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文武兼修
    下一页

    “陆·氏·兵·法……”陆菁望着案前的书题,微微一笑,暗暗道,“古来兵法皆出自武修大家,孰可想吾轻颜女子之辈,竟能撰笔用兵,所施大计……”

    看来这些时日,陆菁身居营下未有用兵,但以笔墨行文,而略兵法万千,自撰成本。虽然世人并未可知,甚至看不起女子之辈所著兵书,但在陆菁自己看来,这是自己了不起的一项成就……

    “呼——”营帐帐幕再次被拉开,又有人不请自来进了营帐。

    “怎么又来了,不是说让你们这些杂碎赶紧走吗?”陆菁还以为前来的是那些“闲来无趣”的士兵,于是变着口气生气说道。

    “是我——”然而一个苍老的年迈声,让陆菁回过神来。陆菁抬头一看,进营请事的人竟是老九。

    老九是陆菁身边唯一的“探子”,前方有什么战事消息,陆菁和唐战想要知道,都是靠老九回来通报。陆菁见了惭愧一笑,改回口气道:“是老九啊……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又是那些吃饱没事做的小卒,刚才还把那些家伙狠狠训了一顿……”一边说着,陆菁一边用手遮掩着桌上的兵书。

    “你这个大小姐脾气,在军营里还这么放肆……”老九无奈一笑,上前朝陆菁递过一支毛笔,随即应道,“叫人给你送毛笔,那些小兵可不敢再‘忤逆’,所以只好老身代劳了……”

    “麻烦你了,老九……”陆菁惭愧地接过毛笔,继续道,“那帮家伙估计是朱元璋安排的眼线,用来监视我,看了就让人火大……既然这么想监视我,那就让他们好好尝尝本小姐的脾气,要知道在汴梁,没几个人能受得了我。出了汴梁这么久,好久没有玩儿玩儿整人的事情了。正好让我发发牢骚……”

    “是是,没人受得了你,连唐战将军也不愿待在你身边受气,一早上就跑营外的小树林里去了……”老九继续笑道。

    “对哦。一早上就不见傻蛋,这几天都是这样……”陆菁这才想起来休养这几日,唐战经常不在自己身边,就算是有要事交代,交代完了。唐战也经常一个人就跑了,也不说去干什么,于是陆菁不禁问道,“傻蛋有说他早上出去是干什么吗?”

    “老身也不知……”老九摇了摇头,随即淡定道,“不过他每次出去都是只身一人,这营里又早已没有我们亲信的手下了,所以肯定不是军务之事,陆姑娘你放心好了……”想起陆菁之前一再提醒,不让唐战涉及任何军务之事。老九刻意强调道。

    “不过原来傻蛋做什么事情,从来不瞒着我,这几天神神秘秘的,太奇怪了……”陆菁坐回榻上,嘟着嘴,翘着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屑说道。

    老九顿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有正事要提,于是回归正题道:“对了。老身这次前来,是有要是相报……”

    老九有事相报,那必定是前方战事的消息。陆菁一下子严肃起来,翻身坐好。正经问道:“是啊,这么多天过去了,也该有战事的消息了……怎么样,前方的战况如何?”

    老九一五一十道:“刚才堂英会的弟兄已经得到了消息,韩政将军率部已经攻下了黄河一带的梁成镇寨,随同的南宫俊慕容飞二位将军更是领骑兵作战。功绩显赫——”

    陆菁似乎是早有料到,表情略作平静道:“嗯,梁成镇寨蒙元守兵松懈,捷报传来理当预料之中,随同他将出征作战,只求他们平安无事即好……”相比较而言,陆菁更担心的,果然还是原先锋军帐下将士的性命安危。

    “下一步,估计就是滕州战略,届时还是由韩政将军带领……”老九继续叙述道……

    与此同时,黄河一带镇寨,刚刚立下战功的南宫俊慕容飞二人,此时正在黄河边领兵休养……

    韩政的主力部队拿下梁寨,准备集结数时,朝滕州方向进发。而南宫俊慕容飞所率骑兵重新分配后,二人所带众部,被安排镇守黄河边防一带,意在阻断黄河以北蒙元可能派来的援兵……

    “众将士在此休整,一个时辰之后,重新集结!”南宫俊站在黄河高塔之上,大声下令手下将士。

    “是——”随即,塔下响起了无数将士齐声振奋的喊应。

    下完命令后,南宫俊从高塔走下,来到黄河边上休息,却正见慕容飞一脸忧心忡忡地望着滚滚而逝的黄河。

    “喂,打完胜仗士气正足,应该高兴高兴,你怎么一脸不开心的样子?不像是你啊……”南宫俊用手溅起黄河水,故意在慕容飞沉郁的脸上挑拨一番,不禁问道。

    “别闹……”慕容飞倒是没心情玩笑,用手摆了摆,随即侧身回应道,“打完胜仗,兄弟们高兴是正常的,我只是……我只是在想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打仗还想别的事情,你又没有老婆牵挂,如果是这样的话……”南宫俊故意兜了个圈子,随即道,“你是在担心樱妹吧……”

