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五十章 阴谋败露
    “嗖嗖嗖嗖嗖——”箭雨从天而降,可正如秦羽所测,刚才的位置正好是箭矢的最大射程范围,秦羽这么掉头一跑,弓矢无一命中。加上现在城外风大,弓箭更是命中不准,秦羽撤退自然是毫发无伤……

    “快跑——”秦羽掉头之际,同时朝着身后的使者众人大声喊道。

    就算再怎么不清楚秦羽的意图,看着满天的箭雨袭来,使者众人也明白了前方发生了什么,于是听见秦羽的喊声后,也即刻往回跑去……

    “大人,他们跑了——”因为心乱不定,弓箭偷袭失败,旁边的侍卫慌张向王宣报告道。

    这下子王宣傻眼了,因为王宣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暗杀秦羽……如今因为自己的紧张和浮躁,在秦羽靠近城关前就放箭,结果射杀灭口,这就意味着自己已经暴露了反叛的意图……

    事情已然到了这个地步,王宣想要解难,只剩一条出路……

    “大人,不能让他们跑了,要是让朱元璋知道我们复叛的举动,那我们可就人头不保了……”连侍卫都看清了阴谋败露的结果,焦急请命道。

    既是如此,王宣已经铁下了心,眼神中杀气毕露,随即下令道:“传令,开城骑兵追击,决不能让秦羽他们活着回去,一个都不能!——”

    王宣的口气非常强硬,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全城守军马上意识过来,全副武装朝城门口集合而去……

    沂州城下。脱离了箭矢的范围,秦羽一个劲儿地往回跑。虽然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但是非常时刻,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迎合陆菁的计划,秦羽必须假装逃跑,引诱王宣部队陷入徐达部队的包围圈。

    可是从城下跑回伏击点,距离并不算太短,用跑的话也得跑上好一段路程……“吱——砰”而就在此时,秦羽身后响起了城门大开的沉重回响——王宣的部队集合神速,为了将自己等人灭口。已经铁甲良骑上阵,出城追击自己等人。

    “快跑啊,敌军来了!——”秦羽回头一望敌军步骑追击之速,恐怕在自己等人跑回伏击圈之前,就会被敌军的部队拦截,于是竭尽全力地朝着前方李少卿等人大声喊道。

    前面的使者众人已经奔跑得很卖力,可敌军的追击速度太快,这边离徐达部队的伏击圈还有距离——如此下去,恐怕自己等人还没回到阵营。就要被敌军的部队拦截包围。

    秦羽一开始信誓旦旦,觉得只是逃离追击没有什么问题,怎料到敌军的行动如此之快。这也印证了陆菁之前的担忧——逃离追击这一关,是此次行动最险的一关。

    “不行。得想办法拖住敌人,让其他大人安全撤离才行,幸好还留了一手……”秦羽心中默默道。环顾了一下郊原四周,似乎是心切等待着什么。但自己一边故意放慢了脚步。看样子是打定自己犯险留下断后……

    “哒哒哒哒——”敌军的步骑终究还是追上了众人的脚步,秦羽已经没有退路。又一次大声朝李少卿等人呼喊道:“几位大人先走,秦某在此断后!——”

    听到了秦羽的豪壮之言,众人不禁对秦羽的牺牲精神感到钦佩万分。不过眼下危难在即,李少卿等人也未来得及回话,只能继续拼命往回跑……

    “你们今天谁都别想跑!”领头追来的蒙元骑兵嗤鼻一声,手持长矛便朝众人背后突袭而来。

    秦羽定住了脚步,凝视敌军将骑锋矛,双手作势,似要拼搏以对。因为全身未有武装,今日的秦羽身临大敌也是谨慎小心,面对敌军将骑面煞冲锋而来,秦羽微微向后两步,双手伏然而起……

    突然一瞬,秦羽看定了,敌军长矛划至肩头,秦羽身形微微一侧……霎时,秦羽两手果断握紧敌方长矛,以其神力死死拽住敌将。“啊——”秦羽大吼一声,两臂向前一挥,敌军骑将惨叫一声,秦羽以其惊天神力活生生就着长矛,将敌将撩至半空,然后重重将其摔倒在地。秦羽虽然手无寸铁,但其臂力已经惊人,不但敌将被撂翻落马,就连战马也受其压力,一个不稳四蹄绊倒在地……

