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计取滕州 上
    苏佳成功替韩政*出了毒血,伤口处虽血流渐缓,但包扎伤口仍刻不容缓。

    “快,替韩将军包扎伤口——”苏佳情急中喊道,自己却是为急救韩政花了不少气力,额头上冒出涔涔的汗水,整个人也不自觉向后倒去。

    一旁的军医听到即刻反应,萧天丢掉了毒箭,随同军医数人一起将韩政将军的伤口成功包扎,韩政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

    一刻过后,韩政总算能够意识清醒的开口说话,虽然毒性排出,但因箭矢伤口过重,已拖腑内脏器,韩政说话依旧轻微,更别说从床上坐起。

    “你们……”韩政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嘴角开口也是极为卖力。

    “将军——”“将军……”一旁的亲信将士见韩政开口,急忙凑上前去问候。

    “你们快……快告诉我……”韩政吃力地说道,“前方战事……战事怎么样了……”

    一名副将稍许低下头,略带失望说道:“将军,因为您中箭负伤,所以……所以攻城的部队暂时没了统领……结果敌军守将珊竹瓦鲁和陈惭派兵强守关口,我军强攻不下,结果损失惨重,现在士气低迷,无法发起二次冲击……”

    韩政听了,忍着腰上的痛,咬牙道:“这不行……我得重新上阵前线,统领……攻城部队……”

    一旁的将士所闻,即刻劝阻道:“万万不可啊将军!您现在身负重伤,坐起说话已是吃力,怎还能继续坐镇前线?”

    “可是不上阵……军中无以士气继续攻城,岂不是……岂不是功亏一篑?”韩政依旧执意反驳道。

    “拿下滕州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又有将领在一旁说道,“元帅和徐达将军并没有给我们下死命令,只是让我们压制滕州敌军,拿下城池最好……就算拿不下,等到徐达将军的主力部队增援赶到,在拿下城池也不迟啊,徐达将军不会责怪将军您的……”

    “是呀。将军,现在身负重伤,还是暂时放弃攻城吧……”另外的将士也跟上说道。

    “是啊,军中死伤已是不轻。继续坚持强弩之末的话……”营中“放弃”的声音也是愈来愈多。

    “混账——啊……”突然,韩政的一声愤吼,吓坏了周遭将士,但因身体伤重不起,一声喊叫后。又痛苦躺下。

    “将军……”“将军……”看着韩政带伤激动的样子,旁边的将士又全部紧张起来,都朝韩政身旁围了过来。

    韩政稍稍平静了一会儿,但心中的愤怒和失望没有消停,只见韩政满眼不甘地说道:“尔等……皆为韩某帐下英勇之士,随同元帅平荡各路军阀,震慑宇内……如今却因小小城池之固、主将重伤之危,畏首畏尾苟安之行……此时竟无人敢替韩某担此重兵之任,你们……你们……”韩政重伤自身,有些气愤地说不出话。

    “将军。你还是好些歇息吧……”身旁的将士虽然自愧不如,但依旧关心韩政将军的伤情,于是继续好心安慰道,“我等随同将军征战数番,皆知将军冠军之勇,我等也是誓死相随……但比起攻城立业,我等更关心韩将军之伤情。还请将军静心养伤,若是将军抱负雄心依旧,待到将军伤好,我等必以先驱而进。绝不负将军之望!”

    “是啊……”“是啊……”其他的将领也是随声应和道。

    “韩某如今伤重,待到伤好已是何日之事……韩某需要的,不是尔等之关心,而是……而是尔等是否能有将勇担当之才……”韩政总算是平息了稍许心中的焦躁。但依旧自恨不起,随即他又望了望另一侧久未发话的萧天与苏佳二人,于是转而问道,“尔等是何人,刚才可是二人……救于韩某?”

    苏佳身为女子,在一旁不好相话。萧天所见,站在苏佳身前,代言应道:“回将军,属下萧天,乃是常遇春将军属下先锋军步兵校尉。此次分兵征讨滕州一事,属下等人随从五百士卒更随韩将军……”

    韩政眼见萧天俊朗面容下,一道细长的刀痕映S出傲骨和不屈,此乃英雄将才之像。韩政伤痛中微微一笑,随即突发奇想道:“常将军的部下……先锋军的将领,韩某之前略有耳闻……先锋军五虎之将,唐战、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秦羽,个个身骑矫健、纵横沙场,却是未曾有闻萧将军之功……不过将军一身气宇非凡,想必有英雄之才气……如今尔等救命于韩某,定是有恩……韩某决定,将本将之位,暂时托付萧天将军,还愿萧天将军能够……能够担吾之务,率兵继续攻城之战,在徐达将军到来之前……拿下滕州……”