    一语道破慕容飞的心思,慕容飞没说话,只是远远眺望着奔流不止的黄河水。

    “哈哈哈哈……”南宫俊笑着摇了摇头,知道慕容飞的心中所思,随即安慰地拍了拍慕容飞的肩膀,继续道,“樱妹随秦羽兄弟一起出征,你是担心秦兄弟刚来军营不久,究竟能不能保护好樱妹对吧……可别忘了,你可是在秦兄弟面前许过承诺的,到时若是秦羽立了功,拿下了济南,你妹妹可就真成了秦家的人了……”

    说到这里,慕容飞的心情很复杂,瞟了南宫俊一眼,轻声吱语道:“哼,还不一定成功呢,你这么相信他办得到……”

    南宫俊继续笑道:“那你到底是希望他办得到还是办不到?秦兄弟的本事我们又不是没见过——我们两个加起来都未必是秦兄弟的对手,如此良将之才,沂州都拿下了,区区一个兵力稀缺的济南,怎么会拿不下?”

    “我不是担心拿不拿得下城池,我是担心樱妹的安危——”被南宫俊左一句右一句地说得心中烦闷。慕容飞不禁大声道,“领兵和单打独斗不一样,攻城和平原骑战更不一样,武功好未必能有统兵之才……”

    南宫俊眼珠子转了转。像是想到个“馊主意”,随即莫名笑道:“要不这样吧,你既然这么不放心樱妹,那我就替你抬高一下娶你妹妹的门槛吧——我即刻写信给秦将军,除了拿下济南城池外。还得确保你妹妹毫发无伤怎么样?如果能拿下敌方城池,还能保自家将士安然无恙,那其良将之才没得异议了吧?”

    说完,南宫俊从河边起身,真准备要回营写信。

    “神经病啊你,你这什么馊主意……喂,给我回来——”慕容飞见南宫俊真要做“好事”,马上起身追了过去。

    慕容飞一路追着南宫俊,然而刚追到路道口,却正好碰见了迎面整装带兵的萧天苏佳等人走来。

    “萧兄弟。苏姑娘,你们也来了……”玩笑归玩笑,看着萧苏等人带兵前来,南宫俊和慕容飞停下脚步,不禁问道。

    萧天向身后做了一个手势,随即回应兄弟二人道:“是呀,梁寨之战辛苦你们了,你们按军令守好黄河一带即可……接下来我和佳儿要随同韩政将军进攻滕州,在这儿等待我们的捷报吧——”

    “好啊,你们二人武功颇高。想必协同韩将军拿下滕州没有问题,我们兄弟两个就在这里等待好消息吧!”南宫俊笑着说道。

    看着兄弟朋友前仆后继完成大业的振奋之态,慕容飞也暂时忘却了心中的苦涩,也在一旁欣然笑道。

    “喂。大哥,你不会把我们几个忘了吧?”正说着,萧天身后的“嘻哈三兄弟”却是耐不住性子,一向急躁的哈哈凑过身来说道。

    “你们几个,别添乱就好,要敢自作主张。我亲自收拾你们……”一旁的苏佳背着身,一只手将哈哈的下巴给扭了回去,扭得哈哈痛叫喋喋。

    “痛……痛痛……”哈哈苦叫了几声,弄得后方众军士哈哈大笑,哈哈回过身,瞥了苏佳背影一眼,心中暗暗道,“哼,臭婆娘,手劲还不小……嘶——哎哟……”

    “走了——”说完了话,萧天再冲全军下了一个手势,部队随从主将一起,告别了南宫慕容兄弟二人的军部,前往汇合韩政主力部队而去……

    常遇春营帐内,陆菁和老九还在商讨……

    “梁成镇寨即拔,下一个目标就是滕州——”老九继续道,“届时我军原部是由萧天、苏佳、胡夷狄等部随同韩政将军前往……”

    “好吧,只能祝愿萧大哥和苏姐姐他们平安捷报传来了……”陆菁今日似乎并无多心商讨战事,知道了前方情况后,摆了摆手问道,“我待会儿想去看看傻蛋,他人还在小树林吗?”

