不屈,一家人上演了悲壮一幕,可谓满门忠烈!

    赵子川闭眼静默了许久,随即慢慢睁开眼,悲痛语气命令手下士兵道:“普颜不花乃国之英雄……传令,向徐达将军通报完哀情,命人将普颜不花一家好好安葬,此乃忠义之举……”

    “是,将军……”也许是悲情的渲染,士兵的语气也跟着悲凉了许多。

    赵子川收回了兵器,默哀一阵后,便领着手下部将离开了这片悲壮之地……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xh.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