    “杀——”秦羽既然断后,自然成了众矢之的,还未重新回过神来,四周的蒙元步骑就挥着苗刀长矛齐向自己逼迫而来。

    秦羽双手凌然一发,抽出了撂倒敌军的长矛,以其作为兵器,开始和四周的敌军周旋……

    “哒哒哒……哒哒哒……”就在此时,秦羽的一侧,一阵熟悉的马蹄声徐徐而至。只是身在敌阵中的秦羽乱声嘈杂,根本没有全然注意……

    敌军骑将仗着人高马大,以其速正面压迫秦羽,并挥枪朝秦羽胸口直刺而来。秦羽见状,俯头低身,躲过枪刺的一瞬,手中长矛借以惊人臂力,正朝敌军骑将马蹄横扫而去。

    “砰——”“吁——”一声清脆的震响,众马受创啼鸣,前方几个蒙元骑将未能反应,就被乱阵的战马颠簸得左右不是。

    秦羽看准时机,翻身便是两脚上前,以其千斤脚力正踹失去平衡的战马,敌军战马又是嘶蹄几阵,纷纷倒地,骑将更是落马无以翻身。

    可是撂翻骑将还未能掉以轻心,使者众人还未撤回,秦羽必须继续孤身断后。这一次手持刀盾的步兵之阵将自己团团围住,苗刀密密麻麻朝秦羽正中交错而来。秦羽没有身着铠甲,一旦刀锋交错,自己必免不了负伤。

    为今之计只有主动出击,秦羽两脚一回,扫起一阵黄沙。干扰敌军的视线。同一时刻,秦羽手中长矛凌然而出。想要使出一招“银枪落月”,一击震慑敌军。怎奈手中长矛仅仅是劣质短兵。秦羽手中长矛还未从天而落,力道已然消了一半。

    “杀——”秦羽由于一刻,四周的敌军当然不会给他喘息机会。眼见枪法不过如此,正向的敌军苗刀齐辉而至。

    “呀——”秦羽没有办法,只能用手中长矛匆匆应付,一面抵挡众敌的刀锋,一面在阵中见招拆招,等候时机……

    正在这时,阵外一蒙元骑将。张弓搭箭正对阵中秦羽……

    “嗖——”箭矢即发,秦羽在阵中刚刚反应过来,却是为时已晚,肩头一侧正中敌军一箭。

    虽然并未伤到要害,但这一下突袭,却是造成了连锁反应——肩头中箭,秦羽持枪的手臂力道一送,敌军众兵趁势挥刀齐上,只听得“铛——”的一道脆响。手中的枪杆被众刀劈成两段。

    这下子陷入困局,唯一的兵器也被斩断,秦羽不得不无兵无甲地在阵中险中应招。纵使自己有天人之力,没有了兵器。又没有萧天唐战等人的威慑掌法,孤身受敌的秦羽面对如狼似虎敌军的寒兵利刃,很快手臂大腿上多出几道血口……

    “秦羽。你今天休想逃出这里——”一个认识的秦羽的骑将,满脸凶煞地望着伤痕累累的秦羽。恶声说道。

    秦羽虽然受困,但眼神依旧坚定。看着背后李少卿等人逃出了敌军追击范围,自己也算是放心了一半……

    “哒哒哒……哒哒哒——”同一时刻,熟悉的马蹄声再次传来,而且声音愈加清晰……

    秦羽像是明白了什么,心中油然一阵欣慰……“杀——”秦羽此时倒在地上,四周众敌挥舞苗刀长矛,集中便朝自己刺来。

    “呀——”秦羽心中鼓然一动,全身发力,纵然跃起,躲过了这一合击,自己则翻身跃至半空。

    半空之上,秦羽看见了,那个阵外骑马赶来的身影……

    “哒哒哒——哒哒哒——”是的,慕容樱正骑着自己的坐骑“银玉麒麟”,手持自己的银枪,匆匆赶入战场。

    “总算是赶上了……”慕容樱望着受困的秦羽,内心激动道。

    秦羽在半空中一个翻身,朝慕容樱使了一个眼色。慕容樱意会到了,眼神一定,手中银枪朝天一掷,方向正是秦羽半空之态。

    “秦哥,接枪——”慕容樱大喊一声。

    “好——”秦羽豪迈应声一句,半空最高之点,不偏不倚正好接住了掷来的银枪——自己的看家兵器,终于返回了自己的手中……

    “呀——”秦羽在半空中接枪,还未落回地面,下面的蒙元士兵又开始躁动不止,手持利刃同时朝天,欲万道利刃直接刺穿秦羽的身体。

    然而重拾银枪的秦羽,眼神全然一边,不但自信满满,而且豪气凌然。秦羽回正身子,从天而落,银枪纵劈而下,大声喝道:“闪开,你们这些杂碎!——”

    一道寒光自天宇破空而出,“银枪落月”纵天一闪,发出寒啸的巨响。霹雳而下,激起数丈“尘浪”,蒙元士兵还未反应过来,强劲的力道就已将周围的士卒震慑得人仰马翻。

    没完,秦羽银枪一现,搅起漫天黄尘,由下及上一道金光,“斩龙之刃”拔地而起。地裂天崩之势而出,以秦羽为中心,四周数道沟壑裂缝向外延展,其压迫之势更是威震八方,血染透甲,杀得蒙元众军片甲不留——虽然战甲未披其身,但“神力将军”之威风重回沙场,银枪夺目,荡然旗下……

