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六十章 鸿鹄之变
    &lt;=""&gt;    “嗖——”城中夜空闪过一丝火光,那是刺杀敌将成功,示意向敌城发起总攻的信号……

    萧天在主营见得清清楚楚,计划得手,萧天嘴角微微一笑。随即,萧天转身朝后营方向走去,而在那里,成堆的韩政将军部下将士正围坐在火堆旁无所事事,要不就是无聊在这儿看萧天的“好戏”&lt;="l"&gt;。

    不过萧天却是一脸正经的姿态,走到众人火堆前,似乎有话要说。

    这边萧天还没说话,底下“瞧不起”的将士倒先发话了:“哟,萧天将军不在前线指挥攻城谋略,来我们这儿败军阵营有何之顾?”

    萧天神情淡定,但也显出一副将军之态,义正言辞道:“诸位,在下有一要事相求,希望得到诸位将军已经所有士卒兄弟的帮助……”

    没等萧天说完,又有人在一旁讥笑道:“是攻城战略吗?切——不是说五百人就够吗,何必用得上我们……”

    “不,这一次要集齐全军的力量——”萧天还是很耐心地说道。

    “你可是在韩将军面前发过誓的,只动用你手上的五百人马即可,我们的人没必要听你指挥……”下面的人多有不服,眼见着萧天像是有难求助的样子,巴不得趁机好好诋毁诋毁萧天。

    “放心,此相求不需要大家上阵前线,只需要帮个忙摆个排场即可……”萧天自信笑道,“在下希望众将率领主力部队排好阵势,在城前点明火光就行,无需冒险杀敌,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我们凭什么听你的?”不服的将士又转而问道。

    萧天毫不犹豫,继而发话道:“韩将军给了在下主将之权。之前立誓五百人之行,权当是冲阵杀敌……而如今只让诸位排好军队阵势,此乃军中日常之行。而非杀敌,这点军令莫非尔等不从?而且。如若诸位对在下不服,待到在下成功拿下城池,悉数将功劳战绩让给诸位将军,而在下并让出将军之权,从此不再调度军中要事如何?”

    此话一出,在座众将便显得有些犹豫了——他们虽然打从心里瞧不起萧天,但跟随韩政将军征战数久,还是明白大局为重的道理。如果萧天真有破城良策,而且不费自己一兵一卒,又没有冲阵杀敌危险,又何尝不一试?说到底不会有任何损失的行动,试一试也无妨,就算萧天真的是在夸大其词,任务失败,韩政将军自然会治他的罪,届时再好好嘲笑他一番;退一步讲,如果萧天真的有良将之才。奇迹般拿下了城池,功劳战绩也尽归自己等人所有……说来说去都是一笔不会亏本的买卖,只是调集军队在城前“装腔作势”而已。众人还是决定一试。

    “好,就暂且相信你,看你能玩什么花样……”底下的将领还是很不甘心地答应了一句,随即冲迎前众人示令道,“全队都有,集合——”

    萧天笑着点了点头,无论别人怎么看,至少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滕州城内,胡夷狄的信号发出。城门口埋伏依旧的“嘻哈三兄弟”已经开始行动……

    城中主将被刺杀,苏佳的动作干净利落。而在城楼守卫的士兵却全然不知,已然沉浸在“胜利”的醉意中。城门口的防御就更是松散。不但大门内亲驻把守的士兵不足十人,而且个个还喝的烂醉,倒在地上如同烂泥一般……

    嬉皮带着随同的十余人已经赶到了城门口,准备开始行动……

    “啊——”“啊——”几声惨叫过后,“嘻哈三兄弟”干脆利落地解决掉了城中的守卫,准备打开城门。

    “喂,这城门怎么开啊……”然而不清楚城门的构造,站在最前的哈哈有些犯糊涂地叨咕道。

    “死胖子,快点啊,连个门都不会开……”阿多在一旁调侃骂道&lt;="l"&gt;。

    “城门口有情况,快过去看看——”然而杀人动作是利索,可“开门”这件事情,“嘻哈三兄弟”可真是磨蹭,城上稍微警惕的蒙元士兵一声叫喊,城门口马上簇拥围来了茫茫多的士兵,把嬉皮等人的路给堵在了门口。

    “真是的,开个门这么慢,现在好了……”嬉皮也不忍发泄一句道。

    “不好,是敌军的细作,杀了他们——”领头的蒙元士兵眼见对方不过十人,于是命令手下士兵一拥而上。

    嬉皮等人也知道而战不可避免,于是只好一边拔刀应对,一边试图打开城门,让门外埋伏已久的先锋营数百士兵攻入城内……

    “蹭蹭——蹭——”然而不等双方兵刃相对,蒙元部队阵后响起几阵鬼啸,让人闻之胆寒。“啊——啊——”紧接着就是阵阵凄厉的惨叫,数十蒙元士兵几乎就在一瞬,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

