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祖先遗志
    下一页

    “不用谢我,因为我们是朋友——”陆菁笑着说道。

    “朋友”二字,秦羽又想起了沂州之战前,萧天对自己说过的话……

    (回忆中)……

    “我当然懂……”萧天微微一笑道,“我虽然没有经历过血海深仇,但我身边的朋友却有,我能了解他们……我知道仇恨对秦将军你来说忘不掉,可你现在孤身回城,只能是自取灭亡……”

    “少在这儿安慰我——王氏父子不顾道义杀了我全家,我一定要用他们的血,祭我父亲在天之灵!”秦羽不顾身上未经痊愈的伤口,提枪指着萧天道,“你没经历过家族被血洗的痛苦,你并不知道我心里的感受,你……你又能明白什么……我现在,根本就已无欲无求、无依无靠,我秦羽的一生只会为了报仇——”

    然而,萧天依旧是面容淡定,看着秦羽言辞间有些理智不清,萧天继续平和道:“我说过了,我没经历过血仇,可我的朋友经历过,正因为如此,我才陪他们一路走来……佳儿的父亲被莫天行所杀,我在她身边不离不弃,让她不被仇恨所蒙蔽;唐战兄弟身为唐家后人,家族更是惨遭自己父亲灭门,正因为有我们这些朋友信任关照他,让他活在这世上还有好的信念;李玉如的父母被傲晶师太刺死,正是我们拼死救她,才让她认为活着还有希望和信赖;黄纪兄弟被鬼王师的灭门之仇冲昏头脑,正是我和瑛妹他们的百般相助,才让他明白这世上除了恨,更重要是有爱……这些等等,包括南宫慕容兄弟的离家之苦,甚至遭到世上他人的非议。这些经历过仇恨的人,和秦将军你的经历没差,但是有一点他们却胜过于你,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被萧天这么一说,秦羽倒是有些彷徨起来。

    “心系重要的人——”萧天眼神忽而坚定道。“我是他们的朋友,对他们来说,我是他们人生中重要的人。我在他们身边,就会帮助他们、关照他们。无论是喜是悲,我一直都在他们身边——心系重要的人,让他们认清世上除了仇恨,还有比这更重要的情谊。因为我是他们重要的人,是他们的至爱、朋友。所以他们也会无时无刻不想着我,这就是活在世上的信念和希望,绝不会被仇恨所蒙蔽——”

    (现实中)……

    “我现在渐渐能明白,萧兄弟你说过的话了……”秦羽心中默默道,苦涩的表情也渐渐露出一丝微笑。

    看着秦羽完全想通的样子,慕容樱在一旁也为其高兴——秦羽终于解开了自己痛苦不止的心结……

    “王宣已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唐战不知道陆菁的下一步计划,又不禁问道。

    陆菁的表情一下子回到了严肃,正经道:“王宣就地正法,复叛之罪了却。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比起这个,等待我们的,会是更严峻的问题——我等回营,分军调令即刻生效,我们得赶紧回去,为重新规划部队分配做好准备……王宣之死消息即出,我想这个时候,常遇春将军恐怕已经到达了我营,我们没时间再在这里多待片刻……傻蛋,一会儿我向徐达将军汇报完情况。我们就赶紧回去吧——”

    “我知道了……”唐战点了点头,随即对身后的秦羽和慕容樱道,“秦兄弟,樱妹。这里也没你们什么事了,我们一起回去吧——毕竟分军调令中,你们也被安排了重要任务……”

    听到这里,慕容樱脸不禁一红,因为她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在秦羽面前立下的考验。

    慕容樱自然没有异议,然而秦羽在一旁犹豫了一会儿。随即轻声问道:“菁妹,我……我能够在城里多呆些时辰吗……”

    “嗯?”看着秦羽犹豫不定的眼神,陆菁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试探性问道,“难道说,秦兄弟你还有心结未有解开吗?”

    “我想去寻找答案……”秦羽露出苦涩的笑容道,“我从小立志为朝廷尽职尽忠,可如今朝廷灭我家门,现在却不得不和你们走到一块儿,和朝廷对立……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想明白,心情很乱,我想……我想在这城里找到答案……”

    本来已经尘埃落定,如今秦羽还在为“效忠”朝廷之事摆幅不定,唐战有些不太开心,于是反声应道:“喂,你怎么还在提这个事?你不是已经在我们面前,在樱妹面前抱定了决心吗……如今全面征讨北上在即,你却依旧没有完全归顺之心,樱妹她可是把终生都托付给你了,连慕容兄弟也是,你这个时候为什么还……”

