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大仇终报
    下一页

    “大人,小王爷的部队……”士兵似乎有些吞吐,眼神中也满含着绝望,吱声吐言道,“小王爷的部队刚刚折返……折返离开了沂州……”

    此话一出,王宣整个人像是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什么?为什么……”王宣心中遭受重创,手中长剑不自觉脱落,两眼呆滞无神,默默念叨道,“信儿为什么要撤兵?他为什么要背叛我这个父亲,为什么……”

    王宣彻底绝望了,阴谋败露、大敌当前,自己的儿子却是背叛了自己,留自己孤军在这里等死……

    “杀——”沂州城外,喊杀震天回响,唐战率领大军已经杀到了城下。此前追击蒙元骑兵所见,纷纷返城逃窜而去。

    如浪潮般的大军接踵而至,王宣这才反应过来,想要临死前作最后抵抗。手中长剑掉在地上,王宣这才想起要捡起来……

    “全军突袭城门——”唐战看着前方寥寥敌军溃败不堪,想要趁城门关闭之际,一举拿下城池,于是提枪喝声令道。

    然而抬头定睛一望,唐战看见了王宣“畏缩”的身影。现在城楼守军自乱阵脚,唐战趁其不备,持枪头顶,果断投掷而去。梨花枪飞出如流星之矢,一道金光闪过,笔直便朝王宣头顶而去。

    “大人小心!——”王宣此时才刚刚捡起地上的剑,刚想抬头,一旁的侍卫所见梨花枪飞来,大声提醒道。

    王宣吓了一跳,再次俯身低去。同一时刻,头上寒光一闪,梨花枪正从头顶发髻穿梭而过,枪矛刺落了王宣头顶的银簪,愣是吓出王宣一身冷汗。

    不只是王宣,就连他身旁的士兵护卫也是吓破了胆。梨花枪从城楼正上飞过,正中将军府门之口,枪头光芒夺目刺眼。震慑蒙元众士屈膝而不敢立……

    投掷手中兵器,唐战依旧冲锋最前。断后的两支蒙元骑兵想要回马杀来,为关上城门争取时间,唐战定睛一望。双手聚力而出,瞬间如同凝聚天击磐石之内力,“劈空掌”自掌心排山倒海而出。

    “啊——”“啊——”两声惨叫齐至,蒙元骑兵被“劈空掌”击飞数丈之远,五脏俱裂落马而亡。

    唐战身先士卒。勇猛无人可挡,身后将士更是军心大振,千军万马如潮水一般涌向城门,破碎“堤坝”似乎将顷刻崩塌。

    “吱——”城内守军还想作拼死抵抗,奋力关上城门。

    唐战驭马飞驰而至,不等敌军做好应对,“劈空掌”再次突进而发。千山落宇横空之力,惊呼天人之神威,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还未完全关上的破旧城门。被唐战一掌劈得四分五裂,城池全然大开,自然是再没有抵御之力……

    “杀——”唐战依旧带头发出冲锋号令,全军浩浩荡荡自黄尘而现,很快将老旧破碎的沂州古城淹没……

    城前战火杂乱,城后之门,本是赶来的王信部队,此时却选择了撤退……

    王信带着不多的莒州援兵,土灰土脸地准备离去,一旁的士兵担忧城前的战事。于是不经意朝王信问道:“将军,城前喊杀声不断,恐怕是老爷的计划失败了……太守大人可是和将军您共谋划事,老爷受难。将军不前去营救吗?”

    王信听了,朝士兵投去一个鄙夷的目光,用阴险的口气轻声应道:“这是我父亲的计谋,和本王有什么关系……”

    “可是……”士兵似乎还想要说什么,然后王信的一个眼神却是将他吓着了。

    “嗯?”王信用令人畏惧的神情回眸一望,腰间苗刀更是已出半鞘。“威胁”示意道,“本王所做决定,你有什么异议吗?”

    “没……没了……”压迫于威胁目光下,看着王信手中苗刀的阵阵寒光,士兵像是明白了王信的意思,战战兢兢不再说话。

    王信转头望着城前的战火,冷笑了一声道:“哼,父王啊父王,您贪图觊觎秦家的遗产,这就是您最终的下场……我这个做儿子的,不能帮您全身而退,那就让我替您笑纳了秦家的遗产好了……真是难为了,让父亲您做了替死鬼,九泉之下可别太惦记孩儿……”

    此话一出,可见王信之歹毒,为了觊觎秦家遗产,不惜出计算计自己父亲,让父亲以复叛之罪,为自己做了替死鬼。而这样一来,王信自己便可以带着秦家遗产,逃窜逍遥于世。现在的他,正等着最后一批队伍将秦家遗物托运出来,然后掉头撤军……

    “部队怎么还没出来?”不过托运遗物的部队似乎是太慢了,王信望着后城城门,忍不住问道。

    “报——”可就在这个时候,从后城方向匆忙跑来通报的士兵。士兵不但情绪焦急不堪,而且浑身伤痕累累,看样子是经历了战事交锋。

    王信看着士兵的“惨状”,自想有紧急事态,于是立刻表情紧张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么狼狈?”