    “是的——”老九低声应道。

    “嗯,一会儿我去看看,老九你没其他事的话,就先退下吧,以免引起过多外面军士的怀疑……”陆菁还在担忧朱元璋眼线之故,不忘提醒一句道。

    “知道了,老身这就告退……”老九说完,转身离开了营帐……

    陆菁继续留在营中,拿着老九送来的毛笔,蘸了墨水,准备在自己的兵书上另加文笔。

    翻开兵书,书中内容详略尽显,但唯独欠缺的,则是兵书始计之篇。兵书始计乃兵书全文之概要,可谓全书用兵重中之重。

    陆菁端详几番,口中喃喃道:“古来兵法,始计为重,遥想《孙子兵法》始计之篇,‘兵者,诡道也’,一语道破全书用兵之要……而若我书题词,该以何言……”

    陆菁想了许久,嘴角微微一笑,继而道:“有了——朱元璋涉我于孤身营帐之中,军务不得其用,但并不妨碍我知兵用法。即使身在营帐,依旧能得前方战事,而略战局之态……故而见之,兵法之用,未必有兵其身,重在其法,依然领略天下……”

    想到兴奋处,陆菁提笔在始计篇上题言一行:

    兵法者,法之大于兵也!

    《陆氏兵法》始计于此,陆菁满意点了点头,收回毛笔,自言道:“此乃我陆氏兵书点睛之要,若能传于后世,此生军旅无憾……”

    收回了自撰的《陆氏兵法》,陆菁今日不好的心情似乎一扫而空。“走,去找傻蛋,看这家伙又在瞒着我干什么——”陆菁伸了伸懒腰,高兴大叫一声,出了营帐也不顾周围众将士的眼光,活蹦乱跳地朝小树林方向奔去……

    而此时此刻,唐战正独自一人立于小树林空地处,手持梨花枪,两眼紧闭,姿态淡然,似乎平静的内心,欲迎接暴风雨般的倾然……

    林中的小风吹拂不定,时而骤大,时而减缓,不规律地摇摇曳曳,摆动着唐战久历沧桑的双鬓,宛如暴风雨前的宁静,令人垂垂不安……

    忽而,唐战睁开了双眼……“蹭——”傲月梨花一道寒光闪过,唐战翻身而下,梨花枪骤而惊起,从天而降。

    “呀——”唐战大叫一声,枪矛如骤雨般抖动,伴着寒光伏伏点点而下。寒光透过丛林,转而分裂成金光万千,闪人眼球般,四面八方的光芒如天宇碎裂开来,转而幻化成无数的碎片,疾风利刃般,将随风而飘的落叶一一斩落,发出凄厉的鸣响……

    “啦啦啦啦啦……”陆菁一路心情姣好,还时不时哼起了小曲儿。正走在前往林间的小道上,忽听见林中稀碎声密密麻麻,如同百鸟归林般,响彻天际,震人耳目。

    “嗯?那是什么东西……是鸟儿?未免太吵了吧……”出于好奇,陆菁想要上前一看究竟……

    等到翻过一个斜坡,抬头所望,陆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成千上万闪着光芒的蝴蝶,如玉一般,横落天宇而下,与随风飘扬的落叶齐飞,其景醉美如画,令人痴心。

    果然,陆菁一介女子,看到了如此美妙之景,不禁心旷神怡道:“原来是蝴蝶啊,居然这么多,还闪着光芒,好美啊……”

    不过虽然蝴蝶繁多,光芒万现,但其喧嚣声似乎过于刺耳了些。不但如此,“美丽”的蝴蝶成群而拥,似有凶器之刃,将斑驳飘落的树叶斩成零零散散,就连四周的树干都有无数利刃划过的伤痕,让人看了甚至有些触目惊心。

    “不对劲吧……”陆菁也是愈加觉得不对,眼神微微一皱。

    然而,待到“闪耀蝴蝶”悉数退去,喧嚣声逐渐平息,前方的景象历历在目——陆菁惊呆了,“闪耀蝴蝶”散去的中心,居然是持枪停下的唐战。

    “傻蛋?”陆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唐战手持梨花枪从半空问问而落,她大概猜出来了,于是瞪大眼睛问道,“你刚才是在……练枪?”

    “菁儿?你什么时候来的……”停下手中的枪,“蝴蝶”全然消失,只留下了丛林四周利刃呼啸过的痕迹,唐战眼见陆菁莫名前来,不禁问道。

    “我还没问你呢?这几天老见不到人,到底又在瞒着我干什么?”陆菁见到了久日未见的唐战,故意带着一副撒娇口气问道。

    没有军事在身,唐战恢复到平日里傻乎乎的模样,持枪上前笑应道:“我在练枪啊——”

    “练——枪?”陆菁有些诧异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