    “秦哥……”看着秦羽犹豫不决的眼神,慕容樱心中也有一道说不出的苦。

    然而,陆菁在一旁却是显得很淡定,也并不怎么着急。见秦羽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陆菁微微一笑,竟毫不犹豫地准许道:“好吧,如果事情没想明白,那就先去想吧,这样总比抱着一颗不定之心归顺我军要安心得多……秦兄弟你是个知是非、明真理的人,我们都相信你,等你真正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定能做出坚定不移的选择……你可是‘神力将军’啊,战场上威风八面、所向披靡,你做任何事情一定不会后悔、问心无愧……”

    见陆菁无比信任自己,秦羽又不由心中一动,随即嘴角微微一笑,默默冲陆菁道:“谢谢你,菁妹……”

    既然陆菁都这么说了,众人也再无异议。于是秦羽一个人留在沂州几时,唐战陆菁自己先准备回去营帐。就连慕容樱这一次也没有跟着秦羽,而是和唐战他们一同回去——因为她了解秦羽,自己的心结,一定要由他自己解开……

    沂州战事终停,城中百姓一听朱元璋率兵南征北讨、解救天下之民,城中百姓个个喜出望外,经历了百年暴政压迫之苦,如今几代人好日子终于要来了……

    而此次战事,秦家后人秦羽的事迹也是传遍全城,城中百姓世代对秦家之将都是尊敬万分。这次听闻秦羽弃暗投明,助朱元璋攻克沂州,就地正法了昏臣王宣,城中百姓更是感激不尽……

    秦羽一脸沉郁地走在大街上。身着平日里的铠甲,只是沾满了鲜血和尘土,面容头发也有些蓬乱,本是想感谢秦家之将的众百姓,也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依旧沉浸在“太平安乐”的氛围中……

    秦羽拖着较为沉重的步子,慢慢走着熟悉的回家的路……只是这一次,秦羽没有家了,打了胜仗、救了百姓,本是歌功颂德成就之事,可秦羽根本就开心不起来……

    秦羽到家了,可自己已经没家了……等走到了熟悉的家门口,原先这里的秦家大院,早已成了死灰沉寂的一片废墟。那晚王宣父子的一把大火,把这里烧成了一片灰烬。自己孤身提枪来救,却是为时已晚,那一晚便成了秦羽的一生之痛……每每看到或是想到眼前之景,秦羽心中就会血恨涌起;可如今仇人王宣已死,大仇已报,再次回到这片废墟,秦羽心中剩下的,只有痛苦的阴霾和挥之不去的彷徨……

    秦羽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进被大火烧尽的残垣断壁……里面到处都是废墟,虽然早已没了烟尘。但四周处处可以闻见烧焦的苦涩味。大庭宅院的轮廓也早已散尽,秦羽只能凭着记忆,摸索着向前行走……父亲被王氏父子暗算,秦羽并不知道亲人尸首何处。心中悲枯万分,本想要尽自己最后一点孝道,却是没有机会……

    不过毕竟是男子汉大丈夫,心中痛苦万分却是始终没有哭过,心中再痛苦,秦羽也默默将其隐忍在心中……不知不觉。秦羽走过了门口的整个庭院——这个从小自己玩耍、练功却已不复存在的地方——来到了大概灵堂的废墟,这里曾经是祭拜秦家祖先的地方。

    秦羽当然清楚,秦家的祖先“神力将军”秦守越,为朝廷立功无数,最终封为士官,世代受到朝中恩赐,秦家遗物也是其中之一……然而,正当秦羽纠结于自己今后的人生志向,摸索着灵堂的废墟,秦羽却是莫名翻到了一本还未损毁殆尽的记事簿。

    秦羽看了记事簿的标题,心中不觉一惊,上面记载的内容竟是自家祖先秦守越的平生事迹。自己小时候没有注意,祖先的功德都只是从父亲秦世同口中得知……秦羽只知道,自己的祖先一生效忠朝廷,未有叛意,所以自己从小的志愿便是报效朝廷。如今翻到了此未损之书,秦羽心中莫名一动,不禁想要翻阅一二。

    当然,秦羽也就那么做了,脸上本是忧郁的他,遍历了书中自己祖先的往事,表情愈加惊讶——秦羽似乎是了解到了什么,心中顿起惊慌不定之心……

    “怎么会这样……”秦羽像是被莫名震惊到了,口中诺诺道,“我从小的志愿便是继承祖先遗志,终生效忠朝廷,可谁知道……谁知道……祖先的遗志,居然不是为朝廷尽忠……”