    此话一出,在场众将士皆惊异,就连身旁的苏佳自己人都不敢相信。萧天就更不用说,虽然自己在先锋军营中,也曾有过统兵之略,但要一次担当如此之重任,萧天有些受宠若惊。

    果然,萧天还没说话,韩政的亲信将士就有异言了:“韩将军请三思啊——萧天将军乃是常将军的部下,如今被分军至我军,定是战事有因不受重用……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担任我们的主将?”

    “是啊,韩将军,请三思啊……”“韩将军不可草率定夺啊……”“现在攻城之战久攻不下,敌方守将又是以御城闻名的珊竹瓦鲁和陈惭二人,连韩将军都难以拿下的硬骨头,怎么可以把重任交给一个毫无功绩的毛头小子……”下面的人开始叽叽喳喳反驳不断,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是支持韩政的,都不同意萧天接管此重任。

    众人这么说也不是不无道理,萧天和苏佳心里也明白,没理由把未完成的重任——几乎是被认定失败的重任交给一个毫无战功的年轻人……但与此同时,萧天心中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呐喊——这是天赐良机,此等重任非吾不成!

    所有人议论非非,韩政也知自己决定过于草率。但韩政坚信自己不会做错,并斩钉截铁道:“尔等皆以苟安,不敢领兵重任……如今事无他人,本将军将此任交予常将军部下,尔等又有何异?如果真有异议。有本事就站出来替萧将军领此重任,举兵继续攻城,否则……否则别继续在这儿做滑稽之谈……”韩政想要发怒,却因身体伤重。想气无法气出。

    韩政这么一说,在场其他将士又皆哑口无言……

    萧天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终于他决定了……“韩将军——”萧天走上前,义正言辞发话道,“属下愿接此重任。在徐达将军到来之前,率兵拿下滕州要地!”

    “好,韩某果然没有看错!萧将军乃真汉子,真英雄……”萧天的坚定和决心,终于让韩政心中顺通,他坚信自己选的人,一定不会辜负自己所望,“韩某伤重,如今萧将军为主将,韩某所有的人部下。可任由萧将军差遣……只要能拿下滕州,韩某必全力相助……咳咳……”激动的韩政都快忘了自己有伤,不禁咳嗽了几下。

    “请韩将军放心,末将定完成任务!”萧天越说越有气势。

    “阿天……”苏佳眼见萧天鲜有的决心魄力,不禁脸红转头一望。

    可韩政答应了,他的亲信手下却不答应。虽然表面上不敢违背韩政的意思,但是暗地里都瞧不起萧天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小子。自从跟随韩政将军征讨滕州以来,萧天便和苏佳以及亲信等人,整日呆在后营处理伤员之事,久未逢战场。这样的人又如何能够统兵打仗?

    “哼,孤高自傲,交给他,军队必吃亏……”“韩将军干嘛把此重任交给他。简直是草率至极……”“不管韩将军怎么说,反正这小子下什么令,我都不服从……让我听着小子的话,凭什么……”底下的人还在一声议论,就算韩政本人在此,他们也大胆地毫不避讳。

    韩政听到了些许杂言。刚想要发怒,却被同样观察此景的萧天抢先拦住了。

    萧天定了定神,说出了一句更加令人惊异的话语:“韩将军,末将遂接韩将军之职,却受众军不服……因此末将心想,此次征讨之务,末将只需统领先锋军营随同五百士卒即可,无需韩将军手下服从末将之令——”

    此话一出,简直令在场之人不敢相信,就连韩政也是如此。“你说……什么?”韩政瞪大双眼,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萧天。

    “阿天你疯了吧……”苏佳也用担心责备的眼神提醒道。

    “什么?五百人……”“没听错吧,我军主力强攻都拿不下滕州,五百人怎么可能……”“敌军守将可是守城出了名的珊竹瓦鲁和陈惭二人,名将都未能拿其办法,只凭这个毫无战功的小子,还只待五百人马……”“有没有搞错啊?这牛皮也太吹上天了吧……”底下的人听了,都不禁开始嘲笑起来。

    韩政用惊异的眼神望着萧天,却又暗含着一种企望——说不定萧天真能不负众望完成此任。可韩政依旧不放心,于是继续问道:“萧将军,你可要想好了……敌军守兵少说也有五千,守将又是极善御敌守城之战,我们主力部队强攻未能拿下,只靠五百人马恐怕……恐怕不是萧将军在说笑吧……”

    “军中无戏言!”萧天说得大义凛然,面色不改继续道,“五百人马即可,两日之内替韩将军拿下滕州!”

