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军情突变
    天色阴郁,暗幕沉沉,唐战、陆菁和慕容樱三人,正并行走在回营的路上。因为沂州之变结束,其兵卒尽为徐达所令,所以三人回来并没有带任何的兵马……

    不过今日天气似乎变化无常,早上还是晴空万里,而今却是乌云密布——黑云压阵,似有阴霾扰乱人心之势,青灰下的一切,给人浓郁不得自醒的压迫和沉顿,心忧重重的同时,让人不禁担忧,将有无法预料的变故发生……

    前面就是先锋军军营了,但是情况似乎不太对劲……唐战走在最前,最先注意到了,于是驻足而望问道:“奇怪,军营好像有变动……”

    “嗯?”一向机敏的陆菁也抬头望去,看着营门口陌生面孔的守卫,心中一紧,不由应声道,“是有些不对劲,这些士兵我怎的不认识……”

    “可这的确就是我们的人啊——”慕容樱虽不知疑惑何在,但也暗自安慰道,“就算不是先锋军的士兵,也只会是元帅或常将军派遣来的人马,都是自己人,何必太担心……”

    “我只是觉得,太陌生了,有点不对劲……”陆菁刻意低伏了一下身子,皱眉继续道,“我们才前往沂州多久,营里就变化这么大……我叫子川兄弟他们守好军营,有事静观其变,可现在似乎不像是平日里我军镇守的规矩……”

    唐战头侧向了一边,似乎是发现了关键,指着营中校场的一面军旗道:“你们看,那面军旗——”

    陆菁和慕容樱同时望去,只见校场上升起的军队旗帜从未有见,蓝色的旗帛下,写着一个大大的“韩”字——三人顿时惊异。

    “韩家旗?”陆菁稍许瞪大了眼睛。出乎预料道,“我们军营里,怎么会有韩家旗?该不会……”

    “说到韩家旗。元帅军中自有韩政和韩温两位将军……等一下——”唐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语道正点应道。“之前常遇春将军分军调令,确实有韩政韩温二位将军之务……如此说来的话,说不定趁我等出营这段时间,是常遇春将军……”

    “常遇春先行一步,执行分军之令,未等我等回营……”陆菁心中的担心越来越重,接话唐战道,“如此看来。这是朱元璋的命令,说好等沂州一事平息,分军即刻执行……沂州是平息了,可我等还未归营,朱元璋却提前下令,可见他是时刻关注着我等的动向,沂州之事刚完,他就得到了消息……”陆菁最担心的,也是最放不下的,便是朱元璋对自己等人的“提防”。

    然而。一旁的慕容樱并不像陆菁这样顾虑太多,大大咧咧的她淡然道:“有疑问,我们回营不就知道了?都是自己人。何必顾虑太多,走了走了……”

    说完,慕容樱率先往营帐方向走去。

    “喂,樱妹……”唐战想要拦下慕容樱,却是来不及。

    “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陆菁找不出疑问关键,加上自己又担心赵子川等人的情况,如果不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根本不知道自己等人离开这段时间。军营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陆菁也站起身。从容说道,“傻蛋。起来,我们先回去……”

    唐战也没有太多异议,点了点头便也随着二人往营帐走去……

    三人很快到了营帐门口,果然如唐战等人所疑,这里的守卫士兵根本就不是原先先锋军帐下的亲信士兵,面孔甚至是全身军备都十分陌生。

    正疑惑间,唐战想要先一步走进营帐,却出乎意料地被门口的士卒用长戟拦下。“站住——”士兵同时阻声道,口气也是极为冰冷。

    这个举动倒是“惊动”了三人,唐战好歹也是常遇春帐下左三先锋军的主将,其位也是军中之高,而这两个小卒竟然语出惊人拦下唐战,口气还很不客气,三人不觉心中一紧——营中肯定是出事情了。

    唐战自然不怕,挺身正前,一脸严肃道:“你们果然不是先锋营的士兵,连本将军都不认识……我乃常遇春将军左三先锋统将唐战,尔等置本将军于营外,是何等之意?”

    “你说你是唐战将军,可有凭证?”士兵的口气越来越不客气,似乎根本不把唐战等人放在眼里。

    陆菁见到此景,愈加觉得事情不对,不过生来谨慎的她也不敢轻举妄动,还是站在唐战身后静观其变。

    “大胆——”然而,慕容樱自然没有唐战陆菁二人这么好脾气了,见军中小卒都敢“放肆”,慕容樱站出来,毫不客气道,“唐战将军乃先锋军统将,每每出战都是冲锋最前,你们简直狗眼识人低,怀疑我们的身份——”

    “樱妹,不得胡来!”见慕容樱情绪有些激动,唐战立刻阻止了一番,随即还是转头安分问道,“既是不认识本将军,想必二位兄弟分属另将之下……在下不才,斗胆问下二位兄弟的长官是谁?”