    嬉皮等人抬头一看,来者不是使用断魂刀法的苏佳又是何人。“苏姑娘——”嬉皮接应喊了一句。

    不过苏佳的表情似乎不怎么开心,每每见到“嘻哈三兄弟”,苏佳就是一副责备的表情。

    “真是笨死你们得了,开个门这么磨叽……”苏佳不禁教训了一句,就和自己还是红云时教训一样的口气。

    “蹭噌噌——”又是几阵鬼啸之刃,几道黑影刀芒瞬斩而过,只听得大门处“咔嚓——”几阵,随即“轰隆——”一声,城门活活被苏佳的刀法砍成十七八块,倒在地上成为一片废墟。

    “这婆娘还是这么恐怖……”哈哈在一旁看着,冷汗不禁冒了出来……

    “杀——”城门大开,外面埋伏的部队得到了信号,只是一瞬反应,五百先锋营步兵如潮水般杀入了城中……

    “不好,敌军来偷袭了,城门被攻破了——”还在醉意中的守兵,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然而萧天的部队已经杀入了城中,再想御敌已是为时已晚。

    不过仗着守军人多势众,蒙元部队还想做最后的拼死抵抗。可久久不见守城主将珊竹瓦鲁和陈惭二人,蒙元众士心中不免惊惶不定……

    “你们的主将在这儿——”夜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壮士之吼,只见胡夷狄踏着轻功一跃而至楼顶。身上的八面金刀折射出夺目寒光,其势有如天降神兵。楼上蒙元众士皆不敢忘。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倒是让在场众士吓破了胆——只见胡夷狄将珊竹瓦鲁和陈惭二人的人头从楼上丢下,鲜血自半空落下,溅射至楼下人堆中。

    “尔等主将已死,快快投降!”胡夷狄手持金刀,鼎足而立大声喝道。

    “是、是将军……”“将军死了……”“啊……”城中守军所见,军心大为低落,并四处开始惊慌逃窜起来。一点反抗的士气都没有。

    苏佳见状奔至城楼,望着城外火光通亮的韩政大军,苏佳也立于城楼喊令道:“我军已然在城外待令,再不投降,我军便杀入城池,尔等皆不可逃!”

    城外的火光,自然是萧天要求韩政部下在城前“装腔作势”的大军部队……从城内的信号一闪,部队便分三路里应外合——首先是城中的眼线打开城门,然后萧天的亲信部队杀入城中予以威慑,最后韩政的部队在外作势&lt;="r"&gt;。三路军令一气呵成,萧天这一战以计谋城实至名归……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外有敌军压阵,内有主将暴毙。滕州守军军心溃散,彻底没了斗志,在先锋营五百将士的压迫下,纷纷弃甲投降……

    “这样就成功了……”萧天望着城前胜利的信号,会心一笑道。

    身后摆阵的韩政亲信将领还不清楚怎么回事,有些疑惑地朝萧天问道:“萧将军,什么成功了?”

    萧天轻松笑道:“我是说,城池已经拿下了——”

    “什么?不会吧……”“我们什么都没做,这城池怎么就拿下了……”“到底用的什么方法。为什么会……”“前面城楼的动静风云变幻,好像是啊……”之前嘲笑萧天的众将士。此时此刻纷纷议论不休。

    萧天转头一笑,继续道:“好了。谢谢诸位将士的‘摆阵’,大家可以收兵了,去向韩政将军汇报战果……”

    说是这么说,但在场众人皆用惊异的眼神望着萧天,半天愣神没有行动。倒是萧天自己一个人最先从军中往后营方向走去,一副自信神采的样子,其余的将士留在原地久久未能回过神……

    “什么,是真的吗?”韩政伤还未好,却听见外面传来的捷报,不禁兴奋问道,也忘了自己的身上的伤痛。

    “是真的,韩将军……”士兵一五一十道,“萧将军真如之前所言,只靠五百士卒,就拿下了滕州城,并刺杀了敌军主将珊竹瓦鲁和陈惭二人——”

    “快……快……”韩政不顾身上的伤,命令手下士兵抬自己的担架道,“待本将军出去,本将军要……要亲自会见萧将军……”