    秦羽的自言自语,像是对自己的顷刻打击,望着书上的内容,秦羽的表情摇摆不定……

    ……

    秦守越祖籍山东沂州,先皇时期为武官之士,统领镇守沂州各郡,叛乱外族不敢来犯。因其臂力可挑千斤之鼎行千里路,因被世人赞誉“神力将军”,并由朝廷亲自封册……

    怎奈一次战事出征,妻子不幸身亡,秦守越悲痛万分……

    战争归来,其不但痛悼忘妻英灵,而且厌恶世间一切战争立誓不再出征打仗……

    朝廷下令秦守越挥师北上、驱逐外族,秦守越因誓言在身,公然违抗圣旨,最终被罢官职……

    秦公晚年,虽不为朝廷之官,却用毕生战功之财,体恤救济当地百姓,沂州之民无不尊敬……

    ……

    遍历了平生的事迹,秦羽似乎是心中一震,自己对祖先原来的看法,似乎一直偏差,而自己从小许下的遗志,也是不同所愿……

    “祖先之愿,并不是为朝廷效忠;相反,因为痛恶世间战争,先公公然违抗朝廷,甚至被罢了官……”秦羽手握着残本。微微颤抖道,“事实上,先公所奉之愿,是造福天下百姓……止戈为誓。晚年体恤百姓,这才是先公真正所望后世之志,而并非一意忠心朝廷……如今天下动荡不安,蒙元朝廷暴政敛民,若是心寄天下苍生。我真的还能为这样的朝廷尽忠吗……”

    想到这里,秦羽像是一下子点痛了心中的结,眼神渐渐坚定,站起身子心中不移道:“没错,我要继承祖先真正的遗志,所行文武之事,尽为天下百姓……如今秦家遭遇天灾**,我秦羽必继承秦家血脉,将祖先为民之愿延续下去——”

    抱着坚定的信念,秦羽重拾手中银枪。转身准备离开已成废墟的秦家大院。只是这一次,秦羽的心中没有再悲痛和彷徨,取而代之的,是重新看见人生希望的光芒和信念……

    银枪落日弓,霸王啸天甲,“神力将军”秦羽以“重生”之态,径直走到了遗迹门口……然而抬头所见,大院外面竟是站满了上街庆祝的沂州百姓——沂州百姓世代尊敬秦氏一家,秦家被毁一事,百姓众人都是痛悯万分;然而听说秦家后人随同朱元璋讨伐奸臣。攻克沂州,再次拯救万民于水火,沂州上上下下都以此为英雄之事……

    “看啊,那就是秦家后人秦羽——”“几十年了。秦家终于又出了一个为民造福的大英雄了——”“朱元璋率兵南征北战,拯救百姓,秦英雄随同出征,解救的可不只只是沂州,他还要率兵出征,拯救天下——”“秦家虽然惨遭王氏父子毒手。但秦家血脉还在,无论兴衰,秦家后人永远是我们的大英雄——”“对,大英雄!大英雄……”

    下面很快响起了敬重的欢呼声,所有百姓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秦羽身上。

    秦羽一时受宠若惊,然而更多的,却是心中无限的感慨:“先公,几十年前,您救济沂州百姓,深得万众归心……如今,后辈不但立誓报了家门之仇,更是解救了沂州百姓,济世永存……先公晚年以财体恤城中百姓,那我秦羽作为秦家之血脉,更不能停息。先公,父亲,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背负起秦家的遗志,将这条济世之路走下去——而且不是我一个人走,是和同甘共苦的兄弟朋友一同走……”

    秦羽的心结完全解开了,如今的他,已经抛开一切怨念,找准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沂州城门处……

    秦羽告别了城中百姓,百姓却依旧是夹道送别,一路甚至高喊着“大英雄”的赞言。正在城门口商议军事的徐达所见,也不禁心中赞许几分。

    秦羽走至徐达跟前,看样子是要准备告别回往先锋军营。徐达却是抢在之前,先言提道:“秦将军,看样子你在城中颇受百姓欢迎啊……不过沂州战事结束,唐战陆菁的计策亦成,你接到了元帅的分军调令,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吧?”

    秦羽淡定一下,默默道:“知道,末将会和慕容樱将军一起,随同徐达将军共谋讨伐济南之事,届时末将必不负将军之望,拿下城池……不过在这之前,徐达将军可否答应末将一事?”

    “讲——”徐达言行向来直截了当,从不拘泥。

    秦羽回望了一眼城中的百姓,想起了自己祖先秦守越的事迹,于是想要效仿说道:“沂州战前,王氏父子本觊觎秦家之遗物,不惜算计杀害了末将一家……如今王宣已除,沂州更是摆脱了蒙元之束,末将希望将军派人镇守沂州,将末将秦家之遗物财产,尽数分发当地的百姓……百姓遭受战乱荼毒,秦家又已成为废墟,末将身为秦家后人,想最后继承祖先之志,为沂州百姓做一番事——”

    徐达看着秦羽坚定的眼神,听闻其心寄百姓壮志之言,不禁钦佩万分,于是应和答应道:“好,秦将军既有如此英雄救民之心,本将军一定成人之愿!”

    秦羽所见大事已定,脸上露出坦然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