    “哼……”见唐战受了无名小卒的气,还显得这么客客气气,一向沉不住气的慕容樱在一旁暗自愤恨。

    “我们是韩温将军的部下——”士兵还算言辞公正,一五一十道,“我等受韩将军所托,随兵前来接管先锋军营地。韩将军有令,令我等在此守营,不得任何外人进入!”

    话说到这份上,慕容樱实在是忍不住了,大声反驳道:“简直瞎了你们的狗眼!好好看清楚——站在你们面前的,可是堂堂先锋军的统将唐战,以及军师校尉陆菁。居然把我们当成外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樱妹,别说了——”情况还没弄清楚之前,唐战不想将其复杂,又立刻阻止慕容樱道。

    “唐大哥,他们敢这样‘忤逆’你,你居然还忍的下去?我等出生入死,在战场上立下战功。如今却被此等小卒蔑视,天理何在啊?”慕容樱似乎是到了气头上,毫不顾忌道。

    陆菁在一旁动了动脑。随即上前问道:“你们韩将军在哪儿?请禀报你们韩将军,我等随同唐将军。奉行徐达将军之命,共同前往沂州招安太守王宣……如今事已赴命,按照之前约定,我等先回营中,随后从行常将军分军调令一事。怎的我等还未归来,韩将军却是提先到来,也未先打招呼,似乎有些不妥吧……我等想要亲自一会韩温将军。问清其中的缘由。”

    陆菁的口气也算好,然而守门的士兵却是不待见了,一脸轻蔑的望着三人,口气依旧不逊道:“哼,你们是什么人,韩将军岂是尔等鼠辈想见就见?”

    这话简直太伤人了,不认识唐战陆菁等人也罢,也不该如此恶语袭之。这回慕容樱再也忍不了了,不顾唐战陆菁的阻拦,上前一步指着士兵鼻子斥道:“你说什么?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士兵倒也够“痛快”。倒还真继续道:“我说韩将军岂是尔等鼠辈想见就见?快走,尔等外人再敢执迷不悟,休怪我们兄弟出手——”

    这辈子慕容樱最看不惯被人威胁。何况还是被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无名小卒威胁。这次慕容樱话都不说了,索性一拳便朝士兵脸上打去。

    慕容樱的拳很快,不等士兵反应过来,一拳就将士兵打得鼻青脸肿。不但如此,慕容樱的力气还不小,一拳直接将士兵打飞,士兵痛捂着脸在地上嗷嗷乱叫。

    “放肆——”另外一个士兵眼见此景,提着长戟便朝慕容樱袭去。

    慕容樱侧身轻松躲过,随即便是转身一脚飞踢。正中士兵腹下。士兵防御不及,整个人被踢飞数丈。最终摔在了校场一旁的板车之上,不但打得士兵痛苦倒地、全身不得动弹。还发出了巨大声响。

    “樱妹,不要动手!”唐战下意识再次阻拦了慕容樱一句,虽然他知道现在已经晚了。

    “哼,是他们先对我们不敬——敢这样对一军之将说话,不军法处置他们都是轻的!”慕容樱依旧难解心中愤恨,故意冲着被打倒的两个狼狈小卒说道。

    打斗的巨大声响,果然吸引了周围一众士兵的注意,众士卒很快手持兵器利刃,朝着校场大门这边围拥过来。

    “额……”最开始被一拳打倒的士兵醒了过来,揉着自己红肿的鼻子,随即指着慕容樱道,“就是他们,就是他们这些恶人,给我抓起来——”

    “呀——”众士兵什么也不问,提起兵器就朝唐战等人扑去。

    “哼,来得正好,姑奶奶正愁手痒,没地方练练手……”慕容樱掰了掰手腕,脾气不拘的她抽出了背上的红缨枪,似乎是想要大干一场。

    “别闹了,快住手——”唐战见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想要大声阻止却是为时已晚。

    双发剑拔弩张,火药味儿十足……

    “住手!——”千钧一发之际,众士兵身后响出一句雄浑命令。

    众士兵像是震慑到了,立刻停了下来,纷纷让出一条道。不过多久,一个身着铠甲的威武将军徐徐走来,器宇不凡。唐战等人所见,甚是诧异,更惊异的是,此人身后,陆昭和陆蒙二人分居左右、全副武装,似乎是要前往某处。

    “哥,小蒙……”陆菁在唐战身后所见,心中惊异道。

    “韩将军,他们……”倒在地上的士兵慢慢爬起来,想要指控唐战等人。

    看来此人便是士兵口中所述的“韩温将军”,韩温一脸严肃,眼见唐战等人所立,随即对手下士兵怒斥道:“混账东西!唐战将军归营,尔等不但无礼,还以武相逼——”

    “是,是,小的知道错了……”士兵知道自己犯了大错,随即低头道歉道,然后灰溜溜地“爬”向了一边……

    韩温重新挺身,正对唐战,双手行军礼道:“唐战将军,在下韩温,刚才手下无礼之行,还请唐将军见谅——”

    唐战也是有礼回应道:“不然不然,刚才矛盾实属误会,我等无兵归来。引起将军手下怀疑也属正常,韩将军不必过于放在心上……”

    “唐将军果然胸怀大度,在下佩服……”韩温先是客套了一句。随即回归正题道,“刚才听闻。唐战将军想要有事与韩某一见,不知何事?”