    虽然担心韩政的伤情,但韩政将军亲自下令,手下士兵也不敢不从,还是抬着其担架往营外走去……

    营外处捷报传来,萧天站在阵前接风,苏佳、胡夷狄等人也在这时率众部归来……

    “我们回来了……”苏佳归来铠甲一身血渍,看样子此战她也是奋力不小。

    萧天走上前,本应是犒劳众将士的辛苦,然而他的第一动作却是……萧天二话不说,竟将苏佳一把紧紧抱住。

    苏佳阵前杀敌巾帼不让,阵后依偎却似柔水般儿女情长,她知道萧天是关心自己的安危,于是自己也轻轻搂住萧天,脸红不止。

    “太好了,佳儿,你终于平安归来了……”无论何时何地,萧天第一时间想的,全都是苏佳的安危。

    苏佳心里很清楚,在整个计划之前,本应该是萧天代替自己去完成这项危险的刺杀任务。但因为自己的执意自荐以及后来萧天请求韩政众将“装腔作势”之需,自己代劳了这项任务……自己的任务最为危险,如今平安归来,萧天当然是感慨万分。

    “谢谢你,阿天……”苏佳先是感动回应一句,随即脸红道。“好了,这里还有好多人,你先起来啦……”

    二人彼此松开。萧天又回复正常表情,接着冲胡夷狄道:“还有你。胡兄,你也辛苦了——”随即捶了捶胡夷狄的肩膀。

    胡夷狄倒是一脸轻松,甚至还有一丝不甘道:“小事一桩,不足挂齿……不过这次的风头全让你‘老婆’抢了,我曾经说过,我要亲手杀一次敌将,好证明我的本事,结果你‘老婆’总是快人一步&lt;="r"&gt;。我又捞了个空……”

    听着胡夷狄不断的调侃,苏佳在一旁有些害羞不敢说话。萧天却是一副兄弟口气,继续笑道:“好了好了,你胡兄武功高强、万人难敌,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你立功之用——”

    正夸夸说着,韩政靠着担架,从后营走了出来,在场众将见了,皆低头而让。

    萧天转身一望,会心一笑。随即拿着之前韩政交给自己的主将军旗,反身走上前,恭敬呈交道:“韩将军。末将已然完成任务,拿下滕州,现交还主将军旗——”

    韩政用敬佩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年岁不过二十的“少将”,双手有些颤抖,不禁道:“萧将军……真的凭靠五百士卒拿下了以御敌为善的……珊竹瓦鲁和陈惭的城池,萧将军简直……就是有用兵过人之才——”

    萧天听了,谦虚应道:“不,这次滕州之战,功劳尽归将军手下众将士——如若今晚不是他们带兵在城前‘坐镇’以慑敌军。恐怕末将的计谋会被看穿……末将只不过受临危之命,暂接韩将军之职;如今职务已归。末将送回军权,重新低身营中小卒。任由将军差遣……至于战功,末将请求将军分发给将军亲信众将士,如果没有他们对韩将军您的誓死效忠,就不会有对末将的信任,末将今日之成不在个人,而在诸将——”说完,萧天朝韩政深深鞠躬一阵。

    韩政听了,眼神诧异道:“没想到萧将军不但带兵良方,而且为人谦逊不好功绩,此等人才乃为良将,只可惜了常遇春将军未能重用啊,让你低身在我韩政营中作名小卒……”韩政答应了萧天的“请求”,语气中却是带着一丝叹息。

    不只是韩政,就连韩政手下的亲信众将,之前一直用鄙俗的眼光对待萧天——如今大功即成,萧天不但说到做到,而且按誓不图战功,将功绩尽数分至自己等人……众人不禁一阵惭愧,不但自己等人无能拿下城池,还错怪嘲讽了英雄良将……

    “末将惭愧,之前一直看不起萧将军……没想到萧将军果真是英雄之士,对于之前的种种猜忌,还请萧将军恕罪!”终于,有之前底下看不起萧天的韩政亲信,主动放下身份,承认起错误来。

    其实,韩政手下的将领并不是所谓猜忌小人之徒,他们此前看不起萧天,只不过是以自己久战之经验,未能深信萧天而已。何况萧天此计用的是险招,正常行军用兵,常人难以想象,多有看不起其年轻之用也属正常……

    “之前对萧将军猜测,还请萧将军责罚……”“请萧将军责罚……”“请萧将军责罚……”果然,韩政手下的将士骨子里个个都是大义之士,自己之前犯的过错,如今一一放下架子,向萧天低头道歉。

    萧天当然是不好意思,即刻说道:“诸位将军言重了,快起来——在下年轻经验不足,此次险招如若不是诸位将军信任相助,在下也不会成功……”

    萧天的态度依然很谦逊,毕竟他平时的性格也是如此……然而苏佳在背后望着萧天,眼神中多出来的,却是另一种企盼——

    “阿天,你真的变了……原来的你,是个优柔寡断、燕雀之志的傻小子;可是现在,你却成了人人敬仰的苍龙大侠、将才英雄……你真的变了太多,真正从萧家山庄的‘庸才’变成了如今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可能你自己注意不到,但我一直看在眼里……有幸和你一路走来,见证了这么多点点滴滴,我很幸福……”苏佳表情惬意,微微一笑道……(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r"&gt;&lt;/="l"&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