    秦羽银枪在手,四周敌军无人敢犯,但毕竟孤身陷入阵中,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慕容樱驭马上前,红缨枪在手,独骑而上,见阵杀阵,似要上演那晚沂州突围一幕,飞骑“救援”阵中的秦羽。

    “啊——啊……”慕容樱胯下“银玉麒麟”,疾驰红缨而下,其威远胜时常,阵外蒙元步骑所见,列阵上前却是无力阻拦,惨叫几声后,纷纷被慕容樱挑落下马。

    “秦哥,快上马——”慕容樱加快骑速,大声冲阵中秦羽喊道。

    秦羽回头笑眼示意,纵身一跃,银枪挥舞之际,脚踏敌军肩头,如同轻功踏步,几式落至麒麟鞍上,与慕容樱并驾齐驱。

    和沂州城关一战如出一辙,秦羽与慕容樱同骑一马,双枪合璧,冲锋杀阵。

    不过依照陆菁之计,必须将敌军引诱至埋伏关口,眼见李少卿等人已经远离危险区,秦羽也打算勒马回头。王宣既是铁心要将自己等人灭口,必会穷兵追击。

    “我们走——”秦羽缰绳一拉,大声呼喊道。

    “好——”慕容樱也应声一句,随同秦羽一起回头,准备折马返回……

    “给我追,别让他们跑了——”蒙元军队这边,自然不会让二人就这样扬马离去,军队首领示令一句,蒙元部队继续追击而去……

    “嗖——”远处飞来一支箭矢……

    “啊——”追击骑将中箭落马……

    “嗖嗖嗖嗖——”紧接在黄尘弥漫之后,无数的箭雨倾巢而出,毫无征兆便朝蒙元部队突袭而来。

    “啊啊——啊……啊……”随之,当然是更多的士兵受之突袭,死伤愈增……

    “不好,前方有埋伏!”蒙元将领这才反应过来,但是一切已经晚了……

    “秦兄弟,接下来交给我们就好了——”对面响起了唐战的豪壮之声——秦羽和慕容樱回马一际,唐战身披铠甲,手持傲月梨花,已然出现阵中,而在唐战身后,更是徐达事先在关口埋伏好的千军万马。

    “全军随我前行,剿灭残敌,杀入城池!——”计划成功,唐战正立军前,梨花枪举过头顶,发出最后的进攻号角,誓在今日夺下沂州,粉碎王氏父子的阴谋。

    “杀——”唐战令声即出,背后响起了震天的喊杀,徐达部队如潮水般倾巢而出,其威势不可挡,刚才还在围堵秦羽的蒙元部队,很快被淹没在“万军洪流”中……

    “大人不好了,敌军的部队来攻城了!——”沂州城上,王宣还在担忧自己派出的部队是否将秦羽等人灭口,等回来的消息,却是徐达部队反扑的噩耗。

    “你——你说什么?”王宣听后,大惊失色道,“怎么可能,朱元璋今日派遣使者,怎么会有……怎么会有部队埋伏?”

    “大人,看样子他们招降是假,试探我们是真……”身旁一个绝望的侍卫轻声提道。

    王宣像是彻底跌入了谷底,本来想借着可乘之机杀掉仇人秦羽,然后借以反叛之罪得以招安……这下可好,秦羽不但没有杀掉,还在朱元璋面前败露了阴谋,现在就算自己想投降,也已经为时已晚。

    “原来他们一直都在算计我……”王宣总算是弄明白了,朱元璋的人从一开始就怀疑自己有复叛之心。

    “大人,得当机立断作出决策,不然敌军就要攻上来了!”一旁的士兵还在焦急说道。

    “可是沂州假降后,城中的部队只有那么多……”王宣紧张中,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王信,于是又焦急问道,“对了,还有信儿募集的援兵……为今计划败露,只能鱼死网破和朱元璋抗争到底了。只要信儿的部队前来汇合,抵挡现在的攻城部队,还是能应付一二……信儿呢?他不是来信说集结了部队吗,可部队人在哪里……”

    王宣越是焦急,手下越是混乱,问至自己儿子王信的去向,手下侍卫都是个个低头、无人能答……

    “报——”正在这时,城楼之下通信的士兵突然前来。

    “是有信儿的消息吗?”。王宣眼见,急切问道,“信儿的援兵呢?从莒州调集的援兵呢……”

    “大人,小王爷的部队……”士兵似乎有些吞吐,眼神中也满含着绝望,吱声吐言道,“小王爷的部队刚刚折返……折返离开了沂州……”

    此话一出,王宣整个人像是从天堂坠入了地狱……(未完待续。)