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五十四章 营中帷幄
    &lt;=""&gt;    分军调令事后,唐战和陆菁几日内便身居在常遇春帐下,手下将领分派各地,部队更是被全部收编。表面上是以军功之事,暂且安劳二人,实则如陆菁心中所测,暂时夺去二人的军务,更有甚者是朱元璋对其二人一种变相的软禁……而朱元璋忙务前方战事同时,也不忘对唐战陆菁二人的“监视”,既是在常遇春帐下休整,欲派眼线时刻监督更是轻而易举……

    夜深,朱元璋帐内……

    “元帅,前方已然得到消息,韩政将军已率众部向黄河一带的梁成镇寨发起进攻……”常遇春深夜来到朱元璋帐中,向其汇报着前方的军情,“黄河镇寨的蒙元守兵根本不堪一击,相信不过多久,便会有捷报传来……”

    朱元璋听完,则是一脸平定的表情,似乎对这场仗的胜利毫无置疑。朱元璋从桌案前站起,向前踱步几阵,随即问道:“先锋军中好像也有将领被分调至韩政将军营下吧……之前分军调令,是常将军你分配的人手,不知是何许人也……”

    常遇春随即禀报道:“回元帅,是先锋军的左右骑将南宫俊慕容飞将军二人……此二人原本是末将帐下的亲信将领,唐战将军被授予先锋军统将军权后,就一直跟随唐战将军左右——”

    “那常将军对南宫慕容将军有何印象?”朱元璋又不经意问道。

    常遇春一五一十道:“此二人在汴梁出生同门,传闻江湖中更是武功博人,入军以后善以骑兵统领,无论在末将军中还是唐战将军麾下,都是虎将之风,冲阵拼杀甚是勇猛……”

    “看样子唐将军帐下精兵猛将无数。这和他资深的江湖经历有关,骁风大侠,你的侄子果真不负你众望啊……”朱元璋不经意间。居然想起了曾经的故人,也是曾经的恩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却是不知下落的唐骁风,也就是唐战的叔叔。

    “说到慕容飞将军,入军之时,其妹慕容樱也一同行军。开始她为女将,我们并不看好。可据说沂州一战,招降猛将秦羽,慕容樱功不可没,陆军师甚至将沂州之战首功赠其之……”常遇春补充说道。

    “噢。我听你说过,分军调令的时候提到过她……”朱元璋想起来提声道&lt;="l"&gt;。

    “是的,末将分军调令,命降将秦羽随及慕容樱,待军事之成,便随同徐达将军一起,挥师山东最后的军事屏障济南……”常遇春继续道,“传闻秦羽将军的祖先是蒙元先皇时期的‘神力将军’秦守越,秦公生时体恤沂州百姓,秦家世代受黎民厚爱……而今秦将军归至我军帐下。与元帅挥师驱逐蒙元慷慨共志,相信必如虎添翼!让其跟随徐达将军征讨济南,定是将才之用——”

    “但愿如此就好……”朱元璋依旧是表情淡定。点头轻声回应道,“先锋军帐下的将士,本帅都信得过……”

    见唐战等人从军以来,朱元璋没少提先锋军的事情,若是关心军情即可,但平日里的过于提及似乎有些监督甚至是猜忌在里面。常遇春身为属将本不应多问,可日长夜久的,难免有些疑惑甚至是不平,于是常遇春试探地问道:“元帅。谅末将多言……元帅,您每次与末将和徐达将军商讨军事。总要提及先锋军的事情,若是军情有务可好。可……元帅您却是时时提及个别人物,尤其是唐将军和陆军师……虽然有些不便,可末将想要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这种问题不是第一次问,以前问及的时候,朱元璋的脸色都不好看,所以问及之前,常遇春的表情也是犹犹豫豫。然而这一次,朱元璋似乎并不再像之前一样隐瞒,或者说是想到了从容应对的言辞,挺身轻而一笑道:“呵,这有何疑问……常将军可知道,本帅出身何地吗?”

    “元帅您出身贫寒,自寺院扫地出家,后以武林明教出身,投靠红巾军郭将军帐下,几经辗转终得兵马挥军霸业……”常遇春不紧不慢道。

    朱元璋轻轻一笑,继而说道:“正因为本帅自社会底层出生,所以深知黎民百姓世态炎凉,便起正义之师;而又正因本帅年轻涉世江湖武林,所以便知武林之势左右天下格局……常将军随本帅出生入死,南征北战,立下无数战功,应知本帅征讨陈友谅、张士诚等军阀,所胜之计何在?”

