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五十九章 计取滕州 下
    第二战蒙元部队依旧得胜回师,不但杀退了前来进犯的韩政军部,更是缴获了攻城利器“将神战车”数十架,至此军心大获……

    “哈哈哈哈,珊竹将军,快来看看属下的战获——”击退了敌军,陈惭领兵回城,命部队将缴获的战车运入城内,自己则第一时间向主将珊竹瓦鲁汇报胜果。..

    如此轻易取胜,也未遭到敌军埋伏,珊竹瓦鲁这回确信韩政部队已然没了反击之力。这一次击退敌军、缴获战利可以说是实至名归,也算彻底打击了韩政部队的军心。

    珊竹瓦鲁领着随从侍卫走下城楼,看着一排排“鬼面獠牙”的将神战车,想起敌军攻城时的“威慑”,如今将其为我所用,心中自是欢喜。珊竹瓦鲁走至陈惭跟前,亲自赞佩道:“好,这次陈惭将军大败敌军、战利不匪,本将自当重赏将军!”

    陈惭听了,笑脸逢迎道:“不不不不不……这次想到出城缴获战车一事,乃是珊竹将军之计,如若不是珊竹将军想要缴获这些战车,末将恐怕早已气昏头脑,一把火烧了这些东西……这次守城之战,珊竹将军功绩在我之上——反正韩政小儿已然不敢再犯,今晚末将必在府中大摆设宴,好好犒劳犒劳将军您!”

    “哈哈哈哈——好,守城之战两破敌军,我军军心鼓舞,今晚本将军在府中大宴众将,以庆胜果!”珊竹瓦鲁也高兴地挥舞起拳头道。

    “将军威武——将军威武——将军威武……”随从将士听闻珊竹将军将大宴众将士,纷纷高兴鼓舞呐喊……

    而此时此刻,攻城战败的萧天部队几百余人,也“狼狈”撤回了主营……

    “萧将军,对不起,攻城之战没能拿下,还白白损失了所有的将神战车……”带兵的首领负荆请罪,回到主营后,惭愧向萧天汇报道。

    萧天则是一脸的淡定,甚至还有一丝笑容。似乎对于这场战败,自己并不担心。萧天拍了拍首领的肩膀,安慰说道:“没事儿,你们已经很努力了。别太放在心上,这点我早就想到了,只要大家伙儿照原计划按部就班就行……”

    自己人能安慰,可管不住别人的嘴。这萧天一早攻城,结结实实吃了个败仗。后面瞧不起自己的韩政手下众将士,巴不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嘲笑萧天一番。

    “哼,不是自信一定能够拿下滕州吗……怎么?五百人还未多杀敌阵,就这样狼狈跑回来了……”“早就说过了,你这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根本不懂用兵打仗,只靠五百人就想拿下滕州,还是珊竹瓦鲁和陈惭镇守的城池,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这回糗大了吧?虽说那几十架战车造型挺威武的,但还不是落入了敌人的手中……”“年轻人就是狂妄了啊。我看你这回怎么和韩政将军交代……”

    后面的人议论非非,萧天却是表情淡定不以为然,依旧保持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只是这一次他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反驳”,萧天缓缓转过身,依旧带着一副笑脸,轻声回应道:“我之前说过了,两日之内必拿下滕州……两日还未到,现在就定成败是否太早了点……”

    说完,萧天也不等韩政部下众将士回应,自己慢慢走回了营帐。

    “哼。还不死心……”“好好好,现在军心低落至极,攻城战车落入敌手,我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流言蜚语轻言几阵。..军中众将士也没了着落。倒是不知道萧天心里究竟打得什么算盘,两场败仗过后却是一点都不着急……

    小风惊浪的一日过去,夜色再次降临……

    滕州城中,今日众将士欢呼一片,因为连续打了两场胜仗,还缴获了威力十足的战车。料想韩政军队已无士气再举兵攻城,珊竹瓦鲁和陈惭二人,还就真在远离城关的城府中摆起了设宴,以酒乐犒劳军中将士。一时间城中奏乐并起,全军同乐,就连守城的士兵也都沾了点“酒气”,每个人都沉浸在胜仗的洋溢喧闹中……

    但唯独有个地方很安静,那便是城楼下的军库——今日缴获了萧天军队的数十架“将神战车”,珊竹瓦鲁便命士兵将战车存放在军库中。料想今晚敌军不会再攻城,众将士也都大多欢庆去了,所以军库这一带便无人把守,甚至连照明的火光都没有,黑夜中显得是那么的沉寂,如同夜色下坟头的墓地一般,令人诡异魑魅……