    唐战依旧有礼相道:“回将军,末将等人之前遵从徐达将军之令,前去招安沂州一事,而常将军这边又提前分军调令一行……我等之前有约,待到沂州之事了结,我等回到营中,再商讨分军调令一事。可为何我等还未归营。韩将军就已提前行动,不但接管了我军的营地,还收编了我军的部队,我等却提前毫不知情?”

    韩温挥了挥手势,命令两边刚才剑拔弩张的士兵退下,随即回应唐战道:“唐将军出使沂州一事,韩某之前略有耳闻,却是不知和先锋军分军调令一事掺杂一处……今日韩某率兵前来接管先锋军营,也是奉常遇春常将军之令,其中细节并不知情……”

    “常遇春将军?”唐战又疑声道。

    陆菁一直没有发话。但听着其中的间隙,愈加觉得事情不对,就好像自己和唐战成为了别人摆布的棋子。自己不能任己左右,命运掌握他人之手……

    “是我下的命令!”正在这时,韩温出使部队身后,又响起了沉着的令声。

    这一次愣是让唐战等人更加疑惑,因为这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正是下达命令的常遇春本人。

    “常将军——”常遇春出现,就连韩温也带着众手下在一旁让开中道,低声请命道。

    常遇春正眼望着唐战,唐战也正眼望着常遇春。彼此都猜不到彼此的心思……

    常遇春上前几步,随即对唐战道:“我奉元帅之令。命韩温将军带兵接管先锋军阵营,沂州招安一定。韩温将军遂同陆昭陆蒙二位将军一起,暂时镇守沂州,以作北伐军事后援……”

    “尔等接管,那我们呢?”唐战又问道。

    常遇春不紧不慢道:“沂州一战,先锋军已立大功,但也损失惨重……元帅谅解众卿之劳,但又不能放缓北伐之策,因此暂时命本将军收归先锋军所有,分部军中各将随同其他将士出征其务,此即为分军调令之计——”

    “分军调令,没想到会这么快,赶在我等回来之前就行动了……”唐战耐人寻味一笑,随即又问道,“可末将毕竟是先锋军主将,就算先锋军收编常将军帐下,我等还未回归,元帅为何就提前行动?”唐战言下之意,其实是问为什么把自己和陆菁等人排在了分军调令计划之外。

    常遇春微微一笑,回应说道:“唐战将军无需多疑,此乃元帅之关慰……先锋军一路征讨徐州,攻下沂州,早已疲惫万分。元帅谅唐战将军战功显赫,疲于战事,是该休整生息一段,特令本将军营中安待唐将军和陆军师,北伐之事也无需将军二人再过操劳……”

    唐战虽然天生愚钝,但久历军旅也让唐战学会了军中心计——常遇春的话语中明显隐含他意,唐战也是看在了眼里,虽然现在自己并不知道真正的愿意何在……

    想罢,唐战也客套地回笑一句,随即“敷衍”道:“多谢元帅将军关心,末将随同军师在此谢过……”说完,唐战还是朝常遇春行礼鞠躬一式。

    常遇春随即让开中道,做出迎接手势,笑言道:“走吧,唐将军、陆军师,你们二人一路征战也辛苦了,请前往本将军营中上座休息……”

    唐战冲常遇春莫名一笑,随即缓缓点头,径直朝前走去。陆菁也是默默跟在身后,一句也没说,甚至都没有正眼看常遇春一眼。走过陆昭陆蒙身边,陆昭陆蒙也是投去疑惑不安的目光,却是说不上什么话……

    常遇春见唐战陆菁已答应“休整”,随即转身对韩温道:“韩将军,驻守沂州之事,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了,属下这就带兵前往沂州镇守,向徐达将军赴命!”韩温答了一句,随即便带兵离开了大营,陆昭和陆蒙两兄弟也跟随其中……

    唐战陆菁走在回常遇春营帐的路上,心中却是久久不能平静。尤其是陆菁,心计颇深的她,今日在众将面前一言未发,却像是什么都看透了。

    “朱元璋这么做,无非是变相软禁我和傻蛋罢了,看样子朱元璋已经开始提防我们了,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陆菁心中忽然惴惴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