    常遇春想了想,随即答道:“元帅您以大义之师,招募武林中的豪杰与您共图霸业,拯救天下黎民百姓……元帅曾说,‘得天下者必先得民心’——如今蒙元暴政,天下百姓深处水深火热,欲揭竿而起,推翻没落王朝。武林中多正义之士,响应元帅号召,于是武林各势纷纷相助,元帅您平定军阀之乱得以百战百胜、万民归顺!”

    “没错,之前征讨张士诚,本帅不就请用了武林五大家族之一萧家山庄的帮助吗?”朱元璋继续道,“而今唐战、南宫俊、慕容飞以及萧天将军,皆出身武林名胜之家,唐战将军的叔叔更于本帅有救命请贤之恩,万众归心少不了中原武林的协助,如今皆至本军帐下,此乃天意不是吗?”

    “元帅所言甚是……”常遇春在一旁应和道。

    朱元璋继续说道:“原来只是请以协助,如今让其等人自己带兵,更有唐战、陆菁等统将之才施其令,此乃中原之大义不是吗?”

    “元帅明鉴,末将万分钦佩——”常遇春听完朱元璋的一番讲述,不禁油然心间佩服道。

    朱元璋顿了顿,随即挥了挥手,朝常遇春继续道:“所以说,本帅时常关注他们,就等于关心自己的军队,何过之有?好了好了,常将军夜里深报军情,无事的话还是赶紧回去歇息吧……噢。对了,唐战陆菁如今无军务身处常将军帐下,时刻关注他们的动静。每日午时都得向我报道——”绕了这么大一圈子,看来最后一句话。才是朱元璋真正想说的。

    但受到朱元璋“熏陶”的常遇春,早就忽视了朱元璋的心机所在,“是——”请命得令后,便转身离开了营帐……

    朱元璋一个人留在帐内,眼神时而复杂不定……“哼,武林之辈关心不假,此得势之力我朱元璋怎么会不提防呢……”朱元璋心中暗暗道,“唐战&lt;="r"&gt;。陆菁,尔等有将帅之才,立下赫赫战功……不过这天下,只会是一个人的天下——大事将成,我这个万世之主,还得留神料理尔等后事,我现在不得不做好事宜准备……”

    拉上了帐帘,灯火之下,朱元璋继续运筹帷幄着他的“宏图大志”……

    又一个平淡的夜晚过去了……

    常遇春帐下,自从唐战陆菁被安置在营中劳顿后。倒还显得老实。军中没有太多先锋军亲信不说,二人更是没有掺和任何有过军务之事。唯独有的,也只有原参谋老九****传回的前线战报。老九年事已高。不便久日长途跋涉与之征战,因此也被留在了常遇春帐下。但也正因为如此,陆菁想要知道前方的战事事宜,全指望老九以及堂英会兄弟的情报……

    不过唐战陆菁修养在常遇春帐下后,确实是过于老实本分了。尤其是陆菁,不但几乎不问军中之事,甚至很少走出自己的营帐,每日在营中不是看书就是写字,偶尔上级军官不在。甚至在营中耍一些汴梁时候的大小姐脾气……当然这些全都是小打小闹,以陆菁的心机和智慧。她又怎看不出这是朱元璋的“软禁”计策。为了不让朱元璋心生多疑,陆菁故意装出一副不理军事的样子。而且还再三强调唐战,休养几日不准掺和任何军务之事……

    这一日,陆菁还在营帐中休息,像是不打算走出营哪怕是散散心……

    帐外不时徘徊着几个守营的士兵,目光时不时盯望着陆菁营帐的情况——其实这就是朱元璋暗中安插的眼线,时时刻刻关注着唐战陆菁的动向。不过唐战今日一早上就出去外面的小树林了,由于是孤身一人没有带任何侍卫或是亲信朋友,所以这些眼线也没太把精力放在唐战身上……

    守营的士兵眼线互相嘀咕了几句,使了几个眼色,随即窃窃私语道:“元帅让我们时刻关注他们的动静,尤其是陆军师,监督她的一举一动……今日又和往常一样,又不出营,怕是她在营里偷偷做什么计策,好派人传达给前线嘱咐先锋军亲信将领用兵之内的计谋——这可是元帅最让我们注意的,老这么在外面呆着,也看不见她的动向……”

    “那你去吧,偷偷看看她在干什么……”另一个士兵说道。

    带头的侍卫吐了吐气,随即道:“怕什么?我们一起去,只要说是常将军特来犒劳陆军师,前来关心一二,就不会引起她怀疑的……”