    战车并排而列,真如棺材一般,夜色中甚是恐怖,恐怕也不愿有士兵在这大好夜宴中来这守卫……“吱——”安静中突然一声机关响——是将神战车的车盖,车盖上的机关被打开了,从里面忽而爬出一个人,黑夜中真如同从棺材中爬出来的僵尸,让人不寒而栗。

    然而从车盖中爬出来的不是僵尸,而是——胡夷狄。“啊,闷死我了……”胡夷狄从车盖起身,使劲摇了摇头,自言发泄道,“都是要这么混进来,等到夜晚行动,那干嘛一大早就攻城,害得我们在这闷箱子里关了一天……”

    “吱——”“吱——砰”不只是胡夷狄,旁边的几个车盖处,也同样爬出了几人,个个全副武装,他们分别是“嘻哈三兄弟”——嬉皮、哈哈和阿多,以及随同而来的先锋营士兵十余人。

    如此看来,这是萧天使的障眼法——假借战车攻城败退之际,让敌军以战车为战利品缴获进城。两场胜仗之后,敌军必欢呼而放松警惕,让这些躲在战车中混进城内的亲信部下得意安全蒙混过关……

    “哎呀,闷死了闷死了……”哈哈从车盖里爬出,有些不耐烦道。

    “小点声儿,死胖子……”一向与其“作对”的阿多提醒了一句,随即道,“我们好不容易混进来,现在敌人的部队正在庆功,别让敌人发现我们……”

    “你这我什么……”听到阿多又在“辱骂”自己,哈哈不该老毛病质问道。

    “行了。别闹了——苍龙兄弟让我也来,就是为了看住你们这三个家伙……”胡夷狄严肃提醒了一句道,“别忘了我们今晚的任务,能否拿下滕州。成败在此一举……”

    嬉皮抬了抬头,听见城中庆功的喧闹声,不禁道:“这声音可真嘈杂啊,他们到底是有多放松戒备啊,居然每一个人在这守着。也算为我们省了事儿……”

    胡夷狄扭了扭脖子,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几十把佩刀,随即道:“好了,按原计划行事——我和苏姑娘去觅机刺杀敌军主将珊竹瓦鲁和陈惭,一旦事成,我们发射信号,你们就带领其他人内应中袭击城门守兵,打开城门,然后让我军部队出其不备,攻入城池……”

    “诶。慢着慢着……”阿多听了,急忙拦着问道,“按原计划,不是你陪我们吗?什么时候轮到你去陪苏姑娘了……”

    “刺杀敌军主将甚是危险,而且还是在众军之中刺杀两个,我怕苏姑娘一个人应付不来,而且……”胡夷狄眼神稍稍一变,紧接着道,“而起我在苍龙兄弟发过誓,终有一****要亲自取下敌军主将的项上人头。证明我胡夷狄的能力……”

    “就算你想去,恐怕苏姑娘还不要你吧……”嬉皮不禁“嘲笑”一句道。

    “你这家伙说什么……”胡夷狄有些微怒,转头轻声责问道。

    “诶,等等。那臭婆娘人呢……”正说着计划,哈哈突然为了一句——因为所有人都从车中“醒”了过来,却是没看见苏佳的人影。

    “对啊,一直没看见苏姑娘,她人去哪儿了……”胡夷狄四下张望一会儿,也没发现苏佳的人影。

    “我记得苏姑娘的战车是那一驾……”凭着记忆。嬉皮在一旁认清指道。然而等找到了苏佳的车,却是发现车上盖门打开,里面早已空空如也。

    “没人了……”胡夷狄嘀咕了一句,随后似乎是想到了,惊异道,“不好,苏姑娘她该不会先我们一步,一个人去刺杀敌将了吧?”

    “臭婆娘动作这么快?”哈哈也不禁道。

    胡夷狄想了想,觉得还是要以大局为重,于是即刻说道:“苏姑娘前去刺杀,敌军主将一定是在城中府上设宴……事不宜迟,我们分头行动,我去寻找苏姑娘,你们去城楼门口暗中待命——”

    “知道了……”嬉皮点头应声道,关键时候,众人还是齐同一心,既然萧天辛辛苦苦设此妙计,那就决不能耽误片刻。

    于是简单吩咐完事宜,众人二路分头行动……

    而在此刻,城中相府却是一片歌舞升平,珊竹瓦鲁和陈惭二人招城中众将士入府迎宴,为庆祝两捷之胜,举杯共庆。

    不但宴中有酒有肉,更有众舞女以乐为奏,众女在前表演舞蹈,以花团而聚,其姿研愣是讨得府中众将士欢喜有加……

    “哈哈哈哈……”珊竹瓦鲁望着眼前的舞女,对身旁陈惭笑言道,“陈将军,没想到如今战乱四起,你还能找到如此多美貌的舞女共赏,真有你的……”

    陈惭举杯一笑,应声道:“这有何难?将军战功显赫,出征御敌百战不殆,而今末将为将军设如此佳人之宴,此乃幸乎!”