    “不好了,将军……”士兵还没来得及喘气,负伤紧张通报道,“托运的部队,遭……遭到了埋伏……敌军的部队在城后设有伏兵,托运遗物的部队损失惨重……”

    “怎么会?”这一出也是王信没有料到的,得知了部队中伏之况,王信整个人的表情和刚才简直天差地别,慌张问道,“究竟是谁,是谁在捣乱本王的计划……”

    “啊——啊……”正说着,后城城门方向,部队伤亡的惨叫循循而来。

    王信抬头一视,正见一红衣御骑手持龙凤双剑,统领部队列阵而来,而自己派出的托运部队则几乎全军覆没……

    “王信小儿,你姑奶奶在此,还不快弃马投降?”喊话之人竟是陆菁——正说城前设伏攻城,没有看见陆菁指挥,谁料竟是率兵绕到了城后,看样子是早就看穿了王信的诡计,亲自带兵截后。

    “你怎么会……”王信怎么也不会想到,连自己父亲都能算计,却是逃不过陆菁这个丫头的眼睛。

    “你和你父亲杀害了秦羽将军一家,现在居然还要出卖自己的父亲。独身觊觎秦家遗产,你可真是丧尽天良……”陆菁骑马手持龙凤短剑,一身巾帼之风,赫然挺立道。“今天我就要替秦羽将军,用你们父子的人头,替秦氏一家报仇雪恨!”

    “给我杀了那个丫头!”见陆菁不过黄毛丫头一个,算计自己不说,还敢“口出狂言”。一气之下王信命令手下部队前去擒拿陆菁。

    两名蒙元骑兵上阵而行,陆菁身旁的骑军侍卫刚想救驾,却被陆菁用短剑拦住了:“我来……驾——”看来平日运筹帷幄的陆菁,这次是要以武上阵,拦住了身旁的侍卫,陆菁手持双剑亲自上阵。

    “杀——”敌将骑兵如饿狼般袭来,陆菁丝毫不惧,骑兵交错即过,龙凤剑花如雨而下……

    “蹭蹭——”寒光稍纵即逝……

    “啊——啊——”两声惨叫落马……

    兵不血刃,陆菁干脆利落取下两将性命——这绝对是陆菁从军以来。主动出击最勇猛之风的一次……

    王信看在眼里,陆菁不但成功算计自己,而且武功不逊,看样子她今日是必定要置自己于死地。虽然不甘败在一个黄毛丫头手里,但王信依然以自身性命为重,加之后方陆菁已经下令弓箭手准备,王信心想再不逃跑,就会成为陆菁剑下亡魂。

    “给我顶住,全军撤退!——”王信下意识勒马回头,只是大声喝令了一句。也没管手下部队的阵型,一股脑拼命就往后骑马窜去,很快消失在城后丛林中……

    “放箭!——”陆菁自然也是没有就此罢手,即刻命令弓箭手部队突袭。

    “嗖嗖嗖嗖嗖嗖——”箭雨从天而降。惨叫声连绵不断,王信撤退的部队,很快阵脚大乱、狼狈不堪,死伤倒地在血泊中……

    朱元璋正营……

    “报——”朱元璋正在营中等待前方战事消息,战前通报的探子即刻回来禀报。

    “前方情况如何?”朱元璋倒是一脸平静,似乎很自信今天无论王宣抉择如何。自己部队都能得胜凯旋。

    “果然如陆军师所言——”士兵继续通报道,“王宣父子有复叛之心,阵前偷袭使者……好在徐唐臣、李少卿等人及时脱险,此时徐达将军和唐战将军已经率领大军攻破了沂州城池,擒获了罪将王宣——”

    “看样子计划是成功了……”朱元璋先是露出了一丝神秘微笑,随即又问道,“对了,陆军师呢?”

    “陆军师好像……”士兵似乎有些犹豫,语气变得不那么坚定道,“据说陆军师带领一路人马,抄后路遇上了王信部队的援军……不过胜负好像暂未分晓,战事情报不足……”

    “可这些并不在之前的计划内啊……”朱元璋听了,心中暗暗道,“陆菁不但果断猜出了王宣父子的反叛之意,还能提前预知王信后路援兵一事,看样子她确实是军事谋略的天才,既是这样的话,以后恐怕……”

    “对了,元帅——”士兵似乎还有事情禀报。

    “怎么了,还有什么消息吗?”朱元璋继续问道。

    “消息倒没有,只是徐达将军托在下来问……”士兵依旧请示道,“王宣降而复叛,如今擒获,该以何罪处置?”