    于是打定了主意,众人决定一起前往陆菁营帐窥视一番……

    掀开了陆菁营帐的帘门,果见陆菁坐在案前,正用毛笔在纸上飞笔疾书,聚精会神的样子,不排除是偷偷用计在给前线赵子川等亲信下达军令计策……看到这一幕,众士兵一齐走进了营帐,想要借故查实“真相”。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一下子否决了众侍卫的猜想。只见陆菁似乎是不太高兴的样子,眉头一皱,做出大家小姐埋怨的姿态,使劲把手中的毛笔往前一掷,点滴墨水还溅到了最前方亲信的脸上,随即破口大骂道:“烦死了烦死了,这什么狗屁军营,连个毛笔都这么差劲儿,字都写不清?今天的好心情全让这破笔给毁了——”

    陆菁的声音凶得很,着实把前来窥视的众侍卫吓了一跳。但他们见到陆菁如此暴躁的脾气,深知所书写的东西,绝对不会是什么用兵计策之类的,否则秘密行事绝不会这样大鼓张扬。

    “喂,你们几个贼眉鼠眼的,谁让你们进来的?”心情不好,又看见营外士兵随意进出自己的营帐,陆菁全身的怒气一下迸发出来,口气丝毫不客气道&lt;="r"&gt;。

    陆菁行军用兵入神,军中将士皆有耳闻,但陆菁平日里耍这么大的大小姐脾气,还是在军营里,众士绝对是闻所未闻,甚至不敢想象。本来偷偷走进营帐就没有什么理由,现在被陆菁这么一“闹腾”,吓得话都说不清。

    “我……我们是……”最前面被溅墨水的士兵想到之前的借口,为不引起陆菁的怀疑,吞吞吐吐道,“我们是常将军派来……派来安慰将军您的……听说将军徐州沂州之战立下战功,如今……如今疲惫须得修养,小的们是……特地来关心关心将军您的……”

    “是……是……是啊……”旁边的人也一个劲儿地唯唯诺诺道。

    然而,陆菁似乎是有意而为之,不但不收口,还“变本加厉”道:“切,你们算什么东西,还有资格来关心本将军?本将军和唐战将军可是攻下徐州和沂州的主要功臣,元帅对我等赞赏有加,你们这些小喽啰有什么资格沾本将军的光?”

    本以为陆菁性格平易近人,结果今日一见,却是让众人大感吃惊和失望。

    “再说了……”陆菁似乎还没完,继续“咒骂”道,“你们这些废物一个个整天守在兵营,怎可与本将军赫赫战功相比,还拉什么台面和本将军讲话?去,本姑娘心情不好,给我弄一支新毛笔来,要是不好写字,看我不通报常将军,将你们一一军杖处罚!”

    说完,陆菁转身一个脚踢,意在快速赶跑这些士兵。士兵哄叫一声,四散便往营帐外逃去,一刻也不想再受这种傲慢无礼、目中无人的大小姐脾气……

    “哼,什么人嘛,不过是个属中先锋军的军师罢了,有什么自吹自擂的?”离开营帐后,众士兵灰头土脸地议论纷纷道,“这种目中无人的家伙,还真以为自己是天王爷爷了,元帅怎么会担心让我们监视这种人?我看她啊,根本就是莽夫……不,泼妇一个,成不了气候!还担心她暗中写什么计谋……切,笑话,懒得跟这种泼妇多言——”

    “哼,就是,我看我们也别监视她了,回去禀告元帅,说她陆菁仗着战功蛮横无理,让元帅亲自整治她得了,省得我们天天在这受她大小姐脾气……”

    于是闷声几句后,众士兵一脸埋怨地离开了营帐四周……

    剩下的陆菁一个人留在营帐,表情渐渐收敛,没了刚才的傲慢脾气,取而代之的一丝严肃和谨慎。

    “不知道这样能够瞒多久……”陆菁心中暗暗道,“故意在朱元璋手下面前装成一副无能的样子,好像太假了点,而且凭朱元璋的心机,他应该也会猜到我这是故意在演戏给他看……算了,总之在恢复军权之前,还是在朱元璋面前低调点好,静静等待前方子川兄弟他们的军情好了……”

    原来刚才的这一切,都是陆菁故意在朱元璋的眼前演戏,为的是蒙蔽朱元璋的眼睛,让其对自己心觉是个无能傲慢之辈,对其放松警惕。不过陆菁心想这些都不是长久之计,眼下还是低调点,或许更为保守。

    “话说回来,休息的这几日,在营中阅书写字,也并不是毫无收获……”陆菁慢慢走回案前,望着桌上自己亲笔写的书本字样的文笔,翻回书本封面一页,笑言说道,“我陆菁既是不能用兵,那就用法……”

    书本封面标题写着四个大字——“陆氏兵法”……(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