    “哈哈,陈将军真是言之有理啊——来,为两战御敌之胜,干!”珊竹瓦鲁举起酒杯,主动敬起陈惭道。

    “干——”陈惭也举起酒杯,与珊竹瓦鲁同饮而尽。

    珊竹瓦鲁有些喝醉了,望着前方花团锦簇的舞女,甚是喜爱。恍恍惚惚中,珊竹瓦鲁不禁道:“这些女子可真是姿研美貌,想来你们汉人精通宴中美女为福,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啊——”

    陈惭听了,笑声应道:“哈哈,将军说笑了,无论安平还是乱世,普天之下美女皆有——将军若是喜欢,可择心挑选一二……”

    珊竹瓦鲁被陈惭有些说动了,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前方簇拥一团的众舞女……忽而,众舞女一个舞阵渐开,从众颜中间,露出一张倾国倾城之面容,清秀怡人、风华绝代。只不过,这张倾城倾国之容,却是没有一丝笑容,脸色隐现冰冷。

    “这个女子是谁,好生漂亮,只是不怎么爱笑……嗯,不成不成……”珊竹瓦鲁开始迷糊中说起酒话来,指着前方那张最动人的脸庞说道。

    陈惭为讨好珊竹瓦鲁,命令前众舞女道:“你们让开,让中间那个女人站出来——”

    众舞女不知将军为何行此令,转头一见,众人皆惊异其陌生——该女子并不是自己舞乐之伴。不但如此,当众舞女诧异向两边退去时,该女子的装扮甚是让人惊呆——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下,却是身着武装齐备的铠甲。

    珊竹瓦鲁见到了,表情稍许惊异,不禁指着问道:“你是谁?长这么漂亮居然身着铠甲……你不是陈将军请来的舞女吧……”

    女子冷色中恍而一笑,缓缓拔出腰间的黑刀,冷笑应道:“多谢将军夸奖……小女子乃常遇春左三先锋步兵校尉苏佳,今日前来,是来取二位将军项上人头——”

    一听是常遇春的人,在场众将士皆警惕,纷纷手持腰间的佩刀。“啊——”一旁的舞女所见刺客前来,纷纷下得四散逃窜而去。

    “你是朱元璋的人……”珊竹瓦鲁眼见苏佳一人前来,公然摆明身份前来行刺,缓缓站起身,愤怒将手中的酒杯摔掷在地,即刻喝令道,“给我杀了她!”

    “蹭蹭蹭蹭蹭——”周遭的将士纷纷拔出苗刀,似要合围将苏佳一并拿下。

    苏佳四下张望,轻轻一笑道:“将军可真是轻敌啊,设宴不派重兵把守,只派数十人在府中迎宴,真以为打了两场胜仗,就能掉以轻心吗……”

    “杀——”珊竹瓦鲁也不想废话,提刀便朝苏佳喝令道。

    “杀——”周围众将士一拥而上,二话不说朝苏佳围拥而去。

    “蹭——”黑夜中一声鬼厉,“断魂刀法”惊世而出……

    “呼——呼……”胡夷狄只身一人踏着轻功,费尽力气终于找到了相府所在。

    “终于找到了,苏姑娘不会已经动手了吧……”胡夷狄望着相府紧闭的大门,里面却似喧闹不止,于是暗自担心道。

    正嘀咕着,“砰——”的一声巨响,相府大门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几声女子的尖叫,众多的舞女和府中的下人像惊魂似的跑出了大门。

    “喂……”胡夷狄向上去一问情况,却是不知如何开口。再回头看府院之景,却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从门口处爬出几个满身是血的蒙元将士,府中宴会中心,更是横七竖八地躺着蒙元将士的尸体,鲜血染尽了府院。

    苏佳收回鬼刀,慢慢走出了相府大门,全身是血的她,两手还提着两名将领的首级,那张冰冷的倾城面容依旧没有变化——苏佳刺杀敌将成功了。

    胡夷狄有些后怕地咽了咽口水,虽然知道苏佳的本事,但这么看着苏佳一个年轻女子之辈,竟像杀手般冷血地提着两个人的脑袋,此景不禁有些可怖……

    “你早说嘛,你一个人做的了,干嘛不提前和我们通知,害得我还担心跑过来……”胡夷狄恢复自己本有的情态,无奈地问道。

    苏佳却是以大局为重,郑重说道:“行了,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向城楼处发信号,让阿天他们里应外合、举兵攻城——”

    胡夷狄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向空中发射了火焰信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