    朱元璋表情淡定,似乎根本不把王宣这种角色放在眼里,索性冷言回了一句:“降而复叛者,斩立决!”

    士兵接到命令后,撤出了营帐……

    而在阵前,徐达、唐战攻下沂州已经好一段时间了,太守王宣更是就地被擒,全身被枷锁束缚扣押。得到朱元璋下令斩首伏法的命令后,徐达更是命人将王宣押至了军中刑场……

    “信儿这个逆子,居然背叛我……居然背叛我……”王宣临死之际,口中不断叨唠着这句。此时的他,被押送至刑场一路,眼神死灰绝望,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沂州复兵一旦失败,朱元璋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徐达更是亲命监斩官,王宣复叛死不足惜,徐达更是没想再和王宣继续对言。命士兵将王宣押至断头台后,自己随时都能发布处斩命令。

    “时辰已到,行刑!”徐达更是果断丢出了军令牌,命刽子手即刻动刀。

    然而让人惊异的是,刽子手还未动手,刑台一旁却是徐徐走来另外一人……

    “让我来吧——”此人身着霸王啸天战甲,身背箭雨之弓,欲报血仇之眼神,想也便知正是发誓要亲手杀了王氏父子的秦羽。如今机会就在眼前,而且还是正大光明将其伏法,秦羽怎么说也要亲自动手,为死去的父亲和秦氏一家报仇雪恨。

    “秦……羽……”王宣瞪大了双眼,看着秦羽血光欲出的眼神,临死前竟是几度恐慌起来。这种感觉,比当晚沂州火光遭受秦羽追杀一晚还要恐惧。

    “秦将军?”徐达看着秦羽径直走上刑台,于是反声问道。

    “徐达将军,请让末将亲自行刑,末将要亲手杀了此等贼子,为末将死去一家报仇雪恨!”秦羽义正言辞说道。

    徐达对秦氏灭族一事并不关心,当然也没有异议;何况秦羽刚归降不久,骁勇猛将一名,答应此等请求更能赢得军心,何乐而不为?

    “那就依秦将军的意思好了,本将军送个人情,替报将军家门之私仇……”徐达很爽快地答应了秦羽的请求。

    秦羽接过了刽子手的大刀,两眼怒视地走到了王宣跟前。

    “秦羽,你……”王宣几度害怕,浑身惊吓得已然说不出话。

    秦羽满眼的愤怒和仇恨,如今手刃仇敌即在眼前,秦羽眼神里血中带泪道:“狗贼,我今天就要用你的血,寄我亡父在天之灵!”

    “啊——”王宣死前的慌张想要惊叫,却是为时已晚……

    大刀挥之即下,血溅当场,人头落地,王宣为其罪恶得到了应有的下场,而秦羽也正大光明报了灭门之仇……

    斩首一刻,慕容樱也在台下正眼凝望,王宣人头落地一刻,慕容樱心中欣慰不已——秦羽终于了却了家仇一事……

    王宣即死,沂州部队重新规整,一切按部就班执行。该怀柔俘虏的俘虏怀柔俘虏,该抚慰民心的抚慰民心……不过一听说是朱元璋的部队攻下了城池,当地百姓几乎夹道欢迎,看样子他们心目中的救世主终于来了……

    “王宣就地正法了是吗?”这个时候,刚刚从后城带兵回来的陆菁,听说了王宣被斩的消息,兴奋地问道。

    “是的,而且还是秦兄弟亲自动的手……”唐战笑着说道,“这下子,秦兄弟总算是兑现了誓言,亲手报了灭门之仇,心中不再顾虑……”

    “王宣是死了,可是王信……”陆菁似乎还有担心,看着唐战身后的秦羽,杀掉仇人王宣后,表情依旧有些忧郁,于是走上前低声道,“刚才在城后,我设伏兵拦截王信部队,只可惜部队太少,让王信逃了……不过我替秦将军你截回了秦家绝大部分的遗物,至少王信的阴谋没有得逞……”

    听到了陆菁的设伏之行,秦羽也不禁对陆菁的用计感到钦佩,但更多的,还是感谢。秦羽微笑着摇了摇头,感激说道:“不,能亲手杀了罪魁祸首王宣,秦某已经很满足了……这次菁妹你又替我们秦家抢回了遗物,秦某真的感激不尽——”

    说完,秦羽朝陆菁深深鞠了一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