    萧天的花语如此坚定,韩政也无话可说,可只凭五百人马拿下硬城,怎么说也不太现实,韩政心里还是久久不安。

    一旁的亲信将领随是嘲笑萧天,但也在韩政面前作样子“关心”问道:“萧将军真的不用我们?如果是韩将军的命令,我等不会不从萧将军的指挥,只怕……萧将军兵少不及,万一出了点差错……”

    “我萧天说到做到,决不食言!”萧天的话语一句比一句坚定,接受了韩政的军务,于是坚定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后营。

    苏佳见了,也跟着后面离开了营帐。

    “这……”刚才对话的将领显得有些尴尬,但是想到萧天“目中无人”的口气,向来就不甘,于是暗暗嘀咕一句,“哼,狂妄……五百人马,撑破天都拿不到一块要地,还吹牛拿下整座滕州……到时候完不成任务,我看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怎么交差……”

    韩政一句话没说,惊异眼神望着萧天离去的背影,久久未醒……

    深夜,朱元璋营内……

    “元帅,韩政将军那边传来消息,说韩将军虽伤势较重,但已无生命危险……不过其已暂时不能暂管军务,回信和特意自歉致辞……”常遇春依旧是第一时间将前线的信息一一汇报给朱元璋。

    朱元璋听了,眉头一喜,微微点头道:“好,只要韩将军伤势无碍,一切都好,滕州拿不下,暂时养精蓄锐也不失良计……对了,韩将军无以军务,那营中是否有接替人选?”朱元璋又关心起来问道。

    “有——”常遇春眼神稍稍一变,继续道,“刚刚得来消息,接替韩将军职务的将领,是原末将属下的先锋营步兵校尉萧天萧将军……”

    “果然,是常将军你的部下……”朱元璋像是一早就猜到了,淡定应声道。

    “更关键的,萧天将军就任,还是韩政将军亲自任命——”常遇春补充一句道。

    “噢?”朱元璋听了,语气稍稍一变,“难道说萧将军身上有什么过人之处,让韩将军抛开自己的亲信部下不予委任,而交给了这个从未有过交道的常将军你的部下?”

    “这个末将不知……”常遇春低头回应,随后是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于是继续提道,“对了,消息还说,萧天将军在众将士面前立誓,只用随从亲信五百士卒,两日之内拿下滕州要地——”

    “你说什么?”此话一出,连见过世面的朱元璋也小吃一惊,“五百士卒?这玩笑开大了吧……滕州有数千蒙元精兵把守,守将更是以守城御敌为善的珊竹瓦鲁和陈惭二人,只凭五百人……还是说,这个萧天真有什么将才只能……”

    朱元璋原地踱步了几番,随即又朝常遇春问道:“常将军,之前萧天在你先锋营帐下,一直身为步兵校尉,可有立功?”

    “好像没有过,就算有,也远远不及唐战陆菁二人……”常遇春回忆着说道,“嘶……不过战功没有,败仗倒是打过——之前征讨徐州燕只吉台巴扎多,先锋军在七岭关狭道迎战燕只吉台主力,萧天将军所率步兵还在峡谷关打过败仗……当然那次败仗纯属两方实力悬殊,没有全军覆没已是大幸,至少事后萧天将军不但没有被问罪,还被奖了功,说是为援军主力赶到争取了宝贵时间……”

    “原来如此,没有显著战功的人,居然自信能够凭五百人马,拿下硬头城池,有趣啊……看来不只是唐战和陆菁,先锋营下众将士皆有趣啊……”朱元璋不时闭眼点了点头,语气琢磨不定。

    常遇春继续请问道:“萧天将军所誓有些夸大,难免让人不太放心……反正滕州之地不急硬取,不如收回萧天将军成命,待等候徐达将军的援兵赶至再举兵伐城,这样似乎更稳妥些……”

    然而,朱元璋表情一变,随即阻止道:“不,就按萧天将军所说,任其行事……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有这本事,完成常人无法完成的使命……”

    看来除了唐战和陆菁,先锋军下又有一人引起了朱元璋的兴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